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PARO
  *含松花成分
  *沒能成為英雄的人們,偏離軌道卻仍擁有彼此的人們,在錯的時間與對的人相遇的人們,為了前進而反覆失去與擁有的人們,這是一個關於「他們」嘗試去擁抱幸福的故事。


  ※20161118追記:部分內容修改
  ※20170119追記:部分內容修改



  以上都OK的話請下拉!!






  在那個生氣蓬勃得讓人一刻也不想停下腳步、只想捲著風直往前跑的季節裡,及川第一次對他說了,他是他的英雄。毫不遲疑,彷彿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01 太陽回歸前夕的天井藍圖-




  這一刻,向岩泉傾壓而來的,是許久不曾有過的緊張感。彷彿能滲透皮膚、讓神經為之震顫的緊張感。

  四周瀰漫著濕潤的泥土與青草氣味,不久前的大雨在地面蓄積起了大小不一的水窪,水面像是無瑕的鏡子,如實折射著明亮的天光和褪去烏雲的藍天,也無一遺漏地捕捉著周遭的動靜和伺機而動的身影。

  松川正窩在不遠處的草叢裡,手裡握著狙擊槍,專注地透過瞄準鏡鎖定敵方可能的躲藏位置和行動路線。平常的松川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地抽著菸,俐落隨興地耍弄著鼓棒、打著鼓,他習慣了這樣的松川,卻沒想過這個人拿起狙擊槍竟出乎意料地有模有樣,像是剝除了偽裝、終於能隨心所欲的獵人。

  不過從骨子裡流露出狩獵者氣息的,卻不只松川一個,岩泉在對方悄無聲息地摸到他身後、把槍口直指他的後頸時,勾起了嘴角。

  「小岩,Checkmate。」

  「……彼此彼此。」

  岩泉回過頭,眼神不經意地晃過抵在對方心口的手槍,及川顯然也發現了這件事,卻一點也沒有受到動搖,掛在臉上的笑容一如往常地讓人心煩意亂。

  「要比開槍速度的話,我比較有利喔,小岩應該很清楚吧。」

  「是這樣沒錯,不過……」

  岩泉抓準對方一閃而逝的遲疑,大膽地抓住及川持槍的手,用不至於讓及川受傷的力道將他壓制在草地上。

  「近身戰對我比較有利。」

  一瞬間屈居於劣勢和撞擊地面所帶來的鈍痛感讓及川愣了一下,但他大概是意識到他的攻擊也就僅止於此了,隨即又有恃無恐地對他挑釁起來。

  「小岩不開槍嗎?只是這樣是沒辦法結束遊戲的喔,」及川的語調混雜著孩子般的頑皮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執著,岩泉不確定哪邊更靠近真實、更接近及川心裡所想的,然而及川似乎並不打算為難他,「小岩太溫柔了……」

  「卡!剛剛的加戲很不錯啊,要做還是做得到嘛,MV今天就先拍到這裡,明天繼續。」

  導演一喊卡,原本僵持不下的空氣又再度流動起來,工作人員開始進場收拾道具,攝影師則和導演討論起影片的剪接和明天的拍攝進度。放鬆下來的及川在草地上躺成了大字型,一點也不在意殘留的雨水弄濕他的衣服,眼角眉梢都透著與上一秒截然不同的柔軟笑意。

  「好想再玩一下,難得到生存遊戲場來。」

  「我們是來工作的。」

  「小岩太認真了,雖然也有很溫柔的時候。」及川伸手按著他的眉心、再輕輕依循他的眉毛勾畫,最後在他的眼尾壓按出各種不同的弧度和神情。

  「不要玩了,你接下來還有工作吧。」

  「如果剛剛是認真在決勝負,小岩會開槍嗎?」在他拉著及川站起身時,及川輕描淡寫地問了那麼一句,看起來並不在意他回答什麼,而他沒有多想,只是肯定地應了一聲。及川笑了起來,輕快地撲上他的背、從後頭環抱住他。

