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4突發,不會全文公開請注意
  ※職業選手時期的熟年夫婦愛情故事
  ※含兔赤成分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






  「再認真一點。」
  有時候,他覺得及川的聲音像是一種咒語,所有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都會從這裡開始。


  -相思相愛.以心傳心.依依戀戀-




  01 相思相愛


  窗外的市街陸續亮起夜燈時,陽臺上的仙人掌已經靜悄悄地戴上了一頂小雪帽。

  東京這幾天一直斷斷續續下著雪,街道上隨處可見尚未融化的殘雪,空氣裡也盡是冰涼刺骨的溫度。岩泉在把陽台上的仙人掌收進室內的時候,也忍不住因為撲面而來的寒風而縮起身體。客廳的電視正應景的播著天氣預報,岩泉在幫盆栽摘掉雪白的帽子和附加的小手套時瞄了一眼,看來低溫會一路持續到新年假期了,開車回宮城過年的那天搞不好還會下一場雪。

  「岩泉?」

  剛把盆栽擱在電視櫃上,被岩泉夾在頸窩的手機就傳來溫田確認的聲音,他把手機重新握回手裡,應了一聲表示自己還在。

  「岩泉和及川今年會回宮城過年嗎?」

  「嗯,把東京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就會回去。」岩泉看向堆積在走廊上待處理、待回收和需要及川回來確認內容物要不要留下的紙箱,雖然不至於每年年底都要來上這麼一次,但他們計畫要在明年春天搬到更寬敞的住處,及川又是個丟東西不乾不脆的人,今年的整理打掃工作就顯得特別繁雜。

  「這樣啊,那太好了,剛好大家今年都會在宮城過年,我想說大家也很久沒聚一聚了,不如一起去新年參拜吧。」

  「嗯、好啊,算上我和及川吧。」

  岩泉答得乾脆,電話另一頭的溫田笑了起來,笑聲爽朗明亮,一如高中時候的他。他和溫田又聊了幾句,溫田也關心了一下及川的近況,他們才掛斷電話。結束通話後,岩泉看了下手錶,接著抓起外套和車鑰匙、往玄關走去,準備出發去接人。臨走前,一直趴伏在沙發上半睡半醒的貓咪安安靜靜地來到腳邊,流連了一陣,才抬頭看他。

  「我去接及川,拜託你看家了。」

  岩泉伸手摸了摸貓咪的頭,貓咪默默蹭了蹭他的手心,再逕自走回客廳裡,俐落地跳回牠在客廳的王座上,安穩舒適地繼續做著漫無邊際的夢。




  在前往機場的路途上,岩泉遇上了一點小塞車,雖然耽擱了一些時間,他還是在飛機預定抵達時間的前一小時就來到入境大廳。等候採訪的各家媒體和準備接機的粉絲們已經在入境出口守候,其中一些人自己做了寫有及川名字的加油板,還有粉絲拿著寫滿了留言的加油旗、彼此討論著該怎麼把旗子交給及川。

  岩泉在大廳裡找了個沒什麼人的角落坐下來,翻看起手機裡的訊息,及川最後傳給他的訊息和照片來自與日本相差八小時的義大利,在9728公里之外的義大利晴空萬里,即便同樣裹著冬季的寒風,卻滲著地中海獨有的日光,照片裡的及川在一起集訓的義大利隊友的簇擁下無所顧忌地笑著,即便他在出發前還對語言隔閡的事感到焦慮,不過這一個月下來,他顯然在義大利交了不少朋友。

  對此岩泉倒是一點也不意外,理由並不只是因為及川擅於融入群體之中,而是他從不擔心及川在球場上的說服力。

  即便彼此說著截然不同的語言,在球場上所感受到的一切,都不需要訴諸明確的語言或文字。而他比誰都清楚及川的球風,也清楚那樣的球風所擁有的魅力和吸引力。

  照片的下方,及川打了幾行字,像是簡短的流水帳,卻還是記得在最後加上他慣用的表情符號和一句「好想早點見到小岩喔」。

  對他來說,就算接連不斷的訊息多少有些煩人,但這樣的及川都遠比半年前因傷退場時的及川要來得讓人安心,他終究還是寧願及川一天到晚吵吵鬧鬧、動不動調皮耍賴鬧脾氣、滿心滿腦都是接下來該怎麼獲勝。

  翻看完先前未檢視的訊息,與岩泉隔著一段距離的入境出口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岩泉回頭望向航班時刻表,閃爍的電子螢幕上,及川所搭乘的那班飛機正亮著提早抵達的訊息。

