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2新刊內容,不會全文釋出
*資訊頁→
*岩及大學同居設定
*夢幻隊私設,小岩、大王、黑尾、木兔、夜久唸同一所大學


※20160203追記:試閱更新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喔!!






-那些難以擦身而過的HAPPY END-




  01 膽小鬼與勇者


  坐在高腳椅上的男人捧著相機、來回調動光圈和焦距,稍長的瀏海自他的額前、頰邊散落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專注。攝影棚裡一片寂靜,四周的工作人員彷彿被盡數捲進了男人所勾勒出的氛圍裡,慎重、凝滯、近乎緊繃得讓人坐立難安,他們像在進行某種儀式,一點差錯都不能有。及川身處在佈景中央的長沙發裡,一如往常地依照指示和要求調整肢體和表情、呈現出對方想要的畫面。柔和明晰的光線灑落在他的臉上,不多也不少,擦亮了他神情裡屬於少年的稚氣未脫,卻也襯出了一絲絲大人的成熟慵懶。

  像是得天獨厚的波爾多紅酒,甜美卻又濃烈。

  靜默之中,及川望進那僅有幾毫米的鏡頭,等待小小的圓點捕捉、圈選男人想要的瞬間,但他的視線卻不經意地瞥見了男人微微揪緊、流露出煩躁不耐的眉頭。

  接著他就看見男人放下了相機,用手掌凌亂地揉過本就沒怎麼整理的及肩長髮。

  「這不是我想要的,休息一下再繼續拍。」

  宣布暫停拍攝後,男人看也不看他,直接提著相機就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連一點和他說明溝通的意思也沒有,當場讓莫名其妙被晾在拍攝現場好幾次的他不悅地站起身、大步跟了上去。

  「等一下。」

  男人停下腳步後,他邁步繞到對方面前,豪不客氣地對上男人那雙意興闌珊的眼,「你是什麼意思?」

  「什麼?」

  「如果你有哪裡不滿意,就直接告訴我。」雖然他早有耳聞這次合作的攝影師名氣大、脾氣也大,但他沒料到對方竟然連一點和他討論的意思都沒有,一開始自顧自地拍了幾張後,就說那些照片都不能用、先暫停拍攝,接著就開始不斷重複方才的戲碼,一再地打斷工作進度,連雜誌社的編輯上前詢問情況,他也只是擺擺手、什麼都沒說。

  這傢伙是來亂的嗎?他忍不住腹誹。

  「你覺得我是來亂的是不是?」

  沒料到自己的想法會被對方察覺,他愣了一下,而對方大概是從他的表情裡看出了什麼,那張不修邊幅、帶著鬍渣的臉龐隨即擺出了輕蔑、挑釁意味濃厚的笑容,「連自己在害怕、不安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有什麼資格來教訓和要求我?」

  「什、」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下子因為男人的話變得更加劍拔弩張、一觸即發,他握緊了手,卻發現自己擠不出任何一句話來抵禦男人的攻擊,只能任由男人撞開他的肩膀,離開攝影棚。

  「這傢伙……」

  雖然他未必比得上那些把雜誌拍攝當正職的人,但他也從來沒抱著敷衍了事的心情在工作,而這麼讓人火大的合作對象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什麼叫連自己在害怕、不安什麼都不知道……

  他越想越不是滋味,轉身就想再追上男人的腳步,但他剛轉過身就被這幾天剛好來攝影棚裡打工的花卷按住了肩膀、二話不說地拉到攝影棚的角落。

  「等……」

  「好啦你就乖乖坐著,你現在去跟他吵,又不會突然就有糖吃。」花卷伸手把他紮紮實實地按在椅子上,再把杯水遞給他。

  「誰要他給的糖,唔、可惡可惡可惡,世界上怎麼會有他這種人。」

  「你現在知道我和岩泉的心情了嗎?」

  「什、我和他才不一樣!那傢伙個性那麼差勁!」

  他捏緊了杯水、拼命地想和對方劃清界線,但花卷卻很不給面子地笑了出來,「你到底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性格沒有很差啊,不過……」