  「小岩果然是小岩。」

  及川的頭髮輕輕蹭著他的頸子,帶來些許雨水和造型品的氣味,對他來說,及川此刻的行為比起撒嬌更像是欲言又止、慣常地有話卻不打算好好說。他並不喜歡及川這個壞習慣,即便他認識了及川這麼多年,他也從不覺得這種猜謎遊戲能獲得什麼樂趣,只是在徒增困擾罷了。不過及川大概也算準了,他會覺得現在不是追問的好時機而選擇放過他。

  「快點把衣服換下來,然後把頭髮弄乾,要是感冒我就揍扁你。」

  「但是我感冒的時候小岩比較溫柔、唔痛……不要突然出手嘛……」

  雖然這麼說著,但及川還是膩在他的背上,沾染著雨水的體溫隔著衣物與他相觸,微涼卻又帶著熱度,剛好是最適合難分難捨的溫度。




  半背半拉地帶著及川回到休息室的時候,松川和黑尾已經在換裝、收拾隨身物品了。一和他們對上眼,黑尾隨即靠過來、把不久前宣傳拿過來的海報攤開在他們眼前,上頭是新單曲發售的連動活動,只要成功預測MV裡生存遊戲的勝方,就有機會獲得簽名握手會的入場券。

  「啊、這張海報把我拍得真不錯。」及川笑著說。

  海報裡的他們分別穿著黑色與純白的西裝,擺出冷酷高傲的姿態,眼神各自追逐著不同的方向,手裡拿著鮮豔如火的玫瑰,像在對誰發出無聲的邀約。攝影師和MV導演都說粉絲們絕對會喜歡他們這次的造型和風格,岩泉不置可否,不過及川卻一如往常地對攝影師和導演的要求信手捻來,稱職地扮演著主唱的角色。

  「小岩的表情再放鬆一點就好了。」及川自顧自地揉捏起他的臉頰,顯然還沒學到教訓,儘管他也從來沒有學乖的時候。

  「岩泉比較適合正統派英雄的角色吧,要英雄學會拒人於千里之外太難了。」松川摸了摸下巴,逕自下了結論。

  「黑尾?」一旁的及川和松川還在熱烈地討論著海報的事,岩泉卻隱約從黑尾臉上捕捉到一閃而逝的心不在焉,於是他開口喊了對方一聲,但黑尾仍舊掛著和往常沒什麼不同的笑臉,讓他一時間以為剛才只是自己看錯了,「怎麼了嗎?」

  他一開口問,及川和松川的聊天便停頓下來,整個休息室安安靜靜的,只有走廊上的人聲依稀穿過門縫而來。岩泉看著及川欲言又止的表情,明白及川應該早就知道了什麼,只是選擇忽略,或許是認為現在不是提這件事的最佳時機。

  「是專輯的事嗎?」如果需要考慮時機,那麼也就只有這件事了吧,岩泉想。

  黑尾吐了口氣,隨手把海報擱在了桌上,任由自寶特瓶上滾落的水珠沾濕了海報的邊角,再一路擴散。

  「之前交給製作人的專輯備選曲,全部被退回來了,說是那些歌和我們現在的形象並沒有那麼契合。」

  海報上的毛細現象還在持續著,紙面被暈出了一塊不平整的水痕,即便晾乾也會留下細碎的皺褶,如果是以前,大概已經有誰急匆匆地把它從桌面拎起來,不過現在誰也沒有心情去管那張海報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意料之中的回答。」松川從口袋裡摸出菸盒,逕自點著菸、抽了起來,「不過他大可以說得更直接一點,他們只想做可以確實賺錢的事,不想做無謂的冒險。而我們只要乖乖和他們合作,就可以高枕無憂,皆大歡喜。」

  在瀰漫著香菸氣味的休息室中,黑尾沉下眼,目光像是一潭深不見底的湖水,「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他們的考量,我們也並非沒有從他們那裡得到幫助和收穫,但我不認為懷抱著那樣的堅持就真的能走得長遠。」

