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獻給東老師和小要的88晃要日記念文ww
祝東老師和小要晃要日快樂!!
(我真心覺得那個賀詞唸起來有點怪(喂)
*2012晃要日紀念文
*以交往設定為前提而發展出的小故事,可以接受再往下閱讀






-蜂蜜檸檬-






「資料放在那邊就可以了。」

抱著資料走進辦公室的晃一,一邊對身後同樣抱著一疊資料的要說著、一邊將手上成堆的資料夾和筆記本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在放下手中的重量後,晃一輕吐了一口氣、轉身對要揚起淡淡的微笑。

「謝謝。」

「……不會。」

要低著頭將資料放在旁邊的小桌子上,並在放下資料後,細心地將不同類型的資料交疊擺放成十字型,讓晃一之後能更順利地取用這疊資料。

站在辦公桌前將資料夾分類的晃一,並沒有忽略要的貼心舉動,只是雖然辦公室現在沒有其他老師在、但他們畢竟是在學校,所以他也不好多表示些什麼。因此晃一只是緩緩從抽屜裡取出一張名片和一顆糖果、遞給要。

而要在注意到晃一的動作後,隨即轉頭看向他、並露出有些疑惑的神情。

「下次一起去吧,聽說他們的手工甜點很受好評。」

面對晃一那帶著溫柔笑意的臉龐和突如其來的邀約,要愣了一下、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但他隨即為了掩飾自己的表情,而垂著頭、接過對方手中的名片和糖果,並輕輕點了頭。

那一刻,明明辦公室內的電扇仍在運轉著、氣溫也因為降雨的關係而比前幾天涼爽了一些,但要卻覺得,握在手中的名片好像沾染了夏季獨有的溫度一般,炙熱得有些燙人。

「……如果沒別的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拿著晃一所給予的名片和糖果,要向對方點了點頭、而後轉身向拉門走去。

「回家的路上記得注意安全。」

「我知道,謝謝老師關心。」

目送著要離開辦公室、消失在拉門的另一端,晃一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伸手用掌心摀住自己的嘴唇,臉上難得地露出有些困擾的神情。

這情況或許真的不太妙也說不定,當下晃一忍不住在心裡這麼想著。

僅僅只是看著要在他面前臉紅的模樣,就讓他的胸口漲滿了溫熱的幸福感,而那樣的熱度更帶著星火燎原的態勢,正逐漸影響著他的思緒。明明在這段感情裡,年紀較長的他應該要表現得理智、成熟一點,但此刻他卻像個懵懂無知的年輕人,輕易地因為對方的一個動作和表情,慌了手腳、失去了冷靜。

戀愛是不是就是這麼一回事,無關年齡、經驗,真的喜歡上了,什麼規則、預想,都可能會在兩人的應對進退中失效作廢。

想到這裡,晃一輕輕嘆了口氣、轉頭望向仍被一片雨幕所籠罩的窗外景色。

其實,在這段關係裡,他總是告誡著自己不可以急躁,也總是反覆地對自己說:「再溫柔一點、再體貼一點。」但就像他即使充分備好課,也還是無法完全得心應手地上課一樣,無論他在心裡反覆演練過多少自己和要的對話、無論他設想過多少兩人獨處時的狀況,每一次的相處,都還是會讓他在事後對自己的表現感到不滿意。

看著要緊張、害羞,他的情緒就會不自覺地受到影響,或許表面上看不出來,但他其實也很緊張、不知所措。於是,他總是在一邊想著要更珍惜對方、一邊想著要拉近彼此距離的狀態中,把自己逼得退無可退。

然後他才明白,戀愛並不僅僅只是彼此傳達「喜歡」那麼簡單。想要告訴對方心中滿溢的情感、想要更加親近和了解對方、想要讓對方覺得幸福,單單要完成這些,或許就要花費許多力氣和心思,但對戀愛中的人們來說,卻是甘之如飴的。

