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曾在筆直的時間線上畫過許多虛線,卻一再繞路、錯過,聲嘶力竭也沒能連成一條實線,然而其實也會有這樣的時刻,世界像把所有光芒聚集到他們身上,他們是唯一耀眼的存在。
  他們像能做到任何事,不只是追上別人勾畫的時代,還能創造他們自己的時代。


  -紅心ACE與紅心國王的243cm-







  04

  這一年,他和岩泉迎來了極其忙碌的夏季。不只是備戰東日本IC,關注世界排球聯賽,四年一次的奧運預選賽也選在日本開打,他和岩泉也到場觀看了,雖然男排的結果並不如預期,再一次錯過了進軍奧運的機會。賽後,全日本代表隊的教練和選手都針對這次的預選賽做了檢討,並提出未來的方向,《月刊排球》也對此做了專題報導,雖然編輯把更多的篇幅留給了順利闖進奧運賽的日本女排。畢竟四年後日本將要迎來睽違56年的東京奧運,排球代表隊能不能把獎牌留在日本,將是未來四年日本排球界的共同課題。

  不過除了練習和比賽,或是對日本男排的戰果懷抱複雜的情緒,他和岩泉也趁著暑假一起接下了一個短期打工,委託人是他們高中的隊友兼死黨──花卷貴大。

  奧運預選賽結束的那天晚上,他和岩泉坐在連鎖速食店裡,針對預選賽的影片進行你來我往的討論,正當他們對某一次的進攻各執己見、僵持不下的時候,花卷剛好打了電話過來。因為還沒和岩泉爭出高下,所以他接電話的口氣不是太好,讓花卷愣了一下,問清楚原因之後,花卷隨即笑了出來、對他說:好想看現場直播啊,我超懷念你們兩個排球笨蛋為了排球吵架的。

  雖然事後他和岩泉的爭論不了了之,不過他們倒是一起被花卷說服了到他母親在湘南海岸的老家去幫忙。

  花卷母親的老家是經營民宿的,每年夏天是最忙碌的時候,觀光客和來逐浪玩水的人潮總是絡繹不絕。而他們除了經營民宿之外,也在距離民宿不遠的沙灘附近開了一間小咖啡廳,販售飲料和輕食。不過一直以來在咖啡廳裡打工的大學生因為就活的關係辭了打工,加上今年湘南海岸的店家們聯合舉辦了沙灘排球比賽,於是花卷的母親便自然而然想到了花卷,以及他們這群因為排球才湊在一起的朋友,想請他們來咖啡廳打工兼宣傳比賽。

  一開始他和岩泉還有些猶豫,不過一聽到花卷說包吃包住有錢拿又可以參加排球比賽,這麼好的事情去哪裡找啊,兩個人就一頭熱地答應了,也沒問清楚工作內容涵蓋了哪些,完全就是蒙著眼把自己賣給朋友的狀態。

  不過他和岩泉風風火火地來到神奈川縣,踏上漫著海風與暖陽的湘南海岸時,的確受到了預想之外的歡迎。後來他才知道花卷的母親是他的隱藏粉絲,他還沒來之前就先替他在左鄰右舍、街頭巷尾大肆宣傳了一番,結果釣出一批意料之外的支持者。初來乍到就被熱情款待,他當然是開心的,不過和他一起來的岩泉只覺得莫名其妙,尤其當他只是在咖啡廳裡幫客人點餐都可以引來尖叫的時候。

  「總覺得這個畫面久違了啊,及川果然還是及川。」

  「早知道及川這麼好用,就早點叫他來幫忙了,振興經濟就從及川開始了。」

  但是松川和花卷倒是一天到晚在火上加油,彷彿是對岩泉煩躁的表情和岩泉出手修理他的畫面感到懷念,覺得看再多也不饜足。

  咖啡廳的工作並不繁重,他們負責的多是外場工作,例如點餐、結帳和招呼客人,只有在內場忙不過來的時候,有點料理底子的岩泉和花卷才會被叫進去幫忙。雖然以前就知道岩泉會做菜,在仙台的時候他也吃過幾次,不過他直到有一次偷偷嘗了岩泉做給廚師大叔試吃的蛋包飯時,才切實感覺到東京的生活的確磨出了能夠獨當一面的岩泉一。

