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45話衍生
*正經鬱向
*願團長平安歸來,再與兵長並肩作戰直到平安退休(垂淚)




不完整的劍和失去主人的劍,究竟哪一種更令人難以承受?
如果只能二選一,哪一種是他想要的、哪一種又是艾爾文想要的?




-等待-







  「你可以先回去休息。」

  明亮的日光在艾爾文的金髮上留下一圈光澤,有些耀眼、卻也有些刺眼,里維瞄了一眼那平靜無波、不,或者該說是蓄勢待發、準備伺機而動卻故作沉靜的表情,而後他哼了一聲,逕自走到一邊的木椅子上坐下,一點也沒有先行離去的意思。

  里維很清楚,既然「回去」不是命令,艾爾文就沒有權利要求自己服從,此時此刻,他想等待、他選擇等待,如此而已。

  面對里維的回答,艾爾文只是輕輕笑了笑,便轉身向奈爾和憲兵團的幹部們走去,準備商討接下來的計畫和應對策略。走過漫長的歲月,折斷了無數刀刃、踏過了無數血肉模糊的軀體,如今,一向和調查兵團互不干涉的憲兵團,即將和調查兵團一同踏上潛伏著巨人的土地、一同去為人類的未來留下一點可能性。這在其他人眼中看來,或許有那麼一絲振奮也說不定,但對里維來說,始終隔著一段距離凝視、觀察著艾爾文的他,卻不覺得這場對話能被稱之為討論。

  充其量,那大概只是艾爾文有所保留的告知而已。

  未知會讓人感到恐懼,所以人類害怕巨人、也懼怕著無法被掌控的事物,例如人心。這是這個世界上即使歷經了數千年、數百年也沒能被參透的弔詭,動物本能地畏懼天敵、總會尋求一切方法來和天敵對抗、以求生存,但人類卻獨樹一格,除了與天敵進行抗爭,也從沒打算放過應該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同類。

  而艾爾文心甘情願讓自己在某些人眼中成為被懼怕的存在,如履薄冰地前進著,即使他從沒想過要利用人跟人之間的隔閡來圖利、換自己一個安穩。

  在一陣風帶著沙塵、枯黃的樹葉吹過里維腳邊的時候,艾爾文結束了和奈爾的對話、轉身朝他走來。那挺拔的身姿、整齊的頭髮、平靜的神情,一如往常地乾淨、一絲不苟。

  「里維,你留下。」

  連嗓音都和過去閒聊的時候,如出一轍。

  里維沒有應聲,他只是緩緩仰頭看向正低頭凝視著他的男人,而後皺起了眉,無聲地向對方傳達著心中的不滿。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還無法隨心所欲行動的腳,隨即告訴了他這句話所代表的意思,於是里維輕嘖了一聲、緩緩轉開了視線。

  「艾爾文……」

  「嗯?」

  「我知道了。」

  「嗯。」

  看著里維和過去一樣,在明白、認同了他的考量和選擇之後,便默默接受自己的安排、沒再多說什麼,艾爾文回以一個淡淡的微笑,並伸手按了按對方的肩。只是,那不輕不重的力道卻在他們之間漾開了一絲絲和平常不同的氛圍,即使不透過言語,他們也很清楚這種不平靜的氣氛源自何處。

  他們的敵人,變得更複雜難解了。不曾動腦思考、純粹憑藉著本能行動的敵人,如今卻有一部份和他們一樣,會思考、可以感受、有一顆赤裸真實的人心。面對他們,遠距離偵查陣型會失效,面對他們,精心設計出來的武器將沒有用武之地,面對他們,人類將和過去同樣脆弱、卻會被推論、知悉心中所想。

  毫無疑問這將是個前所未有的困境,可是阻擋在他們面前的這堵高牆,此時此刻,卻只能由他一個人去面對、嘗試突破。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變的,就像他們不會永遠一起行動,就像有一日他們之中會有誰要先開口道別。但即使如此,無論是現在的他們、還是未來的他們,都不會坐以待斃,只要他們還能呼吸、只要他們還能前行。

