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8・Fri

【HQ|岩及】秘密小偷

  ※2017岩及日賀文
  ※職業球員、同居交往設定
  ※一日岩及,百年樹人






  也許人生存在著許多種不同的衡量方式,但對他來說,有岩泉一存在的人生,就是最好的。


  -秘密小偷-




  01 來自小偷的自我介紹


  依憑午後日光映入及川眼裡的,是許久未見的偶遇。

  褪色的塑膠盒躺在紙箱的一角,四周堆疊著幾本書脊磨損的筆記本和散落著許多紙條與卡片的紙盒。筆記本上的字有些歪扭,但無論翻開哪一頁都填滿了各種比賽心得,有觀賽後的重點分析,也有不論勝負都不會缺席的賽後檢討,還有無數的戰術推演。

  一旁的紙盒裡,散置著許多不同顏色花樣的信紙,工整與隨興的字跡參雜其中,在掀起毛絮的紙面穿梭。及川隨手拿起其中幾張信紙、閱讀起來,然後輕輕拉開微笑。那些信紙是他離開青城的那一年,從同學與後輩那裡收到的留言,雖然內容五花八門,有讓他會心一笑的,也有讓他哭笑不得的,不過如果把這些文字與紙張拼湊在一起,即便不和諧也不平整,但從遠處回頭眺望的時候,那的確就是屬於他的高中生活了。

  看完來自花卷與松川的紙條,及川抬眼看向紙箱裡的塑膠盒,封面的勇者與怪獸已經失去了最鮮豔的光彩,稀釋過後的深藍色斗篷像是窗外沒有盡頭的青空,理所當然地越過天際線,持續擴散,連勇者手裡的劍和怪獸懾人的目光都染上了一層薄藍色,成了另一幅畫,像在說他們當年並未真的玩到遊戲的最後。

  「徹,下來吃水果吧!」

  房門的另一邊,依稀傳來母親在樓下呼喚的聲音,及川回頭應了一聲,伸手抓起眼前的遊戲盒,想重新回到那個雖不到豐衣足食卻也平靜安穩的邊境小鎮,再一次對所向披靡的怪獸們發起挑戰的心情,在那一刻一點一點在他心裡躁動起來。

  不過在這之前,根據RPG遊戲的慣例,勇者也得先招兵買馬一下才行,及川想著,在離開房間的同時,撥了通電話給岩泉。

  「小岩、我跟你說喔……」




  02 被盜走的自述


  馬不停蹄的賽季告一段落之後,及川和岩泉抽空回了仙台一趟。提議的人是岩泉,而及川在聽到的當下其實有些遲疑,畢竟雖然賽季結束了,明星賽也熱鬧順利地落了幕,但他還有預定的雜誌訪談和拍攝工作要完成,全日本的集訓也近在眼前。不過在岩泉開口詢問的時候,他還是打從心底鬆了口氣,本能般上湧的安心感甚至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像是謊言被撕開了一角,真心話隨時會傾倒而出。

  其實這一整個賽季,他的狀況並不穩定,表現起起伏伏,似乎怎麼調整都會差臨門一腳。他不斷反覆思考著自己所身處的位置,也一再提醒自己該做些什麼、保持什麼樣的心態,但一切就像泥濘的沼澤,他越想掙脫、越想上浮,就越加陷溺其中。原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和極限抗爭的日子,好與壞、成功與失敗都能用更成熟的姿態面對,但他終究還是會在空無一人的球場獨自加練時,對自己感到懊惱,還是會在面對自球場與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訊息時,感到焦躁。每一個步伐、每一個跳躍,似乎都變得舉步維艱。

  媒體也開始對他的狀況與之後的動向進行揣測,受傷、移籍、暫時離開國家隊,甚至像剛在明星賽上宣布轉往沙灘排球發展的前輩一樣轉換跑道的言論都不少。而無論用詞是平淡還是尖銳,岩泉想必都知道,但他從來沒向他提起這些,他們如常生活著、練習著、為了微不足道的日常瑣事拌嘴、笑鬧,一起跨越了漫長的秋天與雪季,直到窗外飄來了春櫻的訊息,然後在明星賽結束的那天晚上,岩泉問了他要不要回仙台一趟。

  「要不要回仙台走走,還是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的話,也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