  沙灘排球比賽的日期臨近的時候,他們也會被叫去幫忙布置比賽場地。因為比賽是直接在沙灘上打,為了避免選手受傷,必須確保劃為比賽場地的沙灘上沒有貝殼、玻璃碎片這些異物,所以在比賽開打前,他們便和當地的居民們一起進行地毯式的確認。雖然一整天都在大太陽下工作十分消耗體力,但他們還是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頂著橘紅色的夕陽,在鬆軟的沙地上來了一場不計分的友誼賽。

  「你們兩個真的很扯耶……」

  比賽結束之後,他和花卷躺在沙灘上,看著夕陽在綴著卷雲的天空裡拉開一道道漸層,由橙黃到藍紫,像是油畫裡才會出現的日常。

  「你和小松還是很厲害啊,雖然一定是我更厲害。」

  「……喔好喔。」

  「你那什麼反應啊,太讓人傷心了。」

  花卷輕輕笑了起來,在沙灘上擺開了大字型,「不過太好了,你們都還像以前一樣,我本來還擔心你們會不願意來。」

  他回頭看著不知不覺也認識了六年的友人,湘南海岸的風吹打在他們的臉上、頭髮上,比起仙台的多了海水的鹹味,還有更多無拘無束的氣息。前去逐浪的男女正扛著衝浪板返回岸上,潮濕的腳印在沙灘上蜿蜒,卻又一再被海水沖刷、淹沒,彷彿什麼都沒留下,卻也什麼都留下了,像是他們不會再回流的青春歲月。

  「並不是什麼都跟以前一樣啊,也許再過不久就會變得更不一樣了。」

  「那有什麼關係,人類本來就是下一秒就會跟上一秒不一樣的生物。」

  「……你難得會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耶。」

  「及川徹你也太失禮了,」花卷從沙灘上爬了起來,突然其來地潑了他一臉沙,他掙扎了一下子,隨後就和對方笑成一團,好不容易止住笑,花卷又對他說:「這幾天我總覺得岩泉和你很努力想做些什麼,雖然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覺得這就是你們選擇的方式吧,那就去做,這樣就好了。」

  「吶,小卷。」

  「嗯?」

  「……我真的很喜歡小岩。」

  「嗯,我知道。」

  海風的鹹澀彷彿吹進了他的眼裡,卻沒有醞釀出什麼,他突然覺得能像這樣擁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人,是一件很幸運很幸福的事情。




  在他們的短期打工接近尾聲的時候,湘南海岸也迎來了沙灘排球的比賽。

  他們所拍攝的宣傳海報似乎達到了不錯的宣傳效果,比賽當天,沙灘上聚集起了不少人潮,有為了獎金而來的參賽者,也有跑來湊熱鬧的當地居民和觀光客。咖啡廳在比賽這天掛起了今日休息的牌子,不過廚師大叔還是到現場設了一個小攤位,販售一些簡單的吃食。雖然前一天就被告知今天放假,不用去幫忙,但他們幾個還是一大早就跑到攤位上打雜,還順便幫忙了排球比賽的現場報名工作。

  現場報名快截止的時候,花卷的母親提了一籃食物到沙灘上,一看見他們就把重量不輕的籃子塞了過來,要他們到一邊休息,剩下的她來處理。不過他們剛想看看香味四溢的籃子裡都裝了些什麼,預料之外的聲音就在他們的前方響起。

  「岩泉、及川?」

  當下,他和岩泉很有默契地抬起頭,不約而同地看向眼前的身影,是岩泉隊上的二傳手。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一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對方隨即笑著跑了過來。

  「打工,你呢?怎麼會來?」岩泉拉開笑容,逕自和對方寒暄起來。

  「和系上同學約了來玩的,你們在做什麼打工啊,感覺很有趣。」

  看見兩人一見面就聊了起來,有說有笑的,花卷和松川隨即湊到他身邊問起對方的事。

  「他是小岩隊上的二傳。」

  「這麼說是現任搭檔囉。」花卷眨了眨眼,不懷好意地看著他。那眼神,他一看就知道對方想說什麼,簡直壞心眼到了極點這個人。

  「花卷貴大,你很煩。」

  「現任的權力可是很大的,啊、你看,果然來了。」花卷趴到他肩上,示意他聽一下岩泉和對方現在的對話。

  「既然都遇到了,要不要一起組隊參賽,剛好現場報名的時間還沒結束。」

  「不用去找你朋友沒關係嗎?」

  「我們本來就打算看一下比賽,怎麼樣,一起嘗試一下沙灘排球吧。」

  及川站的角度其實看不到岩泉的表情,但他卻能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他知道自己很在意,儘管有一部份是被花卷挑撥的。明明岩泉做了什麼選擇都不關他的事,也不能代表什麼,但他就是無法不在意岩泉的答案。

  岩泉並沒有猶豫太久,他隨即笑著對自己的現任搭檔說:「下次吧,我和及川已經說好了要一起參加比賽。」

  咦?咦咦咦咦咦?

