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PARO
*野狼小岩 X 魔法師學徒大王的溫馨童話
*本章有微兔赤
*如果有不小心認真起來都是錯覺
*作者持續腦洞中(嗯?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喔!!






-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喜歡著,所以即便終將離別也想見到對方。




  03 狼神的細語呢喃


  岩泉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屋子空蕩蕩的,看起來什麼都有,卻也什麼都沒有。

  窗外的陽光正好,光線穿透窗櫺落在檯子上,照亮了向光而生的綠葉盆栽,還有小雪狼搖擺著尾巴、向外眺望的眼神。雪狼後頭的小廚房裡,廚具、杯盤和玻璃罐整齊地排列著,果醬、乳酪、奶油被小心仔細地封存在食物櫃裡。與廚房接壤的桌子上擱著一小罐蜂蜜和一只什麼也沒裝的玻璃水壺,圓滑晶亮的表面鑲著日光的暖意,輕而易舉地折射出了光芒。

  以前,水壺裡總會備著新鮮的牛奶,等待著誰配上蜂蜜和笑語一飲而盡。只是在如今少有訪客的小木屋裡,這只水壺被用上的機會也漸漸地少了。

  窗緣,替松川捎來消息的啄木鳥,把紙條塞進他手中後就振翅而去,飛入蓊鬱的林間,一如往常地沒有多做停留。岩泉看完紙條上的短短幾行字,隨手把紙條塞進口袋裡,往後院走去。他在小小的藥草圃旁蹲下身,許久沒有人打理的藥草圃仍舊生氣蓬勃,留在院子中心的魔法水晶隱隱透著薄光,穩定地延續藥草圃的機能、照顧著在這個不算寬闊的空間裡落地生根的生命。他朝長在藥草圃外緣的蕨類伸出手指,蜷曲的蕨類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緩緩靠近他的指尖,輕輕捲上他的指腹。

  柔柔軟軟的觸感,就像那個人剛睡醒、總會亂翹的頭髮一樣。

  一陣風迎面而來,夾帶著溫暖甜美的藥草香氣,岩泉在風中垂下眼,第一次覺得自己並不是個擅長處理思念這件事的人。

  至少他做不到一笑置之,也不想說服自己時間會逐漸沖淡所有他不習慣的事情,就像他當初一點一點習慣及川徹所帶來的一切。

  他和及川已經有一陣子沒有見面了,他知道及川對他避不見面的理由,但理智上的理解並不能壓抑情感上的想念。

  以前,他總是嫌及川煩、叨念及川恣意改動屋子裡的擺設,什麼也沒問,就把他的生活融化在他的日常裡。但等到及川真的從他的日常生活中消失無蹤,他卻一點也沒有辦法抗拒心裡所浮現的違和感。那時候他才發現,他已經很習慣屋子裡有兩人份的聲音、兩個人的溫度和呼吸,習慣自己擁有著一伸手就能碰觸和擁抱及川的距離。

  他想,他是真的很想念及川。

  想念及川在他身邊吵吵鬧鬧的日子。

  岩泉將手指從短小的葉子上抽離,蕨類迎風搖曳了半晌,稍稍朝他所在的方向拉直了身體,卻始終沒能跨越最後的那段距離。這一點微小卻直白的依戀,讓岩泉忍不住抬手摸亂了自己的頭髮,煩躁又心有不甘,像是心裡最壓抑的秘密被輕易地宣之於口。

  原以為那天晚上他們已經把該說的都說清楚了,喜歡得再多再深刻,那都不會成為他們阻礙彼此向前的藉口,他的愛情打從一開始就存放著對方的夢想。但他其實很開心聽到及川問他,他是不是還可以繼續喜歡他,他想回答可以,當然可以,可是到頭來他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親吻對方沾滿淚水的臉龐。

  如果可以什麼都不改變就好了,只可惜這一次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種堅持是不是真的可以如願以償。及川心裡或許也是明白的,所以他沒有追問他的答案,只是緊緊抱著他,好像這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的擁抱。