  那時候岩泉是這麼問他的,言語間有著岩泉一向直率大方、從不拐彎抹角的溫柔。而他窩在床上,看著坐在床緣的岩泉,突然覺得對方的背影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比他印象中更加寬大而成熟,像能肩負承擔任何事。岩泉的選項還在緩慢地增加著,偶爾幾個出乎意料的提議讓他忍不住笑出聲來,然後他緩慢地靠近對方,像是趨光的生物,棉被在他身後一路拉扯捲裹成蜷縮的翅膀,赤裸出許多未能到訪的夢境殘骸。

  「回家吧……」

  他呢喃著,把臉頰貼覆上岩泉的體溫,感覺著埋藏在溫度之下的脈搏,而岩泉說了聲好,伸手揉過他的頭髮,把輕柔溫暖的吻留在了他的側臉和嘴唇上。

  有時候,他會覺得岩泉太過了解他、也太過溫柔,但與此同時,他卻也慶幸著岩泉如此了解他、對他嚴厲卻也溫柔,正因為擁有著這一切,他才能確信即便世界顛倒逆行,他也能一再失而復得、重新找到想走的路。


  ***


  決定回仙台的事,岩泉和及川只向經紀人知會了一聲,以免對方臨時有什麼事要找他們,才發現他們並不在東京,其餘的人,無論是仙台的好友、家人,還是從大學時期就和他們混在一起的黑尾鐵朗和木兔光太郎,他們都沒有告知。在提著簡單的行李離開住處的時候,及川笑著對岩泉說,這樣做就好像他們要私奔了一樣。

  岩泉皺眉回了一句笨蛋,卻把及川逗得更樂了,他一轉身便踩著深褐色短皮靴往前跨出輕快的步伐,一下子就來到瀰漫著明亮日光的巷口。岩泉走在後頭,看著及川幾乎要消融在光源中卻又一再清晰起來的身影,想著他們這一「私奔」,之後到家的時候,肯定會被自己和及川的母親叨唸:要回來也不先說一聲,他們可以先準備點什麼。

  不過看著及川的神情,岩泉卻覺得偶爾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他知道對及川來說,剛結束的這個賽季是他們來到東京之後最滯悶難熬的賽季。球隊的戰績不上不下,季中的連敗也一度讓隊上的氣氛陷入低迷,被教練和退役的前輩寄予期待的及川因此比過去承受了更多壓力,表現也開始不穩定。但及川從來不是會輕易妥協、放棄的人,他比往常更加投入練習和比賽,花費更多心力去思考,摸索著所有可能性。及川的執著與苦惱他都看在眼裡,他的心知肚明及川想必也瞭然於心,但及川卻一如往常擺出了成熟大人的姿態、將自己包裝成完美的模樣,即便在他看來仍舊存在著破綻。

  他知道那些口不對心的話是及川不願對困境和外界的言論示弱、不想讓他擔心的努力,可是他依舊會在看著這樣的及川時,想起過去還會在鋼索上拚死掙扎、就算結局非死即傷也無所謂的及川徹。

  無論世界再紛亂嘈雜,只有這個是他不想也不願再看見的。




  即便跨入了春季,仙台的空氣裡仍然瀰漫著揮之不去的寒意,岩泉剛踏出車站便忍不住因為駐紮在風裡的冰涼而縮起脖子、拉緊了衣袖,及川走在他身旁,臉上還掛著朦朧睡意,卻也在襲捲而過的氣流中,下意識地朝他靠過來,順帶把幾個噴嚏輕輕留在他肩上。

  「喂、你好好走路啦。」

  岩泉掏出衛生紙,捏住了及川的鼻頭,但對方彷彿剛從冬眠中甦醒的穴居生物,什麼也沒聽進去,只是憑藉本能在行動,一雙手越過他們之間僅存的距離,在他的腰際圈出了安居休憩的位置。

  「好冷……」

  「那就快點走。」

  看著及川又打了幾個噴嚏,岩泉皺起眉頭,伸手扯過及川半掛在身上、根本沒起到什麼作用的圍巾,重新把對方捲了個紮紮實實。及川看著他的動作,緩緩從密不透風的圍巾中探出口鼻,笑了起來。

  「小岩圍得好醜。」

  「少囉嗦。」

  岩泉拉過及川滯留在空氣中的手,指節上的溫度不多也不少,剛剛好是他所缺少的另一部分。他的動作讓及川笑得更開心了,與他正相反的冰涼手指逕自扯著他往前進,每一步都墜落進這個由無數時光與秘密堆疊而成的城市裡。

