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飛花成雪,點點盡是離人淚。
落雨打葉,聲聲皆為相思語。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伊賦夜坂篇〉







-第十八章-






  滴、答……

  朦朧之間,他覺得他似乎聽見了水珠落在水面上的聲音,那聲音斷續、不規律、忽遠忽近,卻好像一種指引。在水珠一顆又一顆落於水面、激起陣陣漣漪和水花的同時,彷彿也在他心裡撩起蕩漾的柔波、挖掘出埋藏於心底那如水一般抓不住、卻也揮之不去記憶。那一刻,他緩緩張開了眼,而後,他看見自己正站在一片望不見盡頭的湛藍淺水中。水波輕輕地撫過他的小腿,溫柔卻帶著一點冰涼,那種溫度,就像收在劍鞘裡、總帶著一絲涼意的金屬兵器。

  而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一塊外型殘缺卻帶著淡淡光芒的金屬薄片就這麼飄到他的腳邊。看著那被水所浸透、因為水痕和細小的水珠而產生些許流光的殘片,他先是一愣,接著便緩緩蹲下身、打算拾起那塊金屬薄片。但他的手還未碰觸到薄片,就看見它在自己的指尖下方碎成金色的光點、飄散在水面和空中,宛如鑲金的雪花一般。

  那一瞬間,他緩緩抬起頭、視線順著金色光點而去。接著,他就在不遠處的水面上,看見一把殘缺不全、彷彿一碰就會碎裂的金褐色長劍,而在長劍的周圍,則不斷有如雨點一般的水滴落下,輕巧地在水面上拉開一圈又一圈的漣漪。那奇異的景象,讓他忍不住稍稍出了神,但同時,他也發現他的心裡似乎正因為眼前的一景一物而騷動、不安著。而後,他突然注意到,每當有水滴落下、並激起漣漪和水花的時候,那把劍好像就會被侵蝕、消融一些。這個現象,讓他忍不住想邁開步伐、向那把劍走去。

  但就在他要往前走的時候,那把長劍突然自劍柄處產生了裂縫,接著裂縫越拉越長、越裂越快,一瞬間長劍就四分五裂,化作和那片金屬薄片一樣的金色光點、四散於空中。

  在目睹那一幕的瞬間,他猛得一睜眼,才發現眼前既沒有一望無際的湛藍淺水、也沒有透著晶瑩色澤的光點,只有一片雪白和一雙如紅玉一般的明亮眼眸……

  「尊。」

  看著那雙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的眼眸,素盞鳴微微皺了皺眉,而後伸手拎起對方的後領子,將對方從他身上挪開、安置到自己的身旁。

  「怎麼了?」

  素盞鳴摸了摸略顯凌亂的頭髮、坐起身,而後無奈地看著跪坐在自己身邊的白髮少女。

  「尊、做惡夢了嗎?」

  聽到少女的問題,素盞鳴沉默了片刻,而後他抬頭瞄了一眼那同時沐浴在陽光和細雨之中的庭院景色。在一片茂密的翠綠色樹叢中,染上一層水霧的葉面、綴在枝幹和葉緣上的雨露,被暖陽照得一閃一閃的,就像原本高掛在夏季夜空中、卻不小心滑落人間的星子。但即使掉落人間,這一顆顆星子卻吸足了大自然的翠綠色、水的澄澈通透和太陽溫暖的光芒,一點也不輸給遙不可及的漫天星子。

  「尊?」

  聽見少女的呼喚,素盞鳴吐了口氣、以低沉的嗓音說道:「嗯……做了一個、和過去有點不一樣的惡夢。」

  老實說,比起認知到方才那個夢裡並沒有出現殘缺、荒蕪的大地,更讓他意外的是,他直到現在才藉由這個惡夢發現,自己已經有好一陣子沒做惡夢了。在他和守護神相遇之前,他沒有一日不在夢裡看見那個絕望的景象,而在守護神失蹤之後,他又回到了最初惡夢連連的日子裡。但在他覺得一切或許要在找回守護神之後才會結束時,天叢雲出現了,他伸手撫過自己的臉龐、額際,對自己輕聲呢喃。