  「……對他們來說,即便沒有我們,也一定還有其他願意無條件聽從他們安排的人,但我們的不願意也存在著意義不是嗎,」沉默了一陣子的及川緩緩開口說,「的確,他們所說的或許就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這從來不是一個想完成什麼就一定可以完成的世界,不過我也很清楚另一種現實,在這個圈子裡,不願意挑戰和嘗試,就只能被超越、然後失去一切吧。」

  站在距離及川最近的地方聽著這些話,岩泉忍不住和對方一樣握緊了手,從很久以前開始這就是他們最想做的事情,唱自己真正想唱的歌,訴說屬於他們的世界觀,永遠也不會因為挫折和瓶頸而退讓。但連續三張單曲都抗爭失敗的現在,他們也比誰都明白要說服上層改變策略有多困難。在樂團不易走紅、唱片不好賣的時代,公司不會鋌而走險也是可以想像的事。

  即使如此,及川始終全力扮演著主唱的角色,站在舞台的中心承受著所有喜愛與惡意的目光,等待著改變的契機到來,那麼負責寫歌的他也就有著絕對不能逃避和退讓的工作。因為他們同樣都想維繫這個樂團的未來,即便他們都沒有把握最後會去到什麼地方。

  「……如果稍微更改部分編曲和歌詞呢?」岩泉想了想,開口提了意見。儘管這絕對不是他或者其他人會心甘情願接受的選擇,但如果這是讓樂團繼續走下去的方式、是可能改變現狀的突破口,就不應該將它排除在外。不過及川一如他所預期的、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了他的提案,「我覺得現在的編曲和歌詞就是最好的,如果改了就違背這些歌的原意了。」

  「這我當然知道。」

  「那就不准改、絕對不准改!」及川說得堅決而急切,眼神直白地宣示著他不希望他們再做任何妥協。

  「……岩泉,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如果一直讓你承擔這個責任,我們就太遜了。」松川將剩下半截的菸壓入菸灰缸中,對他說:「你的詞曲,還是原原本本的樣子最好。」

  聽見松川的話,黑尾緩緩咧起嘴、笑了起來,那總是在貝斯上遊走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至少我們還有溝口這個幫手不是嗎?所以讓我們再努力抗爭一下吧。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好作品了,所以你和及川就拼命給我寫歌吧,所謂的英雄就是要做這些事才對。」

  「……不要隨便幫我帶入角色,還有及川徹你的笑容太噁心了。」

  「哪裡噁心了!明明就很可愛又帥氣!」

  看著及川微微鼓起的雙頰,岩泉忍不住伸手揉捏起那張曾對他笑過、哭過、也生氣過的臉龐,就像對方剛才對自己做的那樣。十年前的他們一定幻想過十年後的他們成為當紅樂團一員的景象,卻一定不曾想過十年後的他們唱的可能不是自己最想唱的歌,約定好的詞曲還被塵封在DEMO帶中,甚至不小心就會迎來單飛不解散這種聽起來沒什麼大不了、實際上卻很可能再也回不了頭的未來。

  不過走得越遠就越能明白,誰的人生不是這樣,能得到最想要的是幸運,退而求其次是因為學會了停滯不前是什麼也得不到的。

  妥協並不代表失去所有,只是單純而勇敢的傻瓜何其多,像是永遠都學不會放棄,例如松川和黑尾、例如及川和他。對他來說,僅是聽著那些越過無數個年頭也不曾改變的話語、看著眼前這些一路走來的夥伴,就會打從心底覺得踏實、覺得還可以繼續往前走。

