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時間點為動畫13集之後
*故事屬性微甜帶澀,為正經治癒向(應該吧←喂)
*連載再開,番外篇僅收錄於本子中不公開


連載更新用


-07-






  「要幫忙嗎?」

  看著草薙兩手提滿了裝著食材的袋子,安娜眨了眨眼、抬頭問著。

  「沒關係。倒是妳,路上有積雪,留心一下腳步,別滑倒了。」

  「嗯。」

  點點頭,安娜一邊注視著路面上的落雪、一邊跟在刻意放慢了腳步的草薙身邊,與對方一起繞過轉角,走進HOMRA所在的那條巷子裡。只是才在巷子裡走了幾步,安娜便伸手拉住了草薙的大衣下襬、停下了腳步。

  「安娜?」

  感覺自己的衣襬被拉住,草薙正想低頭去問對方發生了什麼事,就看見一個挺拔的身影正緩緩從遠方走近、而後在店門前停了下來。

  「宗像……」

  那一刻,站在店門前的男人緩緩轉過頭、對上了草薙的視線。看著男人的表情,草薙心裡明白對方不會只是單純來這裡喝酒、或者想找人聊天,但他還是揚起了一如往常的笑容、緩步走到店門口。

  「真是稀客。」

  「有時間嗎?」

  「等我一下。」

  當下,草薙伸手從大衣口袋裡拿出了店門的鑰匙、打開了店門,並隨手將手中的袋子放置在門邊的地板上。而後他轉身摸了摸安娜的頭,輕聲對她說:「在店裡等我。」

  「出雲……」

  「沒事,我等一下就回來。」

  目送安娜走進店裡之後,草薙轉過身,看向雖然身著便服、卻還是帶著一點距離感的宗像。

  「公事、還是私事?」

  「都是。」

  草薙點點頭、先對方一步離開了店門口,向著巷子的另一端走去。

  而後有好一陣子,兩人只是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地走著,誰都沒有開口說話、也沒有將視線落在彼此身上。直到一隻從防火梯上跳下、輕盈地在一攤落雪中降落的貓咪,剛巧中斷了草薙的步伐,才讓兩人停了下來。

  那隻貓咪似乎一點也不怕生,牠先是和草薙的視線交錯了片刻,而後便踏著慵懶的步伐,一邊搖著帶有一圈深褐色條紋的尾巴、一邊在草薙腳邊趴伏了下來。

  「所以、找我有什麼事?」

  草薙回過頭、對上宗像向他投射而來的視線。其實他或許也沒有詢問的必要,因為他們兩個人湊在一起能夠聊的事情,早就心照不宣了,不是嗎?

  「我……」

  看著對方難得欲言又止的樣子,草薙嘆了口氣、緩緩垂下眼。

  「如果是那句話,你並沒有對我說的必要。」

  那一刻,草薙伸手拿下了眼鏡、將它隨手收在了大衣口袋裡。而後他抬起眼、以不再有任何遮掩和阻擋的眼眸,看向對方。

  「我想,那個笨蛋肯定還欠你一個正式的道歉,所以我們算扯平了,你並不欠我什麼。」

  況且,他和宗像都明白,這件事,是職責所在、是不得不為。

  看著草薙柔和的表情,宗像推了推眼鏡、輕輕勾起嘴角。他想,他或許可以明白為什麼眼前這個人可以在周防身邊待這麼長的時間,而周防又為什麼離不開這個人。

  他們是朋友、是夥伴、也是家人,可是草薙所付出的,卻遠比這些名詞所代表的意義和份量都還要多。他明白、所以他放手,他諒解、所以他成全。而正是這點若即若離的情感、寬廣無邊得彷彿看不見盡頭的自由、甘願讓周防任性妄為的包容,釀成了一種嚐過就再也放不開的毒藥,讓人沉溺。

  所以周防總是向前看著,而那或許是因為,他從來也不需要擔憂自己的身後。

  在細細咀嚼過草薙所說的話之後,宗像帶著笑、慢條斯理地轉過身。

  「我還有事情要回去處理,先走了。」

  「嗯。」

  凝視著宗像轉身離去的身影,草薙忍不住揚起了無奈又苦澀的微笑。最終,他能對這個人說的話,也就只有這麼多了。宗像身上背負著什麼,他或許能夠想像、卻無法完全理解,而自己這些話究竟能不能讓他們都放下,他也不知道。

  在他眼中,他認為周防所選擇的,是屬於他自己、帶著一點私心和決絕的,一種求仁得仁的結局。

  於是他也只是一如往常的,尊重對方的決定。

  在別人眼中,那是不是一個好結局,並不重要。他只知道,那是周防想要的、追求的終幕。所以任性也好、自私也罷,如果那已經是最好的選擇,那麼他會依他的王所願,盡忠職守地沿著這條路繼續往前走。不會止步、不會否定,他會讓自己去接受這個選擇。

