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是個沒有能力保護自己膝蓋的人XD(喂)
這篇是因為被C獎的這篇射中、痛到忍不住而寫出來的
在寫的過程中,我稍微做了一點轉換、加了一點自己的私心(喂)
不過大致上是借用C獎的梗這樣
and依舊是很謎樣的東西、無法判定甜不甜(喂)
ok的話再下拉ww
-僕はいなくならない-






  他說,那裡是個遲早會被渦吞噬的地方。




  「前輩。」

  弗雷特里西彎下身子,凝視著正闔著眼、靠坐在樹幹上休息的里斯。但里斯不知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刻意不想理會他,仍舊閉著眼、沒有一絲回應他的意思。而弗雷特里西在發現里斯對他的叫喚無動於衷後,便伸出手、撥了撥里斯垂落在額前的瀏海。

  「好像快下雨了,前輩還是進去比較好。」

  「……我知道。」

  伸手撥開弗雷特里西的手,里斯緩緩睜開眼、凝視著正對著他揚起微笑的男人。異常滯悶的空氣和瀰漫在鼻間的雨水氣味,都是即將下雨的徵兆,他並非沒有注意到這些。

  「大家都散了,現在裡面很安靜。」

  即使里斯的表情有些冷淡,弗雷特里西仍舊以輕快的語調、向里斯告知了室內的情況。他一直都記著,里斯不喜歡過於紛亂嘈雜的氣氛。

  只是,這話才剛說出口,兩滴雨水便同時落在里斯和弗雷特里西的臉頰上,讓兩人忍不住抬頭望向一片灰濛濛的天際。接著,承載了水氣的灰色天空,像是想回應他們的凝視似的,突然間降下了令人措手不及的傾盆大雨。

  「哇!說下就下,也太突然了吧。」

  原本站在樹蔭外的弗雷特里西,趕緊一個跨步走進樹下,與里斯一同在僅能勉強遮擋掉部分雨水的樹蔭下躲雨。而後,弗雷特里西一邊凝視著逐漸陷入一片雨霧中的建築物、一邊脫下自己的外套。

  「你幹嘛?」

  看著弗雷特里西在兩人頭上拉開自己的外套、不讓自樹葉間零星落下的雨水滴落在他們身上,里斯不禁皺起眉。

  「擋雨。」

  「我不需要。」

  「可是我一直很想這樣試試看。」

  弗雷特里西帶著明亮的笑容、緩緩在里斯面前蹲下身,讓兩人得以在外套之下、近距離地凝視著彼此。

  「為你遮風擋雨。」

  「我說了我不需要。」

  「……前輩,什麼都可以喔。」

  「什麼?」

  「我會一直在這裡聽你說各式各樣、你想告訴我的故事,所以,想跟我說什麼都可以。」

  事實上,里斯並不需要任何人為他遮風擋雨,而他也無法確保明天他們是否還能像現在這樣的交談、對視。可是即使如此,他還是想看見眼前這個人露出更多不同的表情,也想認真聆聽眼前這個人口中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故事。因為僅僅只是如此,他就覺得這個世界,並沒有他們所看見的那麼殘酷。所以,他想活著、想跟里斯一起活著。

  「……你、很煩。」

  「嗯,我知道。」

  弗雷特里西揚起嘴角,任由里斯拉扯著他的領帶、讓兩人之間的距離一瞬間拉近。而後兩人沾染了些許雨水嘴唇,在外套所區隔出的小小世界裡,輕輕相貼。




  那天,里斯在他耳邊、輕聲對他說,他的故鄉,是個遲早會被渦吞噬的地方。

  可是,那裡也有著和他一樣溫暖真誠的人存在。






-Fin-






在寫這篇的時候,心裡一直浮現最近很愛聽的一首歌
是miwa桑的ヒカリへ(Rich man, Poor woman的主題曲)
其中這兩句歌詞讓我又痛又喜歡↓

たとえ描く未来 そこに私がいないとしても
いまはそっと抱きしめてあげる


很喜歡這樣純粹的愛情,雖然我不知道這樣不求回報的事情是否真能做到
但一直以來,在面對里斯和弗雷特里西的時候
自己總是抱著想讓他們幸福的想法在創作
所以不管是寫溫馨甜蜜的故事,還是有點痛的故事
最終最終,都還是希望這兩個人可以幸福、可以在心裡多為自己想一點
然後為對方在心裡留下一席之地
簡言之,即使只能用文字來傳遞一點什麼
也希望自己能創造出一點小幸福送給他們

那麼、我要買護膝啦QAQ
大家行行好別再射我箭了好嗎?坑坑相連到天邊超級可怕的^q^
我還積欠小要和東老師賀文真不忍說(好意思)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Unlight|弗雷x里斯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