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為周防x草薙
*腦補有,極有可能之後被官方打臉,請慎入
*我個人覺得漫畫和動畫之間有微妙感,所以可能的話,以漫畫來理解此篇會比較理想
*鱒魚夫妻閃光放很大,請注意XD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再下拉
-同じ花の咲いた春-






  花開花落,季節流轉,生命的開展和殞落,有時候,僅是一瞬間而已。

  他們,從來不曾共有任何約定,卻和對方一起經歷並揮別了荒唐的年少歲月。他們,從來不曾給過對方一點承諾,卻同樣允許菸草所燃起的輕煙,帶走他們的青澀與天真,並放任香醇濃烈的美酒將他們暈染得更加成熟和洗鍊。

  他和他,或許只是在漫長又短暫的人生旅途中,習慣了身邊有對方的存在。

  而他,或許只是習慣當他抬起眼、轉過身的時候,就能看見那個人帶著笑、站在他視線所及的地方。

  ***

  睜開眼的那一刻,周防帶著朦朧的思緒,瞇起眼、望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而在等待思緒清醒的過程中,周防依稀想起,不久前,草薙似乎跟他提過裝修店面的事情,但當時,他只是隨口應了一聲,沒多說什麼。

  這裡,是草薙的店,理應由草薙來打理,他是這麼想的。

  無論這裡來來去去多少客人,無論吠舞羅的成員讓這裡變得多熱鬧,這裡,始終都是屬於草薙的地方。而這間店,會成為吠舞羅的根據地,會成為可以讓大家齊聚一堂、打鬧嘻笑的地方,也都是因為草薙。

  草薙說過,眾人會相聚在一起,都是因為他。但他卻覺得,如果沒有草薙,吠舞羅大概就不會是現在的吠舞羅。

  想到這裡,周防緩緩自沙發上站起身,而後踏著慵懶的步調離開房間、走下樓梯。只是,一走下樓梯,周防立即因為眼前空無一人的店面而停下了腳步。

  這裡,除了深夜時間,很少這麼安靜。

  當下,周防索性在階梯上坐下,抬眼環視過店裡的每個角落。鐮本經常窩著的沙發、八田不小心刮壞的桌腳、赤城打掃過的窗戶、坂東在吧檯邊習慣坐的位置、安娜習慣用的玻璃杯,還有……

  吧檯和酒櫃,屬於草薙的世界。

  雖然僅是隔著一個吧檯,但那木製的桌面,卻彷彿分隔了兩個世界。吧檯之外的世界,有著眾人的歡笑、喧鬧聲,吧檯之內的世界,則只有草薙那總是優雅、從容的身影。但儘管如此,在他眼裡,這兩個世界卻始終彼此相連結著,誰也無法將其分割。

  因為草薙總會在那裡。不管那群小鬼又弄壞了店裡的什麼東西、或者又惹出了什麼麻煩,草薙總會帶著笑容、無奈地向他詢問該怎麼做,或者一邊責罵著他們怎麼那麼不小心、卻又認命地收拾著被弄壞的物品。

  也因為草薙總會在這裡,所以,他可以沒有後顧之憂地做他想做的事。或許,正因為他知道有草薙守在這個地方,也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他的身後都會有草薙在,所以,他才能自由自在地、盡情盡興地專注在眼前的事情上。

  草薙總說他很強大、其他人完全不能和他相提並論,但他明白,有些事,是只有草薙才能做到的。

  「尊?」

  那一刻,伴隨著那總是清亮好聽的嗓音,草薙抱著紙袋的身影、緩緩從前門走進店裡。

  「怎麼坐在這裡?」

  看著草薙走進店裡後、並沒有將暫停營業的牌子翻轉成營業中,周防便明白今天下午大概是例行的進貨、掃除日,所以店裡才一個客人也沒有、也不見那群小鬼的身影。

  「尊?」

  或許是因為始終沒有聽見周防的回應,草薙忍不住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正坐在階梯上的男人。但他還來不及對上周防的視線,就聽見周防那帶著一絲沙啞的聲音,在寧靜的空間中迴盪開來。

