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PARO
  ※狼神小岩 X 魔法師學徒大王的溫馨童話(偶爾會不小心認真起來
  ※小青帽系列續集,故事和設定接續第一集
  ※雖然續集的故事是全新展開,但還是建議先食用過第一集
  ※大王生日快樂////// 未來也要繼續跟小岩過得幸福喔/////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






  03.


  及川隱約覺得他們跌進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但還沒來得及細想推敲,地面上的盜賊們就點燃了另一批火藥,在結構已經相當脆弱的坑洞附近引發另一場天搖地動。

  石塊和煙塵自上方鋪天蓋地而來,眼看就要將視線所及之處全數吞沒殆盡,及川當機立斷在空中拉開魔法陣、打算阻擋住持續傾倒塌陷的路面和岩壁。不過爆炸仍在持續著,隨之而來的墜落物讓魔法所能承受的壓力和重量持續受到挑戰。

  及川明白繼續留在這裡並不是聰明的選擇,四周的環境已經變得相當惡劣,他們也不知道敵人還有什麼手段沒使出來,如果再有什麼意外,他們未必有辦法順利脫困。

  但如果放棄眼前這條路,他們就只剩下那條未知的退路了。

  雖然知道這未必是更好的決定,不過外面的敵人決不會給他們猶豫的時間,於是及川還是轉頭和岩泉交換了視線,「往長廊裡退?」

  「嗯。」

  決定另尋出路的兩人迅速從魔法陣前退開,失去施術者的魔法陣很快開始崩解,原先被阻擋在半空中的岩石陸續墜落至地面,撞擊出一連串的轟隆聲響。

  「可惡,等我們離開這裡,我一定要好好教訓那群人。」

  及川和岩泉在如海嘯般襲來的崩塌中持續向前奔跑,頭也不回地闖進無光無聲的黑暗裡,直到身後的騷動逐漸平息,他們才停下腳步。及川靠在牆上喘著氣,待呼吸平穩下來,他從掌心喚出一隻帶著火焰光澤的蝴蝶,點亮原先被黑暗所吞噬的空間。

  被蝴蝶的火紅色鱗粉所照耀的石壁依舊刻著些許紋路和裝飾,只是比起他們一開始所看見的清晰許多,那是某種古老的文字,某種已經不再被使用的失落之語。及川伸手碰觸因為長年無人造訪、修繕而逐漸在歲月流逝中磨損消耗的刻痕,想嘗試解讀牆上的字句。

  「……我不喜歡這裡的氣氛。」岩泉仰頭環視他們所處的地底廊道,皺起眉。

  「我也是……雖然這裡看起來已經被廢棄很久了,不過還是小心前進吧。」

  及川順著文字撫摸的手指最後停在了一個小小的紋飾上,那是一對角,奇異詭譎、不屬於人類所有的角。和他在煙火大會的幻象裡看到的十分相似。

  「喂。」

  及川在岩泉的呼喚中回過神,才發現岩泉正抓著他的手,貼覆在肌膚上的溫度熱燙得像壁爐中的火堆,但他很快意識到並不是岩泉的體溫變高了,是他的身體在微微發涼。

  「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

  及川搖搖頭,又看向牆上的文字。這些文字太過古老,即便是能解多種古語的他都未必能完全讀懂,但他可以肯定,裡頭雜揉了一些遠古的魔法術語和邊境異族的語言。

  「既然曾經有人在這裡生活過,就一定有出路,走吧。」

  他們在寧靜的通道中重新邁開步伐,但岩泉大概是對他的回答心存疑慮,一路上始終沒有放開他的手。這一點不必言說也能清晰感受到的溫柔,讓及川在閃爍的火光裡揚起微笑。

  「笑什麼?」岩泉看了他一眼。蝴蝶所散出的光芒照亮了岩泉的側臉,也在他臉上留下大片陰影,唯獨那對眼眸即便處在昏暗不明的環境裡也依舊明亮而生氣蓬勃。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真的很喜歡你而已。」

