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鹽路迢迢,一川煙草送你遠行。
白沙漫漫,滿城飛花盼你歸來。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鹽路篇〉







-第十五章-






  睜開眼的那一刻,素盞鳴眨了眨仍帶著睡意的眼眸,半闔著眼、看向那被特意挑高卻十分牢固的木造屋頂,而後他微微皺起眉頭、悠緩地坐起身。

  「嗯?」

  在環視過寬敞的室內一圈之後,素盞鳴的眉間似乎又更皺緊了些。那一刻,沒有任何擺設的空曠屋子裡,只有素盞鳴一人獨自坐在靠近中央的位置,四周是一片寧靜,連一點偶爾會在夜間響起的蟲鳴和風聲都沒有,唯有月光正高懸在無雲的夜空中,一如既往地透著內斂的光芒、靜靜地俯瞰著大地。

  凝視著地板之上所反射出的淡淡光芒,素盞鳴緩緩伸手、輕觸著自己身旁那經過打磨而不像原生樹木那般粗糙的木板,而後,他的手指輕輕碰觸到一條落在地板之上的緋色綁帶。當下,素盞鳴挑了挑眉,輕輕拾起那條綁帶、在掌中摩娑著。而在感受到綁帶之上殘存的溫度之後,素盞鳴勾起了嘴角、緩緩站起身來,往屋子外頭走去。

  一踏入對外開放的走廊,素盞鳴便看到足名椎正跪趴在長廊的盡頭向他行禮,見狀,素盞鳴便問道:「他人呢?」

  「……殿下指的是天叢雲大人嗎?是的話,大人在殿下熟睡之後,便說要去看看宮殿興築的進度和鄰近的水道工程狀況如何。」

  「……我知道了。」

  聞言,素盞鳴先是擺了擺手,示意足名椎可以下去休息、不用再待在這裡了。而後他便轉身繞過長廊的另一端,往尚未完工的區域走去。

  他記得一開始天叢雲提議要興建宮殿的時候,他因為覺得麻煩、沒有必要,而對這個提議不以為然。打從還在高天原的時候開始,他就不是很喜歡這種看起來很拘束、事事都要講求禮節和規範的地方。對他來說,比起一覺醒來、睜開眼就看見一成不變的屋頂,他更喜歡睡在海洋和草地上,然後在晨光灑落的那一刻,由湛藍的天空來迎接他的視線。

  可是在聽到天叢雲的理由之後,他心中的反對念頭就煙消雲散了。那並不是因為他突然覺得富麗堂皇的宮殿住起來很舒服、看起來很氣派,而是因為,天叢雲對他說,既然事情都一一解決了,他是否也該給自己一個家了。雖然他知道天叢雲這麼盤算,還有分散高天原的注意力和掩人耳目的用意,但對他來說,這個根據地有著很特別的意義。

  來到葦原中國之後,他身邊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而他也遇見了各式各樣的人。不知不覺間,他的身邊除了十束、天狗、天手力雄之外,多了櫛名田、足名椎夫婦、翔平、三郎太、天穗日、乙爺、還有鹽盜們,以及……天叢雲,這是他在高天原的時候始料未及的。他不是會去刻意經營這種關係的人,所以跟一個人合與不合,往往在第一眼就決定了,而他也從來不打算多費心神去思考別人會對他抱持什麼樣的情感、觀感。合者聚、不合者散,他沒有權力去限制誰、而他同樣不希望自己受制於人,如此而已。

  在高天原,因為階級和禮法制度、以及各式各樣的流言,所以會親近他、甚至和他建立某種關係的神祇,本來就少。但在葦原中國,階級、禮法制度還很淡薄,雖有流言、卻不像高天原那樣根深蒂固、牢不可破。或者說,他斬了八岐大蛇這件事,為他鋪平了大部分的道路,因此,這一路雖不能說毫無阻礙,倒也是平平順順……

  那一刻,素盞鳴低頭看著手中的緋色綁帶,而後將它緊緊抓握住。

  但他也明白,他所擁有的這一切,是因為他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在為他運籌帷幄、為他指引道路。而為了這個人、為了這些此時此刻聚集在他身邊的人,他覺得,創造那麼一個屬於他們的歸屬之地,也並非是壞事。