  正當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什麼的時候,對方已經露出一臉「既然這樣,那也沒辦法」的表情,對岩泉說:「我會拭目以待的,你們的比賽。」

  和對方道別後,岩泉轉身朝他們走過來,再用下巴指了指報名處,要他也一起去。

  「等、等等等等等,這什麼超展開,我們明明就沒說好吧。」及川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情緒,大概是好不容易為角色整完裝、補滿血、特殊技能的能量條也達到全滿,準備去打最終BOSS的時候,卻不小心讀錯存檔,帶著殘血、裝備沒有精煉過、特殊技能的能量條也完全歸零的隊伍衝進最終地圖,等見到BOSS的時候才發現為時已晚,不過最後卻意外擊敗BOSS、迎接結局動畫的感覺。

  「我剛剛才想到的,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

  「……小岩你、我、呃……」

  他確實受到了一點的衝擊,覺得眼前的過關畫面太不真實,然而岩泉卻挑起眉、雙手環胸,一臉挑釁地拋給他沒什麼意義的選擇題,「打?不打?」

  「打!當然打!」

  雖然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難得猜不透岩泉在打什麼算盤,但他和岩泉就這樣完成了選手登錄,準備站上烈日之下的賽場。




  沙灘排球雖然整體來說和室內排球沒什麼不同,不過在規則上還是有一些細微的差異,例如攔網算做一次擊球、兩名球員可以同時觸球,加上在室外的沙地上比賽可不比在室內硬地球場上打球,需要注意和考量的地方一下子多了很多,而且沙灘排球一隊只能有兩名球員出賽,不再有固定的分工和位置,個人需要處理和涉及的面向變多了。這樣的比賽無疑是對球員綜合能力的考驗,也是搭檔之間的默契考驗。

  熱身的時候,及川反覆踩著沙地,雖然這陣子都待在沙灘上,但玩耍和比賽是兩回事,這樣柔軟、不安定的場地無疑會是比賽的變數之一。雖然反過來說,運用得好也會變成助力,但他和岩泉打慣了硬地球場,能把這樣的場地發揮到什麼程度,他其實沒有把握。至於個人能力,他倒是不太擔心,雖然規則有所歧異,但他們都屬於可攻可守、能夠隨機應變的類型。唯一讓他猶豫的,是分開的這幾年,他們成長改變了多少,齒輪是不是還可以像以前那樣迅速密合運轉。

  想完一輪,熱身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他覺得有些好笑,雖然比賽是打好玩的,但一接觸到排球他就會不自覺地越想越多,腦袋像會自行運轉一樣,本能地想尋求取勝的方式。

  「喂。」

  然後岩泉一邊伸展著手臂一邊向他走來,神色自若卻語帶威脅,「像平常一樣就好。」

  「講得好像我打算做什麼一樣。」

  「因為你一臉就像在想一些多餘的事情,」岩泉站到他身邊,和他一起看著與平常截然不同的球場景色,在沙地和球網之上,有耀眼的陽光和幾乎要與海面相融的藍天,沒有環繞四周的觀眾席,也沒有選手區,這裡自由地連接著任何道路與方向,遼闊無邊,「把球傳給我,然後我們一起把比賽贏下來。」

  看著岩泉向自己遞過來的拳頭,他忍不住笑了開來,像以前他們也曾經做過的那樣,把自己的拳頭送了上去。

  他好像有點明白岩泉想做些什麼了,這是岩泉的回覆,而這個答案最後可以得到什麼,他們要一起尋找。

  然後比賽的哨音吹響了。




  或許是心理作用,但踏上球場的那一刻,看著對手發出第一顆球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是屬於這裡的,從來也沒有這樣確信過。

  一開始,他的確對這樣臨陣磨槍的出賽感到遲疑,但一站到柔軟又不安定的球場上、聽見發球的哨音、接觸到球之後,前一秒還在他腦中翻飛的憂慮就全被拋到了腦後。他的視線、感官一瞬間就因為那顆總能引發各種可能性的球而遼闊起來,他看得見對手的行動、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而岩泉就在自己身邊跑著,在最剛好的距離、最剛好的位置,他們的目光沒有對上,但他知道他們想的是一樣的。

