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沒更新Blog所以放一篇昨天剛寫好的文上來除草(喂)

內文為UL遊戲衍生,腦補嚴重,慎入
-熾日-






對他來說,里斯的火焰是可以毀滅一切的煉獄之焰,是能在炙熱燃燒之後,徹底地奪走所有生氣的存在。但那樣炙燙的溫度,卻也同時帶著惑人的熱度,總是會讓人在忍不住接近之後為之暈眩、沉迷。於是他想,那或許也是一種毒藥,一種讓人著迷、墮落的毒藥。




「唔……」

在溫暖的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臉龐的那一刻,一向淺眠的里斯緩緩地睜開眼,以尚未對焦的視線凝視著周遭。這時,里斯的耳邊突然傳來窗簾被輕輕拉上的聲音,而後他感覺到一陣濕潤、溫熱的觸感自他肩頸之間的肌膚傳來。

里斯愣了一下,但他隨即放鬆地打了一個小小的呵欠,向後窩進對方的懷裡。

感覺到對方的動作,弗雷特里西也順勢伸手環住里斯的腰,並繼續低頭以吻在對方的肩膀和頸子上肆虐著。

感覺著肌膚上那細碎的親吻,里斯伸手想去推開對方,但他卻又覺得自己這樣的舉動有些矛盾和矯情,畢竟更加親密的事情他們早就做過了。只是,他一直不太習慣弗雷特里西這種調情的小動作,那種太過溫柔的舉動讓他……

「前輩……」

唇邊溫潤的肌膚讓弗雷特里西著迷地加重自己的吻,隨後、他更食髓知味地以舌沿著對方的頸子往上舔,最後將里斯的耳垂納入口中、輕輕含舔。

耳垂突如其來地受到刺激,讓里斯輕顫了一下,抓握在弗雷特里西手臂上的指尖頓時燃出小小的火花,在對方的肌膚上留下鮮紅的五個印子。

「好熱情啊、前輩……」

伴隨著濕熱的吐息,弗雷特里西以帶著輕笑的口吻在里斯的耳際呢喃著。

「你、找死……」

並不是真的被對方激怒了,里斯只是單純不喜歡對方這種游刃有餘的態度,那會讓他覺得、自己總是如此窘迫而不知所措。於是他施力推開對方、轉過身,並在伸手環住對方頸子的同時、逕自在對方唇邊獻上親吻。

弗雷特里西眨了眨眼,隨後順從地張開嘴、讓對方加深這個吻。

「吶、前輩,下次的任務也讓我一起去吧。」

一邊享受著里斯的主動親吻,弗雷特里西一邊趁著接吻的空檔在對方唇邊呢喃著。但里斯卻只是不斷吻他、似乎沒有回應的意思。於是弗雷特里西摟在對方腰際的手開始有些不安分的上下游移著,此舉讓里斯不滿地在他的後頸和背脊留下另一組輕微燙傷的痕跡。

「里斯……」

這一次,不是敬稱、不是喊著前輩這樣有些疏遠的稱呼,弗雷特里西在兩人的雙唇仍彼此碰觸、摩娑的狀態下,直接地喚著對方的名字。

「不怕死的話、就跟來啊。」

里斯帶著輕微的喘息如此說到,那湛藍色的眼眸裡透著認真卻又挑釁意味濃厚的神情。

當下,弗雷特里西揚起一抹爽朗的笑容,主動迎上對方濕潤的唇瓣,以唇捕獲對方的紅潤。




他一直都知道,在那道火焰之後的身影,飽含著許多複雜的特質和性格。他強大、卻也容易融入群體,只是卻很少人知道,那炙燙的火焰很多時候只在孤寂的山丘上獨自燃起。或許是因為他的存在就像是雙面刃,所以他被圍繞、卻又如此寂寞。

而他,正是被這樣的他所吸引,所以才義無反顧地跌進對方所身處的煉獄之中。

那裡沒有風光明媚的景色、也沒有甜膩的溫言軟語,這些他都知道。但即使越靠近彼此就越容易走向兩敗俱傷的結果,他仍不想放開那緊握在手裡的溫度。

至少,他能在幾乎只剩下殺戮和鮮血的人生裡,體驗一次被對方燃燒殆盡的感覺。






-The end-






最近因為罹患嚴重荔枝病、所以就把第一篇UL文獻給閃荔了ww
怎麼說、文中的荔枝就是我對荔枝的感覺,雖然不知道詮釋得好不好
他強大、容易融入人群,卻又不與人深交
而我想這就是火焰的雙重特質,溫暖地讓人想靠近,卻又讓人害怕靠太近會受到傷害
所以在面對閃閃這自然的太陽時,他覺得矛盾和卻步,但卻還是渴望著這樣的情感
然後我覺得閃荔之間很符合我所喜歡的強強相碰、有點溫馨、有點糾結的感覺
很希望能把這個CP推廣出去啊ww(妳等等)
雖然我總愛拆人家的王道CP(喂)
那麼就先這樣>vO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Unlight|弗雷x里斯

Next |  Back

comments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2/02/01(水) 18:55 | | [編輯]

那個、大大其實我有買你的閃荔本啊啊啊啊啊啊啊(掩面)
拜託快讓我搭訕(好意思)
謝謝你喜歡我的閃荔、我也很喜歡你家的閃閃和荔枝啊QAQ(這人已經語無倫次了)

Tama:2012/02/01(水) 23:04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