  「艾爾文。」

  在聽見里維那幾乎要淹沒在紛雜的腳步聲和說話聲中的呢喃後,艾爾文垂下眼、任由施加在領帶繩索上的力道拉著他彎下身,然後,混著風、有些乾燥卻溫暖的觸感就短暫地貼覆上他的唇瓣。那樣的碰觸,就像他們第一次交換親吻一樣,有著里維不拖泥帶水的灑脫、也有他慣於等待的被動。而他知道那大概永遠都不會是個適合被抽絲剝繭的吻,所以他在自己有所留戀之前,就和對方一起有默契地退了開來。

  「我出發了。」

  「嗯。」

  里維乾脆地鬆開手中的領帶,任由尾端的繩索劃過自己的掌心和指腹、平穩地盪回到艾爾文的胸前。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會在某些時刻裡緩上一個步伐、多凝視對方一眼,並等待著對方轉過身、走向他,和他並肩而行。一切是如此理所當然,甚至讓他覺得自己此刻的質問,是一件愚蠢又可笑的事。但是他知道……

  如果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那麼他願意等待。就像每一把劍都要經過打磨、沉潛,並靜待持有者在最恰當的時刻使其出鞘一樣。最鋒利的劍、最強韌的劍,就該用在那個萬中選一的時刻裡,這是他和艾爾文都心知肚明、不需再用更多言詞去辯證的事情。

  這是艾爾文的選擇,所以他遵從,因為不會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了,他很清楚。可是心裡總會有一股微小的力量在無聲無息地拉扯著某條纖細的神經,像是在詢問、也像是在挑釁,有意無意地讓他在沉默或者獨處的時刻,去面對不應該存在的遲疑。

  不完整的劍和失去主人的劍,究竟哪一種更令人難以承受?

  如果只能二選一,哪一種是他想要的、哪一種又是艾爾文想要的?又或者……

  再往下細想之前,里維緩緩闔上眼又睜開,像是想藉此阻斷某些在腦中流轉的思緒,而後他抬眼看向披上紋著自由之翼的披風、整裝待發的男人。黑白雙翼短暫地在空中翻飛、搖晃,就像下一刻會就這麼飛上天際、遠離塵囂的鳥兒一般。那一刻,里維沒有再對男人多說一句話、也沒有再多看男人一眼,他只是緩緩站起身、背著城牆邁開了步伐。

  世界上存在著很多不說出口、對方就不會明白的話,而在他和艾爾文之間,則有很多艾爾文沒有對他說出口、甚至沒打算讓他明白、但他還是願意把模糊曖昧當作答案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摸清了這個男人幾分,也沒有把握這個男人看著他的眼神究竟是奠基在了解之上、還是其他更遙遠的、他想也沒想過的事情。

  可是……

  『等一下,里維,你先去補充氣體和刀刃。』

  映入他眼中的天空,一如往常地湛藍,像他過去在王都所看見的、也像那天被巨木森林的枝葉所遮掩的,亦像那雙不知道是要拉著他一起沉淪、還是要放他自由的眼眸。

  「我就相信你的判斷吧。」

  現在,我只能相信你,我也只想相信你,所以不要讓我後悔,後悔選擇在這一刻相信你、不對你說多餘的話。

  你就去做你該做的事、而我也去做我該做的事,我會磨好了劍刃、在這裡等你。






-Fin-




之前和孟大在聊團兵的時候,就有提到動畫15話兵長默默地在等團長問完艾連覺得敵人是誰,然後再跟團長一起並肩離開,我和孟大都覺得這樣的兵長真是可愛死了。怎麼說,兵長在調查兵團的權力也不小、加上艾爾文其實應該也不會在這種小事上約束里維,但里維還是默默地停下來等艾爾文、然後再跟他一起離開,這真是>///////< 非常可愛啊啊啊啊啊(倒地)

而在動畫和原作中,兵長除了這樣自動自發等團長之外,也有很多次是在團長的指示下等待的,我自己十分喜歡團長和兵長這樣的互動,於是就寫了漫畫45回團長出城前的故事,雖然氣氛似乎還是很鬱悶(垂淚) 因為49話的團長真的太帥太痛了吧我想QAQ 我只願團長可以平安歸來、繼續跟兵長並肩、然後安然退休即可QAQ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