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第三章-







  「王。」

  在彎下腰、倒看著正躺在草地上假寐的素盞鳴時,十束輕喊了對方一聲。

  「嗯?」

  「酒已經依你的意思在山坡上擺好了,裡頭也都加了份量不易察覺的鹽。」

  「嗯。」

  隨意地應了一聲之後,素盞鳴翻了個身、繼續闔著眼在柔軟的綠草上休息著。見狀,十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慢步走到素盞鳴身邊、緩緩坐了下來。

  「我可以問嗎?」

  初春夜晚的風,有些涼、有些輕,可是圍繞在素盞鳴身邊的氣流卻溫暖而充滿生氣,讓十束在靠近的那一刻,便不自覺地回想起他初遇素盞鳴時的情景。那時,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會就這麼陷在廢鐵區、永遠只能伴著那些自怨自艾的同伴虛耗時光,他既不會有歸所、也不會找到自己的存在價值。他不曾怨恨這一切,只是平靜地看著、並接受他應得的。可是,在他認為日子會就這麼過下去的時候,素盞鳴卻帶著守護神無意間晃進了廢鐵區,於是那耀眼的赤髮和金瞳、以及那張狂的氣質便映入了他的眼簾。

  於是,他的世界有了改變,他成為了他的劍、他喊他王、他有了存在的意義。

  可是,即使他與素盞鳴並肩作戰、即使他成為了守護神之外最靠近素盞鳴的存在。但在素盞鳴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事物,而幾乎要將高天原和他自己破壞殆盡的時候,他卻只能化作劍、成為他宣洩和釋放力量的原點。他明白這並沒有違反他追隨素盞鳴的初衷,身為一把劍、便是要為人所用,可是他卻不自覺地想對自己、對素盞鳴提問。

  就像現在這樣,他心裡有猜測、有屬於自己的答案,所以他想得到回應或否定。或許提問並沒有意義,但他卻還是忍不住想問這麼一次。可是他卻發現,在他問出口的那一刻,他便明白什麼都不需要再問了。

  「……沒什麼。」

  十束如此低喃著。他或許並沒有資格去問什麼,因為他同樣有他的私心,他同樣也嘗過自私的滋味,而他從來不認為那點小小的私心不該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人活著、人存在,都因為有著某些目的和願望,所以才能活得那麼真實。可是他也明白,神也好、人也好,即使自私也不能逾越了該有的分際。

  「來了嗎……」

  在一陣帶有櫻花香氣和雨水氣味的微風吹拂而過之後,素盞鳴緩緩自草地上坐起身、仰頭看著一大片正從遠方逐漸朝這裡飄來的雨雲。那一刻,山上原本正平穩流動的空氣、以及寧靜祥和的森林,突然間全都躁動不安了起來,只見鳥兒們各自振翅而飛、林野間的鹿群和山豬群也都逃命似地四散而去。接著,無預期的滂沱大雨就這麼從天而降,一瞬間浸濕了整片山林。

  「王。」

  感覺到自不遠處傳來的陣陣威壓感,十束忍不住站起身,看向仍舊一臉睡眼惺忪地坐在草地上、似乎完全沒想迎敵的素盞鳴。

  「天手力雄和天狗呢?」

  「在屋外守著。」

  「嗯。」

  素盞鳴的聲音剛落,地面便開始些微地晃動著,前方的森林也開始發出一連串的轟隆巨響,接著成排的樹木便伴隨著在雨霧之中前行的龐然大物而頹然傾倒,一顆依著一顆,拉出一條脆弱而殘破的生命線。

  而後,一雙沾染、混合了無數生命之血的鮮紅色眼眸,就這麼在森林的邊緣睜了開來。那雙眸子帶著一種瘋狂、脫軌到了極限之後,所擁有的純粹和乾淨,它彷彿將全世界最單純的凝望融在了這一刻,沒有雜質、沒有妄念,只有失去了自我之後的一片荒蕪。而那雙僅有血色流動的妖異眼瞳,在悠緩地滾動了一圈之後,便將視線落於正盤坐在山坡上、平靜而無畏地與牠對視著的素盞鳴身上。