  雖然春天的氣溫變化依舊不安定得讓人措手不及,一不小心就會沾染上感冒,不過屬於這座城市的一景一物卻像被按下了慢速撥放的按鈕,什麼都不急著改變,每一個故事都像被封存在保溫瓶中的蒸氣,難以蒸散消逝,即便相隔了一段時日才回到這裡,也還是能輕易找回所有曾經與自己緊密相繫的部分。

  一如岩泉所預料的,他們的旅程在踏進家門的那一刻隨即引起了雙方父母的關心與叨唸,但在叨唸之餘,他們也同時收到了自己與對方父母、一共四人份的擁抱。那天晚上,他們一起在及川家裡吃了晚飯,雖然他們回來得突然、母親們也準備得匆忙,但還是堆疊出了一整桌的豐盛菜餚,五花八門的色彩裝填在不同的盒子裡,讓人眼花撩亂。一頓飯下來,他和及川幾乎顧不上隨著料理而來的紛飛話題,只能任由掌廚的母親們心滿意足地餵飽他們。

  吃飽喝足後,他們幫著收了點碗盤就被母親們推去休息,得到了偷閒的機會,及川便拉著他回到自己的房間,在拉上的門扉後頭輕輕環住他的頸子。

  「小岩今天要回去嗎?」

  「不然呢,」岩泉挑起眉,嘴角拉開淺淺的笑意,「難得可以正大光明地擺脫你這個超級麻煩鬼,當然要回去啊。」

  及川不滿地鼓起雙頰,卻稍稍收緊了擱在他脖頸上的手,他們的呼吸因為及川向他貼靠過來的動作而交錯相融,過分精緻討喜的面容毫無遮掩地映入他眼底,連最細瑣零散的訊息也一覽無遺。

  岩泉原想對此無動於衷,卻在對方開闔著唇瓣、抵著他的呼吸發出第一個音的同時,伸手按住及川的後頸、傾身把未完的詞句納入親吻中。掌心裡、指縫間,及川柔軟的髮絲來回摩娑著,留下細碎惑人的搔癢感,他們第一次接吻的時候也是這樣,無可自拔地相互吸引著,一點小小的碰觸都能挑動埋藏在肌膚之下的神經與脈搏。

  「小岩留下來的話,我會很開心。」

  在交換親吻與吐息的空隙,及川用方才沒說完的話填滿了他們之間僅存的空間,也確實阻斷了他所有拒絕的可能。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是了解及川的,再怎麼拐彎抹角的動作與話語他都能抽絲剝繭、得到對方最初的意圖,因此他也無法錯過及川同樣對他的一切心知肚明的事實。及川有對他沒輒的時候,他就有對及川束手無策的地方。

  「你這傢伙真的麻煩透頂了。」

  岩泉伸手揉亂了及川的頭髮,柔軟的髮尾和笑容在他的掌心之下翻飛,每一個弧度都不經意卻美好,及川抬手捧住他的臉頰、再次拉近他們的距離,溫熱的氣息灑落在彼此的肌膚上,持續擴散著難以排解的溫度,但相互糾纏的熱度卻無預警被一陣嚴詞厲聲打斷。

  「混蛋及川,你又在搞什麼,討打嗎?現在立刻給我解釋清楚。」

  突然竄出的聲音讓岩泉愣了一下,卻把及川逗笑了,明亮的笑聲一瞬間抽換了四周的氛圍,塗裝出意料之外的進展。

  「你又做了什麼?」

  岩泉看向邊笑邊拿出手機的及川,他不知道在哪一年哪一天對及川怒吼的聲音還在重複撥放著,手機螢幕上則顯示著來電人的名字──花卷貴大。

  「……你趕快接電話吧。」

  「為什麼?讓鈴聲響一下再接也不錯啊、噗哈哈哈哈──」

  「你真的討打是吧。」

  「……哈哈哈、好像喔。」一說完,及川隨即又抱著手機笑得東倒西歪,完全不理會他,等到好不容易饜足了,及川才討好似地攀到他背上,用臉頰蹭著他,「你生氣了?」

  「……哪有那麼容易生氣,如果每次你做了什麼我都要生氣,我大概已經被氣死了。」

  「這個是安慰還是抱怨?」

  「接電話吧。」岩泉伸手拍拍及川還環在他肩頸上的手,示意對方可以鬆手了,「……還有把鈴聲換掉。」

  「才不要。」及川朝他吐了個舌頭,轉身接起花卷打過來的電話。

  看著和花卷說說笑笑、卻沒忘了對他擠眉弄眼的及川,岩泉沉默了片刻,輕輕地笑了。他的表情讓及川一瞬間愣住了,像是沒預料到會看見這一幕,對視之中,及川有些欲言又止,卻還是用嘴唇無聲地向他演繹了一句喜歡你。

