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遲到的2017情人節賀文
  ※大學同居交往設定
  ※有擦邊所以標個R15
  ※雖然三輪車幾度落鏈但我努力了(爆笑






  在這個只有他和岩泉存在的世界裡,他們是共享同一顆心臟而活的生命體,不想不會也不能分離。
  只要放手,誰都無法自死亡面前倖免。


  -你不該輕易嘗試的帥氣與煽情-




  01

  指尖與球面相觸的瞬間,末梢神經像被細小的火花點燃,熱燙肆無忌憚地席捲過一再反覆的緊張和興奮。及川拿著球站在發球線上,仔細地、緩慢地做著深呼吸,視線行經球場、隊友和球網,直抵對場。

  對他來說,無論在練習或比賽時,發球和托球都像是一種儀式,透過它,他才能真切地感覺到自己的確身處於球場上,浸沐在同樣執著於勝利的目光中。透過它,他才能去到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看見任何他想看見的景色。

  不過這一刻,他卻難得地感到侷促和緊張,匯聚於手心的熱度像能蒸騰出所有鮮明的、靜默的脈搏,時隔一星期再度踏上球場的期待與陌生正張牙無爪地作用於他身上。

  「及川,Nice serve!」

  但是自網前直奔而來的呼喊卻強勢剝除了鋪天蓋地而來的鼓譟、歡呼聲,安定了他的心跳與呼吸。站在網前的岩泉一眼神凌厲而懾人,像能召喚所有存在著勝利的未來。

  及川揚起嘴角,捏緊了掌中的排球,在哨音吹響的瞬間,將他們的未來連著球一起拋向明亮寬闊的空中。




  02

  大多數時候,及川覺得岩泉的手十分溫暖。雖然在夏天並不容易察覺,但時序一旦跨入冬季,那種溫度就會鮮明起來,像是走在冬夜滿佈落雪的街道上,手裡緊緊握著的暖暖包或熱咖啡一樣,即便寒風不間斷地撲面而來,也持續在有限的面積裡散發巨大的溫暖,融化在顫抖中聚積起來的寒氣。

  不過在為數不多的時刻裡,及川會覺得岩泉的手十分涼爽,一種不經意停留在身旁也會讓人昏昏欲睡的涼爽。例如他因為發燒而體溫偏高的時候。

  及川在額頭被手掌碰觸的時候,緩緩張開了眼,在床上躺了一整天的倦怠和疲憊正朦朧地籠罩著他。雖然吃過藥、也好好休息了一天,不過揮之不去的沉重仍在四肢停駐,讓他無法隨心所欲地伸展、移動。但他還是緩慢地留住了那隻為了確認體溫而伸出的手,把掌心壓按在淌著汗珠的額際。

  「好舒服……」

  視線中的岩泉一微微皺著眉、看起來有些無奈,但還是任由他抓著自己的手,在溫度差之中尋求安心感。比起冰枕和退燒貼布少了侵略性的手寬大而粗糙,日積月累的球繭輕輕刮過皮膚,並不是那麼平易近人卻讓他覺得滿足和踏實。

  「先起來吃點東西,我做了雞蛋粥。」

  岩泉伸手掀開砂鍋的蓋子,蒸騰的熱氣瞬間自其中湧出,即便隔著一段距離,也能清晰感受到滿溢的溫暖。還在持續的鼻塞讓及川無法辨識出雞蛋粥的香味,舌尖也盡是乾澀的味道,不過他還是抓握著岩泉的手、漾開淺淺的笑容。

  「餵我。」

  「你這傢伙……」

  岩泉的臉上透著像是想抱怨什麼的表情,手掌卻與之相反地用輕柔的力道將他從床舖上拉起,他頂著輕微的暈眩感、搖搖晃晃地撲進岩泉懷裡,雙手像是找到了最適合存在與擁有的弧度,再自然不過地環抱住了岩泉的腰。

