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長生日梗
*些許兵長過去篇情報衍生
*正經鬱向






他們都是沒有未來的人,無論他們之間有多麼不同,這一點永遠都會如此相似。




-我們的故事-







  雪地裡,一頭白狼叼著一顆死不瞑目的狼頭、徐徐前行著,鮮血滴滴答答地從被撕裂的脖頸處落下,沿路在白狼的腳印四周留下鮮紅刺眼的痕跡。雪地裡空無一物,安靜得連腳掌陷落雪中幾分都清晰可辨,冰冷得連幾乎要被寒風吹涼風乾的血液、都能融出些許雪水。雪水稀釋了濃烈的鮮血,淡去了妖豔異常的色調,就像混入了誰的淚水,在冰天雪地裡祭弔著誰的靈魂。而白狼還在走著,即使牠身後的漫天雪花正逐漸將不再炙熱流動的血液、連著牠的足跡一同淹沒。

  直到白狼的身影最終被捲起的風雪所掩蓋,再也無法辨識出形貌,里維緩緩睜開了眼、對著單調的天花板吐了口氣。雖然視線和現實接了軌,但里維卻有種自己還陷在夢境裡的錯覺,夢裡的天寒地凍和窗外的雪景彼此相融,冰涼的空氣彷彿穿透牆壁和玻璃而來、一點一點侵蝕浸染著肌膚,連帶著將那雙即使失去生命、卻依然炯炯有神的眼眸映入腦海。

  瞳孔裡那揮之不去的鮮紅色調,讓躺在床上的里維沒來由地升起一股煩躁感,朦朧的睡意瞬間被情緒的波動驅離得一乾二淨。知道自己繼續躺著也不可能睡著後,里維索性坐起身、翻身下了床。冬夜的涼意親密地貼附著光裸的腳掌,但里維卻沒有穿上鞋的意思,他只是踏著赤腳、緩步來到未完全闔上門扉旁。

  門的另一側,小油燈所燃出的昏暗光芒正悠緩地搖晃著,在半開的門縫裡留下忽明忽暗的光暈。但即使光線不算明亮,里維仍舊透過半開的門看見了正站在辦公桌旁、閱讀資料的艾爾文。雖然從他的角度看不見對方的神情,但里維心裡知道對方應該正在處理要事,否則也不會把大好的睡眠時光晾在一旁,獨自一人披著外套、在半夜裡專注地翻過一頁頁紙張。

  想到這裡,里維便打算悄聲無息地走回床邊、不讓對方發現他醒來了,但他還沒有所動作,就發現對方突然轉頭朝門邊看過來、和他就著一道不窄卻也只容得下半個人的門縫對視著。雖然沒有預期艾爾文會在這時候轉過頭,但里維臉上也沒有露出一絲訝異,當下,他只是伸手推開了木門、踩著安靜的步伐來到艾爾文身邊,而後,他在男人的注視下俐落地坐上了質地上好的辦公桌。

  「怎麼醒了?」

  在開口詢問的同時,艾爾文隨手將肩上的外套取下、披在對方身上,給只穿了一件襯衫就踏出房門的里維保暖。

  「沒什麼。」

  雖然這麼回答了,但里維還是伸手拉了拉身上的外套、將小了一號的身子往被男人穿暖了的大衣裡縮去。

  太溫暖了,溫暖得他幾乎要覺得這樣的溫度不會隨著時間消逝、也沒有一絲虛假。

  看著里維不發一語地將視線挪向他手中的資料,艾爾文笑了笑、把成疊的紙張擱在里維身旁的桌面上,任由對方心不在焉地翻著其中的信件、公文和筆記。

  「過幾天,和我去王都一趟。」

  「……這次是宴會、還是會議?」

  「宴會,兵團的贊助者們都會參加,去露個臉就好。」

  「……嗯。」

  每到冬季,牆外調查就會因為季節因素而被迫中止,對他們來說,縱使兵團的馬車足以應付險阻的地形、馬匹們也都訓練有素,但雪地終究不適合長途遠行、嚴寒的氣候也會讓身經百戰的士兵們多一層負擔,於是冬天便成了兵團休養生息、加強訓練的時期。但與此同時,來自王都的宴會邀請函、會議通知書亦隨著冬天的雪花悄聲無息地降落,年復一年,從不止息。

  有時候,艾爾文會要求他一同出席,但不知道是因為明白他不喜歡那種場合、還是從來就沒有那個必要,他總是在例行的寒暄之後,就找各式各樣的理由讓自己去一旁納涼、從來沒讓他去面對那些複雜的人際網絡。他不知道這是不是艾爾文的體貼,但他卻從對方的交際手腕裡看見對方的如魚得水、得心應手,他看不出對方到底喜不喜歡這件事,可是無疑地,對艾爾文或者兵團來說,這很重要。

  噹──

  這時,自城鎮的鐘塔所傳來的報時鐘響打斷了兩人之間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讓兩人同時向下著雪的窗外瞥了一眼。