  他們是屬於這裡的。

  雖然是第一次參加沙灘排球的比賽,但他們畢竟是現役排球選手,地方的小比賽也不容易出現難纏的對手,他們很順利地就在第一場比賽裡拿下一局,然後在第二局迎來了賽末點。或許是一直無法順利拿到分數、加上面臨賽末點的關係,對手的攻勢十分凌亂,一不小心就在擊球過網的時候發生了失誤。

  他看著缺乏力道的球直朝著自己而來,隨即當機立斷,把球直接托高傳給了岩泉。而岩泉就等在最恰到好處的位置上,他豪不猶豫地向上跳躍,將劃空而過的球直接扣回對場,在沙地上擊出一圈凹洞。

  下一秒,比賽結束的哨音被吹響,場邊響起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

  岩泉轉身看向他,神采飛揚的樣子像是他們拿下了冠軍,然後他的掌心擊打在他的手掌上,熱熱燙燙的,聲響比起過去任何一個時刻都還要響亮,而他跟著對方一起笑了,心跳無可抑制地躍動著,他分不清那是因為他們剛在球場上奮力奔跑過,還是因為對於這個人的喜歡正從記憶裡排山倒海而來,蜂鳴不止。




  最後,他和岩泉以一局未失的狀態闖進了決賽,順利把冠軍捧進了手裡。

  他和岩泉抱著冠軍獎盃、獎牌和獎金支票回到民宿的時候,花卷的家人特地準備了拉炮,一進門就給了他們熱烈歡迎,然後二話不說把他們拉進客廳、安置在滿桌大餐前,為他們舉行了慶功宴。他和岩泉對看了一眼,索性收下這份好意。一群人就這樣吃吃喝喝了一陣子,他們聊了一些民宿和咖啡廳的事,花卷也不小心被爆了一些料,然後隨著杯盤逐漸被清空,花卷的家人陸續回到了民宿的崗位上,廚師大叔則被叫去醒酒,松川和花卷也不知道躲去哪裡說悄悄話,原先熱鬧的客廳裡一下子只剩下岩泉和他了。

  他們又隨便聊了些什麼,然後岩泉開口問了他一句:「怎麼樣,剛剛的感覺。」

  他知道岩泉想問什麼,但還是忍不住瞇起眼、露出曖昧的笑容,「小岩好色喔,這句話好像在問剛做完的感覺一樣。」

  「及川徹我揍你喔,你的腦袋才有問題吧!」

  「小岩你冷靜一點啦。」

  果不其然,岩泉二話不說就朝自己動起手來,不過剛結束比賽和吃飽飯的饜足感讓他一點也不想認真反抗岩泉的攻擊,笑著笑著就順勢躺倒在岩泉身下。那一瞬間,他清楚地在岩泉眼中看見些許動搖,不過那畢竟不是岩泉的風格,下一秒,那雙擁有過堅定、無畏、不甘心的眼眸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吶、小岩……」

  「嗯?」

  「我們的組合是最棒的。」

  也許應該再多說些什麼,也許還可以再傳達些什麼,但他的世界突然只剩下了這些最單純、直白的詞彙,也許聽起來太過天真,卻足以將那些他在球場上感受到的一切盡數囊括。

  「及川、我……」

  岩泉看起來有很多話想說,然而他和岩泉的手機卻在最不湊巧的時刻同時響起簡訊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他們不約而同地愣了一下,有些無奈,卻還是笑著各自轉身去拿手機,接著──

  「全日本!」

  聽到對方的驚呼聲,他們回頭對上彼此的視線。他們曾在筆直的時間線上畫過許多虛線,卻一再繞路、錯過,聲嘶力竭也沒能連成一條實線,然而其實也會有這樣的時刻,世界像把所有光芒聚集到他們身上,他們是唯一耀眼的存在。

  他們像能做到任何事,不只是追上別人勾畫的時代,還能創造他們自己的時代。






  -試閱結束-




  我在湘南海岸爆了字數(躺得跟花卷的大字型一樣)
  不過接下來就只剩最後的故事線了,一口氣衝吧!!
  然後我人生第一次在故事裡開黃腔(應該吧)就獻給大王了(安詳)
  我一定是被大王影響了(深沉(最好是)

  印量調查繼續進行中→

  封面和資訊頁也更新了,大家快去看奶油的美圖嗚嗚嗚→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紅心ACE與紅心國王的243cm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