  「嗯。」岩泉輕輕應了一聲,繼續往前走。

  「什麼嘛,那種理所當然的態度。」及川說著,卻沒有生氣的意思,轉頭就繼續研究四周的石壁,希望能找到什麼線索,讓他們早點離開這裡。

  「我知道你很喜歡我,我也是。」岩泉接著說。

  「這不是當然的嗎?如果你沒有超級喜歡我,我會很困擾的。」

  及川笑了起來,在行走之間握緊岩泉的手。

  他們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雖然這座建築長年荒棄,但地面還算平坦好走,即便偶有碎石或坑洞,卻不致影響他們前進。片刻過後,他們眼前的筆直道路開始變得寬敞起來,空氣也不像最初那樣滯悶,遠處則依稀傳來流水的聲音和模糊的光線。兩人不約而同放輕了腳步,小心謹慎地警戒前方的動靜。

  不過在地底廊道的盡頭迎接他們的,卻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那是一座開滿無數銀白色花朵、飄著漫天雪花的廢棄庭園。

  「是月之雪……竟然有這麼多……」

  及川一眼就認出沿著地面和傾頹的石柱恣意盛放的花朵是什麼,那是一種極其稀有、幾乎絕種的植物,據說只生長在世界盡頭的秘境裡,依靠純淨無雜質的水源而活,也因為如此,所以有學者認為月之雪是許多難解疾病的特效藥。

  及川伸手去接墜落在身旁的雪花,但雪片在接觸到他的體溫後卻沒有融化,反而化作透明的結晶,閃著溫潤的光芒。

  「這不是雪?」岩泉開口問著。

  「這是月之雪的花粉,所以它才被稱作月之雪,花粉如雪,又帶著月光的色澤。這裡的光線應該都來自於這些晶體吧。」

  及川讓掌中的如寶石般的晶體緩緩滑落地面,和岩泉一起走進漫無邊際的花海中。

  雖說這片庭園長年無人打理,石柱塌陷、雕像傾倒、溪流上的橋樑也只剩下橋墩屹立在原處,但還是多少能從殘存的事物中勾勒出這裡最初的景致。及川沒來由地覺得曾經居住於此、擁有這座庭園的人,即便留下了那些讓人不安的文字,也還是渴望著某些最純粹的情感。

  所以才打造了這座精緻的庭園,養育難以存活的月之雪。

  在花海中前行的兩人最後來到庭園中心的一座平台前,由灰白石塊所構築而成的平台上也生長著月之雪,不過絕大多數的銀白花朵都圍繞著躺在中央的兩副屍骨而生,像在守護他們一樣。

  及川輕觸平台上的雕花紋飾,然後和岩泉一起走向永眠於月之雪中的白骨。隨著距離逐漸縮短,及川發現沉眠於此的兩個人並非並肩仰躺著,而是趴伏在地上、向彼此伸長了手,他們將每一根指節都延伸到了極限,但最後即便失去了血肉,兩人也未能碰觸到彼此。

  「這裡好像寫了什麼……」

  見岩泉在其中一副屍骨的身旁蹲下來,及川跟著湊了過去,地面上確實留下了一些文字,雖然有一部分被花朵所淹沒,但還算清晰可辨。

  「是舊王朝時期的祈禱文字……」

  舊王朝的全稱是舊新月王朝,那是距今兩千多年前在這片大陸上建立起來的政權,也是目前所知最古老的政權,現今王國境內的一些祭典、儀式都可以追溯到舊王朝時期。而祈禱文字則是當時的人民向天神禱告或在命名禮和葬禮上所使用的文字,一般日常生活並不會使用。

