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鹽路迢迢,一川煙草送你遠行。
白沙漫漫,滿城飛花盼你歸來。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鹽路篇〉







-第十四章(下)-






  這次的遠行,鹽盜們和乙爺、天穗日都做了不少準備,畢竟雖然有素盞鳴、天叢雲等人的幫忙,但他們要去的地方畢竟是過去三年間鹽盜屢次想收復都要不回來的地方,這代表了他們與八岐大蛇一派交手的可能性極大。況且,鹽盜又希望能藉由這次的行動,一舉奪回當地的控制權,因此除了旅行的準備之外,也必須考慮長期駐紮、抗戰的必需品。於是,雖然人數不算多,但一行人出發的時候,還是拉了一條浩浩蕩蕩的隊伍。

  只是,等他們走了十多日,好不容易來到鹽盜過去的聚落時,眼前卻只有一片荒煙蔓草,既沒有預期的作戰、也不見有八岐大蛇一派活動的痕跡。但即使周遭看似沒有一點風吹草動,長年和八岐大蛇交手的鹽盜們,還是小心翼翼地在四周做了一番仔細地調查,確保的確沒有敵人在此地活動。

  「這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是聽到殿下要來,所以嚇得逃走了吧。」

  聽見天狗的回答,天手力雄歪了歪頭、而後問道:「但之前去拜訪乙爺的時候,即使殿下在村子裡,蛇妖不也照樣攻過去了嗎?」

  「那叫有勇無謀。」

  「喔……」

  看著天狗和天手力雄一如既往地進行著令人無奈的對話,和素盞鳴一同坐在天斑駒之上的天叢雲忍不住笑了笑、而後他轉頭看了素盞鳴一眼,「有什麼想法嗎?」

  「……這裡很久沒有生物活動了,空氣裡也聞不到蛇妖的氣味。」

  「是嗎……那這就耐人尋味了,八岐大蛇一派既然不曾經營過這裡,為何又要傾全力攻下這裡、然後再一次次阻止鹽盜的收復行動,而現在則是管也不管、直接讓我們登門入室。」天叢雲想了想,而後呢喃著說道:「莫非這裡曾經有什麼牠們想要的東西……牠們也許得到了、也或許並沒有,但不管如何,牠們並不希望暴露牠們想要什麼,所以在這之後,只要鹽盜有所行動,牠們就會出手阻止。而現在,則是即使公開也無所謂……嗎?」

  「也許,牠們直到現在、才得到了、牠們想要的東西。」

  聽見天穗日的推論,明白對方可能和自己所見略同的天叢雲,轉頭對她笑了笑、說道:「這個說法,我同意九成。」

  聞言,素盞鳴回過頭、看向天叢雲:「怎麼回事?」

  「我認為三年前八岐大蛇的大軍是為了太郎而來的,或者說,是為了他那一手技術而來。而太郎對千歲說的、那個必須要保護的東西,應該就是指河渠工程。雖然不知道他做了什麼,但他的確沒有讓八岐大蛇得到這項技術。而牠們因為擔心出兵的原因曝光,所以即使沒能達成目的,也要假裝佔領此地,所以才僅僅是守著、沒有經營。」

  聽到這裡,天狗隨即提問:「但這塊地空著也是空著,牠們為何不乾脆就進駐這裡?」

  「八岐大蛇也不是傻瓜,首先這裡離牠們的大本營和補給線都太遠了,真要經營起來,很費事,況且原本住在這裡的人都跑了,牠們去哪找來可以供牠們使喚的人。」

  在天叢雲回答完天狗的問題之後,始終沉默著的十束緩緩開了口、將天叢雲的說法和不久前發生的變故作了連結:「……所以牠們等了三年,才找到能夠潛入村子、奪取技術的機會,而在得到技術之後,牠們為了避免我們取得同樣的技術,所以想除掉乙爺。」

  「嗯、我想、技術很有可能,已經……我在目睹、夜刀神和蛇妖、交手之前,就發現、村子裡的引水河渠、有部分崩塌,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打鬥留下的、痕跡,但之後、乙爺在修復、時卻跟我說,只有引水入渠的關鍵部分、整個被破壞。現在想來……」

  見眾人因為十束和天穗日先後提出的看法和證據而陷入沉默,天叢雲吐了一口氣、而後以平靜的聲音說:「方才我說我只同意天穗日的看法九成,這剩下的一成,是我認為塩津並沒有真的取得技術。」

  「咦……」

  「若牠們的目的是奪取技術,那麼潛入村子的蛇妖顯然在我們到達的前一天就完成了任務,牠們在拿到關鍵技術的當下,應該就已經派人帶回去了。但因為還要順手給我安一個罪名、以及除掉乙爺,所以才留了人下來。可是以我對塩津的了解,最後的出兵,無疑是個敗筆,若技術已經到手,他就不會為了已經做好犧牲準備的人、冒風險去打一場不可能贏的仗。」說到這,天叢雲聳聳肩、笑著說:「我認為天手力雄剛剛的問題問得很好,那天明明有尊在場,蛇妖為什麼還是執意襲擊?」

  「大人您的意思是、技術在、傳遞的過程中、出了錯,以致於、對方必須、背水一戰,試試看那麼做、能否有機會再拿到?」

  天叢雲對著天穗日點點頭,隨後他一邊翻身跳下馬,一邊說:「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如果技術真的已經到了塩津手中,那我們也要有相應的對策才行。總之,我們先到河渠工程那裡看一看吧。」


  ***


  這座不大的聚落,在三年間,因為被認為有八岐大蛇一派出沒,所以完全沒有人類和其他動物出沒的痕跡,屋舍、道路都還在過去的位置上,只是上頭或多或少都留下了三年前那場戰爭的痕跡。有些屋子的牆壁塌了、屋頂陷了,泥地上則散著陶片、土器的殘骸,以及沾染著塵埃、裹著破布的枯骨。此情此景,讓眾人在一路上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僅剩下不時捲過塵土、落葉的風自耳際呼嘯而過。

