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24尊 x 18出雲的年齡操作文
*架空背景,自行車行老闆(?)尊 x 大學生出雲的組合
*雖然作者已經跟友人把故事腦補完了(喂),但不確定會不會往下寫,所以請慎入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謝謝~






-02-





  「你為什麼、知道?」

  看著男人在聽見自己的問題之後,只是隨意一笑、便翻身在沙發上躺了下來,絲毫不在乎浸濕了衣衫的雨水會在下一秒暈染沙發陳舊、粗糙的表面,也不在意遲遲等不到回答的他會有什麼反應和行動。他就像一個架好槍、好整以暇的獵人,自負地托著槍、靜待著一個不經意且不重要的時刻,去完成一場不會有失誤的狩獵。只是,在這場狩獵遊戲中和他同場較勁的,從來也就不是什麼兇猛或溫馴的獵物,而是同樣持著槍、隨時準備在對方心口扣下板機的狩獵者。

  「嘛、真是的……我還在想那瓶酒去哪了,原來叔父送人了?」

  草薙在不經意地於木櫃子上瞄到一瓶酒之後,隨即笑著走了過去、伸手拿起酒瓶把玩起來。在快速地確認過酒瓶上所留下的痕跡之後,草薙便轉過身、在不知何時睜開眼的男人面前晃了晃那瓶酒。

  「如果你是叔父的朋友,那知道我也就不奇怪了。」

  「……怎麼這麼肯定?」

  「這個嘛……」草薙轉了轉酒瓶、讓一道留在標示和瓶身上的刮痕得以映入男人眼中,而後他輕柔地將酒瓶放回了櫃子上,「就是這樣。」

  「你只說對了一半。」

  見對方一邊悠哉地站起身、一邊順手脫下了沾染著雨水的上衣,而後拿起掛在架子上的乾淨毛巾擦了擦身體,草薙笑了笑、彎身在沙發的扶手上坐了下來,「剩下的一半是什麼?」

  「……你在為櫛名穗波手下的歌手寫歌吧,不過用的是K.I這個名字。」

  對方這一槍來得又快又急,讓草薙一瞬間愣了一下,完全沒料到這個自己從來沒對誰說起的秘密,會成為對方瞄準自己的準心。但即使陷入這樣的處境,草薙仍然在輕吐了一口氣之後,抬眼看向正隨手將一件乾淨衣物往身上套的男人、帶著聽不出是真是假的笑意說道:「大叔知道我這麼多事情,但我卻對大叔一無所知,最少告訴我你的名字吧,這樣我哪天出了什麼事,才知道該去找誰討回公道。」

  少年的語氣和言詞讓男人忍不住挑了挑眉,那樣的眼神,彷彿想從少年所呈現出來的一切、來探知這句話裡的玩笑和認真。但最後,男人只是偏頭看向那早就已經不知道演到什麼地方的電視劇,混著男主角斷續而寂寞的台詞、慵懶地答道:「周防尊。」


  ***


  用備用鑰匙旋開厚重的鎖、推開門扉之後,映入周防眼中的,是一片昏暗的室內和不時透過落地窗簾、灑落在地板上的模糊燈光。淡淡的光暈就像裹著雲霧的月光,談不上明亮、卻有些冷漠,就像一陣風吹過就會動搖消散的影子。室內很安靜,連他緩緩帶上門、刻意放輕的腳步聲都清晰地迴盪在耳際。

  「不在嗎……」

  周防環視了周遭一圈,而後他的視線不自覺地被一道從門縫中流瀉而出的微弱光芒所吸引,於是他緩緩邁開步伐、向著沒有闔上的房門走去。

  窗外的城市閃爍著明亮的電子燈光、聚集著各式喧囂,隔著落地窗的室內,只在一片寧靜中保留了淡淡的流光,從絢爛歸於靜謐。光線穿透玻璃、沿著木質地板輕輕爬上少年稚嫩的臉龐,在他的鼻樑和睫毛下暈染上一層陰影,將那熟睡的面容襯出一絲蒼白、疏離。房間裡很靜,靜得周防隔著一段距離都能聽見那微微自耳機裡流瀉而出的樂聲,他聽不出那是誰的歌,但少年卻在那首歌的反覆流轉中,毫無防備地沉睡著,連他輕輕推開房門、走進室內的聲響,都沒能擾亂他臉上的柔和神情。