  「殿下!」

  在聽見聲音的那一刻,素盞鳴便同時看見天手力雄跑到自己面前、對自己鞠了個躬。

  「嗯……」素盞鳴抬眼看了看正圍坐在火堆旁聊天、喝酒的工匠們,而後問道:「他、不在這裡嗎?」

  對於素盞鳴的詢問,天手力雄先是疑惑地眨了眨眼,而後他突然露出了一個像是參透了什麼深奧哲理的笑容、說道:「天叢雲大人是嗎?不久前才走,說是要去河渠工程那裡看看。」

  「我知道了。」

  「啊對了,殿下,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喝一杯?天叢雲大人釀的酒可香了。」

  聞言,素盞鳴挑了挑眉、低聲重複了一次天手力雄的話:「他釀的酒?」

  「是啊,大人說要慰勞辛苦工作的大家,所以給大家送來了好幾罈他自己釀的酒。一開始大家還遲疑著該不該喝,但沾了一口之後,每個人都讚不絕口呢。」

  「……你們自己喝吧。」

  素盞鳴一邊擺手示意天手力雄不用送他了、一邊轉過身離開了施工區域。而在他邁步往河渠工程走去的時候,他突然忍不住在唇邊呢喃著:「你到底還藏了多少驚喜我不知道……」

  最初,他因為天叢雲的膽識、眼光所以留了他下來,然後,他感受到了天叢雲性格裡那些和他相似、卻又不同的部分,再然後,他徹底明白了天叢雲運籌帷幄的能力,之後,他深深因為天叢雲的氣度、氣質,而發現即使他也許永遠都無法徹底了解這個人、無法看盡這個人的每一面,但他還是願意相信他。

  「殿下!」

  「啊、素盞鳴殿下!」

  這時,素盞鳴看見正坐在水道旁的天狗和天穗日,一邊回頭看著自己、一邊急急忙忙地要從草地上站起身。見狀,素盞鳴隨即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坐著就好。

  「殿下怎麼會到這裡來?」

  「……如果殿下、要找天叢雲大人、的話,大人他、往那邊的、湖畔散步、去了。」

  沒等素盞鳴回答天狗的問題,始終注視著素盞鳴的天穗日,已經揚起笑容、輕聲說道。

  「咦?」

  素盞鳴在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之後,沒等天狗反應過來、便轉身往宮殿旁的那座湖走去。只是當他一邊走,一邊想著自己是否該動用能力、避免對方又在他到達之前離開的時候,一種熟悉的感覺和氣息突然穿透他的心扉,在他心中漾開一圈又一圈溫暖的漣漪,讓他忍不住在愣了一下之後,尋著氣息狂奔而去。

  是你、嗎?

  此刻,素盞鳴完全無暇去思考對方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只覺得他心裡的思念好像化為了一座湖,然後這個人輕輕踏進了湖裡,一步一步勾起圈圈漣漪、激起點點水花。水流輕輕撫過他的肌膚,帶走了些許熱度、卻把湖水的溫度不著痕跡地貼覆上他的腳踝和小腿。一切是那麼和諧,彷彿這個人生來就活在這片湖泊裡,呼吸著湖水的氣味,凝視著湖水的清澈與深邃,擁抱著湖水的孤獨、亦被湖水所擁有。

  在素盞鳴依循著氣息來到湖畔的時候,星子綴滿天際,從湖水的上空一直到遙遠的彼端,宛如一座橋,連接著綿延的山脈、模糊不清的森林,以及他所望不見的草原和荒地,悄悄地串起了一個世界。湖泊被月光染成了一片琉璃色,當風吹過湖面的時候,就會搖晃出淡淡流光,而這一刻,有個人正牽著馬、漫步在湖水中,踏著水和光前行。這一幕,讓素盞鳴覺得他心裡的那座無名湖泊,突然間穿越了時間和空間的隔閡、清楚地映照在現實之中,然後,它有了名字、也有了主人。

