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三部曲之一
  ※內含輕微靈異內容
  ※大王的補償生賀
  ※更新進度持續緩慢中


  以上都OK再往下拉喔!!!




  -盛開在盛夏之中、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00.


  及川站在提取行李的輸送帶前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然後來回看著周遭正在尋找行李或是準備領著行李離開機場的旅客。四周的景色再自然不過,五顏六色的行李箱、在外幣兌換櫃臺前排隊的人們,緩慢複寫著機場的日常,與他擦身而過的人,似乎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如常地笑著、聊著、走著,然而的確是有哪裡不太對了,至少對他來說是這樣,而異狀就在他的行李箱上。

  此刻,他的行李箱上正坐著一個男人,對方的神情看起來十分愜意,目光反覆朝周遭逡巡著,似乎對所有出現在身邊的一切都很感興趣,最後他的視線對上了他的眼、輕輕拉開微笑,用那張半邊掛著鮮血與傷口的臉。

  「小、小岩⋯⋯」

  及川眼明手快地拉住剛拖著行李走回來的岩泉,手指緊緊扯著對方的手臂。

  「那個、你有看到嗎?」

  「看到什麼?」岩泉問。

  「行李箱⋯⋯」

  「在這。」岩泉伸手把自己的行李拉到眼前。

  「不是啦,是我的行李箱,你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岩泉疑惑地看著他,顯然無法理解他的反應,不過在他往行李箱的方向看去後,他隨即轉頭對他說:「及川你得罪人了?」

  「才沒有!」

  偌大的行李輸送帶仍在反覆運行著,剛連上網路的手機也開始陸續跳出松川和花卷傳來的訊息,詢問他們平安抵達臺灣了沒、天氣熱不熱。

  雖然天氣熱不熱他還不知道,不過他們眼前卻坐了個來路不明、更正確地說是生死不明的傢伙,而這個「人」正一邊朝他們揮手、一邊推著他的行李箱走過來。

  「こんにちは。(你們好)」

  及川還來不及因為對方的態度或是他們之間所剩無幾的距離而有更多反應,男人就先開了口,再把行李安置在他們面前。

  「媽媽、剛剛那個行李箱自己滑過去了!」

  「不可以亂說話喔,行李箱是不會自己動的。」

  與此同時,不遠處一個和他們搭同一班飛機的日本小女孩抬手指向他的行李箱,和身旁的母親分享起自己的大發現,不過正忙著確認行李的女人顯然沒有心思理會她,隨口答了一句,就繼續在輸送帶上尋找行李。

  遲來的雞皮疙瘩瞬間在及川手臂上蔓延開來,他忍不住想著怎麼會有這麼倒楣的事情,男人就繼續和他們搭話了。

  「那個、你們不要緊張,我沒有惡意,雖然我看起來、呃、可能有點可怕……但我才死了十年而已,你們放心。」

  男人摸了摸後腦,眼神小心謹慎地確認著他們的反應,似乎很擔心自己嚇到了他們,讓氣氛一下子多了一點微妙。

  「所以……」及川吸了口氣,用還算冷靜的聲音試圖確認對方的意圖,「你、呃、是有什麼事嗎?」

  順利展開對話後,男人又笑了起來,繼續說:「雖然有點突然,不過你們有缺旅伴嗎?」

  「咦?」

  及川愣了一下,從剛才開始就只能低速運轉的腦袋完全無法理解面前的脫軌演出到底想表達什麼,幾秒過去他才意識到事情顯然正朝他無法預期的方向急速行駛而去。這個意思是,對方想跟著他們在臺灣到處走嗎?

  「等、等一下……」

  「那就請你們多指教了,我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不久前還算親切有禮的男人很快就替他們做了結論,顯然也不打算給他們拒絕的權利。

  雖然對方看起來不像是想對他們做什麼的樣子,但再怎麼說,後頭跟著一個非人的傢伙怎麼樣都很不妙吧。

  「小岩你也說點什麼啊。」於是及川轉而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岩泉求救,但岩泉只是伸手拍拍他的肩、對他說了句加油吧,態度出乎他意料的平靜。

  及川來回看著正四處張望的鬼魂和用手機確認行程的岩泉,覺得所有旅行該有的興奮和期待都被鋪天蓋地而來的疲憊和手足無措淹沒殆盡了。

  於是在抵達目的地的第一天,他們意外撿到了一個聲稱死了十年的鬼魂旅伴。




  01.