  風中,鹽盜們一邊注意著周遭的情況,一邊小心、恭敬地處理著那些在三年間只能橫屍在外的同伴遺體。雖然長年的征戰、劫盜生活,抹去了他們臉上的天真、並在上頭增添了現實和歲月的痕跡,他們被迫去習慣失去和別離,也被迫去明白他們不為自己而活、就是對自己殘忍,但是在面對這塊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土地時,他們對於家的渴望、對於同伴的不捨,卻還是不自覺地表現在舉手投足之間。終究,人因為是肉做的,所以很脆弱,而人的心同樣也是肉做的,所以會痛、會難過。

  「乙爺!」

  正當眾人仍沉浸在四周沉重、壓抑的氣氛中時,天穗日的一聲呼喊讓大家忍不住將視線轉而投射到白髮蒼蒼的老人身上。只見自從來到村子裡之後,便不發一語、表情嚴肅的老人,此刻正一臉激動地往不遠處的水道殘骸走去,絲毫沒有理會天穗日的呼喚。

  「那是……」這時,天穗日似乎也注意到了什麼,她先是往前走了幾步,接著便向著河渠工程跑去。但在她看見老人突然在水道邊跪下之後,她隨即放慢了腳步、輕輕喊了對方一聲:「乙爺……」

  那一刻,天穗日看見那以往在規劃河渠工程時意氣風發、對自己的工作有著強烈執著和原則的老人,顫抖著肩膀、小心翼翼地自地上捧起一顆沾染了泥土的骷顱頭。在她心裡,老人一直是很堅強的存在,他不僅撐起了一個家、一個村子,甚至撐起了一個時代,可是這一刻,老人雪白的頭髮、刻劃著歲月痕跡的臉龐、顫抖而緊縮的肩膀、微微彎起的背脊,一切的一切,都讓她感覺到對方的脆弱。那一瞬間,她強烈地感覺到對方心中因為失去而產生的疼痛,對老人來說,那顆蒼白的頭顱,就是「失去」的溫度和觸感。

  天穗日緩緩來到老人身旁、蹲下身,靜靜地看著那躺在老人面前的骸骨。而在她確認屍骸的右手並沒有小指之後,她隨即闔上眼、輕輕按住老人的肩膀。

  「太郎哥……」

  「這孩子……」老人緊緊抓握住天穗日按在自己左肩上的手,然後抬頭看著那來不及完成的河渠工程,「怎麼就是這麼倔,要他不要接這個工作,他不聽,但從小教給他的技術和守則倒是聽得清清楚楚、記得很牢靠。」

  「乙爺……」

  「傻孩子,對方要這個技術就給了吧,沒有我們這些技師,他們能有什麼作為,怎麼那麼不知變通,還賠上了自己的命……」

  那一刻,天穗日緊緊回握住老人的手,並用那佔滿了溫熱淚水的眼眸凝視著被取走關竅的水道,而後她輕聲說:「乙爺您不是常說,水、是生命之源,而做你們、這行的,就是水的使者,一定要、心存恭敬、專注、而用心,才能將水流、引入稻田之中,讓大地、生生不息。太郎哥是在參透了、這點、之後,才決定、要接下這份、工作、才決定、賭上性命的。」

  對她來說,眼前這段還未誕生就慘遭終止的工程,是太郎拚上性命也要保護的存在。雖然乙爺和太郎過去常常因為理念不同而產生口角,可是她比誰都清楚,那是因為乙爺和太郎是一路性子的人,才會這樣爭吵。所以她知道,乙爺肯定明白太郎的心思。同樣是在水中打拼的男人,即使因為身處的位置不同,而感受到不同的流速,但他們一定都知道這條溪水從何而來、又該到哪裡去,以及他們應該怎麼做才能一邊和水流和平共處、一邊引水灌溉他們摯愛的土地。

  「小穗……」

  「是?」

  「這些年我雖然沒直接教過妳什麼,但我知道妳其實看了不少、也學了不少。」

  「我……」

  「我決定接下神子殿下和三輪大人的委託,妳願意做我的助手,然後、繼承我的衣缽嗎?」

  乙爺的話天穗日愣了一下,下意識地便想開口請對方三思,但熟知她性格的老人卻先一步抓握住她的雙手、認真地注視著她,「妳雖不是我親生的、又是女兒身,可是我想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人比妳更懂得我這老骨頭和我家那傻小子的心思了。就當是報答養育之恩,從現在起,盡情發揮妳的才能吧。」

  老人真誠、帶著一絲期待和脆弱的神情,讓天穗日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她用手背擦乾了眼角的淚水,在捲著沙塵的風吹拂過臉頰和耳際時、說道:「我會、全力以赴,絕不、辜負您的期待。」






-To be continued-




這一段把太郎的事情處理到一個段落,不過有一個在本子後記塞不進去的小事想說,就是乙爺和太郎的名字其實來自於日本民間童話〈浦島太郎〉,而太郎的命運一部份和這個故事是有相關的,承繼乙爺一身絕活的太郎終究在和乙爺的想法分歧、準備一展長才的時候,迎向死亡的命運。但這裡並沒有想去討論誰對誰錯,我認為兩邊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張、都很好。而在〈浦島太郎〉各式各樣的故事版本中,也能夠看到浦島太郎在變成老公公之後,和前來迎接自己的烏龜一起舞蹈的故事,所以我認為和小穗一起來到這裡的乙爺、在看到太郎決心的同時,也將太郎的決心迎接回了自己心中。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