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怎麼寫、怎麼不甜耶(倒
大概糖分不足吧我現在(再倒
現在去翻之前在噗浪上發的短打
就會覺得實在是甜到、閃到我不忍說wwwww

所以、嗯、OK的話再下拉喔ww
-幻夢-






  午後的咖啡館裡,零零散散地坐著幾個客人,氣氛相當地寧靜、悠閒。這天,里斯依舊選擇窩在這間客人一向不多的咖啡館裡,埋頭跟自己的稿子奮戰。

  「來,這是你點的黑咖啡。」

  雖然里斯一走進店裡,便直接走到角落的位子上坐下,視線完全沒有和店內的其他人有所交流,但咖啡館裡唯一的服務生,仍舊帶著笑,為里斯送上了一杯熱氣蒸騰、香氣四溢的黑咖啡。

  「謝了。」

  拿下眼鏡、里斯伸手捏了捏眉心,決定稍作休息。

  「看起來今天的狀況不太好啊,大作家。」

  「少說得一副很了解我的樣子,弗雷特里西,我今天的狀況,好得不得了。」

  仔細看著里斯的臉龐、弗雷特里西輕嘆了口氣。這個臉色、這種口氣,他想里斯昨天八成又一個晚上沒睡。

  「要不要換杯熱牛奶給你?喝了之後稍微趴一下。」

  「我說了我很好。」

  明白這時候他再怎麼關心、勸說,里斯都聽不進去,弗雷特里西只好拉開里斯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其實如果你遇到瓶頸,可以來找我取材啊。」

  此話一出,弗雷特里西隨即看見里斯停下了筆、抬眼打量著他。

  「你?」

  「嗯。」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好啊。」

  「你會做些什麼?」

  里斯的問題讓弗雷特里西愣了一下,而後他低頭思考了一下,略帶猶豫地答道:「看店、泡咖啡……應該還可以做點簡單的餐點,還有……」

  「蠻普通的嘛。」

  里斯拿起杯子輕啜一口熱燙的黑咖啡,接著繼續拿起筆在空白的稿紙上寫下幾個詞彙。

  「而且都跟這間店有關。」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啊,至少足以成為一個有肩膀的好男人。」

  「噗……你開心就好。」

  忍不住笑出聲的里斯,輕輕在嘴邊揚起今天的第一個笑容,而後他讓下顎輕靠在筆上,若有所思地歪了歪頭。

  「第二個問題。」

  「什麼?」

  「你覺得以你為故事主角的話,可以發展出什麼故事?」

  弗雷特里西眨了眨眼、凝視著里斯那方才被鏡片所掩蓋的湛藍色眼眸。里斯並不是很常帶著眼鏡,甚至也跟他說過,那眼鏡只是他帶好玩的,其實鏡片根本就沒有度數。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好像直到今天才記得要好好欣賞那雙漂亮的眼眸。

  「大概,不會是什麼太特別的故事吧。」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可是對我來說,平凡就足夠了。太刺激的生活過久了,也會疲倦吧。」

  「平凡啊……」

  抬起頭、里斯看向窗外來來往往的行人,而後他伸手敲了敲玻璃、指著兩個正錯身而過的陌生人。

  「我覺得那樣很好。」

  「什麼意思?」

  「比起鬧得轟轟烈烈、未來因為生離死別而痛徹心扉,倒不如一開始就像這樣,偶然在城市裡錯身而過、一瞬間經歷緣分的開頭和結尾。」

  「可是……咦……」

  原本正打算將視線從窗外的街景轉回里斯身上的弗雷特里西,卻在回頭的那一刻,看見了一片昏暗的天花板,他愣了好一陣子,而後忍不住失笑。

  只是夢嗎……

  可是,好真實。咖啡館裡的氣味、客人聊天的聲音、杯盤輕碰的聲響,還有,即使看起來很疲憊、卻好像過得很幸福和充實的里斯。

  雖然這麼想很不切實際,但他卻真心希望著,夢境與現實能有交換的一天。

  如果能有這麼一天,里斯所煩心的事情不再是任務和戰鬥,而是像夢裡那樣,為了無法順利創作而苦惱。那對他而言,該是多麼珍貴、幸福的景象。

  幸福到他覺得,就算他跟里斯只是偶然在那座城市裡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他也願意。

  「可是,也要相遇之後,才會知道這個人是不是值得自己痛徹心扉。」

  呢喃著方才在夢裡來不及說完的話,弗雷特里西翻過身,打算繼續尋找下一個夢。

  一個有他、也有里斯,一個他們都好好活著、都過得平凡而快樂的夢境。

  「弗雷特里西。」

  一個,還能聽到他那麼叫他的世界。






-The end-






大概是〈我的夢,你的淚〉那篇的姊妹作吧(喂
想說也來寫寫閃閃的夢這樣ww
所以或許是什麼夢系列……嗎(喂
然後順便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寫進去(巴頭
例如眼鏡前輩、服務生打扮的閃閃之類的ww
另外關於結尾啊,寫完的時候我就想說修稿的時候應該再加點什麼
可是真的要修的時候我、呃(誰懂
所以就保留我用直覺寫下的句子了
那麼依舊請大家多多指教了ww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Unlight|弗雷x里斯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