  「小岩不用擔心我,只要在應該決勝負的時候,毫不猶豫地瞄準、扣下板機就好了。」

  及川握住他的手,相觸的指腹上有著和他一樣、長年彈奏吉他留下的繭,熟悉、卻也因此讓人放不下。或許只要及川徹還是及川徹,他就不可能有真的不擔心這傢伙的時候吧。

  「笨蛋及川,在說這種話前先學會管好你自己吧。」

  他的手指彈過及川的額際,換來了及川輕輕淺淺的笑聲。


  ***


  岩泉曾經很認真想定義「英雄」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小時候的他有一陣子把英雄和鹹蛋超人畫上了等號,那時候他覺得英雄是強大又懷抱著善意,以擊退邪惡勢力和守護地球和平為使命的存在。不過後來他發現在摩斯拉與哥吉拉的系列作中,所謂的英雄既不是和人類相似的鹹蛋超人,或是由人類變身而來的假面騎士,而是摩斯拉這樣由古老民族所信仰和供奉的神獸。後來的後來,美國也拍起了哥吉拉的電影,電影裡的哥吉拉不再與人類敵對,反而成為拯救舊金山的英雄。

  不同的時代會創造出不同的英雄,一個時代的理解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產生變化。

  不過他在為孩提時代的自己找到一個答案前,就在追逐未來的過程中,漸漸地把定義英雄和成為英雄擱置在生活的角落中,任由其褪色。即便他還是過著只要哥吉拉出了新電影,就會二話不說拉著及川往電影院跑個十趟的生活。

  及川曾經對著他的哥吉拉相關收藏問過他,為什麼這麼喜歡哥吉拉呢?偶爾他會給幾個沒什麼可反駁的答案,例如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比哥吉拉更帥氣的怪獸了,但有時候他會反過來問及川,那你為什麼對外星人和飛碟那麼著迷呢?這時候及川往往會露出會心的微笑,對他呢喃著:是啊,為什麼呢?

  也許即便這麼多年過去了,各式各樣的英雄推陳出新、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來來去去,他們無法參與、記憶全部,卻永遠擁有一些難以釋懷、割捨的時刻。那些時刻讓他們變成了現在的他們,成為了他們面對生活與世界的方式。就算他們從未成為像樣的英雄,也從未擁有過魔法與超能力。但他們都曾在漫無邊際、毫無根據中獲得抵禦悲傷、繼續成長的力量。

  例如那一年夏天,他和及川剛滿十歲,盛夏的烈日烘烤著青草、綠葉、還有殘存的繡球花瓣和屋簷下隨風而響的風鈴,悶熱的空氣緩慢地摩娑過木屐、浴衣和總是太過甜膩的蘋果糖。在那個生氣蓬勃得讓人一刻也不想停下腳步、只想捲著風直往前跑的季節裡,及川第一次對他說了,他是他的英雄。毫不遲疑,彷彿也不需要任何理由。

  岩泉記得那一天學校附近的神社正在舉行祭典,鄰近的馬路上和設有露天攤販的參道上都擠滿了人,神社境內四處掛著如夕日般的燈籠,溫暖澄黃的光芒照亮了來往的笑臉和花樣繁複的浴衣,如夢似幻,像是一不小心就會陷落的幻境。而他原本和及川走在石板路上、分食著各自手上的點心,只是一個不注意,他們就在人潮中被沖散了。

  那時岩泉抓著手上開始融化的蘋果糖,在參道上來回繞了幾次,卻始終沒能找到及川。直到等待了一整年的煙火開始在附近的河堤施放,繽紛燦爛的煙花開滿了夜空,他才在神社旁的小山坡上找到人。

  「喂、笨蛋及川。」岩泉踩過淺淺的草地,草葉間還帶著些許濕潤,並不那麼好走,但他還是大步朝及川走了過去,「你、哇、你做了什麼?怎麼摔成這樣?」

  一來到及川面前,對方摔傷的膝蓋和掌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臉龐就佔據了他的視線,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要先安慰對方、還是先檢查對方的傷口。

  「小岩……」

  他的出現似乎把及川剩餘的、嘗試忍住的淚水盡數逼了出來,原本討喜的面容瞬間又狼狽了幾分,岩泉嘆了口氣,伸手揉著及川的頭髮,把蘋果糖遞了過去,上頭那層厚厚的糖水開始滴滴答答的落下,和及川滑落的淚水融在了一起。

