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時間點為動畫13集之後
*故事屬性微甜帶澀,為正經治癒向(應該吧←喂)
*連載再開,番外篇僅收錄於本子中不公開


連載更新用


-05-






  那一刻,草薙是被車上突如其來的顛簸、不穩給吵醒的。

  「嗯?」

  揉了揉眼睛、草薙緩緩睜開眼看了看周遭。此刻,他正坐在公車裡最尾端的位置上,車窗外是一片漆黑,顯然時間已經不早了,而公車上除了正在開車的司機之外,就只剩下隨著車身來回搖擺、晃動的拉環,以及正一臉睡意地靠在周防肩上的他……

  不對。

  當下不知想起了什麼的草薙,突然挺身坐直、一臉緊張地看向身旁正將手靠在窗邊、靜靜吹著風的周防。

  「醒了?」

  「你為什麼沒有叫我?」

  「因為你看起來很累又睡得很熟。」

  「那也要叫醒我啊。」

  「喔……」

  「客人,到終點站了。」

  正當草薙想針對周防那句短短的回應繼續發言的時候,前方便傳來司機的聲音,當場讓草薙不得不將話嚥了回去,趕緊站起身、拉著周防走下車。

  但他們一走下車、公車從他們身後開走之後,草薙便對著眼前的防波堤、幾乎要被黑夜吞噬的沙灘和海水愣了好一陣子。

  他們這是、在哪裡?

  「尊。」

  「嗯?」

  周防逕自走到一旁等公車的長椅上坐下,並隨手點起一根菸,彷彿對眼前的狀況豪不在意。

  「算了……」

  歸根究柢是他不好,不該陪著周防在學校把作業補寫完之後,就這麼在回程的公車上陷入昏昏欲睡的狀態。而且,期待已經把遲到、睡過頭、上課補眠視為常態的周防會及時叫醒自己下車,本身就不是件聰明的事。

  在初春仍帶著些許涼意的夜風稍微讓自己清醒一些之後,草薙低頭看了看手錶、又抬頭看向一旁標示著公車時程表的牌子,而後他嘆了口氣。現在早就過了末班車的時間,而且這種臨近半夜的時間點也不會有人跑到這種荒郊野外來……好吧,除了他們。

  加上,附近看起來也沒有可以留宿的地方……

  「尊。」

  「嗯?」

  「我們可能要在這裡過夜了喔。」

  「……喔。」

  周防在僅有一盞路燈照明的公車亭裡,向透著一絲冰涼的空氣吐出一口溫熱的煙霧。


  ***


  盤腿坐在沙灘上的周防,靜靜地看著草薙用隨手撿來的樹枝和打火機,在廣闊、空無一人的沙灘上升起一團溫暖的火堆,並用隨身攜帶的飲用水、鋼杯和即溶沖泡包泡了一杯熱騰騰又香氣四溢的牛奶麥片。

  「給你,荒郊野外的,就不要挑嘴了。」

  「……你是隨時都準備好要野外求生嗎?」

  「不要就算了。」

  一看見草薙準備要將杯子收回,周防便眼明手快地扣住對方的手,伸手將鋼杯穩穩地握入掌心。於是在混著海水、沙子氣味的空氣裡,一絲甜香悠緩地竄入他的鼻間,並在他眼前暈開一層溫暖蒸騰的白霧,模糊了眼前的海天一色、以及草薙那映照著搖曳火光的臉龐。

  那一刻,聽著海浪一波連著一波衝上海灘的聲音,和草薙拿著樹枝撥弄火堆的樣子,周防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沒頭沒尾地對著草薙說了一句:「我們去流浪吧。」

  「什麼?」

  周防的話讓草薙愣了一下,臉上忍不住浮現些許疑惑。雖然他習慣了周防那總是異於常人的思考邏輯,但有時候他還是會因為這種突如其來、沒什麼脈絡可循的想法而愣住。

  「為什麼說這個?」

  「……之前有人在班上說,做團體報告的時候組員要慎選,所以流浪也一樣吧。」

  聞言,草薙沉默了片刻,而後露出了不知該笑、還是該無奈嘆氣的複雜表情。他現在是應該繼續追問對方到底為什麼會突發奇想,還是該問對方選擇流浪夥伴的標準是什麼?

  只是在心中閃過無數個想法之後,草薙僅是勾起了嘴角、衝著周防就是一個明亮的笑容。

  「我說你,你只是不想有人管、又想當大爺吧,但你不是覺得我有時候很囉唆嗎?」

  當下,周防只是沉默著將杯中的牛奶麥片一飲而盡,而後便傾身往草薙靠過去,一臉理所當然地在對方腿上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就這麼闔上眼、睡了下去。

  有一點草薙忘了說,他覺得草薙那個吃軟不吃硬的性格,還不錯。


  ***


  在火堆熄滅了好一陣子,只剩下餘燼和點點星火的時候,一向淺眠、對周遭事物的變動相當敏感的周防,微微張開了眼,轉頭去看不知何時也在沙灘上睡著、卻睡得有些不太安穩的草薙。當下,周防先是伸手去碰對方的手,但在感覺到沾染上指尖的溫度有些不太對勁之後,他立即坐起身、將手掌貼覆上對方的額頭。