「說到底,我也還是很不成熟呢……」

看著窗外不斷落下的雨絲,晃一揚起一抹無奈的微笑。

***

在關上拉門的那一刻,要靠在門上、輕輕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吐了一口氣。

為什麼?他曾問過自己很多次,為什麼晃一總是那麼的游刃有餘,無論在處理事情、還是在與人相處上都是。而他,為什麼總是在面對晃一時,會感到緊張、不知所措,並且總是在不知不覺間受到晃一的幫助和提點。那會讓他覺得,他和對方之間,始終有一段無法跨越的差距。

無論那是因為年齡、還是經驗所造成的落差。

其實,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能不再只是凝望著晃一的身影,那樣的心情,或許包含著憧憬和競爭,但更多的,是他想和自己喜歡的人並肩而行。所以他努力地邁步向前,想讓晃一看見他理想中的自己。

但是,只要面對晃一溫暖的笑容和言詞,他就發現,他無法維持自己一貫的步調,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陷落在對方的溫柔中。雖然他總是會因為晃一的一些舉動和言語而害羞、緊張,卻也不是不喜歡他們之間相處的氛圍,但他始終會想著,自己要是能再多做些什麼就好了。

「你不要太勉強自己喔。」

晃一曾經對他那麼說過,他也說過自己並不需要刻意地追求完美,但是,對他來說,只有這件事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因為喜歡,所以是特別的。

在心中吐露出喜歡的心情後,要輕輕地深呼吸、邁步向著自己的坐位走去。但他才往前踏出了幾步、就在抬眼向黑板看去的那一刻,皺起了眉頭。

「真是的……」

那一刻,映入要眼中的,是不知何時畫在黑板上的相合傘圖案。而在三角形狀的傘下、傘骨的兩側,則寫著一男一女的名字,兩個人都是要的同班同學。看著那寫得有些倉促的字跡,要心想八成又是哪個無聊的人,想趁著大家都回家之後,留下這個圖案、來進行惡作劇。但這個人顯然錯估了情勢,因為有人留得比他更晚。

雖然他不是很想管閒事,但既然看到了,他也就沒理由讓這種無聊的惡作劇留到明天早上,這次就當作是日行一善吧。

做了決定之後,要便緩緩向著黑板走去。但當要拿著板擦來到相合傘圖案的面前時,他卻沒有立即將黑板上的圖案擦去,反而露出有些猶豫的神情。

他想,萬一這個圖案不是有人惡作劇,而是當事人自己畫的,那該怎麼辦?

像是「因為始終無法順利傳達自己的心意、又害怕被拒絕,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來試探對方的心意」之類的……不對!他為什麼要想這麼多,這種無聊又莫名其妙的想法,應該好好地留給千鶴那隻蠢猴子就好,他實在沒必要去搶人家的飯碗。

想到這,要索性伸手一揮、擦去了其中一個名字。頓時,少了一個名字的相合傘圖案,彷彿失去了平衡和重心一般,無論是畫面還是意義都變得殘缺不全。

相合傘之所以是相合傘,是因為有──

「兩個人在傘下……嗎?」

要伸手在白色的粉筆線上描繪著傘端的線條、而後順著傘骨拉下一條直線,於空氣中畫下了一個相合傘。只是在畫完的那一刻,要隨即因為自己的舉動而紅了臉、並拼命地搖著頭。

「我在做什麼啊……」

只是,要雖然嘴上那麼說、卻還是緩緩拿出了放在口袋裡的名片和糖果。在凝視著手中包裝精美的糖果片刻後,要輕輕拆開了糖果紙、將淡黃色的糖果放入口中。

其實,他沒有特別喜歡甜食、但他卻也不討厭此刻逐漸在嘴裡化開來的味道。

他想,很多事他只是不敢、或者說不知道該怎麼承認和傳達而已。

例如,他其實很開心能收到晃一的邀約;例如,他其實很開心能跟晃一獨處,即使他們只是沉默著、或者只是他單方面地聆聽著晃一說話;例如……

而他,總是因為這些例如而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

「笨蛋……」

***

「不會吧……」

一發現自己的傘不在自己早上所放的那個傘桶裡,要隨即抽了抽嘴角、向鄰近的幾個傘桶看去,但無論他怎麼翻來找去,就是不見自己的傘。當下,要皺著眉頭向仍下著雨的室外看去,默默在心裡盤算著究竟是該待在學校等雨停、還是打電話請人帶傘給他、或者是淋雨回去。