  或許,他的心裡曾經有過那麼一點掙扎、一點猶豫,可是,那些卻永遠敵不過周防的一個眼神、一個表情。他從來不希望周防尊這個人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或牽絆變得不再是他,所以,他心甘情願地愛著一個最終會被力量所吞噬、除了一片荒原之外什麼也不能給他的人。


  ***


  「喂、不准搶我的肉。」

  正拿著碗和筷子準備從熱氣蒸騰的鍋子裡夾取肉片的八田,說巧不巧,一出手就和艾利克的筷子撞個正著。當場兩人只能誰也不讓誰地互相瞪視著,交錯的兩雙筷子也不示弱地來回展開激烈的攻防戰。

  「我開動了。」

  「哇、鐮本你怎麼可以趁人之危,把筷子放下!」

  看著鐮本趁機坐收漁翁之利,在夾了滿滿一碗火鍋料之後,心滿意足地準備開動的樣子,分身乏術的八田當場便對著鐮本大喊道。但口頭上的威脅當然不足為懼,鐮本在無辜地歪了歪頭之後,隨即大快朵頤起來,這舉動立刻把在場的其他人給逗笑了,一時間笑聲盈滿了整間酒吧。

  聽見身後傳來陣陣歡快的笑聲,正在廚房裡備料的草薙輕輕勾起了嘴角。只是,雖然大家吃得開心是好事,但草薙也知道不能太過放任他們,省得一頓飯下來,他手邊又多了一堆麻煩的事後整理工作。

  於是,草薙輕輕放下手中的菜刀、準備去看看外頭的情況。但他才剛轉過身,就看到翔平拿著一疊空盤子、笑嘻嘻地走進了廚房。

  「這是剛剛清空的。」

  「還好我沒有低估你們的食量,盤子放在那裡就好。」

  看著那一疊空盤子,草薙無奈地笑了笑,慶幸著還好剛才在超市的時候,他買了超出預估份量的食材,要不然這頓飯可就不能讓大家盡興而歸了。

  「他們還好吧?沒有把安娜晾在一邊吧?」

  「草薙哥不用擔心,安娜她完全游刃有餘啦。」

  「也是。」

  或許是他多慮了,一直以來,安娜總是能在那種場合裡游刃有餘地吃飯,完全不受外界的干擾和影響。怎麼說,那大概也可以歸類成是一種技能了吧。

  「草薙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啊、你幫我把那幾盤處理好的食材送出去吧。」

  「好。」

  翔平走到廚房的小桌子邊,看著幾盤處理過的海鮮、肉片和青菜,而後他輕笑出聲,「看到蝦子,就會想到每次尊哥想吃卻懶得剝的樣子。」

  「……的確是這樣,那傢伙真的不是普通的麻煩。」

  順著翔平的話,草薙轉頭將視線落在桌上的那盤蝦子上。只是,雖然嘴上如此抱怨著,但草薙的神情裡卻滿溢著溫柔。

  「剛加入吠舞羅的時候,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僅僅憑藉著火焰,就能夠讓大家忠心耿耿,並讓來自不同地方、有著不同成長背景的大家,成為可以並肩作戰、彼此信任的夥伴。」

  「……你找到答案了嗎?」

  「嗯。」

  翔平伸手拿起桌上的盤子、轉頭對著草薙揚起一個明亮開朗的笑容。

  「能因為吠舞羅而和小三重逢、然後認識大家,真的很開心。」

  說完之後,翔平便邁步走向廚房門口、準備回歸外頭的火鍋大會。但在離開之前,他像是想起了什麼,轉身對著草薙就是一個鞠躬,當場讓草薙愣了一下。

  「翔平?」

  「雖然大家都沒有說,但我想大家心裡一定都是這麼想的。」

  那一刻,翔平以相當認真的語氣對草薙說道:「草薙哥,一直以來,辛苦了。」

  看著翔平在說完之後,隨即從廚房跑掉的身影,草薙沉默了好一陣子。而後,他帶著滿臉的笑意轉過身、繼續手邊的備料工作。

  雖然現在談未來,可能還言之過早。但他相信外頭那群吵吵鬧鬧、眉眼間仍帶著青澀和稚氣的少年們,將來終究會成為可以獨當一面、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的人。

  他相信,那是吠舞羅和周防所教會他們的事情。






-To be continued-







最近寫明月星辰寫到忘記要更新(倒地)請大家最近不要太要求我的更新時間(掩面(喂)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