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同居設定
*大概會甜到蛀牙←
*內容部分是好室友的點菜,希望好室友和大家都食用愉快ww


以上都沒有問題的話,再下拉喔!!






-他說,我也只是想將全世界捧到你眼前-




  心不在焉的時候,一分鐘都能緩慢得像一小時。

  看著布幕上的投影片還停留在他晃神前的那一張,擺在桌上的原文書仍新得連一點翻閱、書寫的痕跡都找不到,及川用手撐起下顎,決定老實承認此刻他不耐煩得只能讓上課內容左耳進右耳出,毫無例外,哪怕講台上的教授正興致勃勃地把話題從投影片內容延伸到他目前的研究,最後突發奇想地和同學們分享起他不久前的度假趣聞,他還是難以把自己早就不知道飛去哪裡的專注力全數收回、拿出認真的樣子。

  牆上的時鐘剛走過兩點五十,不多不少,他還有半小時要打發。

  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大雨,雨聲彼此相接、向著講課聲傾壓而來,輕易奪走了他的注意。上課時間總是相當安靜的走廊上,聚集了些許躲雨的學生,大雨來得措手不及,在他們的外套和頭髮上留下唐突狼狽的水痕,被降下的雨水和地面濺起的水花反覆浸潤的褲管、鞋襪,則像被扔到水缸裡浸泡多時,隨手一捏就能擰出一攤水。

  及川凝視著長廊上靜待脫困、或是正用手機求援的人們發起呆來,人影在他眼前流動來去,拼湊不出一絲一毫的有趣,卻正適合無聊得發慌的他來揮霍剩餘的時間。但是片刻過後,一朵突然在廊緣撐開的傘花,卻帶著鮮紅刺眼的色調撞入他眼底,突兀地在他腦中翻找出了什麼。

  在手中翻轉了半堂課的原子筆緩緩停下了旋轉,嵌進他的指節之間,及川將視線拉回被擱置多時的書本上,沒有多想,就在書頁的角落勾畫出藍色的線條。

  怎麼辦才好呢?

  先是臉頰、下顎,然後是有著對方一貫風格的頭髮,最後是有時候嚴厲、卻在更多時候參雜了溫柔與寵溺的五官,而那裡有著他所眷戀依賴的眼眸。

  人物剛成形、筆尖才剛離開紙張,下課鐘聲就在他耳邊敲響,挾帶著學生們收拾書本、挪動腳步的聲響將他拉回現實。

  怎麼辦好呢?

  看著書本上自己剛完成的岩泉塗鴉,及川眨了眨眼,在心裡盤算起自己該怎麼安然度過外頭的傾盆大雨,平安無事地回到租屋處。

  「喂。」

  剛準備在教室裡物色能解燃眉之急的人選,一把折疊傘就不偏不倚地抵在他的頭髮上,讓他忍不住在屏住呼吸的瞬間、回過頭,去尋找那在同時間傳來的熟悉嗓音。

  「早上才傳了簡訊要你記得帶傘吧?」

  「小、岩?」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岩泉,他愣了一下,瞬間覺得外頭那足以與瀑布相提並論的雨聲一下子被削弱得連背景音樂都稱不上了,「你不是、明天才回來嗎?」

  「參加完親戚的婚禮就被趕回來了,我媽說課程進度落後太多不好。」岩泉盯著他,微微勾起了嘴角,「不是聽說這門課期中期末不輕鬆嗎?你怎麼還有閒情逸致塗鴉。」

  「嗚哇、等!」見岩泉伸手就要抽走他桌上的課本,及川隨即慌亂地把書往自己懷裡撥,雙手緊緊扣住書背,不讓對方有機可趁,「偷看別人的課本太不道德了。」

  「上課不專心的人有什麼資格說話啊。」

  「不管啦。」

  「……隨便你啦,回去了。」大概是覺得和他爭執這點小事沒什麼意思,岩泉索性從他身邊退開來,邁步往教室門口走去。

  看著岩泉逕自離去的背影,及川隨手把課本和文具掃進背包裡,跟了上去,「小岩。」

  「嗯?」岩泉輕聲應著。

  而他沒有回話,只是在岩泉停下來、於廊緣撐開傘的時候,三步併作兩步地湊到對方身邊,笑著在傘的另一側佔據了一個屬於他的位置。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求必應的事情太多了,而他正為了一個微小的心願能被自己所喜歡的人實現,歡欣鼓舞得覺得自己幾乎要陷溺在幸福之中,不可自拔。


  ***


  看著才短短幾天就在信箱裡逕自累積起來的未讀信件,岩泉挑起眉,有些無奈卻還是挪動起擱在滑鼠板上的手指,一封一封確認起來。好不容易把學校的活動宣傳信、課程相關信件、和教授確認報告和作業的信件一一整理過,岩泉伸了個懶腰、隨手抓起放在桌子旁的書,打算來幫連前言和研究回顧都還沒個著落的報告多少累積一點進度。只是書本才剛翻開,熟悉的沐浴乳香味和從浴室裡帶出來的蒸騰熱氣就從後頭向他貼靠過來,讓他忍不住皺起眉,側頭瞄了正輕輕蹭著他的及川一眼。

  「頭髮吹了嗎?」

  「吹了……」

  「你只吹了一半吧。」

  正想伸手把明顯還帶著水氣的腦袋從肩上推走,及川就伸手環住他的頸子,輕輕軟軟地喊了他一聲。沒有更多的言詞和動作,但及川想對他撒嬌耍賴的意圖卻昭然若揭。岩泉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事情、嘆了口氣,而後伸手摸了摸對方的頭,默許了對方的行為。他有多久沒因為及川這樣的舉動而心煩意亂,及川就有多久沒能像現在這樣直白地向他傾訴、傳達那些他也不遑多讓的情感,他知道,所以當對方一如往常甜膩的呼喚再一次拂過耳際時,他緩緩回過頭、吻住了那微張的唇瓣。