  現在想來,也許他早該從種種跡象和線索中發現天叢雲就是他要找的人,可是,看著自己現在所身處的地方,他突然覺得或許他沒有在一開始就認出對方,才是好的。雖然這一路走來有痛苦、有掙扎,可是他卻換來了能夠真正保護對方的力量。他不再只是空握著天賦,而是有自己的子民、有足以與外界抗衡的武力、有一個他真心覺得能夠被稱之為家的地方。

  他想,這大概就是天叢雲教會他的事。不再只是限縮在自己的世界裡,而是稍微踏出去,凝望、呼吸外頭的世界,然後明白,不論是自己的快樂還是痛苦,都能在這個廣大的世界裡找到共鳴。他不是一個人,他們都不是一個人。

  但現在,天叢雲不在這裡,所以惡夢又悄悄地浮現。可是此刻,剛做完惡夢的他,卻不像之前那樣,只是感受到煩躁和不安,他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的心裡有一種寂寞、空虛的感覺正在堆疊,或者說……那是一種想見一個人的心情。

  「啊、蝴蝶……」

  這時,少女稚嫩甜美的嗓音稍稍拉回了素盞鳴的思緒,讓他下意識地順著少女的聲音抬起眼來,而後,他便看見有一隻鑲著金色紋路的蝴蝶,悠緩地自庭院裡飛入室內,並在翻飛了片刻之後、輕輕停在他的肩上,一張一收地舒展著翅膀。

  「……有人、正在想著尊吧。」

  「嗯?」

  看著素盞鳴向自己投射而來的視線,少女眨了眨眼、緩緩將臉龐湊近那隻正停在素盞鳴肩上的蝴蝶,而後輕聲說道:「好漂亮。」

  有人在想著他嗎?

  素盞鳴暗自在內心如此自問著,而後他隨即忍不住嘲笑起自己來。這是第一次,他第一次希望一個人想著他,自私地希望一個人毫無保留地想念他。他不知道他希望對方毫無保留到什麼地步,也不知道這樣的渴求是否會成為一場笑話、還是一種壓力。可是在此時此刻,在這個他突然很想見到天叢雲的時刻裡,他希望這隻蝴蝶是由天叢雲的思念幻化而成的。


  ***


  麻繩,那是她在一片黑暗中唯一看見的事物。

  那條麻繩被綁成一個圓圈、以一種詭異的姿態飄浮在黑暗中,彷彿隨時都會被黑暗所吞噬一般。但它所畫出的那個圓,卻又像一張貪婪的嘴,正不知節制地從黑暗中汲取能量,讓黑暗在圓圈中越漸深邃、深沉。

  「妳認得這個符號。」

  這時,一個溫柔、卻意外清晰的嗓音輕輕在她耳邊響起,像是在引導她、又像是想從她的記憶深處挖掘出更多她熟悉又陌生的畫面。

  「永生之蛇……不死、永恆、生死循環……無。」

  於是,她忍不住出聲回應對方。而在她的聲音逐漸於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擴散開來時,原先靜止不動的麻繩,便開始輕細地躁動起來,那樣子既像是想掙脫什麼、又像是想釋放什麼。

  「妳知道該怎麼破解它。」

  「我……」

  「妳知道火焰並不會將一切燃燒殆盡。」

  那一刻,她的腦中突然閃過大量的畫面、符號和圖像,這龐大的資訊讓她一度覺得她會因為無法承受而昏厥,但就在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這些突然湧入的訊息卻一條條地淡去、消失,最後她的意識裡只留下一排幾何圖形。

  而在意識到那排幾何圖樣究竟代表什麼意思之前,她已經舉起了手、對著麻繩騰空畫著腦海裡的那些圖案。而在如咒語一般的圖形被完成之後,麻繩便瞬間燃燒起來、消融在炙熱的火焰之中,同時,圍繞在她周圍的黑暗也一點一點被明亮的光芒所取代。

  「咦?」

  那一刻,她感覺到有一股溫柔的力量輕輕地施加在她的肩上,接著,她被那股力量抱住、並緩緩地拉向一個溫暖又柔軟的地方。

  「是誰?」

  「與其問我是誰,不如問問妳自己,妳是誰?」

  「我、是誰……」

  在重複呢喃著問題的同時,她感覺到一陣強光竄入眼底,照亮了殘餘的黑暗和她自己,而後她突然發現她的眼前有一座挑高的木製屋樑、看起來很穩固的時薪木柱、幾枝她叫不出名字卻色彩柔和好看的花朵,以及、張狂不羈的赤色頭髮……

