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鹽路迢迢,一川煙草送你遠行。
白沙漫漫,滿城飛花盼你歸來。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鹽路篇〉







-第八章(上)-






  「你不回去沒關係嗎?」

  翔平靠坐在岩壁旁,看著三郎太將方才從小溪中抓來的魚串在樹枝上、放於搖曳的柴火之中燒烤。那一刻,明亮而溫暖的橙色火焰在洞穴之中晃盪出陣陣火光,並在兩人的臉龐和粗糙的石面上留下深深淺淺的灰黑影子。

  「我並不打算繼續為那個人工作,拿錢辦事卻昧了良心,我無法接受。」

  聽見三郎太的回答,翔平微微垂下眼,轉而將視線落於串著魚、在火焰烘烤下逐漸褪去水漬並漸漸沾染上一層焦灰的樹枝上。

  「這幾年,你過得不開心嗎?」

  翔平那有些朦朧模糊的聲音,讓專心烤著魚的三郎太抬起頭、隔著火光注視起翔平來。

  「生活在這樣的時代和環境裡,開心、不開心,其實沒什麼不同。」

  「……我覺得以前和你一起到處跑的日子很開心。」

  翔平對著三郎太笑了笑,而後隨手拿起一根樹枝、撥了撥眼前的柴火,讓幾點星火飄散於兩人交錯的視線中。

  「除了父親之外,你是我來到村子之後,第一個認識的人。可是剛來的那陣子,你總是不太搭理我,每次我跟在你身後喊你,你都只是皺著眉頭、回頭跟我說:『我的名字是三郎太。』然後就走掉了。而大家玩在一起的時候,你也不太理會我。父親烤了魚請大家吃的時候,你也只是默默坐在一旁吃、不太跟我說話,我都覺得自己被討厭了。」

  從翔平口中聽見兩人初相識時的回憶片段,三郎太沉默了片刻、低聲說道:「……我那時是真的覺得你很煩、很討人厭。」

  「可是我一直都很喜歡三郎太喔。」

  「你真的很煩。」

  面對翔平那帶著明亮笑容的臉龐,三郎太微微偏過頭、伸手將烤好的魚遞了出去,「快吃,吃完趕快去睡,我們明天還得趕路。」

  「好。」翔平帶著笑、從三郎太手中接過串著烤魚的樹枝。但在將乾枯的樹枝握進手裡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微微垂下嘴角、對著魚低喃了一句:「希望父親平安無事。」

  看著翔平注視著烤魚的神情,三郎太想了想、開口答道:「……沒事的,他們現在對伯父不利,也沒有好處。」

  「嗯……」

  點點頭、翔平低頭咬了一口那帶著些許焦味的烤魚。以前,在比現在的天氣還稍微熱一些的初夏,他常和父親兩個人一起待在小小的庭院裡,在那個只用簡單的竹籬圍起的一方天地裡,堆起柴薪、升起火,任由炙燙的火焰在魚身上烤出冉冉輕煙、陣陣魚香。而後,他們隨意地席地而坐,一邊談天、一邊享用熱騰騰的烤魚。那樣的日子如此平靜、悠閒,不大的院子、老舊的籬笆和簡單的屋舍,在他心中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像,讓他覺得一生能將這樣一幅圖收藏於心,也就別無所求了。

  然後,不知從何時起,三郎太也出現在他心中的那幅圖裡,和他、以及父親,一起烤魚、一起談天說笑。如果這就是一輩子,該有多好。

  「小三,等事情順利解決之後,我們、再一起和父親一起烤魚吧。」

  伴隨著炙熱火焰於乾柴之上燃出的劈啪聲響,三郎太垂下眼、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烤魚,悶悶地答了一聲:「嗯。」

  即使此刻他們有著明確的目標,即使他才剛以一句「沒事的」來安慰眼前的少年,但此時此刻,他卻只能給予這樣的回應。或許,他的心裡和翔平同樣不安,或許,是因為他看到的、知道的,比起翔平來說,要多得多了。生活在這個時代裡,能夠安居樂業、衣食無缺,已是萬幸,很多人一生也只能在動盪中求得三餐溫飽,所謂的一世逍遙、片刻寧靜,幾乎是遙不可及的存在。但他們很幸運,他們曾在那個男人的庇護之下,擁有這麼一段時光,所以是該知足了。

  他當然不希望翔平心裡最重要的人出事,可是,跟隨著僱主那麼多年,雖然他一再刻意地避開權力核心,不願和對方有過多的接觸、以免自己抽不了身,但對方的脾性他還是多少聽過、知道一些的。以常理來推斷,商隊的調動和決策權仍握在翔平的父親身上,他的僱主沒有理由太快斬草除根、找自己麻煩。但只要一想到在背後為自己的雇主撐腰的,是八岐大蛇一派,加上那個人是出了名的不喜歡跟著正常邏輯思考。他就覺得坐立難安,就明白他們手上握著的時間根本不容許他們稍作逗留。

  可這些話,他能對翔平說嗎?