  可是,他和及川或許就像這滿園的花草與土壤一樣,種子能輕易地在土壤中成長茁壯、開花結果,只要存在著陽光、空氣與水就能生生不息,每一季的落花都能成為下一年的養分。不過一旦要將早已盤根錯節的花草從土壤中抽拔而出,就會兩敗俱傷,誰都不能從疼痛中幸免於難。

  怎麼樣都不可能徹底而乾脆地分開。

  突然蹭到他腳邊的茸毛生物將他的思緒拉回現實,他低頭看著在自己身旁撒嬌的雪狼,熟悉的畫面讓他忍不住模仿著、詮釋著伸手摸了摸牠的頭,然後他在雪狼圓潤的眼眸中接收到了些許疑惑和失落。他知道、也明白那樣的視線是為了誰,自從及川不再到小木屋來了之後,雪狼就常常會這樣看著他,像是想向他索討及川的去向。但儘管心裡存在著矛盾,他也不想破壞他們一起做的決定,他還是有他的生活要過、有他的責任要完成,及川也有他的未來要去實現。

  「走吧,我弄早餐給你。」於是他拍拍小雪狼,起身走回屋裡。

  他想,如果怎麼想都還是沒有答案、沒有兩全其美的方式,那麼就暫時維持現狀吧。不用勉強去接受自己不習慣的事,不需要刻意為自己找藉口和理由,還是喜歡著、愛著,卻也希望對方一切都好,承認自己是個自私卻也大方的人,並沒有那麼困難。

  然而雪狼似乎並不滿意他的回覆,一走回室內,他就被對方輕輕咬住了靴子,朝床邊的櫃子拉動而去。櫃子上,裝著露水的玻璃瓶正映照複寫著刻在長劍上的魔法文字。

  他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把將雪狼撈進懷裡、帶到廚房,避免對方再四處流連。儘管這個小傢伙的確問到了他最在意的事情之一,如果現在還有什麼事情會讓他想不顧一切把及川拉到面前質問,大概就是及川留下的那把劍了。

  看著雪狼心不在焉地吃著自己為牠準備的食物,他開始思考該怎麼利用難得的休假日,但想了半天,最後他還是拿起了擱在桌上的皮手套。雖然今天沒有巡邏工作,不過還是去河川上游看看吧,畢竟前幾天才剛處理完鹿群的水權問題,萬一再發生什麼紛爭就麻煩了。

  但他剛做了決定,木屋外就傳來一陣騷動,接著某個總是不拘小節的獵人便掛著笑臉、堂而皇之地推門而入,手上還夾著兩隻看起來極欲掙脫現況的黑貓與烏鴉。

  「唷、岩泉!」木兔滿臉笑意地踏進屋裡,隨後朝四周看了一圈,「及川不在嗎?」

  「岩泉先生。」跟在木兔身後的赤葦一進門就向他點了個頭,接著他抬眼對木兔說:「木兔前輩,我覺得牠們看起來很困擾,你還是……」

  「咦?真的嗎?」木兔眨了眨眼。

  「……我覺得牠們其實並不喜歡現在的狀態。」

  「有嗎……我倒是覺得牠們看起來蠻喜歡我的,而且牠們不是在森林裡迷路了嗎?怎麼可以放著他們不管,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他們的!」木兔挺起胸膛,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但下一秒被他圈在手臂之間的一貓一烏鴉就動用貓爪和鳥喙在他手上留下了血痕,不過木兔卻像是不覺得痛似的,反倒把兩隻動物湊近頰邊蹭了蹭,「你看,牠們那麼愛我!」