  「鐘響了啊……」

  「嗯?」

  「現在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了。」

  這句話讓里維緩緩抬起眼、看向那帶著輕柔笑意的臉龐,「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日子。」

  「或許吧。」

  雖然如此回應著,但艾爾文卻伸手輕輕撫著里維坦露在冰涼空氣中的後頸,而後低下頭,就著里維仰頭看著他的姿勢、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個親吻。

  在他們相遇之前、在他們還不曾擁有對方的擁抱和親吻之前,這個日子就已經存在了,而未來,這個日子也會繼續在時序流轉中佔有一席之地。對里維來說,世界上也許沒有什麼特別值得紀念和記憶的日子,對他來說,節日也好、紀念日也好,無論背後埋藏著多少意義、多少故事,如果不是和自己切身相關、如果不是存在著一個對自己而言獨一無二的事物,那麼知道和記得也只會像流傳於街頭巷尾的小報一樣,傳遞著一種片面的訊息、卻從不足以影響人生。

  而在他的世界裡,這一天的確就像里維所說的,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日子,可是那就像是一種印記,無論這個日子之於里維只是信口胡謅、還是有著名實相符的重量,當他們的眼中、呼吸都只剩下彼此的時候,在他來不及把某些情感收拾起來的時候,他會對這一天抱有一些感謝。

  「里維……」

  「唔……」

  在里維伸手環住艾爾文的頸子時,肩上的大衣輕緩地順著肩頭滑落,但在他感受到將空氣完全浸透的涼意之前,溫暖的擁抱便混著熱燙的吻和吐息將他包圍。那樣的感覺、觸感,讓里維緩緩闔上了眼,然後、他又看見了那片雪地,只是,白狼已經不在那裡、白淨的雪堆裡也看不見一點刺眼的鮮紅。

  可是,他在那裡、艾爾文也在那裡,而他們正並肩前行著。

  過去,他從來也就不缺任何實質的東西,可是心裡總是空蕩蕩的、彷彿任何感受都無法將其填滿,感官的存在只是徒具虛名。於是他想著該離開了,但是該去哪裡、或者離開之後是否就會得到自己所缺少的,他不知道,在真的做出決定、踏出那一步之前,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從來不認為人生會有多有趣,中規中矩、叛逆冒險,都是一輩子,現在的憧憬、也許轉瞬間就會成為未來的悔恨也說不定。

  真實人生,從來就不是遊戲,不是閒來無事想做就做、想放就放的娛樂。

  而艾爾文想必也很清楚這一點,甚至,他眼中的世界遠比自己所看見的還要更加沉重和殘缺也說不定。然後,這樣的他和自己相遇了。無論自己最初抱持的情感和目的是什麼,他們都一起看見了生命最脆弱和殘忍的那一面,也一起在血跡斑斑、傷痕累累的土地上出生入死,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可是事到如今,他和這個男人之間,還有什麼可追究的。

  他們都是沒有未來的人,無論他們之間有多麼不同,這一點永遠都會如此相似。

  「艾爾文……」

  「嗯?」

  「……沒什麼。」

  那一刻,里維將臉龐埋入男人懷裡、連帶著讓自己的表情從男人眼中隱沒。

  如果這個日子對他來說、對艾爾文而言仍然具有意義的話,那麼他希望直到他們連僅存的現在都失去之前,他們能擁有一樣永遠不會有一點磨損的事物。

  ──我相信你。

  即使世界上從來不存在著永恆和不變。






-Fin-




最初開始寫這篇的時候,腦中想的是兵長生日梗、過去捏他、動畫22話的情緒衍生,不過昨天被兵長過去篇的情報炸了一下之後,文章的走向有了一點微妙的偏差,雖然可能不太明顯。可是基於不想被打臉打得太大力,所以其實我只寫了一些情感上的東西,實際上的事情就交給官方吧XD 但老實說我對過去篇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XD

然後這篇雖然標的是正經鬱向,但比起之前漫畫衍生的文章,立基於兩人都失去了一些什麼、但還沒有失去太多的這個故事,感覺甜味還是有的ww 不過雖然我覺得這兩人不是虐到沒天良、就是甜到沒天理,但我心中的他們好像還是比較沉浸在這種有點沉重的甜蜜裡,心裡都有對方、也會有一些親密的舉動,可是兩個人所面對的是一個太複雜、太沉重的世界,所以、似乎怎麼樣都會蒙上一層朦朧的灰色,但我非常喜歡這樣的他們QAQ

然後希望在聖誕節許下的生日願望會有加乘效果XD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大大!!!我太喜歡你寫的文了!!
我本人是團兵及尊出迷,每次在您這裡看文章的時候,
就算是在虐的文章都讓我超開心的!!
所以!!您一定要加油!!我期待您寫出的文章!^^

楓玥炎:2013/09/20(金) 23:41 | URL | [編輯]

TO 楓玥炎

謝謝你的支持和喜歡~ 以後也會繼續分享喜歡的故事給大家的~

P.S.不用叫我大大啦XD 我擔不起這個稱呼XD

Tama:2013/09/21(土) 18:10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