  這個突然找上門的鬼魂的確沒給他們多添麻煩。

  岩泉在開往臺北的列車上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對方從剛才開始就只是跟在他們身邊,什麼話都沒說,也沒要求他們做什麼,他的目光緩慢地在每一片自車窗飛速而過的景色中流動,像在找尋什麼,又像在思考什麼。

  雖然對方給了他們一個理由,但岩泉並不覺得對方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選擇在他們面前現身的,都說靈魂滯留於人間是因為有尚未完成的心願或是強烈的執念,而這個人在人世間裹足不前了十年,這十年大概也屬於某一個對他而言重要又深刻的故事。

  無論故事的內容是什麼,那都是一只鐐銬,將他鎖銬在他應該離去、永遠也不會屬於他的「現在」。

  「小、岩……」

  正當他忍不住開始猜測男人真正的意圖時,不知不覺在睡夢中陷落的及川緩慢地向他靠過來,那顆睡歪的腦袋左搖右晃了一下,最後把重量全留在了他肩上。岩泉看著不久前還因為鬼魂纏身而坐立難安、此刻卻睡得毫無防備的及川,忍不住揚起嘴角。

  到底是誰膽子比較大啊。

  安頓下來的及川往他的肩頸蹭了蹭,像一隻索討關注與寵愛的大型犬。

  「你們的感情真好。」原本待在車門附近的男人緩緩走到他們對面的空位上坐下,臉上掛著淺淺的笑。
岩泉看向對方,思索著自己應該說什麼才對,但最後他選擇掠過所有避重就輕的回答、據實以告,「昨天我才和這傢伙吵了一架。」

  男人看著他、笑了起來,「真好。」

  窗外的日光穿透玻璃落在他們身上,帶來盛暑的光澤與熱度,但卻怎麼樣都無法在那張蒼白的面容上蒸散出一點生氣。

  「有一個會和自己吵架、再和好的人在身邊,是很好的事……」

  男人的話就斷在了這裡,剩下的話像被安靜的車廂所稀釋,無法意會也難以言傳。

  「……對不起,就算什麼也沒做,這樣擅自跟著你們,還是讓你們覺得很困擾吧。」男人停頓了片刻,繼續說。

  「你真的只是想四處看看而已嗎?」

  他的提問讓男人沉默下來,他似乎並不打算替自己找一個更好的說法搪塞過去,卻也沒有向他們全盤托出的意思。岩泉看著那張把疼痛盡數定格的臉龐,覺得此刻並不是追問的時候,但他們和對方終究不是同一個世界的存在,如果一直維持現況,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期的意外,到時候事情就會變得更棘手了。

  於是岩泉吐了口氣,主動打破沉默,「以現況來說,你要跟著我們,我們也沒辦法拒絕,而你真正的想法,你不說、我們也無從得知,可是……」

  他的停頓吸引了對方的注意,或許是感覺到他的語氣變化,眼神始終飄忽不定的男人第一次對他投以認真的視線。

  「只有一件事是我不會妥協的,」岩泉緩緩開口說著,「不管你到底想做什麼,唯獨不能影響到這傢伙。」

  男人看著他,似乎有些訝異他會這麼說,隨後他笑瞇了眼,「但我是鬼魂,你是人。」

  有些事我能、你不能。

  岩泉聽懂了男人隱藏在字句裡的意思,於是他回給對方一句相同的話,「我知道,但是我是人,你不是。」

  有些事我可以做、你不行,例如奮不顧身去保護那些絕對不能失去的人事物。

  男人笑了起來,轉頭看向窗外湛藍色的天空,輕聲呢喃著:「如果那時候的我也這樣可靠、勇敢就好了。」

  列車在他們心照不宣的沉默中逐漸向臺北靠近,而及川在不知不覺中伸手勾住了他的手,力道不輕也不重,卻十分肯定。岩泉轉頭看向對方,才發現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他半睜著眼,嘴角依稀帶著笑,和他一樣帶著球繭的手緩慢摩娑著他的手背,模糊地寫了一句謝謝、最喜歡你了給他。




  【TBC】




  原本想在夏天寫完這個故事的,結果忙著忙著秋天都要來了(爆笑)
  第一次寫這樣的題材,覺得很新鮮,但也有一些寫得不是那麼順的地方XD
  希望手感找回來之後,可以變得順暢一些
  然後今天的小岩和大王依舊很萌很可愛//////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