  「呃……」赤葦嘆了口氣,臉上盡是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的表情。

  看著木兔一如往常沒有一點獵人自覺的樣子,岩泉忍不住勾起嘴角。森林總是如此,永遠不會停下腳步,每一天都會有新的故事,每一天都會跟昨天不同。

  「對了岩泉,」木兔轉頭看向他,情緒依舊高漲,「今天城裡有慶典活動,要不要一起去?順便叫上及川一起吧。」

  一手托著黑貓、一手抱著烏鴉的木兔,咧著嘴、笑得和屋外盛放的日光同樣燦爛。

  像是再困難複雜的事情都能盡釋前嫌、都會迎刃而解。


  ***


  碰、碰、碰──

  被木兔硬拉著來到及川的住處時,他們一打開門就聽見一連串東西倒塌、墜落地面的聲響,接著及川為了閃躲墜落物而不小心絆倒自己的身影就滑進他們視線中。他們和躺在地板上的及川相互對看了幾秒,彼此似乎都沒料到會以這種角度和對方打招呼,不過在尷尬蔓延開來之前,一旁的木兔已經忍不住大笑起來。這一笑,讓一向愛面子的及川立即惱羞成怒,隨手一揮便往木兔送去好幾個靈活的小紙人。被施了魔法的小紙人手腳並用地扒住木兔的手腳,一下子就把木兔拉倒在地,弄了一臉灰。

  「你幹嘛啦!」木兔大喊著。

  「你活該。」及川朝木兔做了個鬼臉,還順手追加了幾個小紙人給對方。

  看著兩人誰也不讓誰,不制止大概會繼續吵下去的樣子,岩泉索性蹲下身,把及川從地上拉坐了起來。

  「你在搞什麼啊?」岩泉翻出手帕替摔得有些狼狽的及川擦去臉上的灰塵和髒汙,順道環視了屋裡一圈,地面四散著各種精裝書和羊皮紙,幾個書櫃東倒西歪,差點就波及了花卷收藏葡萄酒的櫃子,說有多亂就有多亂。

  「小卷說要整理書櫃……唔、你輕一點啦……」

  「喂、你不要亂動,這樣會弄不乾淨……整理就整理,這也太誇張了吧。」

  及川沉默了一下子,才用悶在嘴裡的聲音向他坦白,「我只是想試試看新的魔法,結果魔法還不完整,所以、小紙人有時候會不太聽話……」

  他轉頭看了一眼原本正在木兔身上搗蛋、卻在下一秒僵住動作的紙人,如果是這種和玩一二三木頭人沒什麼兩樣的完成度,他完全可以想像眼前的慘狀是怎麼來的了,「我覺得這是要你腳踏實地整理書櫃的意思。」

  「小岩、」及川原想反駁、但話卻硬生生地卡在了嘴邊,欲言又止的態度像是想刻意和他拉開距離一樣。他看著及川,突然覺得他們這些日子的猶豫就像是一則浮濫的笑話,這種扭扭捏捏的糾結一點都不適合他,當然也不適合及川,於是他伸手把還坐在地上的及川拉了起來,「我幫你一起整理。」

  「整理完之後一起去城裡的慶典吧!」好不容易擺脫小紙人的攻擊,木兔精神奕奕地從地上爬起來。

  「那你就一起來幫忙。」岩泉回頭對木兔說一句,接著木兔就露出一臉疲憊的神情,搖來晃去地表示自己對整理、收拾最不拿手了,直到赤葦出面發話,木兔才勉為其難地向凌亂的書堆邁開步伐。

  「先把書櫃扶起來吧。」

  「小岩,」及川反抓住他本想鬆開的手,認真凝視著他,但這一點決心卻又在下一秒隨著視線一起飄開,只在嘴邊留下淺淺的呢喃,「小岩……」

  及川的小動作仍舊跟以前一樣,對他來說總是藏不住心事的表情也跟過去沒什麼不同,於是他笑著拍拍及川的頭,說了句:「嗯,我知道,我也是。」

  喜歡著,所以即便終將離別也想見到對方。為了夢想和未來而避不見面,聽起來很偉大,其實也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許久不見的及川因為那句短短的回覆而在唇邊拉開久違的笑意,像是鬆了口氣,巧克力牛奶色的眼眸裹著柔軟的暖意轉向大概得花上一段時間才能重新歸位的書本,「……好像突然變成一個大工程了。」