  「嗯?」

  花卷拉了張椅子在他身邊坐下,順著他的視線和他一起盯著那張空蕩蕩的高腳椅看,「討厭的人說的話偶爾還是可以聽一點,你啊、現在那個心不在焉的樣子活像是被甩了一樣。」

  「才沒有。」他答得斬釘截鐵。

  「有。」

  「才、沒有……」

  他抿著吸管、不自覺地把聲音壓回了喉嚨裡。此刻,工作人員都在攝影棚裡來來去去,調整布景、確認工作進度和服裝道具,每個人都在確保接下來的拍攝能順暢進行,誰也沒閒著,但他卻還在原地踏步,連一張照片都沒拍出來。再這樣下去會有什麼結果,不用想也知道。

  「岩泉還好嗎?」大概是發現他乾脆地順著對話陷入沉默之中,花卷主動提起了岩泉。

  「……嗯。」

  「那就好,我是不擔心他啦,你自己不要自亂陣腳就好。」

  花卷抬手按了按他的肩,就像過去他們一起在球場上的時候一樣,那是信任、也是提醒。他笑了笑,催促花卷快去做自己的工作,免得等一下被上頭的人叨唸。看著花卷踩著輕快的步伐向燈光師靠過去,不時還會朝他投來奇奇怪怪的笑臉,他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是啊,不要自亂陣腳,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


  及川在晨光安靜地落入窗簾縫隙的時候,依循朦朧的光線張開了眼。不遠處,電風扇正捲著不間斷的風低聲運轉著,掛在牆上的月曆在吹拂之間來回翻動、擺盪,堆疊著細碎的雜音,他半睜著眼,在環抱住自己的體溫和呼吸中抬起頭,視線悄無聲息地定格在岩泉近在眼前的睡臉上。岩泉似乎睡得很沉,連他伸手輕輕滑過他的鼻尖和唇畔都沒吵醒他,那樣毫無防備的神情讓他微微勾起嘴角,得寸進尺地戳了戳對方的臉頰,在對方輕淺平穩的呼吸中重新窩進對方懷裡,再次闔上眼。

  他總是對此樂此不疲,彷彿永遠都不嫌膩。

  不過他才剛在對方的胸口前安頓下來,床頭櫃上就傳來一連串的手機鬧鈴,把他嚇了一跳,一個抬頭就往岩泉的下顎撞了過去,當場讓岩泉驚醒過來。

  「唔……」被狠狠撞醒的岩泉倒抽了一口氣,摀著下巴就朝他瞪過來。但這一下也撞得他不輕,讓人齜牙裂嘴的疼痛感一下子就從傷處擴散開來,他還來不及緬懷不久前的溫馨時光、也無暇關心對方的狀況,就只能狼狽地按著後腦杓、含著淚,發出意義不明的嗚咽,「痛……」

  「你在搞什麼啊……」

  「小岩你的下巴好可怕……嗚哇、輕一點啦……」

  「少囉嗦。」

  岩泉直接了當地拉開他死死按住後腦的手,有些粗魯地揉按起他被撞疼的地方。

  「唔、萬一被撞笨了怎麼辦……」他低聲囁嚅著,本能地在對方壓到痛處的時候閃躲起對方的掌心,但下一秒他就被對方眼明手快地抓了回來,繼續不知道該不該歸類為是懲罰的行為。

  「哪有那麼容易撞笨。」

  「但你不能否認有這個可能性啊。」

  「好吧,不過如果是你,撞笨了也未必是壞事。」岩泉想也沒想就回了他這麼一句。

  「好過分!痛痛痛……」

  「你確定要現在跟我討論你會不會變笨嗎?」見岩泉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牆上的時鐘,他愣了一下,接著便大夢初醒般地從對方懷裡跳起來,手忙腳亂地衝到衣櫃旁憑直覺抓了一套應該能搭配的上衣和褲子、快速著裝,「嗚哇、要來不及了。」

  但就算知道時間緊迫,他還是習慣性地在鏡子前停下腳步,俐落、仔細地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和頭髮,直到睡亂的瀏海和髮尾乖順地歸了位,他才滿意地退開步伐去收拾自己的背包。等到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他走回床邊,對著不知不覺睡起回籠覺的岩泉喊了一聲。

  「嗯?」聽見聲音的岩泉翻過身、半睜開眼,一如往常地把他拉到面前、給了一個溫暖輕柔的吻,「路上小心……」

  他輕輕抵著岩泉的額際和鼻樑、嗯了一聲,若即若離地和對方又交換了幾個親吻,「你下午要記得去覆診喔,然後多休息、少走動……」

  「知道啦,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囉嗦了。」岩泉伸手騷了騷他的頸子,輕輕笑了起來,「啊不對你一直都蠻囉嗦的。」