而就在要正為此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嗓音突然自他身後傳來,讓要忍不住馬上轉過頭、向著聲音的來源看去。

「我們一起回去吧。」

一轉頭,要便看見晃一正拿著公事包和傘站在自己身後,臉上則帶著那一如往常的笑容。

「不、不用了……」

「可是你的傘……」

「我沒關係……」

看著要一臉複雜地拒絕自己的提議,晃一只是笑了笑、而後向要遞出了自己的傘。

「咦……」

「那這把傘給你。」

「可是……」

「我不可能讓你一個人待在這裡、或者淋雨回去,但你又不想讓我送你回去,所以……」

要看著晃一柔和的神情,一時間,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來作為回應,因為眼前這個人太溫柔了,溫柔得讓他覺得自己似乎要被逐漸累積起來的幸福所淹沒。此時此刻,他確實感覺到自己正被這個真誠又溫暖的男人,喜歡著、珍惜著。

「塚原同學?」

「一起……」

「嗯?」

「我們、一起回去。」

那是兩個人交往以來,要第一次沒有閃躲和掩藏、直接面對晃一所說出的話語。而面對要難得的坦率,晃一點點頭、以微笑回應要透著淡淡緋紅的表情。

「好。」

但在邁步走到要的身邊時,晃一卻露出突然想到什麼的神情、開口對要說道:「不過,可以稍微繞一點路嗎?」

「繞路?」

「嗯、可以稍微陪我散一下步嗎?」

「……嗯。」

雖然不知道晃一怎麼會突然有在雨天散步的想法,要還是輕輕點了頭,和晃一一同撐著傘、走出校舍。

「考試還好嗎?」

伴隨著雨水打在傘面的聲音,晃一轉頭向走在身旁的要搭話。

「嗯。」

「那橘同學他們呢?」

「他們、嘛……」

聽見晃一提起自己的好友們,要的表情似乎放鬆了一些,眼神中也帶著一絲笑意。

「人生總是會自己找到出口的。」

「哈哈哈……」

一聽到要的回答,晃一立即輕笑出聲,一時間,輕快明亮地笑聲在雨中擴散開來。而要一聽見晃一的笑聲,頰上隨即浮現淡淡的紅暈、頭也不自覺地往左偏。

「……要。」

將要的反應盡收眼底的晃一,在笑聲止歇之後,隨即輕聲呢喃著要的名字,那是兩人在校外獨處時,他才會使用的稱呼。而這一聲叫喚,也成功拉回了要的視線。

「如果我告訴你,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其實也很緊張,這樣、你會比較放鬆一點嗎?」

「我……」

看著晃一那透著一點困擾的笑容,要微微垂下眼眸、思索著自己這時候應該說些什麼話。但和晃一共撐一把傘、在如此近的距離裡並肩而行,這件事卻稍微阻礙了要的思考,讓要只能以沉默來應對。

「我不想因為緊張而造成你的壓力,還是、我這樣說,其實也給你壓力了?」

「呃、不是、我……」

就在要自責著自己怎麼連一句話都說不好的時候,不知不覺來到河堤邊的兩人,因為一陣突然吹過的風而停下了腳步。當下,晃一手中的雨傘不穩地在風中晃了好幾下、差點就被吹翻了過去。而這一陣晃動,也讓雨水飄進了傘下、稍微打濕了要的頭髮和眼鏡。

「唔……」

眼睛不小心滲進了些微雨水的要,隨即拿下眼鏡、用手背揉了揉眼睛,而站在他身邊的晃一則趕緊抓穩了傘柄、低頭詢問著:「沒事吧?」

「沒什麼,只是雨水而已……」

就在要眨了眨眼睛、確認沒什麼事之後,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沾染了雨水的嘴唇正被晃一用指腹摩娑著。於是,他抬起眼、看向不知何時也摘下了眼鏡的男人。

