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5聖誕節限定無料收錄篇章
*無料資訊頁請點這裡→
*下篇將於場後擇日於BLOG上公開
*正經鬱向
為什麼士兵要將心臟奉獻給王室?

他想那大概是因為那些養尊處優的人們早已忘記如何作為一個人、奮力生存下去,所以他們只能望著不屬於自己的心臟沾沾自喜,以為這樣就已經擁有了全世界。




-餘溫(上)-







  在一片空泛的白色中,里維隱約看見了一抹透著溫暖光澤的墨綠色。那模糊、不斷晃動著的色調讓他忍不住想伸手去碰觸,但在他進一步捕捉住那由墨綠色所勾勒出的物體前,他就像被鐵鉤穿透、拉扯而不得不快速上浮的池魚一樣,帶著模糊不清的意識、跌墜到被冬日暖陽所照拂的現實裡。

  窗外明亮的日光被半掩的窗簾擋去了大半,燃了整夜的柴火還留了些許暖意飄散在室內,宜人舒適的溫度搭著鬆軟乾淨的枕頭和被子,讓仍舊睡眼惺忪的里維在瞇著眼掙扎了片刻之後,決定翻過身、繼續和柔軟的被窩溫存。

  在臉頰碰觸到枕頭的那一刻,里維忍不住輕輕吸了口氣,那是才剛仔細洗過、且特意曬過太陽的味道,清新好聞,讓還未完全消解的倦意又逐漸上浮、一點一點勾走他的思緒。只是,他還沒來得及再次陷入睡夢中,房門被輕緩推開的聲響就傳進他的耳裡,讓他下意識地翻身、朝著門邊看去──是艾爾文。

  「吵醒你了?」

  看著艾爾文在將手中香氣四溢、熱氣蒸騰的早餐擱置在床邊的桌子上後,便在床沿坐下、低頭對上他的視線。里維只是答了一句沒有,而後任由對方的手指撫過他的臉頰、為他拉上因為翻身而自肩頭滑落的被子。

  「……你換過了?」

  「什麼?」

  「被子和枕頭。」

  「趁你睡著的時候換的,嗯?不繼續睡嗎?」

  見里維悠緩地從床上坐起身,並伸手拉起滑落的被子披在肩上、包裹住光裸的身軀,艾爾文便伸手自一旁的椅背上勾來一早準備好的乾淨襯衫、遞給對方。

  刷──這時,窗外的樹枝因為不堪負荷積雪的重量,在搖晃了一下之後、抖落了累積一整夜的白雪,短暫地刷白了盈滿燦爛陽光的玻璃。

  鮮明的聲響讓里維伸手擦過起了薄霧的窗玻璃,望向那片純白得容不下一點瑕疵的景色。此刻,地面積了不淺的落雪,昨日來來往往、或深或淺的腳印早已看不見蹤影,耀眼的日光在雪地上照出亮澄澄的色調,新雪則如實地反映著刺眼的光線,那樣的光芒讓人難以久視、卻讓里維覺得有些熟悉,雖然想不起確切的畫面,可是耳邊卻依稀有裹著寒意的風聲拂過,引領著他從模糊的記憶中挖掘、尋找什麼。

  「里維。」

  凌亂冷冽的寒風混著飛雪傳來這樣的聲調,有些壓抑、低沉,但卻埋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溫暖,像是冬夜裡飽受風霜卻不願熄滅的火炬、也像……

  「里維?」

  在那落於耳邊的嗓音悄聲無息地和里維記憶中的呢喃重疊、磨合、相融的時候,里維轉頭看向艾爾文帶著微笑的臉龐、答了句:「沒什麼。」

  雖然里維的回答明顯是想阻斷某個話題,但艾爾文也沒有追問的意思,他只是稍稍往後坐了些、讓兩人之間本就不遠的距離再拉近了些。

  「雖然不是現在才注意到,不過一直沒問過你。」

  「什麼?」

  「比起單純穿著外套,你好像更喜歡在肩上披著什麼。」

  艾爾文的話讓里維短暫地垂下眼,似乎在思考、回憶著自己是否有這個不曾特別注意或者提起的小習慣,但片刻過後,里維只是淡淡地回了句是嗎,便伸手拿起對方擱置在床上的襯衫、俐落地穿戴起來。