  「出雲。」

  聽見周防喊了自己的名字,草薙愣了一下、而後緩緩對上周防的視線。這個男人,鮮少會喊他的名字,或者說,他並不習慣用名字來和誰建立、拉近關係。但此刻,周防卻用那一如往常的低沉嗓音,品嘗、咀嚼著他的名字,讓他忍不住陷溺在自己早該聽慣了的聲音裡。

  那一刻,草薙忍不住在與周防的對視中揚起一抹微笑,而後他便看見坐在階梯上的年輕帝王緩緩朝他伸出手、無聲地召喚著他。

  當下,草薙沒有任何猶豫,只是自然地邁步向周防走去、而後將手掌放置在周防向他伸出的掌心上,任由肌膚感受著那逐漸滲入肌理、熨燙神經的溫熱。身為火焰最忠誠的子民,他理應順從王的召喚、並回應王的期待。

  他們之間,從來沒有任何強制的命令,只有你情我願的君臣之禮。

  「啊、要吃嗎?新鮮的生魚片。」

  草薙一邊任由周防摩娑、抓握著自己的右手掌、一邊晃了晃左手拿著的紙袋。

  「街角那邊新開了一家日式料理店,剛剛老闆特別送過來的,說是來打個招呼。」

  「先放著。」

  凝視著周防深邃的金色眼瞳,草薙偏頭笑了笑、隨手將紙袋擱置在吧檯的邊緣,而後他退了一步讓周防站起身,並放任那眉眼間還帶著一絲睡意的男人,在站起身的那一瞬間、一把將他拉進懷裡。

  落入周防懷裡的草薙,臉上沒有一點驚訝和慌亂,他只是緩緩將臉龐靠在周防肩上、並以乾淨的聲線在對方頸子邊低語著。

  「生魚片不能放。」

  「嗯……」

  周防低聲應了一句,但卻沒有放開草薙的意思,反而收攏了手臂、將跟他相比顯得有些纖細的身體摟得更緊了一點。那一刻,沁入他鼻間的,是跟他身上一樣的菸草味道、以及草薙身上獨有的淡雅清香。一直以來,他總記不得草薙身上的清香源自於什麼,可是,那樣的氣味卻滲入了記憶中,讓他只要一聞到,就會想起草薙的身影。

  草薙很善於掌控局勢、以及掌握各式各樣的情報,但同時,他也很善於在他的記憶中勾畫出專屬於他的印記。於是,他只能任由自己的感官,一點一點地記住草薙的一切。

  「……尊。」

  「嗯?」

  「安娜呢?」

  「不知道。」

  聽到周防的回答,草薙忍不住輕笑出聲,而後他伸手拿下戴在鼻樑上的墨鏡,並在手掌下滑的同時、回抱住了周防。

  感受著周防那總是比自己溫暖許多的體溫,草薙緩緩闔上眼。其實,他一直都明白,無論是那在張狂中帶著一絲疏離感的眼神,還是那鮮少真心笑過的神情,或者,是那惜字如金的性格,在他眼裡,早已於年復一年中,成了一種不可或缺的存在。