  及川似乎沒料到他會這麼做,整個人僵了一下,些許薄紅竄上他的臉頰和耳根。他總是覺得及川難得措手不及的反應很有趣,那之中有著及川不會輕易示人、卻從不在他面前掩飾的一切。而此刻,稍微鎮定下來的及川大概是不想就這樣被他拉著走,柔軟溫熱的唇更加貼近他、主動加深了原本止於蜻蜓點水的吻。唇舌彼此交纏摩娑,甜蜜而惑人,輕易地凌亂了他們的呼吸,引著他挪動身體面向及川、把及川拉扯進懷裡。

  「唔……」

  瞬間失去平衡的及川沒能緩住跌進他懷裡的力道,使得上一秒還難分難捨的吻,下一秒就因為彼此相撞的齒列而不得不暫時打住,唇邊傳來些許痛感,但他們卻抵著彼此的額際、同時輕笑出聲。

  「好痛……」

  及川用手按著自己的唇、抬眼看向他,那雙褐色的眼眸裡滿溢著許多情緒和感受,它們彼此交錯、起伏,最後停駐在他眼底。無論那是什麼,寂寞、思念或是快樂,及川選擇將一切向他傾倒而出,讓他參與著他所經歷的一切。

  同理可證,反之亦然。

  所以他在發現眼前這個笨蛋沒帶傘出門的時候,選擇拿起被遺忘在玄關的傘、拋下還散置一地的行李、再一次踏入大雨之中;所以他在還有一堆雜事、正事需要處理的時刻裡,選擇先安撫懷裡這個把任性和撒嬌奉為可愛和樂趣的笨蛋。

  他不確定這麼想是否言過其實,但或許沒有,從來沒有,他們都是在擁有了這樣平靜溫暖的時光之後,才明白當對方短暫缺席自己的日常生活時,由此而生的不協調感名為寂寞、思念。當誰曾經讓你覺得自己不再寂寞了,你才會知道寂寞是件怎麼樣的事情。

  於是他們各自反芻這樣微不足道的不安,再讓對方輕而易舉地將其融化、撫平。

  「去把頭髮吹乾。」他用掛在對方頸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對方半乾的頭髮。

  「等一下再去……」但對方卻不以為意,只是側頭趴上他的肩頭,越過他開始不安分地翻起被他擱置在桌面上的東西,「所以,婚禮好玩嗎?」

  「我才剛整理好,你不要弄亂了,」他提醒著,而後伸手從一旁的袋子裡拿出一只裝著餅乾的保鮮盒、遞給及川,「我媽做了餅乾帶去婚禮現場,還蠻受好評的。」

  「哇、我好久沒吃阿姨做的餅乾了,」及川笑臉盈盈地接下盒子、從中拿出一片餅乾塞進嘴裡,「不過小岩太壞了,竟然只記得阿姨的餅乾。」

  「你很煩。」

  「我說的是實話啊,明明我們一起當花童的時候,你還會稱讚一下新娘,果然人長大之後就會變得越來越不可愛了。」

  看著及川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他挑起眉、說了一句:「你也不遑多讓吧。」

  「嘿嘿、才沒有呢,我當然是一如既往地可愛啦。」

  「這句話就免了吧。」他伸手撥去不小心綴在對方嘴角的餅乾屑,接著就看見對方勾起眼、用他再熟悉不過的角度拋出意有所指的眼神,「那麼、小岩是怎麼想的呢?」

  「什麼?」

  「小岩是怎麼看待我的呢?」

  接收到及川突如其來的試探,習慣了對方偶爾來個跳躍性思考的他倒是平靜如昔,臉上心裡都是一片波瀾不驚,況且這句話在他看來根本稱不上試探,及川只不過是想聽到他想聽的話,如此而已。

  只不過,他也不是只會依循規則、有求必應的人,「……今天在婚禮上,我聽到一句話。」

  「嗯?」

  他低頭貼靠近及川的耳畔,對及川複述了一次那句話,接著他就聽見及川輕輕淺淺地笑了起來,眼裡漾開了明亮、柔軟的心滿意足。

  「我才沒那麼好打發呢,」及川這麼說著,卻伸手環住了他,在他耳邊回了一句矛盾、把所有邏輯都拋諸腦後的話語,「……最喜歡你了。」

  「嗯。」

  他抬手、抱住及川,那樣的擁抱和對方難得笨拙卻拼命的舉止,別無二致。




  他說,我也只是想將全世界捧到你眼前。

  而我也是這個世界的其中一部份,如果全世界都在你手中,那麼你就是我的全部。






-全文完-




之前好室友就說我有自己把故事拉長長長的習慣XD 所以每次一起想了什麼梗,故事完成之後,都會變成她沒想過的樣子wwwww 例如這次,其實一開始我們只討論了如果大王問了「小岩是怎麼看待我的呢?」這句會發生什麼事,結果就變成上面大家看到的樣子了(笑)希望好室友和大家都食用愉快XD

一直覺得小岩不是會甜言蜜語的人,這兩個人在一起之後,怎麼想都覺得是大王一路信手捻來到底XD 不過小岩的愛是最可靠安心的ww 他會用他的方式、對方可以理解感受到的方式,來詮釋自己的愛與喜歡。儘管愛情也跟世界上的其他事情一樣,沒有所謂的有求必應,可是在明白這一點之後,也會發現,我們終究會想許願、也會因為和被實現的願望不期而遇感到幸福快樂。世界不完美,卻也沒有那麼不完美,僅此而已。

是說,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岩及這麼萌這麼好吃(哭)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