  人生中總有那麼一首歌,讓人既捨不得中斷、又捨不得吟唱,就怕那首歌會像存在於萬千世界中的歌曲一樣,會唱到盡頭、會漸漸不再能於耳邊重複撥放數百次、會發現記憶總會不小心竄改、模糊那以為不會改變的「初遇」。很久以前,他也曾以為世界上存在著不會改變的事物,只要夠堅定,就可以得到永恆。但早已不再年少輕狂的他,當然明白,沒有什麼是不變的。

  就像喜歡和愛擁有許多不同的階段一樣,不再喜歡了、不再愛了,也只是其中一種。

  他不知道草薙正在聽著誰的歌、在誰寫下的音符上躍動,但他卻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正在草薙出雲這首歌中遲疑、猶豫,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聽到最後、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哼唱。前奏的旋律太過惑人,簡單幾個音就讓他陷溺其中,在樂聲和耳膜撞擊出的火花裡不可自拔。但這首讓他驚豔的歌,願意讓他按下重複撥放鍵嗎?熱情會消退、喜歡會沉澱,又有誰知道細水長流如此得來不易。

  在歌曲撥放程式裡,人們因為喜歡而按下Repeat,但是不是也從按下Repeat的那一刻起,喜歡就一點一點地被熟悉、被縮短,直到被另一首歌所取代。沒有人想成為這樣的一首歌,但每個人都曾在別人的生命中成為一首不再被撥放和聆聽的歌。

  而這樣的害怕,究竟應該隨著時間流逝、被成長所接納和包容,還是他們終有一刻,會在遇見一個那麼特別的人時,發現誰都無法從這份恐懼中逃脫。

  在周防彎下身、於草薙身邊坐下的時候,側躺在地板上的少年緩緩張開了眼、回過頭。那一個回眸,讓綴在草薙耳邊的的耳機輕盈地滑落、在木質地板上撞擊出清脆的聲響,短暫地中斷了迴盪在空氣裡的歌聲。


  命が繰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如果生命能夠重新來過 無論幾次我都要到你的身旁)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我再也別無所求了)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除了你之外 我什麼都不想要)


  在被打斷的歌曲再度透過耳機和平緩的空氣串連起來時,草薙伸出手、拂過那稍稍遮擋住對方眼眸的髮絲,然後他在那雙明亮的金色眼眸中,捕捉到了一閃而逝的笑意。

  很多事,都只是用一個瞬間來決定的。

  那一刻,草薙翻身拉過散置在地板上的白紙和鉛筆,一手抓握著耳機線,一手握著筆、快速地在紙上記錄下那以極快的速度自他腦中翻飛躍動而過的曲調。

  這時,同樣放置在地板上的終端機緩緩震動了起來,草薙看也沒看、隨手就在按下了接聽鍵的同時也按下了擴音鍵,完全不在意周防聽見自己和對方的通話內容。

  「怎麼了?」

  「你在忙嗎?」

  聽見熟悉的女性聲線,草薙並沒有停下書寫的動作,只是淡淡地回了對方一句:「算是吧,歌我已經寫好了,晚點會把完整的音檔傳給妳。」

  草薙的回答讓女人發出輕輕的笑聲,「我從來不擔心你的工作進度,我只是想請你傳個話,提醒周防,不要仗著可以自由進出別人家、就給別人添麻煩。」

  簡單俐落地說完想說的話之後,女人便切斷了通話,讓室內回歸一片寧靜。但這份寧靜沒有持續多久、就被草薙明亮的笑聲給輕易打破。當下,草薙放下了手中的紙筆,回頭看向正皺著眉頭的男人,而後,他以溫軟的語調、在自己和對方之間空降了一句幾乎沒有脈絡可循的話語。

  「尊,也許有一天我會寫首歌給你吧。」

  一首只屬於你、只讓你哼唱的歌。






-To be continued(?)-




我原本是真的不打算往下寫的(掩面)
可是因為好想讓出雲說最後一句話,所以我還是寫了
(掩面)
但不管怎麼樣我結尾還是要標問號(喂)
有沒有機會把這個坑填完,就是緣分問題了wwwww

P.S.但我很喜歡這一章(心滿意足)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