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同居、交往設定。
※內有萌寵出沒。
※七分糖帶點微酸屬性。
※為ICE2突發本《其實,也只是有點困擾而已。》的試閱,不會釋出完整內容,請注意。
※突發本資訊點這裡→


※20150524追記:試閱更新


以上都OK的話,請下拉!!






沒有可是,不會有可是。
他以為被喜歡著就是一種幸福,何況是被自己所喜歡的人喜歡著。
沒有可是,不會有可是。
我喜歡你。這句話從來就只該是肯定句才對。


-其實,也只是有點困擾而已。-




  那是明亮燦爛、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一進門,岩泉就在玄關和一張突兀的笑臉迎面撞上,他看著那正由下而上凝視著自己的圓潤大眼,和撒嬌似地吐著鮮紅舌頭、晃著尾巴的身影,內心突然接連冒出許多問號,但眼前的絨毛生物卻毫不猶豫地把他的錯愕排除在視線之外,在他還沒來得及給出反應之前就直撲而上,貼著他的小腿磨蹭、蹦跳,玩得不亦樂乎。

  「汪!」

  「啊、太郎!」

  在他正猶豫著該怎麼處理眼前的狀況時,及川就一臉慌張無奈地越過廚房、跑到玄關,對著異常興奮的邊境牧羊犬又笑又哄,好不容易才把稍微安分下來的小狗抱進懷裡。

  「你回來啦。」及川一邊任由小狗親暱地磨蹭著他、一邊對他揚起微笑。

  他點點頭、而後對著一黏上及川就開始拼命撒嬌的小狗挑起眉,「牠是……」

  「系上學長的狗,叫太郎,」一聽見自己的名字,邊境牧羊犬立即汪了一聲、隨後搖晃起毛茸茸的尾巴,「學長說因為接下來幾天要出去玩,怕太郎沒人照顧,所以就……不過學長說太郎很乖,不會造成麻煩的。」

  聽完及川的話,岩泉看了看被小狗逗得眉開眼笑的及川、又看了看準備發動舌頭攻勢來騷擾暫時飼主的邊境牧羊犬,他歛下眼、繞過及川身邊,把背包輕輕往床上拋去,「你別給人家添麻煩就好了。」

  「小岩好過分,我才不會,太郎你說是不是啊?」及川捧起太郎的臉龐、用鼻頭蹭了蹭對方的鼻子,而太郎則像是要回應落在臉上的親密動作似的,順著及川的舉動舔過他的鼻尖,引出及川輕快明亮的笑聲。

  看了一眼在玄關玩鬧起來的一人一狗,岩泉隨手打開筆電、再從書架上拿下幾本貼了標籤貼紙的書,既沒打算制止、也不打算去理會他們在進行什麼遊戲。簡單確認過自己昨天標記起來的頁數後,他在桌邊坐了下來,打算繼續完成進行到一半的報告,但他剛把書本攤開在桌面,自不遠處投射而來、令人難以忽略的視線就讓他無奈地嘆了口氣,轉頭看向正把下顎抵在太郎頭上、對他眨著眼的及川。

  「有話就說。」

  「吶、小岩……」

  「我在聽。」他把視線轉回電腦螢幕,手指滑過滑鼠板、點開了報告檔案。

  「……太郎來者是客耶。」

  「汪!」太郎幫腔似的跟著喊了一聲。

  「所以?」

  雖然沒有直接看見及川的表情,但和對方認識這麼多年,那就像是本能一樣,他很自然地就能透過語氣來揣摩對方的神情和想法,他知道太郎只不過是及川的藉口罷了,於是他一邊敲著鍵盤、一邊給了對方一個眼神,「晚餐我來做,想吃什麼?」

  「嗯……」接收到他的目光,及川認真思考了幾秒,隨後低頭對著太郎說:「小岩做的咖哩飯最好吃了,可惜你不能吃。」

  見及川笑嘻嘻地抱著太郎走進浴室,一路上還哼著愉快的小調,他隨手將正在進行的報告存了檔,起身往廚房走去。但他才剛走到流理臺旁、準備從小冰箱裡拿出食材,浴室就傳來一陣陣的水花噴濺聲和明亮的笑聲,接著突如其來的鈍響便清晰地傳進他耳裡,讓他在愣了一下之後,轉身就往浴室跑去。