  接著,疾衝出森林的巨響擊碎了視線交錯所營造出的片刻沉靜,一時間,混亂的風聲裡盡是八岐大蛇響徹雲霄的震天嘶吼。

  立於山坡之上的八岐大蛇,凌亂地晃動著八顆頭顱和尾巴,張牙無爪地宣示著牠的存在。牠的背脊之上滿是青苔和樹木的殘跡,腹部則是一片潰爛、流淌著濃稠的鮮血,彷彿在吞噬了無數生靈之後,也將人世間的貪嗔痴怨、愛恨情仇都一飲下肚。於是牠自以為以此得到了解放、主宰了人世,但其實,牠卻是陷溺在滾滾紅塵中最不可自拔的存在。

  看著眼前高大如山的八岐大蛇,素盞鳴拿起放在一旁的酒杯,朝著對方舉起,而後他的手一轉,便將杯中的香醇美酒混著雨水倒在草地上。一時間,酒香四溢。

  嗅到了撲鼻酒香,八岐大蛇這才注意到山坡上正擺放著八大缸的酒,而每一缸皆是世間難得的陳年佳釀。

  「先禮後兵嗎?也好,我就陪你這小小神子喝上一杯。」

  愛酒成痴的八岐大蛇不疑有他,心中只想著美酒佳釀在前、哪有不喝的道理,一點也沒注意到那圍繞在素盞鳴身邊、從方才開始便平穩得不可思議的氣流,早在不知不覺間操控了牠所掌控的暴風雨。

  只見八顆蛇頭各自尋了個酒缸、探頭進去,一口一口地享用、品嚐著酒的滋味。片刻過後,伴隨著空蕩蕩的酒缸映入素盞鳴眼底的,是帶著幾分醉意、整個身體搖搖晃晃、幾乎完全站不穩的八岐大蛇。而就在八岐大蛇因為一個踉蹌而臥倒在地的時候,那雙赤紅色的眼眸突然激烈地晃動、掙扎起來,痛苦的吼叫聲傳遍了整座山林、震動了無數枝葉。

  「你在酒裡加了什麼!」

  「……鹽。」

  素盞鳴緩緩站起身、走向正在地面上來回掙扎的八岐大蛇,而後他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八岐大蛇那即使飽含著痛苦、卻仍舊帶著扭曲笑意的神情。

  「小小神子,你覺得我毫無顧忌地喝了酒,是輕敵了、失策了?」

  伴隨著虛弱卻狂妄的笑聲,八岐大蛇繼續說:「我可不像我的手下那麼糊塗,你在高天原做了些什麼,我可都聽在耳裡。像你這樣的人,若不是想從我這得到什麼,早就想也不想地衝到我這來了不是嗎?」

  那一刻,八岐大蛇突然舉起了尾巴、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過素盞鳴身旁,直衝向櫛名田所在的屋子。但不斷向前延伸的尾巴,卻在中途驟然停下,而後碰地一聲墜落於地。雨幕中,素盞鳴握著由十束幻化而成的長劍,任由艷紅色的鮮血一滴滴滑過劍身、流入草叢。

  看見自己的尾巴被砍去、鮮血自傷口處一湧而出的樣子,八岐大蛇的眼眸閃過一絲懾人的紅光,接著牠便驅使起剩下的尾巴和頭顱,開始自暴自棄、亂無章法地攻向素盞鳴。但即使是面對八岐大蛇凌厲的攻勢,素盞鳴卻只是持著劍、或擋或退,似乎一點也沒想要認真反擊、甚至取對方性命的意思。

  「為什麼不敢使出全力?你應該知道淨化這一途早已是死路了不是。」

  「嘖……」

  面對著次次進逼、開始挑準了自己的空隙進攻的八岐大蛇,素盞鳴在掙扎了片刻後,只能選擇一次又一次地斬斷對方的尾巴和頭顱,一點一滴讓對方的生命在他手中流逝。最終,八岐大蛇帶著僅存的一顆頭顱、以決絕的姿態俯衝向他,宛如迎向千萬支箭矢卻甘之如飴的戰士。

  那一刻,素盞鳴覺得他好像從那雙一塵不染的血色眼眸中看懂了一切,也從中看見了握著長劍、只能選擇給予對方最後一擊的自己。八岐大蛇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活著,即使他真的成功淨化了牠,牠也仍舊會逼他殺了牠。失控的力量、搖搖欲墜的靈魂,即使勉強挽救,也終究回不到最初。

