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13・Thu

【K/尊出】長路

*故事微溫偏澀
*推薦BGM↓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ww





-長路-







  「嗯……品項和數量都沒錯。」

  確認完商品細項後,草薙將紙張輕緩地放回櫃檯上,對著眼前那笑彎了眼的男人回以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就好,東西會按時送到你店裡去。」

  「嗯。」

  「你還是一樣,沒親自看過、確認過的食材絕不用,怎麼、不信任我?」

  男人的提問讓草薙揚起一抹無奈的微笑、回了這麼一句:「這是原則。」

  「是、是。」

  「那今天就先這樣,我先走了。」

  「呃、等等,外頭那麼冷,留下來喝杯熱茶吧。」

  草薙瞄了一眼玻璃窗外、正被一片雪白所籠罩的街景,搖了搖頭,「就是因為冷,所以才不能陪你繼續閒聊了。」

  向男人擺了擺手,草薙一邊圍上圍巾、一邊往店門口走去。

  推開店門的那一刻,刺骨的寒風混著雪花迎面而來,讓草薙忍不住縮了縮肩頸,對著冰冷的空氣吐出一口溫熱的白霧。

  「喂。」

  「嗯?」

  循著熟悉的嗓音轉過頭,草薙便在不遠處的屋簷下,看見一抹耀眼的赤紅、張狂地盛放於銀白的落雪中。凝視著那個正靠在牆邊、神情裡帶著些許不耐的男人,草薙勾起嘴角、邁開步伐走到對方面前。

  「不是說了,只是一點小事,你一定會覺得無聊。」

  「走了。」

  「好。」

  見周防沒打算多表示點什麼,草薙只是習以為常地點了頭、緩緩跟上周防離去的身影,和對方一同步入積雪的街道、踏上歸途。

  其實,他不太確定周防今天為什麼突然心血來潮想跟他一起出門。這些例行的工作,一直以來都是他獨自一人處理,周防或許不太清楚細節,但也大略知道工作內容是些什麼。不外乎就是挑選新食材、酒類,或者為店裡添購新的杯盤、食器。他喜歡對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花費心思,但他知道,周防不是喜歡這類事情的人。

  也因此,周防今日的舉動,讓他忍不住覺得好奇。別人總說他瞭解周防、和周防之間有著無法言說的默契,但他心裡明白,有時候,他也會有摸不清周防心思的時候。

  只是,周防不願說,他也就不想追根究柢。一邊享受著對方的沉默寡言和不善言辭、一邊以自己的方式去接近和了解這個男人,這是他在和周防相處時的小小樂趣。

  「尊。」

  「嗯?」

  「回去前,給安娜買些甜點吧。」

  「……嗯。」

  繞過街角,兩人轉入與熱鬧的商店街相比、顯得寧靜又清幽的巷子,往安娜喜歡的那間甜點鋪走去。而在遠離即使下著雪、也生氣蓬勃的鬧區前,草薙瞥見了一群從對街走過、穿著母校制服的高中生們。看著少年、少女們青春洋溢的笑容,草薙忍不住在收回視線的同時,將注意力落在從方才開始、就走在自己斜前方的周防身上。

  那一刻,草薙忍不住放緩了腳步、任由周防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而後,逐漸拉緩的腳步停了下來,草薙在以雪花作為裝點的小巷子裡,靜靜地凝視著與他拉開了一小段距離的男人。

  曾幾何時,周防和他都還只是帶著輕狂和驕氣的少年,但幾年過去,冬雪落下又融去了不知多少回,冬去春來也成了他們習以為常的變化,他眼中的周防,也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一個能夠肩負重擔的男人。而他也明白,這個人,肩上同時承載著實質上和精神上的重量。

  但他只能陪著周防一步一步成長,並看著周防和他、和這個世界拉開一段微妙的距離。

  過去,他的世界有兩年的時光是沒有周防的,而後,周防來到這個世界上,與他共享同一片天空、呼吸同樣的空氣。曾經,他們並肩而行,如今,他跟著周防,陪對方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任由周防修改、拉動著他們之間的距離。

  於是,在漫長的時間軸線上,他明明前進著,卻又好像在原地踏步。而那只是因為,他的時間脈絡,是以周防尊這個男人作為基準來理解的。

  「嗯?」

  感覺到寧靜的小巷子裡僅剩下自己的腳步聲,周防有些疑惑地停下前進的步伐、轉頭向後看去。而後,他在隔著一個店面的距離裡,看見了草薙一如既往的柔和神情。只是,這看似熟悉的身影和街景,卻讓周防忍不住皺起了眉。

  似乎,有哪裡不對了。

  不明所以的違和感在心中蠢蠢欲動著,讓周防忍不住想去忽略,但那種感覺卻又像跟刺扎在心頭,讓人無法隨心所欲地說放下、就放下。

  「怎麼了?」

  於是,他還是開口問了。

  但草薙卻只是帶著笑、緩緩搖了搖頭,輕描淡寫地用一句「沒什麼」帶過。只是,即使草薙比他年長、又善於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他也終究不是第一天和草薙出雲這個人相處了。對方是不是有心事,他看得出來,只是不願多問而已。