  「出、雲……」

  這時,原先引導著素盞鳴來到此地的溫暖氣息硬生生地被一股帶著寒意的力量所阻斷,讓素盞鳴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股力量他很熟悉,來到葦原中國之後,他就和伴隨著這份力量而來的感覺、味道朝夕相伴。那是不顧一切地想以死來獲得解脫的八岐大蛇所擁有的氣味,也是和他打從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密不可分的天叢雲所擁有的。可是,即使此刻天叢雲身上盡是八岐大蛇的味道,但他卻還是在見到天叢雲的那一瞬間,從天叢雲身上感覺到了那個讓自己追逐、期待的氣息和暖意。

  「你會找到他的。而為你指路的,是八岐大蛇。」

  「但是,那位大人的、眼睛,一直都透著、和殿下的、瞳色一樣,彷彿、裹著一層、金粉的色調。」

  當下,素盞鳴突然想起了櫛名田和天穗日對自己說的話,然後,他覺得原先散落在各處的線索、或者看似無關的訊息,全都在這一刻串在了一起。一直以來,他始終執著在未能從八岐大蛇口中得到線索這件事情上,卻沒有想過牠的消亡就是答案。而在遇見天叢雲之後,即使天叢雲的性格、氣質、一切的一切都和守護神如此相似,他卻始終把目光放在氣息和心靈交流之上,反倒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打從一開始,他就不可能被不是「天叢雲」的人吸引。

  那一刻,湖中的人影似乎注意到了素盞鳴的存在,只見他緩緩轉過頭、對上素盞鳴那奕奕生輝的金色眼眸,然後,他輕輕地笑了,「尊。」

  這時,原本相當安分的馬兒突然舉起了馬蹄、惡作劇般地踩起水來,當場讓身在湖水中、來不及防備的天叢雲一瞬間就被飛濺的水花弄得全身濕透,連髮梢都滴滴答答地滴起水來。但即使自己被潑得如此狼狽,天叢雲也沒有因此而對天斑駒生氣,他只是無奈地摸了摸馬兒的頭、示意對方別再玩了。

  「你跟你的主人真的是一個模子印……」

  天叢雲的話還來不及說完,就因為感覺到那突然貼覆在背脊上的熱度、以及讓人幾乎要動彈不得的擁抱而被迫中斷。那一刻,天叢雲愣了一下,對方的反常讓他明白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但即使他心裡因此而浮現出些許不安,他卻還是以平靜、帶著笑的語氣說道:「我現在全身濕淋淋的,你不放開我,會被弄濕喔。」

  只是說歸說,對方聽不聽又是一回事。見素盞鳴像是沒聽見自己的話似的,一雙手仍舊緊緊地抱著他,那樣的力度,就像在害怕他會在他鬆手的那一刻消失一樣,天叢雲緩緩垂下眼、伸手覆上素盞鳴擁抱著自己的手。他沒有開口問對方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一點掙脫的意思,只是就這麼靜靜地任由對方抱著自己,直到對方緩緩鬆開手、扳過他的身體。

  面對面的那一刻,天叢雲輕輕笑了起來,他伸手拉了拉素盞鳴的衣領,為他整理起那有些凌亂的衣著,但他的手還來不及完成工作、就被對方緊緊握進了手心裡。見狀,天叢雲輕輕收下了臉上的笑容、說道:「如果你想說,我在聽。」

  「……你的手、有點涼。」

  聞言,天叢雲輕笑出聲,「蛇的體溫會隨周遭的溫度而改變。」

  「是嗎……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或者我給你力量的時候,就很溫暖。」

  感覺到素盞鳴突然握緊了自己的手,臉上則不自然地閃過欲言又止、想開口問些什麼卻又好像在顧忌什麼的表情,天叢雲愣了一下、輕輕喊了一聲:「尊?」

  「沒事。」

  這時,站在一旁的天斑駒不知是因為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還是單純想和兩人玩,只見牠一邊踏著愉快的碎步、一邊高揚起前蹄,瞬間就帶起大量的水花、把素盞鳴和天叢雲給淋得一身濕。

  這一陣措手不及的水花、以及天斑駒在成功之後所發出的得意鳴叫,讓兩人先是一愣、而後同時輕笑出聲。看著素盞鳴那好不容易放鬆下來的神情,天叢雲微微彎下身子、伸手輕輕朝素盞鳴潑了一掌心的水。

