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時間點為動畫13集之後
*故事屬性微甜帶澀,為正經治癒向(應該吧←喂)


連載更新用






-02-






  不多不少,剛好第十次。

  那個在店門外徘徊了好一陣子的少女,是第十次將游移的視線停留在他身上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

  正當草薙這麼想著,打算離開吧檯、去確認店外那名素未謀面的少女是不是有事找他時,少女便踏著猶豫的步伐走向前、推開了店門。

  「不好意思……打擾了。」

  「歡迎光臨。」

  「那個……」

  「怎麼了嗎?」

  草薙對著少女揚起淡淡的笑容,希望能藉此化解少女不自覺散發出的緊張。

  面對草薙溫暖隨和的笑容和輕柔好聽的嗓音,少女原本緊抓著圍巾的手漸漸鬆了開來,被冬日寒風吹得染上一層淡紅的臉頰也逐漸放鬆下來,而唇邊支支吾吾的聲音,則一點一點回穩到清亮甜美的音調。

  「那個,我有個朋友前幾天來這裡喝酒,結果喝醉了,不小心把我的書弄丟了。我們沿著他回家的路找了好幾回,都沒看見,所以就想著,也許是掉在店裡了。」

  「書?」

  「嗯。」

  「……啊、是《空色勾玉》嗎?」

  「對!」

  「妳等一下,我記得……」

  草薙示意少女稍微等他一下,便轉身走到堆放客人遺留物品的櫃子前,從最上層拿出一個牛皮紙袋。草薙稍微翻開紙袋、確認了一下內容物,並在比對過書名之後,轉身走到少女面前、將手中的紙袋遞給少女。

  「妳看一下是不是這個。」

  「謝謝。」

  少女小心地接過紙袋,而後拿起袋中的書仔細翻看了一下。片刻過後,少女點點頭、將蓋著藏書章的頁面攤開在草薙面前。

  「是我的書。」

  「那就好。」

  「謝謝你,給你添麻煩了。」

  面對少女展現出來的客氣和禮貌,草薙笑了笑,「不會,那是本好書,能回到主人身邊,總比堆在櫃子裡好。」

  「你看過這本書嗎?」

  「高中的時候看的。」

  草薙緩步走回吧檯後頭,並隨手取來櫃子上的紅茶罐和一只白瓷杯,「我記得……『火的詛咒被解開了。無論對光輝還是黑暗,那把劍都想復仇吧。』有這麼一句對吧。」

  沒想到對方能如此流暢且一字不差地背出書中的句子,少女眨了眨眼,一時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而等她回過神、想到自己就這麼愣在原地很失禮的時候,草薙已經泡好了一壺香氣濃郁的紅茶,開口問了她一句:「要不要喝杯茶再走?」

  「不用、我……」

  「外面開始下雪了,喝完這杯茶、暖暖身體再走吧。」

  順著草薙的話語,少女看向正飄著白雪的窗外,一時間有些猶豫。最後,少女輕輕向草薙點頭示意,決定接受對方的好意。

  「……那就、打擾了。」

  待少女在吧檯前坐下後,草薙為少女倒了一杯紅茶,接著便繼續進行每日的例行工作。而坐在高腳椅上的少女,一邊將雙手包覆在白瓷杯上,藉此溫暖自己方才在店外徘徊時,幾乎要被陣陣寒風凍僵的雙手,一邊盯著草薙仔細地擦拭手邊的杯盤。

  「那個……」

  「嗯?」

  「關於《空色勾玉》,『拿著劍,我們一起出去吧。你的牢籠,還有綁住你的枷鎖,我都想以這把劍一併解開。』我最喜歡這一句。我想,書裡的那把大蛇劍,比起將一切燃燒殆盡,我覺得它更像是一種緣分、試煉,沒有它,男女主角不會有所成長,也無法認清自我。」

  方才中斷的交流透過少女所背誦的句子再度連接了起來。而那句話和少女的解讀,則讓草薙不自覺地停下手上的工作,陷入沉思。

  「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看著草薙的神情,少女忍不住又補了一句話作為緩衝,希望自己這段發言不會太過莽撞和突兀,以至於造成對方的不快。

  「沒事,妳不用那麼緊張,這看法並沒有不好。只是這個故事的結局太過美好了,讓我忍不住覺得現實終究只能是現實。」

  雖然鏡片遮擋住了草薙的眼眸,讓人無法輕易察覺一些細微的情緒轉折,但或許是方才那段不經意的對話,在他心中勾起了一段太過相似的回憶和情景,當下,草薙忍不住輕輕地在語尾留下了些許感嘆。

  這時,店門被推了開來,兩位女性有說有笑地走進店裡、向著吧檯走來,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談話。見狀,擔心自己再待著也許會妨礙對方做生意的少女,也不管杯中仍冒著熱氣的紅茶是否會燙嘴,她只是一口氣將香醇濃郁的紅茶一飲而盡,接著便拿起隨身物品、站起身,朝草薙微微鞠躬示意。