  「要吃嗎?」

  「……不要。」

  「但這是你剛剛買的不是嗎?」

  「嗚、小岩你真的很不會安慰人,一點也不溫柔……」

  「……你再哭下去會越哭越醜喔。」

  「小岩最討厭了啦……」

  雖然及川這麼說著,但在一來一往之間,他還是漸漸止住了哭泣,並在微弱的啜泣聲中對他說,不久前求到的大吉籤被風吹到了山坡這裡,他怎麼樣也找不到、還摔了一跤。

  「現在這麼暗,也不容易找吧。」岩泉看著四周,雖然山坡並不是太陡,但在缺乏照明的情況下找東西,也只是事倍功半而已,「要不要明天再來看看?」

  「但那是我好不容易才求到的大吉籤……而且等到明天,說不定更找不到了。」

  看著及川,岩泉摸了摸後頸,他不知道及川對神明說了什麼、許了什麼願,但想留下美好結果的心情他可以理解。於是他站起身,對著昏暗的草地說了一句:「那我來幫你找,不過以八點為限,如果到時候還沒找到,我們就回去、明天再來,畢竟你的傷口也不能放著不管。」

  「……小岩。」

  「幹嘛?」

  「總覺得、小岩好像英雄喔……」

  他眨了眨眼,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及川已經點著頭、逕自拍板定案了。

  「嗯、小岩是我的英雄,就這樣決定了。」

  明明神社的燈光與他們隔著一段距離,掛在夜空的七彩煙花也只擁有霎那間的光芒,他們僅能憑藉殘餘的光線看清彼此與周身的景色,但岩泉卻覺得那一刻有什麼點亮了他們之間的距離,燦爛而奪目,讓人不想也不願就這麼移開視線。




  一再反覆的手機鈴聲將岩泉從無邊無際的夢境之海中撈了起來,自悠長遙遠的夢裡歸來的疲憊感,讓岩泉不由自主地挪動起肩膀和背脊,然後他才發現有什麼重量正壓在他身上,阻礙他伸展、活動肢體。於是他眨著眼、往胸口看去,接著不是很意外地捕捉到正趴伏在他身上熟睡的及川徹,還有正躺在及川頭上打哈欠的自家貓咪。

  岩泉仰頭看向牆上的時鐘,指針剛剛繞過十一點的位置。他不知道及川什麼時候結束工作回到家的,不過看他身上還穿著外出服,顯然是一回家就往他身上倒過來了。還躺在沙發上的岩泉沒有叫醒及川的意思,只是伸手在桌面胡亂摸了一陣,想把響個不停的手機撈進手裡,免得及川被吵醒。不過一向睡得很淺的及川,終究還是先一步被鈴聲給喚醒,偶爾會有起床氣的及川一睜開眼就不滿地看著他手裡的手機,像在告訴他再不按掉鈴聲他就要那隻手機吃不完兜著走。

  岩泉瞄了一眼來電人,然後伸手撫摸起及川的後頸和頭髮,安撫著被硬生生吵醒而情緒惡劣的同居人。

  「嗯、是我,不會,只是及川被吵醒了、在鬧脾氣。」

  「才沒有。」及川逕自在他的頸窩旁重新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躺下來,和悄悄迎上來的貓咪玩耍著。

  「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

  溝口愉快又興奮的聲音自電話那一頭傳來,震動著沉寂多時的耳膜,自從他們被反覆退件開始,岩泉已經很久沒聽到溝口用這樣的語氣說話了。

  「溝口說有好消息,我開一下擴音?」

  及川眨眨眼,點了頭,接著溝口的聲音便迅速在客廳裡擴散開來,窩在及川手裡的貓咪顯然不是很喜歡這突如其來的噪音,一下子就踩著輕快的步伐躍下沙發,溜達去其他地方了。

  「你們應該知道清吧,就是最近在歐洲影展和日本奧斯卡接連拿下獎項的導演,他最近在替他的新電影物色主題曲,最後鎖定了你們和LION。」

  「咦!」

  「只要最後能交出比LION更出色,而且讓清滿意的曲子,主題曲就是你們的。而且清目前並沒有對詞曲的風格做出限制,他說只要是能呈現出電影世界觀的詞曲就是最好的,所以你們完全可以放手去做。加上指名的人是清,你們不需要去考慮公司和製作人的事。」