  幾乎是同時,他的手機連續震動了幾下,跳出好幾封訊息來,發信人全是同一個人。岩泉等待了片刻,直到對方用各式各樣的貼圖心滿意足地洗完板,才點開訊息欄,從文字與貼圖交錯的訊息中捕捉重要的資訊。不過在他花費心力篩選前,及川的經紀人已經傳了另一封言簡意賅的訊息過來,讓他果斷選擇放棄接受及川的貼圖轟炸。

  看完經紀人傳給他的預定行程安排,及川又傳了一張照片過來,似乎是剛下飛機的時候拍的,照片裡的及川顯然是在飛機上吃好睡好、整個人神清氣爽,不過被他拉著一起自拍的木兔光太郎臉色就沒那麼好看了,一張臉慘白得跟紙一樣,一副才剛從暈機的惡夢中清醒的面容。

  「岩泉前輩。」

  岩泉依循著熟悉的聲音抬起頭,站在眼前的是小自己一歲的後輩赤葦京治,一如往常的雖然待在室內、但還是把圍巾外套統統穿戴整齊,看起來很冷的樣子。

  「你來接木兔嗎?」岩泉抬手和對方打了個招呼,示意對方對面的座位沒有人。

  「嗯,我這次有多準備嘔吐袋。」赤葦亮出準備好的不透明塑膠袋、保溫瓶和舒緩不適的精油,顯然已經想好該怎麼料理面如死灰的木兔了。

  「及川不要多添亂就好了。」岩泉把手機螢幕遞了過去,上頭依舊是及川剛才傳過來的照片,赤葦看了一眼,面不改色地做了結論:「但及川前輩和木兔前輩湊在一起怎麼可能不亂。」

  這句話讓岩泉笑了起來,赤葦的評論一向再中肯不過,這樣的他即便作為後輩,也總是有辦法管住時不時脫軌演出的木兔光太郎。

  他們這頭還在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入境出口附近已經劃出了一塊媒體採訪區,而記者與攝影師們陸續就位後,來自粉絲們的尖叫和歡呼便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裡炸了開來。時隔一個月,挾帶著眾人的視線與期待,傷癒歸隊的國家隊司令塔再度踏上了家鄉的土地。




  簡短的採訪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期間閃光燈不斷,及川也十分有耐心地回應記者們的提問,還不時幫已經氣息奄奄的木兔解圍。好不容易結束採訪,兩人旋即又陷入前來接機的粉絲群中,雖然有經紀人維持秩序,但兩人還是花上了和採訪差不多的時間才抱著滿手禮物順利脫困。一和他們會合,及川二話不說扔下行李和禮物、飛撞進他懷裡,岩泉雖然不是太意外,還是小小退了一步才順利穩住及川的身體。

  及川什麼也沒說,只是輕輕喊了一聲小岩,明明在LINE上聒噪得跟什麼一樣,實際見到面倒是比他預想的安靜許多,不過那雙環在頸子上的手卻抓得死緊,像要同時把他們的呼吸一起勒住一樣。

  原本想對及川說的「歡迎回來」被岩泉不著痕跡地收了回去,他伸手撫摸著及川的頭髮,難得放任對方就這樣肆無忌憚地抱著他,把所有話語說成了擁抱。

  那之後,赤葦先一步帶著彷彿快連靈魂都吐出來的木兔離開了機場,經紀人則跟他們又交代了一些事,才放他們回去過這一年的新年假期。

  從大廳到停車場的路上,岩泉和及川並肩走著,兩個人的話都不多,但相觸的指尖始終在冰涼的空氣中牢牢扣著。在車子旁停下腳步後,岩泉先把怕冷的及川推進副駕駛座,才把行李和禮物一一安置進後車廂。回到駕駛座的岩泉,伸手把之前準備好的保溫瓶塞給及川,裡頭是適合在冬天飲用又十分好入口的熱可可。

  一接到保溫瓶,及川笑了開來,不大的車內空間一下子滿溢著熱可可甜膩的香氣。看著坐在身邊的及川,岩泉擱下手上的車鑰匙,伸手去拉及川空下來的手,及川愣了一下,卻因為他突如其來給予的吻而無法做出更多反應。

  巧克力和牛奶的味道在唇齒之間擴散開來,明明沒有加糖,卻甜得幾乎要把整個世界都淹沒殆盡。

  淺淺的吻剛結束,及川忍不住擱下杯子、湊到他面前,蜂蜜色的眼眸直盯著他。

  「再認真一點。」

  有時候,他覺得及川的聲音像是一種咒語,所有一發不可收拾的事情都會從這裡開始。




  -試閱結束-



  爆字數爆到我好害怕(爆笑)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