  這時,原本正在木柴之上熱烈燃燒著的火焰,突然被一陣帶有冷冽寒氣的風壓去了一半,接著,山洞裡的火光只來得及在寒風中搖曳晃盪幾下、稍作掙扎,而後便完全熄滅,僅剩下點點餘燼在柴堆中或明或滅地閃爍著。

  「咦?」

  「嘖。」

  警覺到周遭氣氛有變的三郎太,想也沒想,便一把拉過翔平的手,迅速地扯著翔平離開無處可逃的淺層洞穴、躲入不遠處的濃密樹叢中。這幾年下來,藉著保鑣一職,多次跟著商隊遠行、見過各種突發狀況的三郎太,雖然應對進退仍比不上商隊裡經驗老道的前輩,但對於危機處理和情勢判斷的能力,比起長年只在村子附近活動的翔平來說,仍舊好上許多。於是在躲入樹叢的那一刻,他隨即一邊注意四周的狀況、一邊抓起身旁混著枯枝落葉的泥土往兩人身上抹,一下子就把翔平那張睜著大眼、滿溢著不安的臉龐塗了個面目全非。

  「小、」翔平還來不及發出完整的音節,就被三郎太的手掌毫不留情地摀住嘴,只留下一聲悶悶的餘音。而對方這一連串的舉動,也讓翔平意識到他們此刻可能遇到了什麼狀況,於是他隨即安分下來,順著三郎太的視線、靜靜地凝視著位於溪水另一側的樹林。此刻的樹林,和他不久前在荒地中奔跑時的情況十分類似,明明應該孕育著無數生命、甚至不時會有與大自然共生共存的精靈出沒的森林,此刻卻寂靜得像是什麼都不存在似的。

  這樣的靜默,讓人不由得因為緊張、不安,而下意識地放大自己的感官,連平時不會意識到的心跳聲、呼吸聲彷彿都被放大了千萬倍一般。

  而後,一道紅光突然從林葉的邊緣一閃而逝,接著兩顆圓潤、澄澈的紅色眼瞳便緩緩地自黑暗中浮現而出。只見它們一邊轉動著、窺伺著,一邊和蒼白扭曲的面容一起自樹叢邊緣往前探,並帶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緩慢地、漸進地融入月光之下。

  在看著那不知還能不能稱之為是「生物」的存在,踏著步伐、來到溪水邊之後,翔平忍不住在心中倒抽一口氣。

  那正歪著頭、轉著紅瞳的人形生物,全身上下明顯帶著被火焰灼傷的痕跡。無論是手臂、腿部,還是那張蒼白卻斑駁的臉,幾乎無一倖免、不再看得到完好的肌膚。但即使如此,牠卻一點也不在意、彷彿感受不到一絲疼痛似的,一邊四處張望、一邊驅使著被燒得焦紅的雙腿一步一步往前走。看著這樣的情景,翔平起初只感到背脊發涼,但在仔細凝視那雙轉著淡淡流光的紅眸之後,他立即發現,眼前的生物正是不久前在荒原上追著他跑的妖物。

  不會吧……

  最初看到三郎太來跟他會合時,他原以為,火焰對那隻妖物是有起到作用的。那熊熊烈火,雖不足以消滅妖物,但至少能阻擋對方一陣子、不讓牠輕易進到森林裡來。但那隻妖物卻出乎他的意料,不顧一切地衝進烈火中,任由火焰燒去牠的毛髮和大片肌膚,甚至留下嚴重的傷勢,只為了到森林中繼續追捕他。而此刻,牠來到他們的眼前,緩慢卻積極地搜尋他的身影。

  這時,目光始終追著對方看的翔平,發現對方似乎因為看見了山洞裡的殘火和餘燼、以及被栓在山洞外的馬匹而停下了腳步。接著那雙帶著鮮豔血色的眼瞳便急切地向著附近來回掃視,並短暫地隔著細碎的枝葉縫隙與翔平的目光交錯。這時,蹲在翔平身後的三郎太伸手按住了翔平的肩,以確實的力道讓差點以為他們被發現的翔平冷靜下來,而後,他輕聲在翔平耳邊、用氣音呢喃道:「我們一點一點朝後退。」