  「竟然嫌我囉嗦!小岩你、唔……」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岩泉捏住鼻子、硬是做了個突兀地收尾,「好啦、你快點出門,記得不要太勉強自己。」

  被岩泉自顧自地結束話題、給予和往常沒有什麼不同的溫柔,那種被單方面體貼、珍惜的感覺讓他突然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對方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還跟以前一樣的態度卻讓他的話到了喉頭就硬生生地被卡死。

  有些話是他希望自己能說出口、卻不一定是對方所需要的。

  「嗯,我出門了。」他在岩泉闔上眼、胡亂向他揮手的時候揚起了輕輕淺淺的笑容,那是被許多人所喜愛的、彷彿能讓僅有五點二毫米的鏡頭洋溢著明亮溫暖的笑容。


  ***


  他想很多年之後,等到他們已經不太能熬夜、看電視看一看就會不自覺睡著的時候,他還是會記得他們剛到東京的那一天,及川興沖沖地拉著他在人來人往的月台上自拍,結果不管怎麼拍照片裡都只有及川可愛的笑臉和注定要被及川遮住二分之一的他。

  那時候的及川笑瞇了眼,而他卻無奈得只想動手把及川連著行李一起拉走。

  明明不是多特別的時刻卻完美得令人屏息,就像他們來到東京之後遇見的一切。

  東京或許並不是太有趣的城市,卻是會不自覺讓人懷抱期待的地方,無論是期待在那裡遇見誰、或是在那裡經歷什麼事。有時候那樣的期待會得到與之相符的回應,但更多時候,期待卻總是與美好失之交臂。不過儘管在出發到東京之前或是在東京生活的日子裡發生了很多瑣碎、出乎意料的事,值得慶幸的是,他和及川都沒有在這座城市裡錯過太多。

  例如他們的房東太太在他們到東京的第一天就熱心地和他們一起整理房子,還順道從家裡拿了一些柴米油鹽、生活用品來,跟他們說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跟她說、不要客氣。不過臨走前,看起來和藹可親的房東太太卻突然拉著及川拍了好幾張自拍照,還對及川說自己就是他在東京的第一個粉絲了,把他嚇了一跳,然而及川本人倒是很樂在其中,時不時就會跟他炫耀自己的後援會是不分年齡層的。

  後來及川迷倒房東太太的故事不知道為什麼傳進了他和及川的現任隊友木兔、黑尾耳中,他們不時就會拿這件事來調侃及川,對及川說:「這樣靠臉吃飯怎麼行,好歹也要讓隊友抽成啊,我們平時這麼照顧你,怎麼說都要給點回饋吧。」結果這兩個臉皮厚得讓人無話可說的傢伙硬是在週末拉上夜久,在房東太太要請他們吃飯的時候去湊了一腳。席間木兔和黑尾不知道從哪變出各式各樣的及川偷拍照,把房東太太逗得樂不可支,輕輕鬆鬆就成為了飯局的固定班底。

  儘管木兔和黑尾看起來一點也不可靠、不用特別思考就可以和損友劃上等號,不過他們和夜久在球場上倒是百分之一百的可靠。雖然負責帶大一新生的助理教練給及川、木兔和黑尾這個組合的評價是少一點讓人哭笑不得的幼稚行為就能發揮120%的水準。他記得那時候木兔還理直氣壯地說這是他們的特色,才不是幼稚,結果立刻就換來助理教練的白眼和其他人的笑聲,但是木兔那句話卻出乎意料地在一年級新生之間小小流行了一陣子,差點沒把助理教練氣死。

  後來有一次,他和夜久在食堂聊起這件事,夜久對他說,雖然有時候真的很煩,覺得他們被轟出場大概也只是剛好,可是他們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吵吵鬧鬧,所以就會想說再放任他們玩一下子好了。那時候,他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回給了夜久一個微笑。而那一天,距離他們在新生練習賽中獲勝、取得向學長們挑戰的資格,還有一個星期。