  他想,或許八岐大蛇早已明白,牠即使吞噬了再多生命、消抹掉多少不愛牠的少女,牠也不會得到牠所想要的救贖。於是八岐大蛇踏著山路、回歸最初之地,來向他領取徹底的解放,讓牠得以從無止盡的時間和罪惡中解脫。

  但牠卻不明白,他留下牠,是為了唯一的線索、也為了他原以為自己給得起的一線生機。而如今,因為彼此願望的背離,他們之中終有一人要在最後飽嚐嘆息。

  他是不是又把事情搞砸了。如果那個人現在在這裡的話,是不是早就看懂了八岐大蛇想要的解脫是什麼,是不是就會想出一個更好的、能夠兩全其美的方法。

  想到這裡,素盞鳴不禁在長劍沒入蛇頸的那一刻失笑。

  他要找的不就是那個人嗎?但到頭來他卻仍在這一刻忍不住想依賴對方,然後發現、他只能獨自一人去面對一切。

  「謝謝你們……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他……」

  在蛇頸被徹底斬斷的那一刻,八岐大蛇最後的呢喃悠悠地傳進素盞鳴耳中,而後化作再也不會有回音的風聲飄向遠方。

  「王……」

  回歸人形的十束,在感覺到素盞鳴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之後,便打算上前關心。但他還沒有所動作,就因為左臂上的陣陣刺痛而愣了一下。於是他緩緩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左臂,只見那裡彷彿被利刃砍出了一道缺口一般,正汨汨流淌出金色的血液。

  這時,自八岐大蛇開始快速風化、一點一點消融於空氣裡的軀體中,突然浮現出一道淡淡的光芒,同時吸引住了素盞鳴和十束的目光。

  面對著那雖不耀眼、卻在夜色中透著溫潤色澤的光芒,素盞鳴忍不住邁步踏過一攤攤血泊、任由沾染了蛇血的風沙和綠草摩娑過腳邊,只為了去到那逐漸削弱、淡去的光芒面前。而在他停下腳步的瞬間,一個身著白色衣裳、髮色如飽滿的金黃稻穗一般的身影,便映入了他的眼底。

  那一刻,坐在血泊中的男子似乎感覺到了素盞鳴的存在,只見他緩緩抬起頭、對上了素盞鳴凝視著他的視線。於是,素盞鳴熠熠生輝的金色眼眸中,映入了男子一塵不染的銀褐色眼瞳。那一眼、一個凝望,讓素盞鳴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眼眸倒映在別人眼中,可以暈染出如此特別的色調、可以如此溫暖而讓人捨不得眨眼。

  他分不出自己究竟是在這樣的對視中尋找自己,還是在渴求著一種熟悉又陌生的存在,也許都是、也許都不是。

  也或許,是什麼都不重要。

  在看似漫長、卻短暫的對望中,素盞鳴緩緩朝眼前的人伸出手掌,而後,他碰觸到了對方和他一樣溫暖的手。在雙手交握的那瞬間,不知何時回溫的夜風竄過他們的掌心、帶著男子柔軟好聽的嗓音拂過素盞鳴的耳邊。

  「謝謝你救了我……神子殿下。」

  那一刻,一顆承受不住重量的水滴自素盞鳴飽含著雨水的髮梢滑落,滲入素盞鳴的眼中,模糊了他眼前的萬事萬物。






-To be continued-






因為下週要短期閉關,所以就把下週的份拉來週末更新,下週噗浪和SK都會放置PLAY,有急事要找我的朋友們就、請洽其他方式ww

回到文章,雖然總歸是把親愛的出雲寫出場了,但我其實不太知道故事停在這會不會天怒人怨(?) 不過請有在追的大家相信我的真誠ww(?) 然後因為心裡莫名的糾結,很想說點什麼,對於主要的出場人物,我心中對他們都有一個定位、以及屬於他們的故事和背景。雖然分析的方向、多寡不同,但都是對他們有了理解之後才下去寫的,我也不會對他們有太出格or太過分的詮釋,就是一點自己的小執著,大概是這樣ww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