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時間點為動畫13集之後
*故事屬性微甜帶澀,為正經治癒向(應該吧←喂)


連載更新用





-03-






  有時候,回憶就像一個打開之後,就再也關不上的水閘,不管想不想記起,都只能任由那些記憶如一彎細水般就這麼悠緩地從遠方流入自己心中、腦海、生活裡,一點阻攔、抗拒的機會都沒有。

  這點,他是徹底體認到了。

  凌晨,草薙坐在自己的床上,垂著眼、用手撐著自己的額頭,靜靜地看著落地窗外那逐漸染上一層微光的天空。這個世界很美,總會在你一個轉身、一眼晃過的時候,閃過不經意的美麗,例如此刻正逐漸在墨藍帶紫的天空拉開一道曙光的朝陽。

  這時,擺在床邊小桌子上的終端機,一邊震動、一邊響起了悅耳的鈴聲。

  「喂……」

  「嗯?你還好嗎?聲音聽起來很累的樣子。」

  「我沒事,怎麼了嗎?」

  「我剛到店裡,想跟你確認一下今天看貨的時間,照舊嗎?」

  「嗯。」

  「我知道了,那我等你過來。」

  在確認了見面時間、並掛斷電話之後,草薙隨手將終端機放回桌子上,便拖著闌珊的步伐往浴室走去。


  ***


  「嗯……先這樣吧。」

  隨手在對方寫給自己的新進商品單子裡,畫下幾條刪除線和幾個圓圈後,草薙將紙張連同筆一起遞了回去。

  「對了,上次說的葡萄柚……」

  「幫你問過了,順利的話,下週可以送到店裡,我再打電話跟你確認送貨時間。」

  「好。」

  帶著黑色貝雷帽的男人一邊接下草薙遞過來的單子、確認著,一邊開口說道:「你今天有點心不在焉的,昨天沒睡好嗎?」

  「沒有,只是睡前忘了拉上窗簾,不得不跟著陽光一起醒來而已。」

  確認完品項和數量之後,男人笑了笑、轉身用圖釘將單子釘上記事用的木板。

  「對了,你有興趣接點外快嗎?」

  「外快?」

  「我有個做珠寶生意的朋友,正在找手的局部模特兒,請我留意一下。我在聽到的當下馬上就想起你,所以就順便問問。」

  男人在口袋裡翻找了一下,隨後取出一張名片、擺在桌面上,那是一家在業界小有名氣的新興珠寶公司的名片。

  「聽說這次是要拍攝最新款式的戒指,酬勞我想應該不至於太差。平常雖然沒看你帶過一點飾品,不過我想你這衣架子,肯定不管什麼款式的戒指都撐得起來。」

  聞言,草薙忍不住輕笑出聲、臉上透著些許無奈,「我什麼時候變衣架子了。」

  「不是嗎?我一直都覺得你只開酒吧,真是太大才小用了。」

  「稱讚就謝了,不過這份工作你還是找別人吧,我想我應該不適合拍攝戒指廣告,待在酒吧裡調酒,比較合我的意。」

  「你這話說得謙虛了吧。」

  雖然有些惋惜,但長期和草薙有生意往來的男人,也明白草薙既然開口拒絕了,就不會輕易改變心意,於是他也就默默地將名片放回口袋中,不再多提。

  「那我先走了。」

  向男人擺了擺手之後,草薙一邊套上大衣、拉正圍巾,一邊推開店裡的大門,自開著暖氣的室內步入正飄著雪、吹著刺骨寒風的大街。

  接近中午時間的市區街道上,人潮和車流都多了起來,不時閃過的汽車喇叭聲和行人聊天、喧嘩的聲音建構出都市生活的一隅。而在不遠處,大型電子看板上正播放著Cartier最新的珠寶廣告。螢幕中,一男一女兩位演員一邊甜蜜地互許終身,一邊在鏡頭之下展示他們手中典雅的鑲鑽對戒。

  待廣告撥放完一輪之後,草薙微微揚起嘴角、推了推眼鏡,緩步踏上歸途。將再度從頭開始撥放的廣告、以及螢幕上那句What if you had a second chance拋在身後。

  方才男人說他肯定不管什麼款式的戒指都撐得起來,但他知道,他也有撐不起來的戒指。


  ***


  洗完澡、擦乾頭髮之後,草薙緩緩走到床邊,打算拿起放在床頭櫃上、尚未看完的小說繼續閱讀。但他才剛伸出手,就看見小說的上頭,正擺著方才周防進浴室之前隨手脫下來的飾品。草薙愣了一下,隨後帶著笑、拿起其中的銀色戒指在指尖把玩起來。

  以前,也不見周防身上有什麼飾品,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方身上有了戒指、手環和項鍊,該有的什麼都不缺。而他,從過去到現在,始終沒戴過這些東西。

  那一刻,草薙輕輕將手中的戒指往自己的手上套,於是,銀色的指環輕盈地下滑,落在草薙修長乾淨的手指上。但那枚周防戴起來剛剛好、一點違和感都沒有的戒指,戴在草薙手上卻能明顯看出指圍太大,而且那獨特的金屬色澤配上草薙白皙的肌膚,也襯不出原有的冷硬感,反倒多了一點突兀。

  草薙眨了眨眼、晃了晃戴著戒指的手,就這麼看了好一陣子。但在他發現不管怎麼看都不太合適之後,也只能無奈地將戒指拿下、放回原位。

  「你在做什麼?」

  一踏出浴室,就看見草薙站在床前、手上戴著他的戒指,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周防不禁有些疑惑,想著對方是不是又在盤算什麼了。

