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時間點為動畫13集之後
*故事屬性微甜帶澀,為正經治癒向(應該吧←喂)
*連載再開,番外篇僅收錄於本子中不公開


連載更新用



-04-






  「嗯?」

  原本正埋首於電腦螢幕前、快速瀏覽資料的草薙,在擺放於一旁的終端機響起了悅耳的鈴聲之後,便一邊按著眉心、一邊停下了手邊的工作。

  「是我。」

  草薙一邊拿起桌上的咖啡輕啜一口、一邊接起了電話。

  「草薙哥。」

  「十束?怎麼了嗎?」

  「因為King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安娜有點擔心,所以……」

  聽著十束欲言又止的語調,草薙抬眼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緩緩站起身,而後他隨手拿起外套和鑰匙、就往門邊走去。

  「我知道了,你先待在店裡陪安娜,我……」

  一打開門,草薙的聲音就因為一個正坐在門邊的身影而頓了一下。

  「草薙哥?」

  草薙看著對方向他投射而來的視線,以及手上那些零碎的傷口和不知從哪裡沾上的血跡,他想了一下,轉頭對著電話裡的十束說道:「總之他現在在我這裡,幫我跟安娜說不用擔心,他只是喝醉了而已。然後,你今天就留下來陪安娜,嗯、好我知道了,那先這樣。」

  掛斷電話之後,草薙靠在門邊,就這麼和眼前的男人對看了好一陣子。兩人彷彿在對峙著,又像是想從這樣的對看中讀出對方的想法,於是,誰也沒有先開口。但最後,熟知男人脾氣的草薙仍舊在嘆了口氣之後,朝著對方伸出手,自動打破了僵持不下的狀況。

  「進來吧。」

  在伸手拉起周防之後,草薙將門推了開來、側身讓出一個能夠讓對方走過的空間。

  待兩人都進了屋子之後,草薙一邊落了門鎖、一邊背對著周防問道:

  「你把鑰匙弄丟了嗎?」

  「沒有。」

  「我家門鈴沒有壞。」

  「我知道。」

  「如果我沒有開門,你打算在外面待一個晚上嗎?」

  「你開門了。」

  來回幾個問答結束之後,草薙無奈地笑了笑,轉身朝著擺放醫藥箱的櫃子走去。

  「先處理傷口吧。」

  看著草薙沒再多問什麼、只是踏著平穩的步伐走向靠牆的木櫃,周防微微垂下眼,逕自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而他一在柔軟舒適的沙發上坐下,便注意到擱在桌上的筆電上,正顯示著最近常來找麻煩的幫派和東京所有地下組織的相關資料。

  「讓我看看傷口。」

  草薙在周防身邊坐下之後,隨手壓下了筆電螢幕,並示意周防讓他看看手上的傷口。

  那一刻,周防將沾染了血跡的外套脫了下來,而後朝對方伸出了右手。看過那些細碎、輕淺的傷口之後,草薙瞄了一眼被周防隨手扔在一旁的外套,相較之下,外套上的血跡就觸目驚心得多了。雖然他不知道又是哪些倒楣鬼留下的。

  「要我收拾善後嗎?」

  見周防似乎沒有要答話的意思,草薙會意地笑了笑、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他只是拿起沾過消毒水的棉花棒開始為對方處理傷口。

  「你不說什麼嗎?」

  「……針對什麼?」

  「傷。」

  短短的音節讓草薙正在處理傷口的手稍微頓了一下,但他隨即再度開始手上動作,臉上的表情則維持和剛剛一樣平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的樣子。只是,草薙的沉默不語和沒有任何動搖的表情,卻讓一直默默坐在他面前、任由他處理傷口的周防,忍不住伸手握住了那正拿著棉花棒的手,不讓他繼續動作。

  那一刻,兩人沉默了好一陣子,他們靜靜地對看著,看著對方那和自己同樣有千言萬語、滿腹心事想說的表情。只是,正因為無法一語道盡,正因為糾纏在他們之間的千絲萬縷早已經不是此刻說開就可以當作什麼事也沒有,所以他們僅是看著、希望這樣至少可以找到一點慰藉。

  「尊。」

  「嗯?」

  「下次直接開門進來就好。」

  當下,草薙輕輕掙脫周防的手,繼續進行著手上未完的消毒、上藥工作。

  他記得很久以前,他曾經為了周防因為打架而弄得一身傷這件事生過氣。可是,隨著他們拋在身後的歲月、時光越來越多,周防也不再只是一個單純的高中生之後,很多話、很多心事他就漸漸不放在嘴邊了。不是他不在意了、也不是因為他們都是大人了,而是,他相信坐擁王位的周防,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儘管,他們其實是那麼不同的兩個人,儘管,周防的某些處事態度、行事風格,他曾經看不過眼,但他卻從來沒想過要去改變什麼。或許是因為他無法去改變,又或許是,他明白如果今天周防不是這樣一個人,一個有些衝動卻果斷、有些自我卻溫柔的人,那麼他也許不會陪著周防走到今天,也不會發現自己會被一個人的氣質深深吸引到、他甘願放棄所有的地步。