  「真的!那小溝口拿到劇本了嗎?現在就把劇本傳過來吧。」

  及川撐起身體、對著電話另一頭的溝口要求著,還順道確認了電影的相關資訊和詞曲的交件日,情緒完全一掃陰霾。

  「把劇本傳給你是沒關係,不過現在把劇本傳過去,你是不是就不打算睡了?」一一回應完及川的問題後,溝口相當認真地問了一句。

  「反正現在也睡不著了,不如把失眠的時間拿來做更有意義的事不是更好嗎?」

  聽見及川的話,岩泉挑起眉、伸手捏住對方的鼻子,阻止對方再繼續自掘墳墓,「把劇本傳給我吧,等他睡飽了我再把劇本給他。」

  「唔唔唔、泥啊狗分惹啊!」

  「嗯好,我知道了,松川和黑尾那邊拜託你了,明天見面的時候我們也會再討論一下,那就先這樣。」

  結束通話後,岩泉把手機放到身後的抱枕之中,讓及川無法輕易拿到手機。而好不容易從他的牽制中掙脫的及川,隨即對他發出了控訴。

  「小岩你太過分了!讓我看一下劇本又不會怎麼樣。」

  「不行。」

  及川在他面前鼓起了雙頰,而後伸出手、嘗試展開攻略,但在分出勝負之前,岩泉忍不住敞開雙手、把對方毫無保留地擁進懷裡。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及川愣了一下,動作也停在了半空中,然後岩泉聽見及川輕輕喊他、說了一句:「小岩太狡猾了。」

  「也許吧,不過太好了。」

  即便拼命努力也無法預知最後的結果,他們也只能懷抱著始終不曾改變的信念,踏上未知的路途,期盼著這趟旅程終究會帶給他們一些意義和改變。

  及川在他眼前笑了開來,笑容依稀與他在夢境裡看見的相似,純粹而明亮,岩泉以為自己又要跌落夢境的懸崖,醒來才發現一切都只是夢,只是這次及川緊緊抓著他,疼痛卻真實,而他們的心跳正凌亂地躍動著,像是樂團剛開始練習時的雜亂無章。

  「小岩……」

  「嗯?」

  「可以吻你嗎?」

  雖然是問句,不過及川在他給予回覆前,就已經把柔軟的嘴唇貼覆上他的,挾帶著張牙舞爪的溫度。於是他也只能選擇用同樣認真的吻做為小小的回禮。

  在出道前,他曾無數次地希望,小酒吧裡的那座舞台再也留不住及川的歌聲和演出,而此刻,他的願望有些歧異卻又如此相似,他希望及川所背負的形象、風格再也留不住及川。

  這一次,可以讓及川徹就只是及川徹,就好了。




  -TBC-




  20161029

  發現自己10月還沒有在BLOG更過文,於是來小小除個草XD
  01後面的內容會在寫完、整理過後一次更新完,希望不會是太久之後的事ww
  然後好期待眼鏡大王和便服小岩在三期正式登場啊(打滾)




  20161106

  謝謝官方把私服小岩和眼鏡大王做得那麼棒那麼帥氣那麼可愛T^T
  完食三期05之後真的除了四處打滾之外,也只能更愛他們了QAQ

  然後來說一下這個故事,其實這篇的大綱比我想像中地改了更多次XD
  後來覺得我果然還是喜歡在故事中讓他們適時自由發揮的感覺/////
  期待著這趟旅程最後開出的花朵,也希望大家都閱讀愉快!!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迷途於宇宙的旅人也會知曉的戀愛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