  「之前的回禮。」

  看著那輕輕落在自己腿上的水花,素盞鳴挑起眉頭、說道:「就這樣?」

  「不然你希望怎麼樣?」

  一聽見對方這麼問,素盞鳴隨即勾起嘴角、迅速地抓握住天叢雲的手腕,而後他在將對方向自己拉近的同時,伸腳一絆,打算就這麼讓對方摔進湖水裡。但就在天叢雲因為這一絆而重心不穩的時候,素盞鳴卻在他臉上看到了淡淡的笑意,接著下一個瞬間,他就被天叢雲反抓住手腕、就著對方的重量給一起拉了下去。於是兩人就這麼一前一後跌進了不深的湖水裡。

  雖然水減緩了兩人摔入湖中的衝擊力道,但素盞鳴還是在落入水中的那一刻,伸手撐了一下湖底柔軟的泥土,讓對方的後腦輕輕撞上他的手。只是這下意識的舉動,馬上讓天叢雲一邊笑、一邊指著他的手腕,彷彿在告訴他「這是水裡,我不會有事」。然後,他看見天叢雲緩緩收起唇邊的笑容,用食指輕觸自己的耳際、再伸手撫著他的唇畔,無聲地對他說著「有一天你想告訴我的時候,我會聽」。

  看著天叢雲那因為身處在水中而顯得有些朦朧的眼眸,素盞鳴沉默了片刻,而後他伸手握住那擱在自己唇畔的指節,運用神子的天賦,讓自己的聲音穿透水的阻隔、清晰地對方耳邊響起:「我從來、沒有把你當作其他人。」

  他不知道這麼說是否有些強詞奪理,可是在這一刻,他認為這是他們之間最好的解答。

  「尊……」

  素盞鳴看著天叢雲的唇形、知道他在喊自己,但因為水的阻擋,所以他除了自唇邊溢出些許氣泡之外,並無法順利將聲音傳到自己耳中。可是即使如此,那快速融入水中的氣泡、以及在晃蕩的水波之間更顯得溫柔惑人的眼眸,仍舊讓素盞鳴心頭一熱、忍不住俯身靠近天叢雲的臉龐。但就在兩人的唇瓣幾乎要貼在一起的時候,素盞鳴突然闔上眼、挪開自己的唇,轉而在天叢雲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謝謝你回到我身邊。

  那一刻,素盞鳴在心中如此說道。


  ***


  目送素盞鳴離去之後,天狗便沉默了下來,只是靜靜地看著素盞鳴離去的方向。一旁的天穗日在看見天狗那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後,隨即伸手戳了戳天狗的手臂、讓他看著自己。

  「我可以、說說我的觀察嗎?」

  「什麼?」

  「你很喜歡、素盞鳴殿下,卻不是、很喜歡、天叢雲大人。」

  「我、呃……」

  看著天狗那想要反駁、卻又說不出話來的樣子,天穗日便明白自己說的是正確的。可是她卻沒有繼續去追問原因,而是把話題拉到自己身上,「我呢、很喜歡素盞鳴殿下,也很喜歡、天叢雲大人。」

  「……嗯。」

  見天狗沒有對自己的說詞表示意見,天穗日笑了笑、繼續說:「剛剛、你不是問我,都那麼晚了,為什麼、還要、繼續工作嗎?」

  「……晚上視線不清楚,即使點了火炬,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倒不如早早休息、養精蓄銳來得好。」

  「嗯,這我知道。可是……乙爺、把這裡的工程、交給我之後,就到三輪山去了,所以、這裡的進度、成果,都是、我的責任。那些、跟我一起、工作的、叔叔伯伯們、看在乙爺的、面子上,對我很客氣,但這、終究是乙爺累積、起來的人脈、和聲望,不是我的。如果、我沒有拿出成績、實力,不快點、追上大家的、腳步,我就、辜負了乙爺、素盞鳴殿下、和天叢雲大人的、期望了。」

  天穗日緩緩抬眼看向在火炬明滅不定的光芒中、顯得有些晃動而模糊的水道,「大人他、是為了能讓殿下、賣三輪大人一個面子,所以才、在大致規劃好這裡、的工程之後,就讓乙爺、到三輪山去的,還交代乙爺、一定要親手、完成那裡的工程。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因為殿下才聚集、在一起的,天叢雲大人也是,他所考慮的、每件事、都是為了殿下。」