  「小岩……」

  他下意識地蹭過對方的肩膀,想在無色無味的空氣中過濾回熟悉的氣味,而岩泉抬手揉亂了他的頭髮,無聲地放任著。

  「……你這樣沒辦法吃飯吧。」

  「好像是呢。」

  雖然這麼說著,及川卻笑著將擁抱收緊了些,不饜足地從對方身上汲取所有讓他耽溺迷戀的元素,例如體溫,例如岩泉對他完全沒輒的溫柔與嘆息。

  「早上的比賽,怎麼樣了?」

  「……總之贏了。」

  「什麼意思啊。」及川側頭對上岩泉朝自己投射而來的視線,想探詢答案,但岩泉卻自顧自地勾起嘴角,欲蓋彌彰,「把粥和藥都吃了,就讓你看比賽錄影。」

  「唔……」

  被吊起胃口的及川鼓起臉頰,覺得自己就像一隻四處徘徊卻不得其門而入的貓,被好奇心招惹得坐立難安。太狡猾了,及川在心裡想著,卻還是選擇安分地讓岩泉用溫熱、易入口的雞蛋粥來餵食自己。

  在岩泉對他沒輒的同時,他對岩泉的一切也是束手無策的,心甘情願的束手無策。




  03

  及川比誰都明白,無論是他或是岩泉心裡都潛伏著執著、貪婪、不願服輸的獸,牠會在最緊繃的時刻張牙舞爪、在最脆弱的時刻齜牙裂嘴,而他們別無他法,只能拚了命地前進,只能不顧一切地抓住自己渴望的事物,才能安撫、平息為了生存蠢蠢欲動的野獸。

  無論未來會是什麼光景,無論他們說了多少冠冕堂皇的話作為掩飾。

  在勝負前是這樣,在愛情裡也是這樣。

  及川在岩泉的呼吸和體溫鋪天蓋地襲來的時候,微微垂下了眼,被寒風浸潤過的嘴唇和臉頰還無法隨心所欲地感受與回應,但他仍舊可以從岩泉的親吻和碰觸中感覺到對方熱燙得過分的溫度。

  「太冰了……」岩泉在他的唇邊說著,手掌在黑暗中依循著螢幕透出的冷光,握住了他還抓著手機的指節。

  「因為外面很冷啊……」

  及川笑著,手機螢幕持續在他們手中閃爍,幽微的光芒裡,來自推特和LINE的祝賀訊息反覆堆疊,像是相互捲裹的海浪,而冰涼微弱的電子光芒宛如誤闖進深海的光線,安靜無聲地被周身的海流與黑暗啃食,再依稀映照出他們在汪洋中親吻、擁抱、缺氧、陷溺的窘迫。

  「小岩真的好溫暖……」

  和他不一樣,岩泉身上總是帶著溫熱的氣息,一碰觸到就能感覺到源源不絕的熱情與生命力,像是無論去到哪裡都能安然生活,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道路,像是一靠近就會點燃所有願望與愛戀。

  他伸手環住岩泉的頸子,試圖在幾欲將空氣壓縮殆盡的黑暗中尋找氧氣,但擁抱著他的男人卻依循他的喘息再度吻住他的唇,截斷了他的退路。輕淺的暈眩感開始在親吻中蔓延,殘存的氧氣在唇舌糾纏之間被加速燃燒,他試著予以反擊和挑釁,岩泉卻不以為意,反而開始一一褪去他身上繁複的冬季外出服。但在他距離衣衫不整只差一步時,岩泉緩緩停下了動作,在寸步難行的擁抱中把他帶離透著寒意的玄關。