  「……櫻花、開了嗎?」

  聽見周防的問題,草薙微微偏過頭、看著周防自他肩上拾起一片淡粉色的花瓣。

  「如果你問的是那一棵櫻樹的話,我剛剛經過的時候,它已經開得很漂亮了。」

  「喔……」

  看著周防隨手讓花瓣自指間滑落,草薙帶著笑、有禮地接下周防那伴隨著櫻花飄落而烙印於自己唇上的親吻。




  願,我們還有無數個年頭,能一起看著那棵櫻樹歷經花開花謝。

  願,數十年後,你仍是你、我仍是我。

  願,我為你守著的歸所,永遠能盼到你的身影。






-Fin-






其實我今天應該要來打03話心得的
但凌晨看完首播之後,我的內心被疼痛的情緒佔得滿滿的QAQ
(但也可能只是我自己腦補過度XD)
所以就選擇先把這篇斷斷續續打了好幾天的短篇完成
希望能藉由他們溫馨的互動,來稍微治癒我
可是、我的眼淚還是在寫到最後的時候潰堤QAQ
結果讓這篇的甜味在最後全飛走了QAQ
真的很抱歉,我實在不該在這種心情狀態下來寫這篇的
弄得那麼感傷,連我自己都好難過QAQ
可是這篇的最後一句,大概就是我咀嚼了03話之後,浮現在心頭的句子
真心希望,我心裡那不祥的預感不要成真(倒)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K|尊出|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KISSSSS!!!!

抱歉,我對KISS非常沒有抵抗力…尤其是氣氛達到臨界點的KISS//////
可能以前也想寫有吻的畫面,但通常寫到一半就激動地寫不下去了、唉
看來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遠目)

文字的好處就是,看著看著能有在自己腦海的想像/////
而且是最符合自己需求的畫面,要在哪個地方停留多久,都是讀者可以決定的
這一點真的好棒

以這一篇來說,其實我在「生魚片不能放」那一句前面停超久
草薙把臉靠在周防的肩上、兩個人互相感受彼此體溫、彼此憐惜的那個畫面
唉真是無法形容的…

還有草薙身上的清香/////我也覺得他身上一定有清香!!雖然是菸草的味道,但卻沒有粗曠的氣息,反而是一種纖細優雅的感覺…會讓人安心的一種香味。周防抱著他的時候,這樣的氣息一定深深吸引著他吧…

最後的吻,雖然看了好激動…但真的是有說不出的苦澀QAQ 我很喜歡他們兩個這種深層的、無法動搖的愛,但是這種愛總覺得真會走上悲劇路線 QAQ 不要再講了 雖然、老實講,悲劇對我來講,總是比喜劇要來的印象深刻…但還是會痛…

不管怎樣,鱒魚夫婦我會支持到底!!

Lini:2012/10/23(火) 21:09 | URL | [編輯]

TO Lini獎

這第一個KISS寫得我內心小鹿亂撞的(掩面)
雖然只用了一句來詮釋,但那個畫面在我腦中停了好久(再掩)
總覺得腦內、心裡波濤洶湧的,但我想他們還是適合這樣的詮釋
剛剛好、不多不少,老夫老妻的浪漫wwwww

然後我也覺得文字的好處是,透過文字,大家所得到的、想像的都不同
以往在閱讀的時候,我也很常在某句話、某段停很久
只是為了好好品嚐、咀嚼那段文字的意境和情感
雖然這樣有時候看書的進度會很慢^q^(喂)

and你的回覆真的充滿愛啦(心)
害我好想推你去寫寫他們(喂)
這邊整個缺糧想求糧食XD(巴頭)

老實說,我自己也覺得悲劇好像容易給人深刻的印象
或許是疼痛、不完美、殘缺的美吸引著觀眾、讀者吧
我自己的淚腺脆弱,很常在聽歌、看書、看劇、寫文的時候落淚
所以我不否認自己其實也很喜歡這種疼痛感
雖然以創作比例來說,還是甜文高過悲文
畢竟我是抱著希望喜歡的角色可以幸福的心情創作的ww
但我有一個喜歡的寫手曾經說過:
悲劇相較於喜劇,給人的印象較為深刻,所以也顯示了,要寫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喜劇有多不容易
(憑印象打的)
所以他期許自己有天可以寫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喜劇
我自己覺得非常了不起,尤其之前去看了王爾德的《不可兒戲》之後,這種感覺更深刻了
那種有質感、讓人會心一笑又印象深刻的喜劇,真的非常厲害

啊好像離題了wwwww
總之,希望HOMRA組織後可以平平安安、溫溫馨馨到最後QAQ

Tama:2012/10/25(木) 20:39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