  「殿、下?」

  「嗯?醒了?」

  一聽見天穗日的聲音,素盞鳴隨即回過頭、向跪坐在一旁的手名椎擺了擺手,示意老婦人過來看看她的狀況。

  老婦人在天穗日身邊跪坐下來後,便朝她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而後她伸手撥開天穗日的瀏海、輕輕將掌心貼覆上天穗日的額頭。片刻過後,老婦人抬起頭對素盞鳴笑了笑,「殿下,她的燒已經退了,再好好休息個兩三日,並按時服用湯藥,便可以完全恢復了。」

  「我……」天穗日先是看了看老婦人、又看了看素盞鳴,而後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作勢就要起身,「任務!」

  「妳的身體還很虛弱、不能起來。」

  見天穗日想用手肘撐起身體,手名椎隨即用手輕柔地按住她的肩,將她壓躺回蓆子上。

  「天狗已經全部都告訴我了,妳做得很好。」

  「殿下、我……」

  看見素盞鳴一臉平靜地對自己那麼說,覺得自己不該得到稱讚的天穗日,隨即張口想向素盞鳴請罪,但素盞鳴卻先她一步開了口、阻斷了她的話。

  「翔平正在整頓村子,再過些時日,鹽路就可以恢復通商,到時我會讓天手力雄跟著出隊,讓他去跟其他商隊的首領打個招呼。至於妳和天狗,等妳的身體好點了,就讓天狗陪妳去看看那邊村子裡的河渠工程該怎麼規劃。」

  「殿下您、不責備我嗎?」

  看見天穗日一臉認真地詢問著自己,素盞鳴只是瞄了一眼因為夏季的到來、而更顯得翠綠茂盛的庭院植栽,問道:「妳喝酒嗎?」

  「嗯?」

  「出雲走之前留下了一批不錯的酒,我賞了一些給天狗和天手力雄,妳如果不討厭,康復之後就找他們要去。」

  「是……」

  見天穗日雖然應了一聲,神情裡卻還是看得出來對那件事耿耿於懷,素盞鳴沉默了片刻、而後緩緩說道:「他離開之前說過,這個任務不可能圓滿收場,但他相信即使你們會感受到遺憾,也還是可以做得很好、可以從這個任務裡明白很多事。」

  素盞鳴的話讓天穗日微微垂下眼、吐了一口氣,「那時候,我很努力、在想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想著、會不會有一個、大家都能夠、得救的方法存在於、我沒有注意到、的死角。可是想了半天,我卻、只能得出、這個結局,然後在時間的、壓迫之下選擇了、這個結局。我很感謝大家、和殿下對我的支持、和諒解,可是,正因為生命、如此珍貴,我才不能、讓我、心裡的重量、輕易地煙消雲散。」

  「……那就帶著這份心情,去尋找屬於妳的答案。」

  看著素盞鳴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浮現於唇角的笑意,天穗日忍不住用力地點了點頭。

  這時,長廊上突然傳來一陣清晰而急切的腳步聲,接著天狗那清亮的嗓音便傳入素盞鳴和天穗日的耳裡,讓兩人忍不住同時往房門口看去。

  「天穗日!啊……殿下。」

  一看見素盞鳴正坐在室內,天狗隨即停下了腳步、畢恭畢敬地對著素盞鳴行了個禮。

  「怎麼了?」

  「啊、我有事、啊不、是『他們』有事要找天穗日。」

  聞言,素盞鳴只是慵懶地站起身、不發一語地離開了房間,完全沒對天狗多加詢問的意思。

  目送素盞鳴的身影離開之後,天穗日隨即疑惑地看向天狗,「他們?找我?」

  「哎呀、別管那麼多了,總之我帶妳去,不會讓妳累著的。」

  「咦、咦、啊等等。」

  見天狗快步走到自己身邊、一把將自己抱起,天穗日忍不住發出小聲的驚呼,而後輕輕抓住天狗胸前的衣襟。

  「人我先借走一下子,等一下就送回來。」

  天狗在轉頭對著正想出言阻止他的手名椎眨了眨眼後,便張開墨黑色的羽翼、頭也不回地飛出了房間,向著宮殿的大門而去。

  「所以……」在明亮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肌膚上的那一刻,天穗日深深呼吸了一口外頭新鮮的空氣、而後向天狗問道:「是誰要、見我?」