  「喂、你……」

  一推開半掩著的門,岩泉就因為眼前一片悽慘的景象而皺起眉,原先擔心及川是不是不小心滑倒、撞傷的胡思亂想一下子就順著匯聚至排水孔的水流一沖而散。在漫著水的浴室地板上,被水潑得一身濕的及川正和浴缸裡的邊境牧羊犬展開歡欣無比的攻防戰,臉盆、毛巾、蓮蓬頭散了一地,卻完全沒影響他們借洗澡之名、行玩樂之實的興致。

  「及川徹。」

  岩泉靠在門邊、故作禮貌地敲了敲浴室的門,聽見他的聲音,沉浸在潑水遊戲裡的及川一時間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直到他回過頭、對上他的視線,那掛著笑的面容才僵了一下。

  「小岩那個……」似乎是感覺到他在生氣,及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什麼來,於是他索性踏進浴室,抓起架子上的浴巾扔到對方頭上,而後小心翼翼地把太郎抱出浴缸,俐落而溫柔地將滿身是水的太郎打理乾淨,還順道摸了摸太郎的下巴,逗得太郎舒服地瞇起眼來,「好了,去外面乖乖待著。」

  「汪!」接收到他的指示,一向以聰明著稱的邊境牧羊犬隨即順著他所指的方向跑出浴室,在地板上安靜地趴了下來。

  「小岩好厲害、唔等……」目睹實況的及川在一旁驚嘆連連,但他卻沒心思領這個情,伸手就用掛在及川頭上的浴巾粗魯地擦起對方近乎溼透的頭髮和身體,「小岩好粗魯、等、溫柔一點嘛……明明對太郎就……」

  「你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幫狗洗個澡也可以弄成這樣,喂、給我安分一點。」

  「因為太郎很可愛啊、唔、弄到眼睛了啦……」

  見原先還在胡亂掙扎的及川突然安靜下來、討好似地攀抓住他的手,雖然他還沒氣消,但這點示弱還是讓他緩下了動作,讓那顆還在滴著水的腦袋露出浴巾之外。好不容易從浴巾下逃脫而出,及川隨即用手揉了揉眼睛,看起來似乎真的不太舒服。

  「唔……」

  「及川。」

  他低下頭、伸手拉開及川遮擋住眼眸的手,直接了當地望進對方眼裡。在目光交會的瞬間,及川眨了眨眼,他的頭髮和臉頰都還帶著水珠,狼狽得就像剛淋過傾盆大雨,他看著他,輕輕喊了一聲小岩,而後在嘴邊拉開淺淺的微笑。

  「小岩……」他又喊了一聲,緩緩垂下眼湊近他的唇邊,留下被溫水浸潤過的親吻。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過整理浴室的工作嗎?」他挑眉,卻還是順著及川貼靠上來的動作把全身溼淋淋的他抱進懷裡,任由吸飽了水份的衣物輕易地弄濕他的衣服。及川勾著眼,褐色的眼眸在暖橙色的燈光中交疊晃盪出惑人的光影,他微張著嘴、貼在他的唇畔低聲呢喃:「明天沒有練習喔……」

  「我說你……」

  「嗯?」

  他伸手捏了捏及川柔軟的臉頰,不輕不重,卻讓及川不明所以地張開口,但在聲音自喉嚨掙脫而出之前,他就用手掌扣住及川的後腦、向前把所有呼吸和語句都淹沒在親吻中。

  突如其來的深吻讓及川有些措手不及,他感覺得到落在自己鼻尖、臉上的呼吸凌亂得連重整旗鼓的餘裕都沒有,但及川卻沒有掙扎的意思,反而抬手滑過他的肩頭、環住他的頸子,讓熱度兀自在唇邊、舌尖磨蹭堆疊,搖擺在擦槍走火的邊緣。

  「小、岩……」

  親吻之間,及川用滲著濕潤鼻音的聲線喊他,但語尾卻立即陷落在難分難捨的吻裡,像是自葉緣滑落進一汪湖水裡的露珠,掀起一波輕淺的漣漪之後,就被澄澈的水流所包覆、消融,再也尋不到蹤影、分不出彼此。

  那些模糊柔軟的音調、熨燙肌膚的碰觸,全都在他們之間融化成了最單純直白的喜歡,一點一點勾動著纖細敏感的神經。

  「汪!」

  但在感官徹底陷落在僅有對方存在的世界之前,不合時宜的叫聲就在他們耳邊響起,瞬間吹散了瀰漫於空氣中的甜蜜,接著聲音的主人就輕巧地踩水而過,張口咬住他的衣襬、輕輕拉扯起來。一感受到輕微的拉力,他便停下動作、朝正和自己的衣服玩鬧的絨毛生物看去,而後他就在對上太郎那雙澄澈大眼的同時,聽見及川不小心溢出唇邊的笑聲。