  這一路走來,稱讚他、奉承他、勸告他的人一直都有,但他卻從來沒想過要離開周防身邊。對他來說,是不是大材小用,是由他自己來評斷的,而周防是個什麼樣的領導者,也不該由從來不曾陪伴在他身邊的人來評論。

  何況,不在其位、不論其事。

  也正因為這樣,所以他從來只選擇相信、沒有一點懷疑。

  他想,如果達摩克里斯之劍注定是一把雙面刃,那麼至少他可以做一把能夠分憂解勞、只會將銳利的劍口朝向敵人的劍。

  而周防只要隨心所欲、自由自在地做他想做的事、去他想去的地方就好了。

  「好了。」

  順利處理完周防手上的傷口之後,草薙收拾了一下桌面和醫藥箱,準備將物品歸位。但他才剛轉過身、還來不及站起來,就被周防突如其來地從身後抱住,陷入動彈不得的狀態。

  那一刻,周防輕輕地將臉龐靠在草薙的肩頸上,用他一貫的肢體語言取代話語,來向對方傳達自己想說的話、以及說不出口的話。周防知道這種像小孩子一樣任性妄為的表達方式,只有草薙、也唯有草薙,才會明白。

  感受著周防灑落在頸子上的熱燙氣息,草薙揚起有些苦澀的微笑,他伸手輕觸對方攬著自己頸子的手臂、而後緊緊抓握住,「……要不要吃點什麼?我去弄。」

  「我……」

  「尊?」

  「……蛋包飯。」

  「好。」


  ***


  「安娜,中午想吃什麼?」

  忙完了手邊的事情之後,草薙抬頭對著正坐在靠窗沙發上的女孩問了那麼一句。

  「蛋包飯。」

  「好。」

  草薙笑著點點頭、轉身就往廚房的方向走去,只是他才剛踏出步伐,放在褲子口袋裡的終端機便響了起來,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接起電話。

  「喂。」

  「嘿、是我,好久不見了。」

  一聽見電話裡傳來的熟悉嗓音,草薙愣了一下,一時間忘記了要回覆對方。直到對方帶著笑意的聲音再度於耳邊響起,草薙才笑著說了聲抱歉。

  「不用道歉啦,好像我們很生疏似的。我是想說你應該收到我的明信片了,所以就打個電話過來,怎麼樣、很棒吧?」

  「嗯,那裡的確是一個好地方。」

  回想起明信片上的那間店面,草薙輕輕點了頭。

  「是吧、是吧,我那天只是剛好在市區亂晃,誰知道就碰上這間天上掉下來的好店,我已經跟賣方取得聯繫了,怎麼樣、要跟我合作嗎?」

  「我……」

  「你的調酒和我的甜點,肯定能在倫敦闖出名堂的。」

  注意到安娜向自己投射而來的視線之後,草薙對著安娜笑了笑、輕聲說道:「謝謝你特地邀請我,可是、我暫時沒有離開日本的打算。」

  草薙這句話讓電話的另一端安靜了片刻,而後,一陣沒有任何不悅的笑聲傳進了草薙耳裡。

  「真是的,我沒想到你會拒絕得那麼乾脆,是因為那個人的關係嗎?」

  「……你說呢?」

  草薙在唇邊勾起了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

  「算了,反正離我和賣方談這件事還有一段時間,如果你改變心意了,就跟我聯絡吧。」

  說完想說的話之後,對方便乾脆地掛斷了電話,讓草薙只能對著終端機露出無奈的笑容。無論時間過了多久,這個人似乎數年如一日,雖然性格有點大而化之,卻很好相處。

  「出雲……」

  看著不知何時走到自己身邊的安娜,草薙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抱歉,我現在就去做蛋包飯。」

  「出雲會離開這裡嗎?」

  聽著安娜的問題,草薙不禁在心裡感嘆著安娜的敏銳,雖然只聽見了一方的談話內容,但安娜還是很精準地抓到了關鍵字。而這也代表,此刻任何的敷衍都是沒有意義的。於是當下,草薙緩緩地在安娜面前蹲下身,與安娜對視著。

  「安娜,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什麼地方?」

  「嗯……一個曾經有過尊和我的地方。」






-To be continued-







正想著今天更新該在最後說點什麼的時候,腦中就浮現了今天上課的時候,老師引用的一句西蒙‧波娃的話,她是這麼說的「我渴望自由,但我希望別人也能獲得自由。」很喜歡這句話,覺得這是一種愛自己、卻也愛著別人並尊重別人的行為原則,而在我心裡,出雲正是這麼樣的一個人。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