  「沒什麼。」

  草薙聳聳肩、笑得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而後他在周防走到床邊坐下的時候,伸手拿起周防蓋在頭上的毛巾,開始為眼前這個總不喜歡好好弄乾頭髮的男人服務。

  雖然是一件簡單、甚至有點無聊的小事,但草薙的動作一向很輕柔,也從來沒有一絲敷衍或不耐煩的意思,他總是用毛巾輕輕摩娑、擦拭著髮絲,並小心地不讓毛巾落到眼睛周圍。於是,對周防而言,由草薙親手為他擦乾頭髮,在不知不覺間成了一種享受。

  只是,或許是草薙方才站在床邊的身影讓周防有些在意,當下,周防也不管自己的頭髮還沒乾、甚至也懶得去感受施加於頭髮上的觸感,他只是一個伸手、攬住草薙的腰,將對方紮紮實實地抱了過來。

  「喂你……」

  還帶著水氣、尚未乾透的頭髮貼覆上草薙才剛換上沒多久的乾淨襯衫,一下子便在上頭留下了些許水印,這讓草薙忍不住伸手推著周防的肩,希望能稍微拉開一點距離。但周防卻一點妥協的意思也沒有,他只是緊緊地摟著對方的腰、並將臉龐埋入那帶著淡淡清香的衣料之中。

  「尊……」

  「嗯?」

  聽著周防有些慵懶的聲音,草薙嘆了口氣、又推了推對方的肩,「你的頭髮還是濕的。」

  「嗯……」

  周防微微退了開來,而後伸手拉下草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左手、拉到唇邊,輕輕地在對方的無名指上印下一吻。

  「這樣就好。」

  對他來說,草薙白淨修長的手指並不需要任何的裝飾,只要像現在這樣,就好。

  周防的動作讓草薙愣了一下,一時間忘記了該怎麼反應,只能靜靜地盯著自己的無名指、陷入沉默。直到周防緩緩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草薙才輕輕勾起嘴角,開口說道:「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還可以這樣,連可樂拉環都省了。」

  對於此番評論,周防揚起了一個淡淡的微笑,接著他一邊向後坐,一邊把草薙給拉上了床。

  「衣服濕了,應該要脫掉對吧?」

  周防再度貼近草薙的襯衫,而後張口靈活地咬開了胸口位置的鈕扣,微微袒露出對方胸前的白皙肌膚。

  「你從剛剛就在盤算這件事吧。」

  瞄了一眼那些仍舊將他的小說壓在下方的飾品,草薙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頸子,默許了對方的行動。那種放法,擺明了在暗示他不准再看下去了。

  「你說呢?」

  那一刻,周防仰起頭、溫柔地接下了草薙輕輕落在自己唇上的親吻。

  那時候,他們或許都曾經想過這份幸福不會延續得太久,只是,卻也沒有誰因此而停止揮霍這點幸福。因為即使他們如此珍惜,時間和命運卻不見得像他們這樣想呵護這段感情到永遠。於是,他們只能像這樣,用無數平凡快樂的時光、用一個又一個溫暖甜蜜的擁抱和親吻,來填滿深不見底的不安。

  只是,無底洞本來就不會有填平的一日,而他們也只能任由空洞逐漸擴大、直至將他們相處的最後一秒都吞噬殆盡。

  或許打從一開始,他們就只能用一輩子的幸福和愛情,去換一個注定的結局。






-To be continued-







順手放上CWT33尊出新刊《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的印量調查連結
請點→這裡
順利的話稿子會在這週寫完,到時會更新確切資訊+放出資訊頁
然後印調截止日期為2/15,謝謝大家的填寫和支持ww

最後先跟大家拜個早年,希望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順心!!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K|尊出|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

Next |  Back

comments

剛剛才說很痛,現在就很甜了ww 謝謝Tama獎的營養均衡餵食(欸

手部模特兒讓我笑了wwww到底接訂單的男人平常眼睛都在看哪wwwwww 但是出雲纖細的手指,真的很難讓人移開視線呢,回想一開始看到他拿著終端機的手指,我整個看傻然後無視接下來的劇情wwww總之那裡我看了好幾遍。嗯,是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呢…

還有妳竟然可以把擦頭這件事描寫得那麼細膩w 不過兩個人以往深夜時分的相處看得我好害羞啊/// 咬開胸口位置的鈕扣 真的就是尊才會做的事情///////又是很有畫面感的一幕wwww 出雲之後也許會想「嘖 查覺到的時候,衣櫃裡的襯衫鈕扣很多都不見了」雖然知道一直買新襯衫不是辦法,但還是一直放任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的兩人//////

Lini:2013/03/13(水) 18:28 | URL | [編輯]

TO Lini

荒蕪這篇大概就是痛與甜並進的故事吧(喂)當然裡面也有很多我的私心,例如你點出來的出雲的手指、然後尊和出雲的夜間相處(好意思)。大概是因為對結局我無法太任性,而那樣的任性也是我無法接受自己去做的,所以便將這點小小的遺憾放在回憶裡,稍微彌補一下ww

然後,我真心覺得尊是個行動前不會多思考的人,所以、他大概真的會毫不考慮地把鈕扣、嗯、你懂wwwww(說話啊

Tama:2013/03/19(火) 20:45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