  不過這個陌生又忙碌的城市帶給他和及川的並不只是這些。

  跨越300公里的距離來到東京的他們,也同時被剝除了原有的生活框架。他們不再需要在同樣的時間上下課、不會在換座位的時候發現這學期他們又很巧地坐在隔壁、不再能在忘記帶文具或課本的時候轉頭向對方求救,他們開始在不同的時間點到達體育館、開始在靠窗的位子上和課堂上認識的朋友聊天、開始習慣不自覺油然而生的不習慣,然後在回到住處的時候發現儘管他們背道而馳,也終究會在這裡迎面撞上對方。有時候他會看見及川被作業弄得焦頭爛額的樣子,有時候他會看見及川忍不住在玩電動的時候和木兔、黑尾較真,有時候他會看見及川明明很想睡、卻還是撐著眼皮等他回家,有時候他會看見及川霸佔他的床、卻睡得比往常香甜的身影。

  有時候他會看見及川眼裡壓著寂寞,卻還是努力生活、工作。

  而有些時候,他會在及川不小心犯蠢、偶爾任性鬧脾氣、突然心血來潮地捉弄他的瞬間,發現自己到底有多喜歡這個人,所以才能一再放任他做這些事,甚至偶爾跟他一起犯蠢。

  他記得有一次,他和系上的同學、學長姊去辦活動的預定地點場勘,在他們剛討論完場地佈置、開始有人提議要不要順道去聚餐的時候,他的手機就震動了起來,他本想隨手按掉,結果就瞥見來電人是及川。正想著及川這個時間打給他做什麼,他就在接起電話的那一刻,聽見及川急切地喊了一聲小岩,然後開始亂無章法地跟他說了一大堆話,他愣了一下,想叫對方冷靜一點,卻又無從打斷對方,於是他聽了老半天才從及川的話裡捕捉到關鍵字。他的皮夾掉了,現在被困在鎌倉、回不了東京。

  事後想想,他其實還有其他選擇可以解決這件事。例如和及川一起去鎌倉的工作人員可能還沒走遠,讓及川轉而向他們求救絕對會比向他這個遠水救不了近火的人求援有建設性,或是他們隊上剛剛好就有一個鎌倉市民,直接打給他一定能得到幫助。不過他卻偏偏選擇了最笨的方式,在及川輕聲喊他的時候,開口要及川待在車站別動,他現在過去接他。

  而他不用看見及川,就知道及川在電話另一端對他說好的時候臉上是什麼表情。

  他們在這個城市裡學會了許多事情、遇見了許多人、擁有了一些遺憾、也錯過了某一部份的彼此,然後明白了「喜歡」的形貌與溫度。




  「一個星期之後,如果沒有不舒服的話,就可以參加練習了。但是記得不要太勉強自己,二次扭傷可是很麻煩的。」

  醫生在病歷表上做了點簡單的記錄後,就自顧自地哼起愉快的小調,擺手催促他康復了就快離開這裡。

  「對了……」不過在他踏出診間之前,男人像是想起了什麼,若有所思地喊住了他。

  「是?」

  「你們下星期是不是要跟外校比賽?」

  「嗯、是有比賽沒錯。」下星期的外校練習賽是助理教練特地幫一年級新生爭取來的,畢竟練習得再多,還是需要實際比賽的磨練。而總教練似乎也想藉此機會看看新人的訓練成果,這意味著什麼大家都很清楚,因此每個人都嚴陣以待,想爭取機會好好表現。更何況,下星期的練習賽,他和及川的宿敵會上場……

  「記得不要一時手癢跑去比賽知道嗎?這種時候循序漸進是很重要的,回答呢?」

  「是,我知道……」

  「我看過很多認為是小傷就隨便亂來、最後得不償失的例子,運動員的黃金歲月沒有你想像中得長,好好珍惜吧。」

  醫生故作俏皮地對他眨了眨眼,隨後在起身把病歷表歸檔的時候用資料夾把他推出了診間,「那就這樣啦,現在是我的偷懶時間,我就不送你了岩泉同學。」

  被手拿菸盒的男人推出診間後,他緩緩轉過身,那一刻,長廊上那透著一整片晴空萬里的落地玻璃不偏不倚地映入他的眼中,再垂直空降在他的記憶裡,與300公里之外、屬於仙台的湛藍天際彼此重疊。

  「好想打球、好想比賽啊……」

  他低聲呢喃著,不由自主地想起及川向自己托來的球,無論面臨多艱困的局勢,他總會想盡辦法為他鋪平前行的道路,總會把他最得心應手的攻擊路線送到他眼前。

  而他想回應及川的信任、想作為主攻手為及川得分、想親手為球隊拿下勝利,這是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






-試閱結束-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那些難以擦身而過的HAPPY END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