  在這個寬闊卻也有限的世界裡,他擁有了許多屬於及川的喜怒哀樂,包括那些從來都不是祕密的,還有那些不為他人所知的。但他仍舊會渴望再從及川口中聽見更多事情,關於他的痛苦與寂寞,以及他的渴求與喜悅。

  他知道正因為擁有這些言語和聲音,他們才能在黑夜中找到趨光的方向,才能一再免於被烈火焚燒殆盡、失去彼此。




  03 逸散在深夜光源中的目擊者


  「聽說隔壁班的筱原死會了。」

  「真假!可惡,她是我的女神耶。」

  「我比較想知道明天小考哪邊會考。」

  「對了,你們看過這個月的月刊排球了嗎?」

  部室裡,剛結束練習的部員們正各自整理著自己的物品,在一字排開的鐵櫃前羅列出各種不同的話題。及川和花卷靠在櫃子上,閒聊著今天在推特上被瘋轉的太陽眼鏡布袋大佛,剛好經過的松川還十分應景地把水瓶往眼睛上貼,用臨時起意的望遠鏡版本換來四周一陣笑聲。一旁的岩泉早早就把東西收拾完畢了,及川看著岩泉,以為對方會照常開口威脅他趕快動手寫社團日誌,但岩泉卻只在他身後找了張椅子坐下,注意力全擱在了手中的PSP上,似乎連對他分心的意願也沒有。

  「真難得……」

  及川湊到岩泉身後,盯著這幾天從來不曾自他們眼前缺席的遊戲機。小小的螢幕裡,岩泉所操縱的人物此刻正奮力與巨大的怪獸廝殺糾纏,幾個回合的刀光劍影都還分不出勝負。

  「什麼難得?」

  怪獸在岩泉的進攻之下停頓了幾秒,接著便改換了攻擊模式,被怪獸召喚而來的手下們也開始不定時增生,撿空檔發動襲擊,看得及川不自覺跟著緊張起來。

  「遊戲,真難得小岩會對遊戲這麼入迷。」

  雖然岩泉也擁有著迷狂熱的事物,例如最近又再度被搬上大銀幕的哥吉拉,不過岩泉卻很少支付同樣的熱情給遊戲,這不禁讓他好奇起來,是什麼遊戲這麼讓人放不下。

  及川目不轉睛地看著岩泉所操縱的角色在地圖上跑動、跳躍,俐落地揮舞銀色長劍和使用各種絢麗的技能,然後他在角色不慎耗盡最後一格HP的時候,和岩泉一起發出懊悔的聲音。闖關失敗的岩泉回頭看向他,一瞬間及川以為他是要質問自己事情沒做完再偷懶什麼,但下一秒,被岩泉握在掌心的PSP已經遞到了他眼前。

  「要玩嗎?」

  及川愣了一下,卻還是接下了遊戲機,滑入掌心的機殼溫溫熱熱的,上頭還殘留著岩泉手心的溫度。




  重新開始、回歸原點的遊戲在一座帶著中古歐洲色調的小鎮揭開序幕。畫面中,白鴿自天際翱翔而過,最後輕巧地在城鎮中心的廣場降落,街道上,住民的腳步悠閒而平穩,相識的人們自然地在街頭巷尾彼此問候。就像隨處可見、俯拾即是的安穩日常,直到遠方山頭燃起了一片烈火,直到鎮上高塔的掛鐘開始蜂鳴不止,才讓這一切出現了裂口。

  及川玩過的遊戲並不算多,不過RPG遊戲的基本套路他並不陌生,例如主角會因為一些契機而踏上旅程,也會擁有各種結識夥伴的機會,然後在與NPC、敵人的恩怨糾葛中成長。而他眼前的這個遊戲,顯然也不會脫離這個範疇太多,只是他剛脫離教學關卡就被過場動畫的最後一句話吸引了。

  你願意支付多少代價再一次擁有你現在的人生?