  「來生再見……上面是這樣寫的,大概是這個人的遺言吧,希望下輩子能再和眼前的人相遇。」

  月之雪的花粉依舊在四周紛飛飄散,偶爾落進空洞的白骨中、閃著溫柔的光芒,卻又在下一秒隨風而逝,於白骨的胸膛徒留下滿腔寂寞。

  「不過他想再見到的人……」岩泉沉默了片刻,抬頭看向另一端的屍骨,「並不是人,那種骨骼是狼神才有的。」

  岩泉的話剛說完,一道影子就從他們眼角閃過,兩人隨即警戒了起來,屏住氣息,仔細捕捉著周遭的動靜。

  對方的動作相當俐落快速,加上對四周地形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並不容易在第一時間掌握他的動向。不過兩人很快注意到,這個繞著他們轉卻意圖不明的傢伙快雖快,卻不擅長隱藏自己的氣息,雜亂無章的敵意在行動之間完全顯露無遺。

  「我去迎擊,你掩護我。」岩泉從平台上站起身,稍微扭動了一下手腕關節。

  「等一下,為什麼不是我去迎擊,你掩護我?」及川略有不滿地抱怨起來,卻還是驅動魔法讓手腕上的青色手環化作一把精緻的雕花長弓,「先說好,之後要還我一頓飯、一個吻還有一個擁抱。」

  「太多了……」

  「剛剛好而已。」

  及川拉開長弓,沿著對方活動的氣息一路瞄準,最後在對方打算轉彎的時候精準地在他眼前射出一箭,羽箭一落地隨即張開一片魔法屏障,阻斷了對方的行動。早已潛入花海中的岩泉立刻抓住這個空檔,從後頭給了對方一拳。遭受到意料之外的重擊,對方隨即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但他顯然不打算就這麼認輸,仍舊驅使著手腳試圖反擊,只是攻勢太過亂無章法,三兩下就被岩泉壓制了下來。

  「放開我!」

  被岩泉制伏在地的人不斷大聲吼叫著,帶有爪子的手腳也持續掙扎扒抓,眼神凌厲地像要將他們生吞活剝一樣。見狀,及川索性用魔法束縛住他的手腳,讓對方沒辦法再恣意活動。

  「為什麼攻擊我們,犬妖?」岩泉低頭看著即便被綁著,也還在奮力掙扎的少年。

  「……你是狼神?」少年轉頭看了岩泉一眼,臉上的憤怒和猙獰稍稍收斂了下來,不過及川一靠近,他又警戒起來,暴露在空氣中的耳朵和尾巴不由自主地豎起。

  「怎麼,怕了?我還有別的綁法呢,要不要試試?」及川瞇起眼,對眼前的犬妖少年笑了起來。少年無法動彈,只能露出銳利的尖牙,作勢要咬及川。

  「別鬧了,及川。」岩泉出聲制止。

  及川攤手,從少年身旁退開,示意對方他沒有惡意,「我在魔法協會的委託板上看過你,你是最近在近郊活動的犬妖吧?」

  少年沒有答話,只是微微垂下眼,盯著遍地的月之雪。

  「看你的行動,好像對這裡很熟悉,你常來這裡嗎?」岩泉開口問。

  「……算是住在這。」少年低聲回答。

  「犬妖一般不會單獨行動,你的同伴呢?」

  「……沒有。」

  岩泉抬頭和及川交換了視線,犬妖一般不會單獨行動,若是孤身一人,大多是因為觸犯了禁令被放逐,或是在挑戰首領位置時落敗,才會離群索居。

  「我叫岩泉一,這個魔法師是及川徹,我們是因為一些意外而掉進這裡的,現在正在找出路,你可以帶我們出去嗎?」

  少年抬眼看著他們,琥珀色的眼瞳第一次流露出猶豫的神色,顯然是在擔心自己的處境。及川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心思,於是勾起唇角。

  「你帶我們出去的話,我可以不把你交給協會。而且……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從來沒有殺過人,既然跟委託板的內容完全不符,我也沒必要帶你回去。」

  少年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他們值不值得信任,但最後或許是覺得自己也不會有更好的選擇了,索性點了頭。