  「太郎怎麼啦?」見及川一邊故作鎮定地撫摸太郎的頭、讓他鬆口,一邊偷瞄他的表情,雖然心裡對於這突然的打擾有些意外,但他還是一臉平靜地拿起浴巾、裹住對方的身體,「我去弄晚餐,你把濕衣服換下來。」

  他緩緩站起身、朝及川伸出手,想把對方從地板上拉起來,但及川還沒來得及有所回應,一旁的太郎就汪了幾聲、直接撲進及川懷裡,讓及川忍不住笑出聲來。

  「太郎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及川撫著太郎的臉頰和耳朵,用帶點孩子氣的語調對吐著舌頭的邊境牧羊犬問道。

  「牠才第一天來,與其逼牠吃醋,不如弄狗食給牠吃比較實在。」

  「……小岩。」

  「嗯?」

  「你這句話聽起來好酸。」

  「汪!」

  看著及川和邊境牧羊犬一搭一唱,滿臉愉快地想安個「罪名」給他,懶得和及川爭辯的他索性在轉身離開浴室的同時把善後工作留了下來,「記得把浴室整理乾淨。」

  「唔、小岩你太過分了啦!」

  「汪!」




  邊境牧羊犬,原產於英格蘭與蘇格蘭邊境的牧羊犬,精力旺盛、活潑好動、待人友善親切,擁有令人驚艷的學習能力,常在犬類競賽中有亮眼的表現,被學者認為是最聰明的犬種。

  那一年的春夏之交,梅雨正蓄勢待發,而一位熱情活潑、樂於撒嬌的小客人就在這個天氣越漸悶熱的時節裡,把直率與快樂塞進行李中,步調輕快地進駐他們的生活。









  「小岩。」

  「嗯?」

  走出浴室的及川一邊用毛巾擦著臉頰上的水珠,一邊隨手拿起擱在木櫃上的信件,那是昨天他回來的時候順手從樓下信箱裡拿上來的。

  「小卷從巴黎寄來的明信片,不覺得很火大嗎?這傢伙到底是去實習還是去玩啊。」

  及川晃著明信片、湊到他身邊,把上頭不知是寫來問候還是炫耀的文字推到他眼前,他看了一眼,卻只說了一句:「你要荷包蛋還是炒蛋?」

  「炒蛋,小岩你不覺得很過分嗎?」

  見及川自顧自地又繞回原先的話題,他隨口問道:「你想去巴黎?」

  「也不是……嗯?」

  感覺到身旁的人突然安靜下來,還難得主動地從他身上退開,這不自然的舉動讓他疑惑地側過頭、向對方看去。查覺到他的視線,及川隨即抬起眼、笑嘻嘻地把手上妝點精緻的卡片朝他遞過來。

  「溝口教練的喜帖喔。」

  「……真假。」

  聽完對方的話,他隨即擱下鍋柄,拿過對方手中的卡片、認真看了起來。真的是溝口教練的喜帖──把卡片從裡到外看過一遍後,他心裡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開心,若能幸福、毫無遺憾地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何嘗不是值得高興的事。

  那一刻,在記憶中總是在場邊盯著他們練習、不時會對偷懶的球員破口大罵的身影,突然就在他心裡清晰了起來,雖然嚴格、但卻比誰都更了解他們,他和他們一起頂著炎熱的天氣練習、也和他們一起在場上見過勝利與落敗的景色。儘管他們正一步一步遠離高中的歲月,但他卻一直是那段回憶中的一部份,彷彿永遠都不會褪色。而如今,他從遠方向他們捎來了一份洋溢著幸福的喜悅。

  「不知道新娘會是怎麼樣的人呢。」

  及川蹲下身、輕輕摸著太郎的頭,臉上帶著輕輕柔柔的笑意,看上去很開心,「我們是不是該買點什麼送給溝口教練呢。」

  「汪。」

  他看著及川的側臉,沒來由的,他覺得及川看起來有點不對勁,他說不上來,但他覺得及川眼裡的平靜和穿過落地窗、鋪灑在及川身邊的溫暖光線來得有些突兀、不合時宜。

  很久以前,有人曾經跟他說過,他們都在獲得中不斷失去,也在失去中不斷獲得,如此一再反覆,就編織構築成了人生。

  他和及川也是如此,走得越遠、在一起越久,就越明白他們擁有了很多,但得不到的,也永遠會跟不斷流逝遠去的時間一樣多。






-試閱結束-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