  看著里維自顧自地在自己面前褪下裹著身體的棉被、穿起襯衫,一點遮掩、顧忌的意思也沒有,艾爾文便從善如流地將視線留在里維身上、把對方從頭到腳好好看了一回。對他而言,那是不論看著、還是伸手擁抱,都會覺得瘦小的身體。可是他眼前的男人卻沒讓這一點成為他的阻礙或弱點,反而一次又一次地以那結實的身軀、精準的力道、不容忽視的技術和他一同出生入死多回,強勢地凌駕於他們的敵人之上。

  他不止一次那麼想過,就算調查的進展如此緩慢、就算他們很可能因為一次失敗而一下子倒退回接近原點的位置,里維手中所握著的,也絕不是刀刃、力量那麼單純而膚淺的事物,即使那的確是他最初迫切想得到里維的原因。里維總能在他眼前劃開通往未來的道路,就算他明白相信一個人能夠戰無不勝是一件愚蠢的事,但他卻總想在心裡保留一個位置,並用那個位置來存放里維從來不曾對他親口訴說和承諾的希望。

  「在地下街那種地方……」

  「嗯?」

  在扣上接近領口位置的扣子之後,里維出聲對艾爾文說道:「用來縫製衣服的針線也不是容易取得的東西,冬天的時候,有東西可以禦寒、有地方能夠避寒,對那裡的居民來說,大概就稱得上幸運了吧。」

  他看得太多了,在城市的邊陲地帶,有太多人不是靜靜地等待冬天宣判死刑,就是勉強用著不成形的布料、散落在街道上的小報來抵抗嚴寒。

  「而且……」

  那一刻,里維伸手拉過床上的棉被、向著空中一甩,用平日想把棉被鋪平在床上的動作讓被子輕輕落在兩人身上、一下子將自己和對方納入棉被所隔絕出的小世界裡。

  「肩上的重量有時候承載了不屬於自己的溫度和情感。」

  不論是自己心甘情願接受的,還是那些不請自來的。

  其實他並沒有特別想為對方的問題尋找一個答案,充其量這句話大概只是一種借題發揮,只是用來填充那些他必須在艾爾文面前留下的空白、以及他還沒來得及給自己一套說詞的事情。

  「……這倒讓我想起來,」艾爾文用手撐了撐籠罩在身上的棉被、說道:「小時候想做些不想被人發現的事情時,總會像這樣把自己蒙在被子裡,天真地以為這樣就能躲過別人的耳目,卻不知這只是在告訴別人,被子裡有問題罷了。不過……人就是這點有趣,只是這樣一個簡單的舉動就會感到安心。」

  「你想說什麼?」

  窗外明媚的陽光無法完全穿透被子的厚度,只在狹小的空間裡留下朦朧的光線,輕輕貼覆著兩人的臉龐、點亮了兩人眼中的彼此。

  「也沒什麼,只是……以前鄰居的小孩子在扮鬼嚇人的時候,也喜歡這樣做,把被單披在身上,在敵明我暗的遊戲裡獲得成就感和安心感。」

  「……你不覺得你有點囉嗦嗎?」

  沒料到自己想轉移話題的語句反而打開了艾爾文的話匣子,里維忍不住皺起眉、向對方抱怨起來。其實他並不排斥話中有話這件事,他也明白這在人與人之間的應對進退中有其必要性,只是當艾爾文用起這種說話方式的時候,他就會覺得艾爾文離他很遙遠、會覺得他從來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了解他,即使他們看起來如此靠近。

  里維那有些不耐煩的語氣,讓艾爾文忍不住揚起了笑容,「我就喜歡你會嫌我囉嗦這點。」

  聽見這句話,里維原本就皺著的眉頭更加聚攏起來,「……錯了吧。」

  「哪裡錯了?」

  「要是知道自己囉嗦,就該去找個有耐心聽自己囉嗦的人才對吧。」

  「不,我覺得這樣就好。」

  在看似無處可逃的被窩裡,艾爾文用手指親暱地滑過里維的鼻樑、而後不意外地換得里維毫不留情地揮擊。

  他知道在里維心裡,無論他的行為、心思多背離一般人,里維都不會放在心上。可是里維那偶爾看他不順眼的態度和直率的性格,卻總像一根位置放得恰如其分的刺,適時地告訴他是個還會痛、還會在意、還沒有背離人類太遠的存在。

  「艾爾文……」

  里維稍稍抬頭望著眼前那個即使和自己一起坐在床上、卻依舊比他高出一些的男人。那一瞬間,里維在那透著些許光澤的臉龐上,捕捉到了些許他沒能在早晨的夢境裡分辨清楚的事物。那樣淡薄卻溫暖的色澤和被窩裡舒適宜人的熱度、混著只存在於腦海中的呼嘯風聲,讓他想起了那一天的他和艾爾文。