  「那我先告辭了,謝謝你的招待,紅茶很好喝。」

  「謝謝光臨,路上小心。」

  帶著微笑目送少女離去之後,草薙隨即轉過身,走向坐在吧檯另一側的兩位客人。


  ***


  看著擺在桌上、自己不小心錯買的菸盒,趁著店裡沒有客人、正坐在吧檯前的椅子上休息的草薙,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明明是要幫自己買菸的,但一站在販賣機前面,他卻不自覺地按下了一個他很熟悉、卻從來不抽的牌子。這個失誤,讓他在販賣機前站了好一陣子,彷彿在和那盒根本不該掉下來的菸作抗爭似的,他只是居高臨下地看著它,卻遲遲不願彎身將它從取物凹槽中拿起。直到他身後有人直嚷著要他讓開、別站在販賣機前發呆的時候,他才趕緊取了菸、快步離開。

  他一直以為他可以回歸生活的常軌了,但直到那盒菸出現在他眼前,而他只能被迫將它塞進手裡的時候,他就知道,回憶、習慣、思念這種事情,從來都不是微小、脆弱的人心可以恣意掌控和操弄的。

  他可以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也可以表現得坦然平靜,可是他卻無法阻止回憶什麼時候要打開那扇窗、催逼著他去面對窗戶之後的一片空洞和殘缺。

  那一刻,草薙緩緩朝菸盒伸出手,他的手指在菸盒上方猶疑、抓握了片刻,雖然過程中一度想退卻,但最後他仍然拿起了那盒菸、並從中取出一根菸來。

  而後,打火機燃出的火焰緩緩點燃了草薙含在唇邊的菸,一時間,裊裊輕煙自草薙的視線中升起、熟悉的氣味撲鼻而來,讓草薙忍不住伸手撐著下顎、緩緩闔上眼。

  這個味道,他聞慣了,可是他卻不知道,由他來抽,卻比想像中還要苦澀許多。

  這是屬於那個人的味道,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沾染在那個人身上了。而那就像是一種生命的印記,只要聞到,他就會想起對方的一切,無論是多細微、多久遠的事情。

  就像……

  「尊!真是的,跑去哪裡了。」

  一路從對方的教室、平常喜歡待的樹蔭下、不時會露臉的合作社找到頂樓的草薙,忍不住自暴自棄地在空曠的頂樓抱怨起來。

  「找我?」

  這時,熟悉的嗓音自草薙的頭頂傳來,讓草薙立即轉頭看向頂樓的最高處。只見那個讓他幾乎要把整個校園跑遍了才找到的人,此刻正一臉慵懶地盤腿坐在上頭,嘴裡還叼著根不知道從哪弄來的菸。

  「我說你,不是說好中午要複習考試內容嗎?竟然跑來納涼、抽菸。」

  草薙沿著鐵梯子爬到周防的所在地之後,隨即伸手俐落地將菸從對方口中抽出,並毫不留情地將菸在地上捻熄。

  「喂……」

  「校園裡禁止抽菸,而且你明明就未成年,這菸哪來的?」

  「……你不是也在抽嗎?學長。」

  周防刻意改變了稱呼對方的方式,彷彿在提醒著草薙自己都沒有以身作則,有什麼資格質問他抽菸這件事。

  「那是在校外……不對,你怎麼知道……」

  發現自己不小心不打自招之後,草薙抿起嘴唇、有些不甘心地看向周防。而周防只是輕輕勾起嘴角、拉了拉自己的領子。

  「你的領子上有留下菸味,雖然很淡。」

  「唔……總之,我們得去自習室複習考試內容。」

  「等一下。」

  周防伸手拉住草薙的手腕,一把將原本打算離開的草薙給拉坐在地上,接著他整個人就順勢朝對方的大腿躺過去,動作一氣呵成,讓草薙連抗議、拒絕的機會都沒有。

  「我有點想睡。」

  「不是才剛吃飽?吃完就睡小心會胖喔。」

  「喔……」

  「……我說你,這次考試再不認真準備,真的會被當喔。」

  「喔……」

  「你真的有放在心上嗎?好歹稍微唸一下吧。」

  「喔……」

  「唉,好啦,我昨天幫你整理好考前重點了,等一下拿給你,你記得翻過一遍……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看著周防在自己腿上睡著的模樣,草薙忍不住又嘆了口氣,而後口是心非地伸手順了順周防有些被風吹亂了的頭髮。

  「你啊、稍微對自己的事情用點心吧。」

  那一刻,草薙放鬆了腿上的力量,並用手掌輕輕遮蓋住周防的眼眸,為他擋去春天和煦溫暖的陽光,也默許對方就這麼躺在他腿上午睡。

  那天,天空湛藍得宛如南國島嶼才有的清澈淺海,讓人心曠神怡,而空氣裡除了溫暖宜人的春日微風、還有一點周防所餘留下來的菸味,那是跟他習慣抽的那種薄荷菸截然不同,有點苦、有點嗆、卻意外適合周防的味道。如果每個人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味道,能夠讓別人記憶、回味的話,他想那應該就是屬於周防的氣味。

