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及大學同居設定
*含松花成分
*HQ ONLY新刊試閱,不會全文公開
*印量調查請點→


以上都OK的話,再下拉喔!!






-無 法 用 言 語 傳 達 的 戀 愛 法 則-




  07

  冰涼的水流拍打上他的皮膚和衣物,激起一連串鮮明的水花,他睜著被冰水潑得措手不及的眼睛,看向身旁同樣一身狼狽的及川,水霧浸透他的視線、帶來些許不適,但他卻分毫不差地捕捉住及川明亮歡快、綴著暖陽與水珠的笑臉。他愣了一下,直到下一桶水脫離表演者的手、向他直潑過來,他才在微涼的溫度裡,想起原來他想看見的其實比什麼都還要簡單、純粹。



  06

  玄關的木櫃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小盆栽。

  嫩綠色的莖芽自泥土中抽拔而出,圓潤飽滿的葉片捕捉著光線,總在早晨透著幾乎與光相融的色澤。他想著那大概是及川一如往常因為一瞬間上湧的靈感而順手帶回來的東西,於是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偶爾在及川賴床晚起的時候,替不知道會種出什麼東西來的盆栽澆上水。

  也許應該要帶著點違和感,但這算不上理所當然的小動作卻自然地嵌入他的日常生活,就像噴水器的握把親切地貼合著虎口與手指的弧度,與之相觸的瞬間,不需要提問和遲疑,就會知道該怎麼做。

  那就像是一種默契。


  ***


  剛下過雪的早晨,窗外的枯樹枝上堆疊積累起一片搖搖欲墜的銀白色。岩泉在將剛做好、還熱騰騰的火腿三明治和炒蛋放入保鮮盒的時候,抬眼看了下被食物香味勾出被窩、卻又在感受到微涼空氣的瞬間縮回被子裡的及川,那景象數十年如一日,十年前和十年後都帶著彷彿不會改變的任性隨意。

  窗邊突然響起一陣刷啦聲,太過厚重的積雪自樹上沖刷而下,落了一地,在路面隆起雪白色的小丘。注意到時間已經不早的岩泉從椅背上抓起外套,對著同樣隆起一個弧度的棉被堆交代了早餐放在桌上,還順便提醒對方不要忘記今天有會點名的課,而對方只是一如往常地更往被子裡鑽去,本能地逃避所有會打擾睡眠的事情。

  不過他剛走到玄關坐下,準備穿上鞋子,身後就傳來一連串輕輕淺淺的腳步聲,不久前還窩在厚棉被裡、不管他怎麼催促都死命抓住被子不願下床的及川,一晃眼便湊到他身邊,把下巴擱上他的肩頭。

  「原來如此……」

  「什麼原來如此?」他看向因為離開溫暖的被窩而打了幾個噴嚏的及川,及川吸了吸鼻子,把一半的臉埋進他的體溫裡,「你會先綁左邊的鞋帶啊。」

  「……什麼跟什麼啊。」沒有即時對上同居人電波的岩泉,決定暫時放棄理解這句話,側頭對一靠上他的肩膀就開始泛起睡意的及川重複一分鐘前的提醒,「早餐放在……」

  「桌上。我有聽到啦、小岩好煩喔……」及川睜著半睡半醒的眼、打斷了他的話,原本緊抓在毛毯上的手則向前一伸,從後面環抱住了他。感覺到對方貼覆上來的體溫,他抬手摸了摸對方有些凌亂的頭髮,在對方因此發出意義不明的囁嚅時,想起今天還沒幫櫃子上的盆栽澆水。

