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32話衍生
*正經鬱向
*默默向里維班致上最高的敬意





終有一日,他們之中的誰也將帶著最後那點無法填補的空白、繼續往前走,而這就是結局,沒有人可以擅自竄改、也沒有誰有能力與之對抗。




-空隙-






  「慢死了,艾爾文那傢伙竟然讓我在這裡空等。」

  唇邊透著淡薄香氣的茶水已在不知不覺間褪去了最初的熱燙、沾染上些許涼意,但空曠的食堂裡,卻和桌上那壺茶剛泡好的時候一樣,仍然只有他和艾連兩個人。在緩緩擱下杯子的同時,里維瞄了一眼依舊沒有一絲動靜的門扉、仰頭對著空盪盪的天花板吐了口氣。

  「憲兵團都要搶先一步過來了……」

  周遭平和寧靜得就像過去那些數不清、已經在記憶中堆疊、融合成一體的平凡日子一樣,彷彿下一個瞬間就會有剛巡邏完、或是剛做完例行訓練的士兵們三三兩兩地走進食堂,一邊討論著下次的任務、或是開開無聊的玩笑,一邊取來食物和茶水、隨意在某張桌子旁坐下。是不是有誰曾經說過,一棟建築、一個空間會記錄下曾經存在過的生活軌跡,但一個來去如此頻繁的場域,是否還會記得誰總是習慣坐在哪張椅子上,或者誰曾經在仔細清掃過後、點起一盞燈和同伴們圍桌而坐。

  然後,那些流轉在彼此之間的閒聊,就像里維那正迴盪在石壁之間的平淡語句,若有似無地填充著人與人之間那摸不清、看不透又脆弱得一揮即逝的關係。

  「……兵長今天、似乎特別多話。」

  始終凝視著前方、安靜地放任茶水在自己面前涼去的艾連,在里維再次拿起茶杯、輕啜著溫熱茶飲的時候,緩緩地回應了一句。

  「我本來就不是話少的人。」

  「抱歉……」

  「嗯?」

  「那個時候……如果我沒有做錯選擇,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兵長也不會受傷。」

  這句話讓里維忍不住皺起眉頭、看了一眼始終沒將視線落在他身上的艾連,而後他淡淡地轉開眼眸、答了句:「一開始我就說了,結果是誰都無法去預測的。」

  語句剛在兩人之間落下,門外的走廊就傳來清晰的腳步聲、瞬間拉走了兩人的注意力。那沉穩的聲響讓里維忍不住在挑了挑眉之後,稍稍意識到方才飄散在空氣中的靜謐和交談,雖然是按著自己的步調在走,但其實卻比過去的某些時刻要來得安靜多了。

  他並不害怕沉默和孤獨,甚至也很習慣去面對終將到來的離別,但是……

  那是他因為一點點的不習慣而下意識想去填滿的空隙,但單調的聲線、孤獨的視線,卻讓他明白,從來也就不會有誰能去填補誰的空白。他們都是這個世界上極其獨特、卻也寂寞的個體,無論活著、還是逝去,他們都無法捨棄生命中必然會有的空洞、也無法擁有完全的理解。明明知道不會再有誰能與自己相仿到可以完全取代自己,但卻也在明白的同時,發現人跟人之間其實存在著許多空白格。

  有一天,不習慣會成為習慣,瞬間充盈在胸口的淡淡情緒會一點點流乾,這並不意味著無情或遺忘,只是他所身處的環境在加速運行著這個世界的必然。可是他知道,即使終將到來的未來不會再有他們的身影、自己的身後再也不會響起屬於他們的馬蹄聲和一時興起的拌嘴聲,但已經填上畫面的空白格,就算褪色、也將保留住某些萬中選一的情景和聲音。即使,他眼中所捕捉到的僅僅只是一部份。

  然後它們會在記憶中載浮載沉,終有一日化為生命長鏈中的一份子,在重要、或者不特別的時刻裡,拉扯、召喚著一個人的思緒。


  ***


  推開房門的那一刻,艾爾文看見靠坐在窗檯上的男人微微瞄了他一眼、然後就轉開了視線,臉上一點多餘的情緒也沒有,似乎只是想確認來人是誰而已。對此,艾爾文只是笑了笑、隨手帶上門扉。