  「我知道啊……」天狗輕輕地吐了一口氣,而後他用著天穗日聽不見的音量、低聲在唇邊呢喃道:「就是因為知道比起我,他為殿下做了更多事,才更讓我感到焦躁啊。」

  他身為素盞鳴的子神,一個從他的風中誕生的神祇,理應為他盡心盡力,但一直以來,他到底都為素盞鳴做了些什麼呢?論力量,素盞鳴遠遠在他之上,論智謀,過去素盞鳴的身邊有守護神、現在則有天叢雲。他既沒能為素盞鳴開疆拓土、也沒能為素盞鳴尋回守護神,但出身不如他的天叢雲卻為素盞鳴做了很多事。天叢雲用他的能力、忠誠逐漸化解了大家對他的疑慮和不安,並在素盞鳴面前立下許多功勞。那麼他呢?

  他想,他或許有些明白自己為什麼明明知道天叢雲的計謀、想法並非沒有道理,但卻還是無法完全接納這個人了。因為當他看著這個人,他就會忍不住低頭看向自己。他知道他不該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他卻忍不住陷在相互比較、對照的漩渦裡,不可自拔。

  「天狗、大人。」

  見天穗日突然湊到自己面前,天狗有些不自在地向後退了一點,說道:「呃、妳其實不用叫我大人。」

  「那、天狗,我很崇拜、尊敬、憧憬天叢雲大人,但我、並不是希望、自己像大人一樣,因為論出身、經歷、性格,我們都是、很不同的兩個人,但崇拜、尊敬他,讓我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雖然我不能、也不希望、自己成為、天叢雲大人,可是,我期許自己,有一天、可以擁有大人的、氣度和眼光。」

  天穗日用那雙墨黑色的眼瞳專注地凝視著天狗那同樣透著純粹墨色的眼眸,而後,她在天狗面前揚起了一抹溫暖而燦爛的笑容,「總之、接下來的、營救任務,也請你、多多指教了,我很期待、再跟你合作。」

  「……妳也要去嗎?」一聽見天穗日也要參與營救翔平父親的任務,天狗隨即皺起了眉頭,語氣也不自覺認真起來,「這個任務一定會跟八岐大蛇一派起衝突,不是在開玩笑的。」

  「八岐大蛇一派、在領地的邊境、重新佈置了、軍隊,所以大人近期、必須去前線,這個任務、大人無法參與,但殿下和他、都很看重。加上,那裡也需要規劃、河渠工程。」

  聽完天穗日的理由,天狗隨即答道:「妳可以等我們奪回了村子再來。」

  「我想為、殿下和大人、盡一份……」

  「是因為天叢雲不放心由我負責這個任務吧?」

  「我……」

  「妳跟他是同樣思考邏輯的人,他當然會覺得讓妳加入比較安心。」

  那一刻,天狗就像是被敵人侵占了地盤的小動物一樣,滿身是敵意,絲毫沒有顧慮天穗日的心情,只是一個勁抓住天穗日說話小聲又緩慢的弱點,拚了命地說些讓自己好過的話。但在他發現天穗日已經放棄回話,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之後,他隨即噤了聲、緩緩挪開了視線。

  「……對不起。」

  「大人他、是這麼跟我說的,他說這個任務、大家會無暇、保護我,所以我必須、要有、心理準備,但他還是希望、我去,他說、在這個隊伍裡、加入一個、不同類型的人,可以讓你行動起來、更靈活,也希望我的觀察、推理,可以讓你更加、毫無顧忌地、發揮力量。」看著天狗那因為自己的話而有些動搖的神情,天穗日緩緩站起身、背著天狗說道:「天叢雲大人、並不是看著你的不足、在思考,而是想著、該如何讓你、發揮優勢。」






-To be continued-




劇情走到這裡尊終於發現出雲是出雲了(?) 雖然要修成正果還有段路要走就是了ww
另外之前收到了「小穗是個討喜的孩子」這樣的讀後感~ 挺開心的ww
大概是我自己特別喜歡這樣努力認真的女孩子,所以當初在設定小穗的性格時,就給了她這樣的定位
那麼接下來也請大家繼續關注尊和出雲的戀情XD 以及小穗的表現吧~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