那一刻,誰也沒有出聲,但凝視著彼此的兩人卻有默契地同時向對方靠近,而在鼻尖相觸之後,晃一伸手托住要的後腦、偏頭吻住要的唇瓣。

在感覺到對方溫熱的嘴唇後,要半垂著眼、輕細地呼吸著。他說不出那是什麼樣的感覺,自己的嘴唇上有另一個人的溫度,很微妙、很特別,雖然很緊張、不敢向平常那樣呼吸,但是像這樣分享著對方的氣息和溫度,卻讓他的胸口被飽漲的溫暖所填滿。

在這個瞬間,他周遭的世界因為失去了眼鏡的輔助而模糊成一片,但唯有東晃一這個男人,此時此刻,卻以無比清晰、明確的模樣映入他的眼裡。

於是,他的世界,只剩下東晃一的身影。而他知道,對方也是一樣的。

意識到這一點後,在兩人的唇瓣稍微分開的距離裡,要輕喘著、對晃一清楚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喜歡……我喜歡老師。」

但在一時的意亂情迷中脫口而出的告白,立即讓要羞紅了臉、連耳垂都透著淡淡的潮紅,只是他還來不及掩藏自己的害羞,就再度陷入晃一溫熱的親吻中。

那一刻,在兩人的唇舌之間蔓延開來的,是檸檬混著蜂蜜、微酸卻帶有甜香的氣息。

「是糖果的味道……」

在結束親吻後,晃一用額頭抵著要的額際、靜靜地回味著唇邊微甜而不膩的滋味。

「老實說,我現在有點緊張、卻又有點開心。」

要看著眼前那一臉靦腆的男人、唇邊忍不住勾起了淡淡的笑意。他想,即使接過吻,他們也還是會跟以前一樣、不會有什麼改變吧。依舊會自顧自地煩惱著彼此的事、依舊會因為喜歡和在意而不自覺地感到緊張。

一直以來,他總是擔心著那原本橫亙於他們之間的距離、總會覺得自己還不夠好,但或許,眼前這個看起來如此沉熟穩重的男人,也跟自己一樣。

「我也是……」

伴隨著要的回應,站在天藍色傘面下的兩人、相視而笑。






-The end-






這篇跟上一篇被阿珣歸類成第一次系列XD
就第一次牽手→初吻這樣,不過兩篇沒有關係啦其實ww
至於那個8/8晃要日啊,其實是來自這個繪者↓
http://koukana.blog33.fc2.com/blog-entry-156.html
大家可以去google「晃要祭」,就可以看到繪者的blog
不過繪者自己沒有解釋為什麼這天是晃要日
然後阿珣就說「該不會是因為8像眼鏡的關係,所以8/8就有兩副眼鏡這樣吧?」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這樣,但我自己覺得完全合理推斷ww
阿珣GJ!!

然後當初在構想〈蜂蜜檸檬〉這篇時,就嘗試著想交代一點兩人的心情
當然實際上寫出來跟我口頭和阿珣講大綱時,多少會有不同
因為要考慮劇情串連、敘述之類的問題
不過老實說,因為是短篇的關係,所以我自己覺得也只是稍微整理了一下兩人的想法
還沒有辦法做到很深入的描寫(雖然我還是小小爆了字數
也因為這樣,所以很擔心自己想表達的沒有好好傳達出去(掩面
因此如果有讀者看完願意跟我分享心得或討論,我會很開心的ww

另外就是,雖然上面已經打了一長串,我還是想簡單講講自己的CP觀(喂
簡言之就是,我覺得總是默默努力、又不時會逞強的小要
很需要一個年長的戀人來寵他、並適時地給予提點>/////<
於是東老師真是新世代好男人!!(是否跳掉了什麼啊
至於東老師的話,雖然他是一個溫柔又成熟的好男人ww
但他不時會表現出來的靦腆和小小的孩子氣,讓我覺得很適合和內心很溫柔善良的小要相處
而且我直覺認為小晃會因為小要不時的害羞和慌亂被逗笑ww
怎麼說,他們兩個是就算只是沉默地並肩坐在一起,也讓我覺得很幸福的組合>/////<

以上ww
p.s.蜂蜜檸檬是我小時候的回憶,大家有機會請一定要泡來喝喝看ww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少年同盟|晃要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