  「翔平和他的村民。」

  天狗毫不拐彎抹角的回答,讓天穗日在聽到答案之後,愣了一下、有些不知該怎麼應對。

  「放心,我覺得妳做得很好。就算真的要追究責任、也是我……嘛、不說這個了。」

  那自天狗臉上一閃而逝的失落和自責,讓天穗日心裡瞬間閃過一連串複雜的情緒,她一方面覺得自己必須要快點站起來,一方面又覺得這個人跟自己一樣死心眼、一舉一動都讓她覺得很溫暖。

  「到了、到了。」

  帶著天穗日飛到宮殿大門之後,天狗便輕緩地在地面降落、抱著天穗日走向似乎已經久候多時的群眾。

  「啊、是天穗日大人!」

  「真的是大人,大人您身體還好嗎?」

  「天穗日大人,我們準備了一點微薄的心意希望您能收下。」

  「天穗日大人接下來會到村子裡規劃河渠工程吧?」

  看著聚集在宮門口的村民們紛紛一擁而上、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個沒完,天穗日完全愣住了,她完全沒料到在這裡等著她的,竟然是那麼熱鬧又……溫馨的場面。

  「天穗日?天穗日?妳發什麼呆啊。」

  見天穗日難得發起愣來,天狗隨即輕笑出聲、用額頭輕撞了對方的腦袋一下。

  「痛……啊、那個、我、呃、大家……」

  天狗這一撞雖然立即讓天穗日回過神來,但她的語句卻一點也不見平日冷靜、有條不紊的風格,反倒支支吾吾起來,只能任由村民們帶著笑、在她面前東一句、西一句。若是這裡有壺酒,這群熱情的村民大概早就已經席地而坐、準備來喝酒話家常了吧。

  這時,翔平緩緩穿過人群、來到眾人面前,適時為天穗日解了圍,「好了好了,大人才大病初癒,你們就一直嘰嘰喳喳的,不怕大人覺得困擾嗎?」

  「翔平……啊、不要叫我大人,我、只是盡我所能,我擔不起、這個稱呼。」

  當下翔平只是笑了笑,而後對天穗日說:「那天、我心裡只顧著難過,妳又因為發燒而陷入昏迷,所以一直沒把該說的話告訴妳。」

  那一刻,翔平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後的村民們、繼續說:「這件事對我而言的確沒有那麼容易釋懷,一時半刻,要我不恨八岐大蛇一派是不可能的。但我對妳除了感謝、還是只有感謝,謝謝妳保護了村民們、也謝謝妳沒有讓父親那麼多年來的心血結晶付之一炬。然後,因為這件事,我認清了自己的不足,也找到了自己真正該做的事。」

  「翔平……」

  「我想說的就是這樣,希望妳可以接受我的感謝、還有村民們的感謝,他們可都帶了好東西想送給妳。」

  聽完翔平這段話,天穗日忍不住抬眼看向一雙雙明亮又滿溢著熱情的眼眸,而後她吸了吸鼻子、輕輕揚起一個足以與晴空相互輝映的燦爛笑容。

  那是她第一次覺得自己能活在這個世界上、能和這群性格迴異的夥伴們相遇、能鼓起勇氣去完成一件事情,是一件很幸福、很滿足的事情。即使她還有很多不足、仍舊會忍不住對某些事鑽牛角尖、有時候有那麼一點愛哭,可是她知道在這裡,她再也不是一個人、她再也不需要因為自己的缺陷而被隔絕在正常的世界之外。在素盞鳴、天叢雲和這群夥伴們的身邊,有一個屬於她的位置,在這個位置上,她可以發揮所長、可以盡情歡笑、可以在挫折中成長。

  她知道,在這些人身邊所品嚐到的酸甜苦辣,都是名為幸福的滋味。






-To be continued-




進入新篇章的同時、也進入結局篇章了,要開始要把前面該收的線收拾起來了~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