  「是啊。」




  結果這個大工程因為得照花卷交代的方式來整理,加上木兔又時不時從中添亂,不是弄錯書本的排序、就是打亂了好不容易區分好的類別,於是等他們把散落的書本全數歸位、整理好的時候,慶典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

  一發現即使現在出發也絕對趕不上變裝遊行後,木兔哭喪著臉,沮喪得連他剛得到的黑貓與烏鴉小夥伴都無法安慰到他。不過那點失魂落魄也只維持了一下子,木兔隨即就像發現了什麼珍奇異獸、突然從地上跳起,「不是還有晚上的煙火大會嗎?走走走、我們現在出發吧!」

  「等、喂、我沒有答應要跟你去好嗎?」及川想撥掉木兔自顧自搭上肩的手,卻反被木兔扣得更緊,只能被迫大步往前走。

  「我那麼好心幫你整理書櫃,你怎麼可以不答應。」

  「……你只是來搗亂的吧。」

  「可是弄倒書櫃的人是你耶。」

  「……你可以不要這麼理直氣壯嗎?可惡、我現在超級火大的!信不信我現在把你釘在食人花上面讓你十天十夜下不來。」被狠狠戳到痛處的及川抬手指向前院裡一株巨大的七彩花朵。原本安安靜靜的花蕊一接收到及川的視線隨即張開帶著牙齒與舌頭的大嘴,朝木兔吼了一聲,隨之而來的狂風捲過木兔的臉頰和頭髮,卻沒讓木兔心生退意,反倒在他眼裡閃起了燦爛的光芒,像是萬中選一的流星正巧墜落在他眼裡。

  「這超厲害的!竟然是活的!我以前從來沒看過。」

  看著木兔不但沒被巨型食人花嚇到,反而倒過來嚇退了比他高上好幾公尺的食人花,及川愣了一下,瞬間因為上湧的疲憊感而放棄了掙扎,就這麼任由木兔說說笑笑地拉著他繼續往前走。

  岩泉和赤葦跟在兩人身後,安安靜靜的,沒說什麼話,卻偶爾心照不宣地一起露出微笑。

  臨近城區的時候,赤葦輕輕開了口:「木兔前輩一直給你們添麻煩,真的很不好意思。」

  「都是小事情,我覺得沒什麼,」雖然木兔這段時間的確沒有一天是閒著的,但那些麻煩也都算不上大事,「至於及川,雖然他表面上是那樣,但他肯定也沒放在心上。」

  「聽說及川先生要離開森林了。」或許是感受到他帶著訝異的視線,赤葦補了一句:「從森林裡的動物那裡聽到的。」

  「……在成為真正的魔法師之前,那傢伙有必須完成的事情。」岩泉抬眼看著站在城門前朝他們招手的木兔和一看到慶典活動就眼神閃閃發光的及川,回給了赤葦一個問題,「你們呢?這裡大概不會有木兔想要找的劍吧。」

  「大概最近就會離開了。」

  「這樣啊。」

  「……雖然時間並不長,但還是很謝謝岩泉先生你的照顧。」赤葦點了個頭。

  「離開之前通知我一聲,我送你們離開森林。」

  「……好。」赤葦笑了笑。




  -試閱結束-



20160419

修完這段貼給C獎之後,C獎回了我一句:「嗚嗚大家都要離開了。・゚・(ノД`)・゚・。」 讓我也跟著捨不得了一下,至於最後到底會怎麼樣呢,就讓我把結局留在本子裡吧ww

然後我真的很喜歡岩及這種吵不太起來(雖然這裡他們也沒吵架啦)但一分鐘後就和好的屬性/////

印量調查繼續進行中→
順便許願這個星期可以把故事修整完畢!!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Little Pale Green Riding Hood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