  好燙……

  「喂。」

  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周防忍不住用力搖了搖草薙的肩膀,試圖想叫醒對方。而他這一搖,雖然有將草薙從睡夢中叫起來,但映入他眼中的卻是與平常截然不同、有點朦朧又疲倦的眼神。

  「怎麼、了?」

  「你發燒了。」

  「嗯?真的嗎?沒有吧……我只是有點想睡。」

  見草薙胡亂摸過自己的額頭之後,就想翻身繼續睡,周防立即皺起了眉頭、一把將草薙從沙灘上拉了起來。

  「做什麼?」

  「去醫院。」

  「就說了、我沒事。」

  硬是被周防拉著、站了起來的草薙,正想推開對方,就因為腳步沒踩穩而整個人撞進對方懷裡。這一撞,讓草薙只能啞口無言地任由周防撐著他,不再掙扎、辯解什麼。

  「你,安靜點,然後上來。」

  周防伸手扶穩了草薙之後,一邊對草薙下了指令、一邊在他面前蹲了下來。

  「……我自己可以走。」

  「上來,或者我抱你去醫院。」

  看見周防如此堅決的態度,已經無力再跟對方進行爭辯的草薙,當下只能認命地扶著周防的肩,任由他背著自己、在沙灘上一步一步往前走。

  只是沙灘的質地本就鬆軟、不適合快步走動,加上兩人的重量相加,即使周防的腳步走得很穩當,也難免有些晃動和起伏。於是草薙原本搭在周防肩膀上的手,不知不覺地便環住了對方的頸子,因為發燒而帶著滾燙熱度的臉頰也輕輕靠在周防的耳邊、肩上。那樣子,像是在尋求安心感、又像是想汲取周防此刻比起自己來說要顯得低一些的體溫。

  看著草薙難得對自己撒嬌的樣子,周防一邊想著對方大概真的病得不輕,一邊調整手上的力道,就怕一個不小心讓對方摔了下去。

  「喂,不要睡著,好好抓穩,掉下去不管你。」

  那一刻,周防輕聲對著不知道還能不能接收訊息的草薙,如此說道。

  在他們好不容易離開沙灘、來到馬路上之後,周防向四周來回看了好幾次,盤算著究竟該走哪個方向才能在這個荒郊野外找到診所或者醫院。最後,他決定憑直覺往來時的方向走回去,看能不能在路途上找到商家、民宅問個路。

  「尊……」

  在他再度邁開步伐、迎著徐徐夜風踏上另一種意義上的歸途時,草薙有些悶悶的聲音緩緩自耳邊傳來。

  「嗯?」

  「我跟你去。」

  「什麼?」

  「流浪……」

  當下,周防沉默了片刻、才微微轉過頭,而後草薙熱燙的吐息輕輕地灑落在他的臉頰上,那是有點濕潤、卻又讓人有些著迷的熱度。

  「你認真的嗎?」

  「嗯……」

  「喔。」

  「尊……」

  「嗯?」

  「……我喜歡你。」

  那個瞬間,草薙輕柔的嗓音混著夜風吹過周防的耳際,但即使有風的干擾,周防還是清楚聽見了草薙方才到底對他說了些什麼。

  我喜歡你,那是他這輩子收到的第一個告白。

  一個如此溫暖、又如此勾人心弦的告白。讓他幾乎要覺得,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以及他們彼此重疊的心跳聲而已。

  「出雲。」

  那一刻,周防緩緩停下腳步、轉過頭,對著草薙那因為發燒而暈紅發燙的臉龐、輕喚那個他從來沒叫過的名字。

  而後在草薙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前,他便湊近對方的唇畔、吻住那滾燙濕熱的唇瓣。

  於是伴隨著告白降臨在他們身上的,是他們之間的第一個吻。

  即使這個吻來得如此倉促又跟浪漫扯不上邊,周防甚至也一度懷疑對方只是因為發燒,才會隨口說喜歡他、才會毫不抵抗地任他親吻。但在感覺到草薙收緊了環在頸子邊的手臂、開始回應他的吻之後,周防便將那些盤踞在腦中的思考和猜測全數丟在了一旁。

  算了,反正是他先趁亂告白的,那麼草薙如法炮製、錦上添花,又有什麼不可以。






-To be continued-







記得當初在寫這段的時候,心裡滿是對青澀的兩人時光的喜愛,當然現在還是ww 怎麼說,總覺得這個時候的他們就是可以有那麼有趣又溫馨甜蜜的互動。雖然心中難免對於之後的發展感到難過和沉重,可是心裡也清楚,每一步、每一件事都是他們之所以為他們的原因,所以便一邊咀嚼著高中時代可愛又青澀的他們,一邊想著未來的他們然後一點一點鋪陳、堆疊。雖然痛,但很開心自己看著他們走過這一回,了無遺憾,這也是一種幸福。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