  一如草薙總會給自己足夠的空間獨處和行動,一直以來,他也不想去干涉草薙的事情。他們之間,從沒約好要開誠布公、沒有祕密,但他們了解彼此,而那只是因為,在歲月的流逝中,很多事會自然而然地攤開在彼此面前而已。從性格、生活上的瑣碎習慣,到對方細微的動作、表情究竟代表了什麼意思,他們或許從沒想過要將一個人抽絲剝繭到這個程度,但他們卻在不知不覺間對彼此瞭若指掌。

  「你……」

  「沒事,你走、我會跟上。」

  草薙拉了拉圍在領口前的圍巾、勾著嘴角,邁步循著周防在雪地裡留下的鞋印,一步一步走過自己方才遺落下的距離。於是在積著雪的街道上,不完全重疊的印子,彼此交錯。

  看著草薙緩步踏過自己的腳印、向自己走來,那不完全疊合的鞋印讓周防一時間屏息,而後他忍不住轉過身、朝正往自己迎面走來的草薙走了過去。

  「不是說了我會跟上嗎?」

  因為在途中和周防迎面相逢而不得不停下腳步的草薙,一邊說,一邊帶著微笑、伸手拍了拍周防肩上的落雪。但那與冰涼雪花相觸的手指,還沒來得及還給對方肩上一片清靜,就被溫暖的指節握入了掌心、完全動彈不得。

  那一刻,他們只是平靜而專注地凝視著對方,久久不語,彷彿在這單純的凝望中,就能解開他們之間複雜難懂的習題、也能答盡他們對於未來的提問。只是,當那放在大衣口袋裡的終端機響起悅耳的鈴聲時,這段癡心妄想便隨著沉默的結束,在現實中煙消雲散。

  「該走了。」

  草薙一邊自口袋中取出終端機、一邊動了動被周防握住的手。但讓草薙意外的是,周防並沒有放開他的打算,而是拽著他的手、不發一語地轉過身,繼續往前走。

  一切是如此理所當然,彷彿他們本就該維持著這種能輕易觸碰到對方的距離,彷彿他那透著涼意的手指本就該因為對方溫熱的掌心而沾染一絲暖意,彷彿,他們之間可以存在著這種親暱、帶著……一點愛意的關係。

  「是我,有什麼事嗎?」

  在接起電話的同時,草薙放鬆了指節,任由熱燙的溫度穿透肌膚和神經,進駐心房。






-Fin-






一直很想試著寫寫有點暖意、卻又有點苦澀的故事,但這篇到最後或許還是溫馨了ww

其實出雲向尊走過去的那段,我並不認為尊會轉身去找出雲,總覺得不走回去,才是尊。但出雲那句「沒事,你走、我會跟上。」讓我心裡情緒滿得無處宣洩,所以,我最終還是心軟、讓尊往回走了幾步。

但若問我,這兩人在這篇有在一起嗎?我的答案肯定是沒有。我想,他們之間並非沒有情意、甚至也不是完全沒有愛意,但一如尊理所當然地認為出雲始終會跟著自己,出雲心裡也從來沒有想去爭取什麼、甚至改變他們的關係。然而那點理所當然、那點暖意,已說盡了他們之間的事,所以我想,這樣就好,我所喜歡的,也許就是這樣的他們。

在我心裡,草薙出雲不爭、所以他愛得優雅;他不強求、所以愛得優雅;他愛得優雅、所以這份愛一點也不卑微。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K|尊出|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妳的附記;原來妳也會從這個角度看這一對...不同於我寫的都是情意滿滿,我發現像妳這篇反而能突顯草薙的好...&我非常能體會妳想讓尊往回走的心情...
我沒想到看K到這時候,會對草薙有這麼深的感覺啊,一開始只注意到他外觀和個性上的優雅,後來發現他為HOMRA和周防所做的種種犧牲...他真的是K裡我最愛的腳色無誤T_T
像這種感覺,對我來講只能用文字表達...這一對真的很適合寫文呢,但是要抓得恰到好處也不容易
所以我很佩服Tama獎 每次看你的文都能感受到底下的深意 而不只是文字表面上的互動而已...

Lini:2012/12/17(月) 06:19 | URL | [編輯]

TO Lini

其實這篇、我反覆修了看了很多次,所以也許真的是長路也說不定ww 然後這篇我其實藏了很多小情緒和細節,但也許是最後的回頭和牽手太閃亮了,掩蓋了這些部分吧(笑)像是腳印、末尾的三個「彷彿」、我沒有明說的周防當下的心理狀態等等都是。不過朋友也跟我說,很多地方藏太深真的不容易發現ww

所以我整個還很需要歷練XD

Tama:2012/12/19(水) 13:42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