  聞言,翔平點點頭,而後一邊警戒地盯著仍然站在原地的妖物看、一邊順著三郎太退後的路徑小心地移動自己的步伐和身體,生怕一個不小心,踩錯、碰錯了東西,會讓他們的藏身之處被發現。而就在他們順利地退了好一段路,妖物的身影也漸漸隱沒在枝葉之間時,翔平的步伐突然因為腳下的泥地而打滑、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枯枝。那一瞬間,翔平和三郎太同時停下腳步、屏住了氣息,四周太過安靜的氛圍,讓他們幾乎要覺得時間就這麼停在了這一刻、再也不會前進。但妖物突然急促起來的喘息聲、以及往他們這裡走來的腳步聲,卻無情地持續推動著時間,讓兩人想也不想地同時站起身、向著茂密的森林裡狂奔而去。

  「小三。」

  「跑!不要回頭!牠現在受了傷,速度不會像之前那麼快。」

  三郎太一邊往前奔跑、一邊自腰帶中取出了點火石,而後他低聲朝著昏暗的森林說道:「精靈們,抱歉了。」

  語聲剛落,手握點火石的三郎太便俐落而確實地沿路放起火來,試圖以火焰拖緩妖物行動的速度。只見星點似的火焰一在乾草枯木上落了根,便像得了糧食的餓獸一般,張狂地燃燒啃食起來,一下子就把昏暗的林間照得一片明亮、連帶驅散了瀰漫在空氣中的微涼夜風。

  「小三!」

  見三郎太不顧一切地在森林裡點了火,翔平雖然沒有停下腳步,卻忍不住隔著一段距離、焦急地凝視著三郎太那咬著牙的神情。從小,村子裡的大人就教導他們,森林是精靈們的居處,而精靈則是守護人類、與人類共生共存的存在。對必須以大自然的資源維生的人類來說,精靈的給予是一種祝福和信賴,而人類所能給予的回報,就是不過度取用自然資源、且不隨意侵占和破壞精靈們的居所。如此,才能取得永世的平衡。

  因此,方才三郎太為了阻止妖物追入森林中,也只是在森林邊緣點火,不曾侵犯到精靈們的領地,但現在……

  「你不要管!」

  「可是……」

  在身後追擊兩人的妖物並沒有給他們喘息和對話的時間,翔平的話還沒來得及說話,就因為自身後傳來的急促腳步聲和林木搖晃、倒塌的聲音而被迫中斷。雖說知道對方帶著傷、無法像在荒原時那樣帶給他那麼大的壓迫感,但翔平仍然不敢回頭,只是拚了命在林間穿越、跑動。可是跑著、跑著,他便意識到這樣跑下去不是辦法。正在朝他們迫近的,是可以不顧一切穿越火焰陷阱、且帶著重傷找了他們大半夜的怪物,要比體力,他們絕對是比不過的。

  「小三,我們不能只顧著逃!」

  「嘖、我知道。」

  這時,原本被綁在洞穴旁的馬,不知何時扯開了韁繩被繫在樹幹上時所打下的結,踏上另一條林中道路、快步跟上翔平和三郎太的腳步,並在靠近翔平的時候,張口一刁,咬著翔平的衣服將他拋上了馬背。一旁的三郎太見狀,隨即扯過韁繩,一個翻身、跟著上了馬。

  「好傢伙。」

  翔平伸手摸了摸馬的頸子,並接過三郎太遞過來的韁繩,而後他雙腿朝馬肚一夾,便駕著馬一路朝前狂奔、迅速地和後方追擊的妖物拉開了距離。

  可就在兩人逐漸脫離危險之時,伴隨著越燒越烈的森林大火而來的,是遍布林中每個角落的咆嘯和吼叫。那聲音,並非不久前他們所聽見的、屬於妖物的怒吼聲,而是森林在遭受到攻擊之後,無處宣洩的痛苦和憤怒。






-To be continued-






閉關前好像是說明天恢復更新的樣子,不過基於我要進入寫稿期,是該敦促一下自己了,於是就一考完就跑來更新了,希望沒有隔得太久> <
在寫第七、八章的時候,腦中一直想著該怎麼把翔平和小三寫得很帥,不知道實際寫出來有沒有讓大家這麼覺得,不過在我心裡很帥就是了ww 然後雖然明月星辰是CP文,但架構打下去之後我總會一直問自己他們真的有要談戀愛嗎XD 應該是有、吧wwwww 總之下一章應該會稍微有一點進展,那麼接下來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ww






-第八章(下).節錄-




  「嗯?」
  「中間那個有點麻煩,雖然不覺得會對你造成負擔,但我覺得剛好是個試劍的好時機。」
  天叢雲對素盞鳴笑了笑,接著便化作一道光、緩緩收束在素盞鳴手中,最後形成一把金褐色且在劍柄處帶著模糊紋路的長劍。
  「不用顧慮我,我會配合你去做調整的。」
  聽見天叢雲從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素盞鳴微微勾起嘴角,握著劍、緩步踏出了結界,「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