  「我說、那個盆栽到底會長成什麼樣子啊?」

  突如其來的提問讓還沒睡醒的及川沉默了好一陣子,他歪著頭、看向木櫃上的盆栽,發出一陣認真思考的長音,但最後他卻只是笑著對他說:「不知道耶。」

  「……那不是你帶回來的嗎?」

  「嗯,但是不知道不是也很有趣嗎?它會好好長大就好了。」及川蹭了蹭他的脖頸,緩緩鬆開了手,「路上小心。」

  「喔。」他站起身、順手拿起擱在盆栽旁邊的噴水器替綠葉和土壤灑上了水,「下午、體育館見。」

  「嗯。」及川朝他揮了揮手,在他打開門的時候拉緊了披在肩上的毛毯,把身體縮了進去。他看著及川昏昏欲睡、有點蠢又有點煩的笑臉,想著對方大概等一下就會爬回床上睡起回籠覺,也許要等到早餐放涼了才會捨得離開床舖,但他卻沒再說些什麼,只是在撲面而來的寒風中拉緊圍巾、把微微上揚的嘴角埋進毛絨絨的布料中。




  05

  也許他們的戀愛是這樣的,一點一點變得比上一秒還要更喜歡對方,卻難以察覺,直到回過神來才發現原來自己幸福得無以復加。




  02

  一推開門,門上的金色搖鈴就輕脆地響了起來,踏進小酒吧裡的岩泉沒有多加逡巡,立即就在吧檯邊的位子上看見正拿著酒杯、朝他微笑的松川。走到松川身邊坐下後,岩泉向走過來招呼他的酒吧老闆點了一如往常的調酒,再隨口和對方寒暄閒聊了幾句。在他們不知不覺變成酒吧裡的常客後,看起來還相當年輕的老闆就常像現在這樣過來跟他們說上幾句,偶爾興致來了還會和他們聊些自己的事情,像是他學生時代的年少輕狂,或是他在東京定下來之前、走了一半卻始終沒能完成的環球旅行。

  有時候他會覺得那些話透著太過浮誇的色彩,有時候又會覺得真實得不可思議。

  「來、你的酒,」替他送上調酒後,老闆從冷藏櫃裡取出兩份手工奶酪遞給他們、說是特別招待,「對了,及川呢?好久沒看到他了。」

  「他去參加全日本代表隊的集訓了。」

  「真的!」

  老闆睜大眼、露出相當興奮的神情,忍不住向他追問起及川的近況和比賽時間,還說到時候要在店裡開直播會,畢竟熟客裡有個國家隊成員,這種事也不是天天有的,直到吧檯另一端的客人朝他招了招手,他才笑著和他們說等一下再聊。

  男人離開後,松川擱下酒杯、笑了起來,「以前就算群組裡的人都不理他,他也可以自己洗訊息洗到天怒人怨,但他進了代表隊之後,群組就不怎麼跳訊息了,一時間還真有點不習慣,你這個吐槽役也沒事可做了。」

  「……我想你現在傳訊息跟他說你很懷念他吵鬧的日子,他就會立刻用貼圖洗你。」

  「……當我什麼都沒說。」松川僵了一下、乾笑了幾聲,「不過、那傢伙難得有這麼不黏你的時候,我以為和你分隔兩地,他會變得比以前更吵鬧。」

  他仰頭將杯中的調酒一飲而盡,看著殘餘的酒液順著冰塊積在杯底,他輕輕喔了一聲,而松川只是笑著從口袋裡掏出菸盒、逕自點起菸來。

  「好冷淡,那傢伙聽到肯定會說你太無情了。」

  「我以為你戒菸了。」他們剛上大學沒多久,松川就開始會抽點菸,但自從和花卷交往之後松川就戒掉了這個習慣,因此看見松川又再度拿起菸,他其實有些意外。

  「我也以為我戒菸了。」

  淡淡的菸味隨著悠緩上升的白煙飄散開來,他看著松川的側臉,覺得那樣的神情似曾相識卻又陌生而遙遠。如果是以前,他們或許也會像坐在酒吧角落的那桌客人一樣,盡情地喝酒、嘴邊掛著怎麼都說不厭的無聊話題,即使偶爾觸及到未來也會覺得什麼都是明亮澄澈的,那時候的他們願意放手去愛、也願意放手去相信,什麼都能夠原諒、什麼都可以義無反顧。而如今,他覺得松川和花卷或許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卻選擇安靜地坐在友人身邊,抬手向站在不遠處的酒保點了調酒給松川和自己。






-試閱結束-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