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24尊 x 18出雲的年齡操作文
*架空背景,自行車行老闆(?)尊 x 大學生出雲的組合
*雖然作者已經跟友人把故事腦補完了(喂),但不確定會不會往下寫,所以請慎入
大概有點R15之類的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謝謝~






點燃菸頭的火光在他們之間微微搖曳著,映照著他的臉龐、也投射在他的眼眸中,但在那一瞬間的明亮赤裸出對方眼中的真實之前,撲鼻的煙味已經混著滿室黑暗向他傾壓而來,於是,他只來得及記住沾染在自己唇瓣上的溫暖、以及那分不清是愛戀還是囚禁的擁抱。



-指向心口的獵槍-


有時候他會想,這或許不是對方想要的,而未來的自己說不定也會後悔此刻的決定。
於是即使愛一個人愛得胸口發疼,他也無法不問那麼一句:「吶、我們分手吧。」







-01-




  「是不是快下雨啦……」

  在踏出咖啡廳的那一刻,走在草薙身邊的男子隨即抬頭看了看堆滿灰雲的天空,而後他伸手摸了摸後背包的側袋,在發現自己想找的東西並沒有放在側袋裡之後,男子便嘖了一聲、回頭對跟著他們走出咖啡廳的另外三名男子問道:「昨天練習結束之後,你們誰跟我借了傘?」

  「傘?你昨天不是用來搭訕某個沒帶傘的小姐了嗎?」

  一聽見草薙的詢問,被質問的三個人立刻點頭如搗蒜地附和起來,而男子則露出如夢初醒的表情、並開始在口袋裡翻找起來。

  「昨天她說她叫什麼來著?嗯……電話呢?放在哪了啊……」

  「……她大可隨便說一個名字、隨便寫一個電話號碼,你當真了?」草薙一邊自口袋裡翻出鑰匙、一邊走到自己的腳踏車旁邊,而後他在解開鎖的那一刻、拿著U型鎖指了指對方,「昨天雨下得那麼大,要是我遇到有人藉著送傘順便搭訕,我說不定也會做同樣的事。」

  男子愣了一下,而後露出一臉疲憊的表情,「你怎麼能一臉平靜地說出這種擊碎少年夢想的話啊,我那壯烈犧牲的夥伴都要哭泣了。」

  「省省吧,街角就有家便利商店,快去買把新傘、省的淋雨回家。」

  草薙跨上腳踏車,而後向四人揮了揮手、準備踏上歸途。

  「啊、喂,草薙!」

  「嗯?」

  「新曲就交給你啦,一定要寫首好曲子出來,學園祭的表演就看這首曲子啦。」

  「知道了。」

  面對四人明亮的神情,草薙回以一個淡淡的微笑,而後便踩上踏板、向著街角騎去。

  那是一如往常、絲毫不特別的一天,空氣裡依舊帶著都市特有的滯悶和淡漠,街道上的行人三三兩兩,面無表情、逢場作戲、歡笑嬉鬧各據一角,商店一家連著一家,制式的招牌就像懸空的骨牌,但即使它們一一傾倒,也無法排出新奇美麗的圖樣。

  草薙一手握著把手,一手從口袋裡拉出白色的耳機線,而後他將耳機塞入耳朵、伸手打開了終端機的音樂撥放程式,讓鋼琴演奏的樂聲阻隔了呼嘯而過的風聲和車輛行進的聲音。

  在悶熱的微風拂過草薙的臉龐、勾著蓬鬆柔軟的金色髮絲在空中翻飛時,草薙一個轉彎、繞過街角,向著緩坡一路騎下。交錯著無數鐵線的車輪,順著斜坡滾動、下滑,以輕快的速度前進著,輕盈的車身乘載著少年略顯纖瘦的身體,拉出一道劃開沉悶空氣的氣流,一路順暢地直達斜坡底端的無人街道。

  在大海的色調映入眼眸的瞬間,一滴落於草薙臉頰上的冰涼水珠和突然卡住的踏板,讓草薙忍不住按住煞車、停下車身。

  「怎麼……」

  那一刻,雨水滴滴答答地自空中落下,而後在剎那間化作傾盆大雨、把正準備蹲下身檢查車鍊的草薙給淋了個全濕。就在草薙一邊眨著被雨水浸潤的眼眸、一邊伸手想自背包中翻找出雨傘時,一道陰影突然自上方落下,為他擋去了大部分的雨水。

  「咦……」

  在意識到有人正在為自己擋雨之後,草薙便緩緩抬起頭、向上看去,而後一個正撐著傘、叼著菸的赤髮男人便映入他的眼底。接收到他的視線之後,男人並沒有多表示什麼,他只是一把將手中的傘扔向他,而後便單手扛起他的單車、轉身走向一間招牌既陳舊又不起眼的自行車行,一點也不在乎外頭的大雨在打濕了他的頭髮和衣服的同時,也熄去他唇邊的香菸。

  看著那身著白色上衣、藍色牛仔褲的高大身影,就這麼不發一語地把傘丟給他、並輕而易舉地扛著他的車走回店裡,草薙愣了好一下子,才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紅傘、快步跟上男人的身影。而在他帶著滿身雨水和潮濕的腳印走進男人店裡時,一條乾淨的毛巾隨即迎面而來、不偏不倚地落在他的手上,讓草薙在出聲表達自己的想法之前,只能被迫接下男人意外的貼心。