  及川在揮之不去的暈眩中和岩泉一起陷進柔軟的床鋪,被隨意放置在床頭櫃上的手機依舊反覆閃爍著,於明暗之間點亮他們的視線與面容。

  「……手機。」

  岩泉的眉頭微微皺著、看起來有些困擾,及川眨了眨眼,忍不住伸手捧住對方的臉頰、笑了起來。

  「這也沒辦法吧,畢竟及川大人在復歸賽裡狀況絕佳,收到這麼多訊息也是合情合理的,是說、吶小岩、你在生氣嗎?還是……在吃醋呢?」

  及川瞇起眼觀察著岩泉的表情,想著能捕捉到什麼有趣的樣子就好了,但岩泉只是抓握住他的手、傾身在他的嘴角、臉頰和耳畔留下溫溫熱熱的吻。

  「你好煩,都不是……」

  「啊、等一下、唔……就說了等一下……」

  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再次被壓入寂靜的海底,所有動靜都在遠去,無法掙脫、近乎窒息,周身只剩下一片墨黑色的藍。但當他下意識地攀抓住岩泉的肩膀時,氧氣和熱度便依循著每一個吻、每一次碰觸漸次回歸。

  炙燙卻又難受。

  可是即便只能透過相互需索、啃咬的親吻和擁抱過渡氧氣與生命,即便不斷陷落、下沉也無法將喜愛盡數宣洩,他也覺得無所謂了,在這個只有他和岩泉存在的世界裡,他們是共享同一顆心臟而活的生命體,不想不會也不能分離。

  只要放手,誰都無法自死亡面前倖免。

  他知道,岩泉也是這麼想的。




  04

  平靜的水面在岩泉踏進浴缸時掀起了小小的波瀾,溫熱的水流緩緩漫過及川屈起的膝蓋和泛著潮紅與吻痕的胸口,窩在水中的及川依循動靜自手機螢幕上抬起頭,笑著看向在對面坐下的岩泉。

  「我可以過去嗎?」

  岩泉沒有答話,卻朝他張開手臂、為他空出了位置。得到允許的及川滑開水面、蹭進和自己有著相同沐浴乳香味的懷抱中,那是清清淡淡、不張揚也不特別的肥皂香氣。

  「不是說過不要把手機帶來泡澡。」

  「嗯──好像有說過。」

  及川點了頭、予以肯定,卻仍舊依然故我地滑著手機,他看不見岩泉的表情,卻覺得對方現在八成正皺著眉、但仍然遍尋不到阻止他的方法。

  「會掉到水裡喔。」

  「才不會呢。」蒸騰的熱氣中,及川揚起嘴角,回頭看向岩泉,「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讓我不小心把手機摔進水裡的方法。」

  一如他所預期的,岩泉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接著他的額頭就被對方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

  「不用了。」

  「……小岩太無趣了。」及川伸手戳著岩泉的臉頰,在對方的注視下貼靠近他的臉龐,把輕輕淺淺的呼吸留在對方唇邊,「吶、小岩……例如現在就很危險喔。」

  岩泉的眼神平靜無波,像是環繞包裹著他們的水面,也像停滯的螢幕裡逐漸暗去的光芒,逝去的光線在沉默中化為一種信號,但他還未真的理解,岩泉已經扣住他的頸子、強勢佔據了他的呼吸。嘴唇在啃吻中隱隱生疼,連反擊都顯得軟弱矯情,他卻還是笑了。

  「手機抓緊了,掉了我可不管。」

  背脊被壓上潮濕的壁面時,岩泉的聲音挾帶著熱燙的吐息在耳際漫開,他輕輕顫了一下,隨即不甘示弱地伸手捧住岩泉的臉龐、張口叼走了對方的唇瓣。

  「你試試看啊。」




  -全文完-




  到底手機君有沒有安然存活呢?歡迎下注(X)
  然後雖然我一開始因為跟友人聊了超有趣的梗所以信心滿滿想說來開個車,結果最後只開了個三輪車,還一直落鏈(爆笑)謝謝這一週接受我轟炸的友人們,我現在回頭看這篇只覺得我寫得好用力還是什麼都沒出現(笑哭)
  總之小岩大王情人節快樂!!雖然你們已經天天都是情人節了,但還是讓我送上賀文蹭蹭你們////// 愛你們//////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