  不長也不短的句子在螢幕上一閃而逝,像是命運之神對主角的提問,也像是遊戲本身對玩家的發問。沒有標準答案、不存在是非對錯,可以用一秒鐘來回答,也可以窮盡一生來追問。他的心跳在喧鬧的部室中鮮明地躍動著,像是在與閃爍的文字共鳴。

  主角的冒險在過場動畫之後正式展開,緊湊的劇情和戰鬥如海浪般襲來,一波捲著一波,讓及川不得不中斷紛飛的思緒,專心應對比起教學關卡還難上一倍不止的實戰。

  「開什麼玩笑……」

  只是他很快就遇上了阻礙。

  雖然他並不是太常玩遊戲,不過假日閒來無事和岩泉他們一起打遊戲的時候,他還是打得挺不錯的,狠狠大殺四方的紀錄也不是沒有過,但眼前的遊戲顯然遠遠超出他的想像,明顯是對新手也沒在客氣的遊戲。

  在他面臨不知道第幾次的讀檔命運時,一旁的花卷憋著笑、拍拍他,「你需要幫忙嗎?」

  「……小卷你現在的表情好欠打。」

  「你一定是誤會了,朋友有難,我當然要提供一些有建設性的意見。」

  但他一向不是會輕易認輸的人,接下來的十幾分鐘裡,他又咬牙切齒地和自己所遭遇到的第一個小BOSS糾纏了數個回合,直到花卷已經因為人物的各種撲倒姿勢而笑得直不起腰,岩泉才開口跟他說了過關訣竅。

  那天他們在部室裡待到差點錯過了晚餐時間,才匆匆結束遊戲、準備回家。離開學校的時候,他們的話題仍舊沒有離開那款難度破表的遊戲,幾個人聊得差點忘了要在十字路口分別。

  夜晚的十字路口偶有車流經過,準備赴約或是和他們一樣正在歸途上的行人零星自轉角走過,他和岩泉站在街角櫥窗的光源中,對著早已越過斑馬線的花卷和松川又揮了一次手,才轉身拐入回家的路。

  每天都會經過的電器行依舊在最顯眼的位置擺上了最新最大的液晶電視,螢幕裡,主播正在播報剛結束不久的宮城縣春高預選賽,畫面中央的紫白相間隊服鮮明而刺眼,像在映入虹膜的瞬間也把他釘在了原地,讓他舉步維艱,彷彿一有動作就會在肌肉與神經上撕扯出傷口。

  岩泉轉頭看向他,卻沒有出聲喊他,他們就這樣在電器行的櫥窗前站著,直到下一則新聞打破了漫長的沉默。

  「呐、小岩。」

  「嗯?」

  「那個問題,『你願意支付多少代價再一次擁有你現在的人生?』你的答案是什麼?」

  「那你的答案是什麼?」

  岩泉沒有回答他,卻擅自把問題拋了回來,他回頭看向岩泉,電子螢幕的光線倒映在那雙他再熟悉不過的眼瞳中,逕自折射出許多他並不熟悉的光彩,卻漸漸平息了在他心裡恣意生長攀爬的不安。

  「小岩太狡猾了,明明就是我先問的。」

  他緩緩邁開了步伐,在前進中一點一點趨近岩泉,直到他們回到最安穩的距離裡。岩泉在他的注視下伸手彈了他的額頭,像在提醒他少胡思亂想,然後在逐漸遠去的播報聲中,岩泉開口對他說:那是無價的,笨蛋。

  他愣了一下,胸口像在頃刻間塞滿了從億萬光年之外蒐羅而來的千言萬語,卻什麼都說不出口。

  「……小岩才是笨蛋。」

  就連好不容易擠出的字句都一一融化在岩泉的笑聲裡,重新排列組合成了許多喜歡。也許人生存在著許多種不同的衡量方式,但對他來說,有岩泉一存在的人生,就是最好的。




  04 小偷的秘密


  及川突然醒了。

  窗外夜雨綿綿,纖細的雨絲交錯織成網,籠罩著仙台市區的深夜與寂靜。沒有完全闔上的窗櫺隱隱有風穿透而過,被雨水浸潤過的風有些冰涼,滑過腳邊難免讓人打顫,及川本能地縮起身體,才發現岩泉溫暖的手心與呼吸就在身旁,伸手可及。

