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PARO
  *《迷途於宇宙的旅人也會知曉的戀愛》先行番外
  *不會全文公開


  ※20160921追記:內容部分修改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






  那時候他們正活在擁有夢想、戀慕一個人就能度過一輩子的青春裡,不論發生什麼事都能無條件地相信自己。


  -行星的休憩之地-




  舞台下的歡呼、尖叫、呼喊著安可的聲音不絕於耳,像能無數次震動後台的簾幕與器材,還有他們激昂熱烈的心跳,四周的空氣不斷翻騰躁動著,岩泉和及川站在通往舞台的昏暗階梯上,不顧一切地親吻彼此,亂無章法卻又心滿意足。

  言語像在無垠宇宙裡失重,怎麼樣都無法完美演繹那些在舞台上獲得的,還有那些在彼此歌曲中得到的,於是他們只能用最直白的碰觸、體溫、擁抱來代替詞窮卻又拼命想傾訴的自己。

  直到幾近滅頂的狂喜抵達對方的心口。

  「小岩……」

  及川抵著他的額頭,笑得迷濛,方才在舞台上吸引了所有目光、召喚出滿溢熱情的聲音,此刻透著些許興奮的餘韻和沙啞,他伸手摩娑對方滲著汗水的後頸,安撫著,再從松川那裡接過保溫水壺。

  「你是把這場當最後一場唱嗎?先喝水休息一下。」

  「因為今天的演唱會、超──棒的。」

  雖然忍不住感到無奈,岩泉卻完全可以明白及川的心情。這是第一場專屬於他們的演唱會,曲目全都是他們自己的創作,外頭那些正喊著安可的歌迷們,還特地私下做了宣導和推廣,讓他們一踏上舞台就看見了滿場的藍綠色手燈,那是他們在官網上使用的顏色、也是及川第一眼選中的顏色。

  昏暗的觀眾席中,手燈熠熠生輝,像是墜入夜空的海藍寶石,卻只選擇為他們閃爍。

  他總是說,寫歌是因為他有想要說的話,是因為他想為他喜歡的聲音寫下最好的作品,無論過了多久,這都會是無可動搖的原點。但當及川的歌聲讓他想說的話確實傳遞進誰心裡的時候,或是不經意串連起誰的人生時,他卻也為此喜悅、震顫。

  「差不多該回去台上了喔,主唱大人。」一旁的黑尾隨意擦了汗,重新抓起擱在架子上的貝斯。

  「要親熱等結束再說吧,你們親的我都害羞了。」經過他們身邊的松川臉上滿是曖昧的笑容。

  「嘿嘿、我和小岩的吻可是教科書等級的喔。」

  看著及川一臉得意地跟了上去,還起勁地說了些亂七八糟的話,岩泉差點沒衝上去把人逮回來教訓。作為主唱,及川在表演和詮釋歌曲上的確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不過老愛亂接話、惡作劇的個性卻總是讓他敬謝不敏。

  大概沒有比及川還要可靠、卻又同時讓人感到麻煩棘手的主唱了。

  「小岩,快點。」

  眼前,及川正站在光影交接之處朝他揮手,耀眼炫目得和他身後的燈光一樣,他提起吉他迎了上去,歡呼與尖叫在耳邊沖刷而過,不斷鼓譟沸騰著,像是永遠都不會結束,而及川走在他身邊,笑著,然後和他一起越過永晝的邊境。


  ***


  岩泉和及川剛到東京來的時候,曾經在一間小酒吧駐唱過。那時候花卷剛離團,松川因為家人反對的關係還沒歸隊,黑尾大概還窩在錄音室裡打雜,而他和及川在東京人生地不熟,沒有名氣,沒有人脈,既不知道應該上哪去找團員,也不會有不請自來的邀約,他們輾轉跑了好幾個地方,才因為一張徵人廣告被一間小酒吧的老闆收留。

  他們第一次走進酒吧的時候,門上還掛著休息中的牌子,店裡只有老闆一個人在整理吧檯。站在昏黃燈光下的中年男子一看到他們,就笑著說現在還是休息時間、要他們晚點再來,不過男人隨即注意到了他背在肩上的吉他袋和及川手裡的徵人廣告。

  「要不要去台上試試?」

  然後男人只對他們說了這麼一句,就像在說接下來就交給音樂吧。

  這是他們和入畑伸照的相遇。那天之後,他們開始在入畑的酒吧裡駐唱,更正確地說,是加入入畑所組的樂團。

  雖然年齡從來不能說明任何事,不過他們一開始還是對於入畑既經營酒吧又玩樂團的事感到驚訝,那時入畑只是笑著說千萬不要太小看他了。

  事實證明,入畑伸照確實是個不能小看的男人,不但精通吉他和貝斯,還擁有深不可測的人脈。他一聽說他們兩個還在唸大學又剛到東京沒多久,隨即透過朋友幫他們物色了一間房租、地點、舒適度都無可挑剔的房子,還遞給他們一張練團室的名片,告訴他們只要報上他的名字就能隨意使用那裡的設備和空間。

  對於入畑的神通廣大,他和及川私下有過許多猜測,卻從來沒跟入畑求證過,直到有一次他和練團室的櫃台小哥聊起來,才隱約從對方口中捕捉到一些蛛絲馬跡。聽說入畑伸照年輕的時候在地下樂團的圈子裡是叱吒風雲的人物,絕對襯得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個形容,他玩樂團、也為一線的流行歌手寫歌,無論誰來評價,大概都會認為他有主流出道的實力。但最後他卻選擇在東京開了一間小酒吧,過起安穩的小日子,繼續低調地玩自己的音樂。

  關於入畑為什麼沒有選擇在最美好燦爛的年歲裡大放異彩,眾說紛紜,有人說他是樹大招風得罪了音樂圈的前輩,也有人說他是被劈腿受了情傷,但誰都沒有把握,一切就像是個謎,和入畑伸照這個人所展現出來的一切不謀而合。

  漫長的人生裡總會擁有太多被錯過的故事,他和及川也不例外,他們心照不宣地選擇不去追逐入畑過去的故事,只因為他們參與著入畑此時此刻的音樂,而全心投入音樂裡的入畑比誰都還要認真、純粹,不需要太多額外的神話或瑣事來點綴。

  很多年之後,等到他和及川足夠成熟、可以獨當一面的時候,他們仍舊不約而同地認為音樂和人生所擁有的可能性是入畑教會他們的。如果他和及川的相遇完整了彼此的生命和音樂,那麼入畑與他們的相遇,大概就像迷途於荒野的旅人終於迎來了路標。

  入畑所組的樂團裡,除了他和及川之外,還有一個和入畑認識多年的鼓手,是個剛滿三十歲的美國人,名叫John,最愛的樂團是OneRepublic。John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也打了一手好鼓,平時總是客客氣氣的,但一打起鼓就像鑽進了自己的小世界,瘋狂得能讓四周的目光為他停駐。John對音樂很有想法,也珍藏了許多專輯,每次練團他都會帶幾張CD來給他和及川,一發現他們沒聽過哪個樂團的音樂,或是錯過了哪首絕世好歌,就會激動地把CD塞進他們懷裡,說他們的人生根本應該重活一次。

  然而時間無法回流,人生也不能重來,他和及川只能在夜深人靜的公寓裡,共享著耳機,以此來彌補那些差一點就要與他們擦身而過的音符,再從中汲取憧憬與夢想。

  不過在東京待久了,就會感覺到這座城市雖然寬容著不同的夢想,卻也極度喜新厭舊。






  -試閱結束-




  印量調查進行中→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迷途於宇宙的旅人也會知曉的戀愛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