  雪地裡,過低的溫度和冰涼刺骨的風幾乎要凍傷他的手指和臉頰,和他面對面站著的艾爾文臉上盡是被寒風吹出的薄紅色,兩個人都有些狼狽,卻彷彿貪戀著這樣的困境似的,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一點動作。

  但就在里維覺得肌膚上的知覺幾乎要被周遭的氣流拔除、消抹的時候,一道突兀的墨綠色便和著僅存的天光自他眼前飄盪而過,接著,那殘存著些許溫度的墨綠色斗篷就這麼落到了他的肩上,圍住了他不願輕易示弱的身軀。

  那時的他,並不是刻意想拉著誰來宣洩不滿、也不是有意想用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只是就這麼剛好,在天上颳起了漫天大雪的時候,他們被迫結束了一齣由中央政府執導的鬧劇。打著收復人類失土的旗號、實則為了緩解迫在眉睫的糧食問題,他們用無數的屍體和鮮血堆疊出了牆內詭異可笑的和平、安逸。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沒有自保能力的人類有多脆弱,原來揮霍人命可以像貴族在施捨手中的金幣一樣,如此輕易、不需猶豫。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裡,這些犧牲換來了幸福,但他卻覺得巨人所吞噬的並不僅僅只是一張張絕望、驚恐的臉龐,和正值壯年、或者垂垂老矣的身軀,還有城牆裡一顆又一顆早已忘記如何生存、如何跳動的心臟。

  為什麼士兵要將心臟奉獻給王室?

  他想那大概是因為那些養尊處優的人們早已忘記如何作為一個人、奮力生存下去,所以他們只能望著不屬於自己的心臟沾沾自喜,以為這樣就已經擁有了全世界。

  這些堆疊在心裡的情緒,讓他在回程的路途上選擇了遠離兵團根據地的道路、去到城市邊境的原野上,任由落雪淹沒身上的色彩、溫度,短暫地將他從這個世界抽離出來。

  而他的行動本來就和艾爾文無關,在這場鬧劇要搬上檯面之前,艾爾文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他心裡明白艾爾文必須選擇遵從、也知道這是一場殘忍卻又不得不演下去的戲碼。艾爾文沒有必要對誰多解釋什麼、更不需要為自己撇清什麼、也不用在意像他這樣的士兵有什麼想法。

  「里維。」

  可是他卻還是在事後來到他的面前,輕聲喊著他、把身上的斗篷披在他的身上。那時艾爾文並沒有多說一句安慰的話,他甚至覺得艾爾文會來找他,只是因為他還有利用價值、只是艾爾文想穩固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信任和力量。可是當時的他就像艾爾文此時此刻對他說的一樣,是一個渺小卻有趣的人類,只要一個簡單的舉動就會感到安心。

  他從來不是一個好說話、會被輕易收買的人,可是在那個瞬間,那點不屬於他的溫度和情感卻輕易地熨燙了他的肌膚和神經,讓他的情緒在接踵而來的擁抱中心悅臣服。即使他很清楚,伴隨著這份溫暖而來的重量,同時也是另一種束縛。

  「艾爾文。」

  從漫長卻又短暫的回憶中抽拉出來的里維,看著眼前這個和他們相遇的時候比起來,多了些許淡漠、疏離的男人,呢喃道:「你想把調查兵團的斗篷當作面具也好、武裝也好,對我來說,是你把斗篷披在我肩上的,這一點,你永遠都賴不掉,給我記好了。」






-To be continued-




結果我還真的一語成讖,無料從3300字暴增到現在確定會有一萬字我是在wwwww
總之雖然它爆字數了,但還是請大家用力把這份聖誕禮物帶回家>vO

然後,一開始確定會爆字數之後,我就決定要把〈餘溫〉的上篇先公開,因為〈只向你訴說的自由〉是一鏡到底的劇情,不太方便切上下篇來放試閱,導致印量調查頁的試閱好像也看不出什麼端倪XD 所以剛好趁這個機會,放個長一點的試閱,雖然兩篇講的主題不太一樣,然後也順便當作祈求團長平安的祭品QAQ

團長請平安嗚嗚嗚嗚嗚QAQ


P.S.老實說我一直不確定自己這個風格來寫他們會不會有點奇怪,因為我似乎不太擅長俐落的風格,很擔心沒能把我心中的他們詮釋到最好,所以如果大家看完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跟我說說,讓我可以更快找到平衡點~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