  「謝謝你,車子的事,我自己可以處理。」

  他一向不喜歡麻煩別人,尤其是這種自己可以解決的小事。

  「K.I?」

  但男人並沒有理會草薙的話語,他只是自顧自地盯著寫在車身上的英文縮寫,而後看了一眼雖然一身狼狽、神情裡卻沒有一絲慌亂的少年。

  「那是我的名字。」

  「喔……好了。」

  男人隨意地答了一聲,而後便俐落地將落下的車鍊轉回了正軌,接著他一邊用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一邊打著呵欠走回陳舊的沙發旁。

  見男人在沙發上坐下後,便拿起遙控器、開始轉起電視,似乎沒想再理他。草薙雖然覺得整件事突如其來得莫名其妙,但基於禮貌、他還是向對方點了個頭、說道:「謝謝。」

  「……草薙、出雲?」

  突然從陌生人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草薙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伸手握緊了腳踏車的把手,心裡盤算著是否該直接牽車走人。但一想到對方既然知道他的名字、就有可能還知道他的其他事情,他就這麼離開、也未必會是聰明的選擇,草薙隨即壓下了想離開的念頭,決定來探探對方的底細。

  「你為什麼、知道?」

  聞言,男人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而後便翻身在沙發上躺了下來、逕自闔上了眼。

  那是一如往常、絲毫不特別的一天,空氣裡瀰漫著雨水濕潤的氣味、耳邊盡是水滴拍打在地面和屋簷上的聲音,一切看起來和過去的某一天、某一個時刻是如此相似,但他知道,在眼前這個男人出聲喊出他的名字之後,所有的相似都將被挖掘出一絲不同。


  ***


  「嗯?」

  一踏出房門,撲鼻而來的食物香氣隨即讓周防仍帶著睡意的神情、稍稍沾染上了些許笑意,當下,他赤裸著雙腳、踏過乾淨的地板,直向著開放式的廚房而去。在繞過轉角、來到廚房外頭之後,和他一樣赤裸著雙足、卻只穿著一件單薄襯衫的身影便映入他的眼中。那一刻,帶著暖意的晨光透過半開的窗戶灑落在地板和草薙的身上,將草薙那白皙的肌膚、纖細修長的雙腿染上一層溫潤的色澤。

  雖然眼前的景色他不是第一次看見了,但賞心悅目的情景、混著香甜誘人的食物氣味,還是讓他在揚起淡淡微笑的同時,上前一把勾住少年纖瘦的腰、將對方摟進懷裡。

  「早安。」

  仰頭接下周防落在臉頰上的親吻,草薙輕輕放下手中的平底鍋,任由對方一把將他抱起、而後安置在一旁的流理臺上。雖然眉眼間仍帶著一絲少年的青澀,但草薙卻一臉游刃有餘地一邊用鍋鏟翻過平底鍋上的荷包蛋,一邊放任男人拉開他的雙腿、將他的腳擱置在腰側,絲毫沒有因為男人的舉動而有一點慌張,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似的。

  而在男人湊近他的臉龐、打算順勢親吻他的時候,草薙伸手碰了碰對方的唇瓣,說道:「我早上有課。」

  「喔……」

  聽見草薙的話,周防只是不以為意地應了一聲、伸手握住草薙那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認真阻擋他的手指,而後他張口吻住了草薙柔軟的唇瓣、輕易地在對方的默許中攻城掠地。在他眼裡,草薙的行事風格、性格氣質,比起同齡少年來說,都要成熟洗鍊許多,因此他和草薙相處起來很自然、沒有什麼隔閡。但六年的年齡差距或多或少還是會反映在他和草薙之間,雖然草薙總是藏得很好,可是這個年紀的少年該有的青澀、直率仍舊可以在他身上找得到影子,而如何挖掘出這一部分,就成了周防和對方相處時的一點樂趣。

  看著喜歡的人在自己面前失去餘裕、褪去所有虛假的神情和姿態,以最真實的模樣面對他,唯有這樣的時刻,他才得以確認這個讓人捉摸不定、總是習慣和他人保持距離的人,正被他所擁有著。

  「唔嗯……」

  強勢、炙熱得幾乎要把他的呼吸、喘息納為己有的親吻,讓草薙漸漸失去了回應和撩撥對方的餘裕,只能緩緩抬手環住對方的頸子,選擇在被逐漸累積的熱度淹沒、融化之前,先為自己尋得一個依靠。雖然他不喜歡周防對他手下留情,可是被對方漸漸掌握了弱點的感覺,還是讓他感到些許焦躁,那會讓他覺得,他有一天會失去所有的退路。

  他還不確定他想把周防尊這個男人放在他生命中的哪個位置上,但他想,他暫時還不打算讓對方從他身上拿走更多東西。

  「下不、為例……」

  在周防緩緩離開他的唇、輕輕將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臉頰和脖頸上的時候,草薙一邊平復著自己紊亂的氣息、一邊在男人耳邊低喃著。但當下,男人只是敷衍地喔了一聲、而後在他耳際回了那麼一句:「我考慮。」






-To be continued(?)-






其實我很疑惑看到最上面那麼多的說明之後,到底還有多少人看到最後XD 但我十分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就這篇其實有著我很多的腦洞、也有著我一點點的小執著,所以大概娛樂和認真兼具吧ww
不過我其實、大概、有可能不會往下寫wwwww(喂)就、有緣的話大概會有後續吧(巴頭)

P.S.感謝孟大、小邱陪我一起腦補(喂)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