  一旁的PSP仍亮著螢幕、停留在暫停畫面,淺藍色的電子光源把房間和他們的臉頰都染成了大海的色調,像要將他們也一起捲進遊戲裡的那片汪洋中,載浮載沉。及川伸出手指、輕觸岩泉的鼻尖,他無心吵醒對方,對方卻像感知到了什麼,在他的指腹抵達目的地時睜開了眼。

  空氣裡,雨水的氣味開始滲透,岩泉皺著眉,卻還是把他的指節握進手裡,他笑著、在對方打算再度闔上眼的時候湊了過去,被淺藍所佔據的目光裡一瞬間只剩下他的輪廓。

  「小岩……」

  岩泉順著他的動作敞開了胸膛,將他擁進懷裡。他趴伏在岩泉的胸口,沉穩的心跳與吐息近在耳畔,捎來讓人安眠的訊息,他輕輕打了個哈欠,看向半張著眼、表情半睡不醒的岩泉。

  「看來回去前沒辦法把遊戲破完了,那隻海怪怎麼還是那麼討厭。」

  「……你可以把遊戲帶回去玩。」像是被身旁的電子光源擾得難以入眠,岩泉伸手撈起地上的PSP,中斷了遊戲。

  「不知道木兔和黑尾有沒有玩過這個遊戲,對了、回去東京前幫大家買點土產吧。」

  「嗯。」

  「……吶、小岩。」

  及川撐起身子,從上方俯視著岩泉的臉龐。失去螢幕光線的房間像是沉入了深海,四周一片寧靜,光芒被抽拔而出,視覺成了最不可靠的存在,但他還是知道在昏暗模糊的另一端,岩泉正用什麼神情看著他。

  「謝謝你。」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岩泉的聲音夾雜著嘆息,像在告訴他這句話就不用了,然後他伸手將他往下拉,直到他們再度墜入彼此的懷抱裡,「有謝禮嗎?」

  及川笑了起來,收緊抱住岩泉的手,「你已經抱著了。」

  「現在來得及拒收嗎?」

  「當然不行。」

  他的眼睛開始逐漸適應了黑暗,能在一片無光之中分辨出物體的輪廓與細節,而岩泉就在他眼前笑著,一如多年前。

  一如他們獨一無二的人生以排球為原點展開的時候。

  「我還是最喜歡排球了。」

  「嗯。」

  「也最喜歡你了。」

  「我知道。」

  岩泉側頭吻他,溫暖輕淺的吻裡有著只有他才能聽見的我也是。




  【END】




  岩及日快樂!!!雖然我大遲到了(跪)但我想寬大如小岩大王,會原諒我的ww

  前陣子剛好處在對自己的文字不太滿意的狀態裡,花了一段時間才找回一點手感,有種自己的狀態也跟著故事裡的小岩和大王起伏的感覺XD 這篇〈秘密小偷〉寫的是成長後依舊遊走在挑戰與困頓之中的小岩和大王,篇名的秘密是在漫長的時間裡累積起來的勇氣和信念,它不可見,卻附著在不同的回憶與事物之上,但這個秘密可能會在年歲堆疊的過程中被時間與挫折所吞噬、遺忘。不過如果換一個角度來看,那些讓人掙扎的挫折其實也因此成為了懷抱著勇氣的珍貴事物,越過它就能重新獲得勇氣。

  對於小岩和大王,雖然一直以來我都很希望他們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快快樂樂的,不再有什麼困難與阻礙,不過正如小岩在漫畫17集的小番外裡給大王的話,大王大概即便長成了帥氣的大叔或爺爺,也還是會不斷為了排球與人生煩惱吧,而小岩作為一生的摯友、搭檔、家人,大概也會不斷陪著大王一路跌跌撞撞,直到世界的盡頭吧。對於這樣的他們,即便會反覆擁有遺憾,我也還是想把很多很多的喜愛給予他們,或許正因為他們同時擁有了人生最美好和疼痛的部分,我才能義無反顧地喜歡著他們吧T^T

  最後,我還記得有一篇還願用的網遊文要寫,不過CWT開始報名了,我覺得我需要先認真面對一下小青帽XD 所以之後再來把這個坑填起來(眨眼)

  一日岩及,百年樹人!!!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