  於是,從那天開始他就記下了那種味道,而一記、就是近十年的光陰。

  一根菸盡,牆上時鐘的指針仍在走著,杯子裡單薄的茶葉也依舊悠閒地在水面晃盪著,宛如一只正輕緩航行於湖面的小船。而他的身邊,沒有明媚的陽光、沒有和煦的春風,當然也不會有那點紅。店裡什麼都還在、什麼都沒有變,只是星火燃到了盡頭,除了一點煙灰,其他的,都只能消融在空氣中,一如過往、轉瞬即成雲煙。

  到頭來,什麼也留不住。






-To be continued-







其實我有很認真在思考我這篇到底是在療傷還是在補刀(喂
不過我始終覺得這篇真的是走治癒、療癒系的、吧(為何心虛
大家懂ww(不大家不懂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K|尊出|當我們走過那片荒蕪之地

Next |  Back

comments

說一句我真正的感覺…聽聽就好,只是個人的意見
我覺得Tama給的糧比較合我的胃口…雖然官方最近一陣子給的非常甜…但是我需要更多深度的東西。尊和出雲的內心契合,與其說用畫面表達,果然文字還是比較合適呢…。我本來就是喜歡他們在人前約束自己、卻用眼神對話的感覺。


回到這一篇。確實是療傷也是補刀…對我來說也許是補刀多一點吧,因為幾個月來的隔離,本來已經平靜了的心情又被妳勾起了QAQ

回憶篇,在屋頂上休息的兩人,自然而然的畫面就浮上我的腦海了。很喜歡尊戲謔地喊出雲「學長」這個部分www這裡好甜好甜,但是因為是回憶…放在整篇文裡整個就…QAQ

尊走了以後,草薙的內心是不可能無所動搖的,但是在他人眼中,他卻平靜異常。一方面是因為他早有心理準備,一方面是他已經習慣將內心情感藏得深深的。看見自己能夠在大家面前如此鎮定,我想草薙也被這樣的自己騙了吧,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思維走向。

但就像你在這篇文提到的,「回憶、習慣、思念這種事情,從來都不是微小、脆弱的人心可以恣意掌控和操弄的」…草薙終於還是明瞭到自己的脆弱之處。很喜歡Tama用買錯菸盒這件事來表達…但就是這件事讓我覺得心裡好悶(應該就是妳成功的傳達了他的心情)Tama妳這篇真的是…我想你大概不是故意的,本來要療傷卻走到了別的路線? ←這只是我的感覺 不要介意…

出雲看著買錯的菸,猶豫之後終於放棄似的拿出一根來抽…我覺得在這個當下,他也是決定接受自己的脆弱了吧…所以也不再忍耐,口中回味著尊的味道,腦海裡反芻著和尊的回憶…這兩個加起來真的讓我好痛QAQ

總之這篇,看到眼淚已經打轉了

Lini:2013/03/13(水) 17:55 | URL | [編輯]

TO Lini

先謝謝Lini的肯定,也謝謝你每次都給我這麼用心、和充滿感情的感想。雖然我不知道我這麼理解可不可以,但這或許是因為我們心中對於尊和出雲的理解是相似的吧,所以你說的點很容易打中我,會讓我覺得自己的確想說這些、或者有一種「啊、原來這麼看也可以,好棒喔」的感覺。總之,大概是想表達能在這個CP上找到一個跟自己想法契合的人,很開心,未來也請你多指教了ww

然後,我在寫這篇的過程中,也的確是療傷和疼痛並進的。我覺得這是一條不可逆的旅程,出雲需要去走、我也是。但雖然鼓起了勇氣往前走,卻又在碰觸到某些回憶和橋段的時候,覺得難過和卻步,於是寫一寫忍不住就哭了(掩面)。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慶幸自己走了這麼一回,覺得可以稍稍鬆口氣,覺得自己認真面對過第一季的結局、也好好面對尊和出雲了。

我自己是這麼想的,疼痛和難過,我自己或許會在剛發生的那個當下不自覺選擇逃避,而我覺得這是人之常情,沒有人會希望身邊發生痛苦難過的事。但我也清楚,有些事可以隨著時間淡忘,可是有些事如果不直接面對、處理,永遠會是一個疙瘩。而在我心中,我想出雲也非常明白這一點,即使在人前他必須表現出冷靜、坦然的態度,但他知道他有他必須跨過的坎,而這一步,除了他自己沒有人可以幫他。所以,雖然掙扎、猶豫,但他還是會一點一點用自己的方式去化解心中的傷痕。

另外題外話一下,我自己非常喜歡出雲心裡那點脆弱。怎麼說,我認為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沒有缺點和弱點的,正因為有這些,所以一個人才能活得那麼真實。因此,我很喜歡出雲的優雅溫柔、聰明才智,以及他的氣度和他的包容,但我對於他心中的脆弱、私心卻也是同等的喜歡,那讓他成為一個有血有肉、不是聖母也不是英雄、但卻很貼近人性的角色。嗯、說到這,只想說我真的好喜歡出雲QAQ

最後給妳一個擁抱,因為這篇其實我已經完稿出本了,所以結局就擺在那、也無法改變什麼,但我可以很肯定地說,我很喜歡這個故事ww

Tama:2013/03/19(火) 20:39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