  在返回地面前,岩泉和及川問了少年一些事,例如他的名字,他為什麼在這裡,以及他對這裡了解多少。

  少年說他叫京谷賢太郎,這裡是他無意間發現的,因為長年廢棄、又位於地底,基本上不會有人來,他覺得不錯就住下來了。但他並不清楚這裡以前是什麼地方,只是他曾經在更下層的房間裡見過幾個魔法陣和一些陳舊的魔法道具,覺得應該是魔法師的居所吧。

  「呐、小狂犬……」及川在路途中喊了犬妖少年一聲。

  「……我叫京谷。」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不覺得小狂犬比較親切嗎?」

  「……不覺得,而且我們不熟。」

  突如其來吃了一記閉門羹,讓及川愣了一下,不過一旁的岩泉倒是對此喜聞樂見,笑得十分開心。

  「你給我記住……總之,你以後就安心住在這裡吧,雖然那個坑洞應該會引來一些麻煩,不過你在這裡出沒,應該也會讓一些人卻步吧。」

  及川沉下眼,回想著在地底廊道和廢棄庭園中見到的一切。無論是牆壁上的紋飾,還是那一片月之雪花海,或是那兩副屍骨,肯定都藏著一段故事,一些他也想一探究竟的故事,不過他並不想打擾這個地方原有的寧靜。他知道對有心人來說,這個地方所擁有的價值,而一旦有魔法師採取行動,這裡的消息很容易就會不脛而走,引來許多注目,但那肯定不是在海花中許下來生之約、就此長眠數千年的狼神與魔法師所希望的未來吧。

  若是這樣,不如讓這裡暫時繼續作為一處廢棄之地,安眠於地底。

  這麼想著的及川在外頭的天光投射到身上時,回頭看向階梯深處的那片黑暗。那一刻,一陣微風向他襲來,像他第一次踏進廊道時一樣,只是這次的風極其溫暖,並混雜了月之雪的淡淡香味。

  這次、要幸福……

  那陣風很快便消散在空中,但及川知道有一個人正在風裡對他說話,一個遙遠卻又熟悉的人,只是當他想再次側耳聆聽時,耳邊卻只剩下岩泉和京谷交談的聲音。

  「及川,走了。」岩泉喊了他一聲。

  「……好。」及川點頭,跟上對方的腳步。

  和京谷道別後,岩泉和及川離開了隱藏在雜草與岩石堆裡的地道,回到了舊城區。接近傍晚時分的舊城區正因為不久前的騷動而亂成一團,許多人圍在坑洞旁想看熱鬧,卻一再被騎士團驅趕。兩人剛走近事發地點,就看見那些想用火藥置他們於死地的惡徒已經被團團綑綁在一起,完全動彈不得。

  「有我在,絕不會讓這些人為所欲為的!」

  而木兔光太郎正站在那群顯然已經精疲力竭的盜賊身旁,和騎士團的負責人說話。一打開話匣子就難以停止的木兔並沒有注意到他們,不過跟在木兔身旁的赤葦卻看見了他們,他隨即過來和他們打招呼,說木兔逮住了赤色變色龍的人。

  但及川隨即打斷了他,對他來說,他現在最想知道的不是那群人怎麼被抓的,雖然他的確有帳還沒跟那群人算,而是那個引發所有事件的傢伙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我們是不是該談談了,黑尾鐵朗。」及川瞇起眼,看向仍舊一臉慵懶的黑貓。

  一直以來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的黑貓,此刻緩緩在赤葦肩上睜開眼,細長的瞳孔在昏黃的光線中閃出奇異的光彩。




  【TBC】




  大王生日快樂!!!!!
  今年的這個時候也依然在稿中www
  所以只能貼正在寫的稿子來慶祝大王的生日XD
  等趕完稿子,再來補生賀給大王/////

  謝謝在炎熱夏季誕生的你打出了那麼多場好比賽,
  謝謝你無論遭遇多少困難都沒有放棄,
  謝謝你對自己總是如此苛求,
  未來的每一個時刻請務必都要幸福下去,
  和最好的搭檔、最親密的朋友、最無可取代的伴侶小岩一起,
  最愛你了,及川徹。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