  「腳還好嗎?」

  「不礙事。」

  「嗯。」

  在緩步來到窗檯邊後,艾爾文勾著淡淡的微笑、對著男人的側臉喊了聲:「里維。」

  雖然聽見對方喊了自己的名字,但里維並沒有出聲回應,他只是緩緩轉過頭、抬眼看向那看似清澈、卻已不再能讓人輕易參透的湛藍色眼眸。一個人的眼神能夠承載多少訊息和情感、又能空洞淡漠到什麼程度,他不知道,可是對他而言,艾爾文是明白這兩種極端的男人。而他信任著這個男人,即使他們之間也存在著空隙,即使對方了解他的程度、勝過他了解對方的程度。這一切看在某些人眼中,也許危險得讓人幾乎要窒息,但對他來說,在透過這份信賴獲得同等的信賴之時,他就得到了自由。

  唯有遵守遊戲規則、能將規則運用自如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這是他在艾爾文身上學到的其中一件事,而用信任來填滿他們之間的空白格、然後一點一點縮短橫亙在他們之間的距離,就是屬於他們的遊戲規則。即使終有一日,他們之中的誰也將帶著最後那點無法填補的空白、繼續往前走,而這就是結局,沒有人可以擅自竄改、也沒有誰有能力與之對抗。

  「這個世界不存在如果,我相信你,所以只活在言語之上的如果、我也不需要。」

  「嗯,我知道。」

  艾爾文伸手輕輕撐靠在窗檯上,抬眼看著方才里維所注視著的那片景色。那是他們曾經眺望過無數次的光景,即使有所框限,時間卻能安靜平穩地在這方土地上流逝。求生本能是動物與生俱來的特質,而人類也擁有這樣的特質,安於現狀、苟且偷生那都是一種為了自己、為了活下去的選擇。很久以前,他以為選擇存在著對與錯,但隨著年歲增長,很多理所當然的事情、也就不再以那麼理直氣壯的面貌出現在他面前了。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他所選擇的,不僅僅只是把存在於這塊土地上的時光無限延長而已。

  「嗯?」

  在感覺到身旁的人正轉過身、緩緩靠向自己之後,艾爾文垂下頭、伸手攬住對方的肩頭,輕輕將下顎貼靠在對方柔軟的髮絲上。

  人類可以有無數個擁抱的理由,相見的喜悅、離別的憂傷、純粹的禮貌、虛假的熱情,都可以讓人們張開雙臂、將一個和自己同樣溫熱或者相對冰冷的人擁入懷中。但在他第一次和懷中這個人相擁之後,他就明白,即使機關算盡也無法徹底了解一個人、即使世界上存在著無數種心跳的節奏和頻率,可是只要緊緊相擁,就會知道、有一個人將自己躍動著的心臟獻給一輩子只能寂靜度日的右心房是什麼感覺。

  於是,只要緩上一拍就足夠了。

  只要不多不少地緩上一個拍子,他們交錯跳動著的心臟就能短暫地填補所有空缺,直到他們再也感受不到對方的心跳。

  然後,他們又能行走在失去了某個身影的道路上留下未來的影子、迎接下一個再下一個終會到來的缺席。






-Fin-




在動筆之前其實補充了很多甜甜暖暖的糧食,但真的下筆的時候,我反而不會灑糖了(垂淚)不過畢竟選了一個這樣的題材和時間點,也確實沒有灑糖的餘裕。怎麼說,這大概也反應了我心中一部份的團兵吧,我心裡很喜歡互相信任、彼此支持著的團兵,但我所看到的、所明白的,是即使兩個人再怎麼親密無間、也無法改變人所保有的孤獨的本質,於是就寫了這樣的一個故事。

人類不具備讀心術這種能力,所以要完全弄懂一個人的思考脈絡、情緒運轉是不可能的,也因為如此,所以想期待一個人徹底、完全明白自己所想的、想要的,也是不可能的。我想艾爾文和里維都深知這一點,但即使如此,就像里維即使和艾爾文之間有時隔著不止一個空白格,但也還是想去相信對方一樣,這份信賴、是橋梁也是解放。而我想,人類即使從生下來就具備孤獨、寂寞的特質,但我們所追求的,也就是這樣一種關係吧,互相信賴,然後用它來克服所有難關、不安,接著勇敢向前。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