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CWT39突發本《只因為「再見」太過奢侈》的試閱,不會釋出完整內容,請注意。
※突發本資訊頁點這裡→


以上都OK的話,請下拉!!






愛情裡誰都毫無防備,卻也貪得無厭。


-只因為「再見」太過奢侈-




  在鬧鐘不厭其煩地在耳邊第三度響起的時候,及川伸手往頭上胡亂摸了一圈,在發現自己怎麼樣都摸不到那煩人的聲音源頭後,他伸手拉高了被子、想把自己埋進被窩裡來隔絕那越漸清晰的鬧鈴。但這點鴕鳥心態立即就被刷一聲竄入被子裡的冰涼空氣給吹得乾乾淨淨,他本能地想搶回被抽走的被子,不過對方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隨即眼明手快地撤走被子、把鬧鐘堂而皇之地擱在他耳邊,逼他在下一秒張開滿是朦朧睡意的眼眸。

  「被子還我、很冷……」他在嘴邊囁嚅著。

  「你以為現在幾點了,」眼前,花卷正把仍在張狂喧鬧的鬧鐘塞到他面前,「讓你賴床二十分鐘我覺得自己很仁至義盡了,昨天不知道誰說自己早上有課。」

  「嗯……」他揉了揉眼、心不甘情不願地坐起身,「第二堂課才點名……」

  「誰管你什麼時候點名,真不知道岩泉平常怎麼應付你的……」在聽見岩泉名字的瞬間,他僵硬了一下,接著就聽到花卷啪一聲按掉鬧鐘、對他說:「你還不打算回去嗎?這次是什麼疑難雜症?」

  「我覺得從來就沒有什麼疑難雜症。」剛從浴室走出來的松川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仍帶著水珠的臉頰,「是這傢伙太笨了而已。」

  「唔、小松太過分了!我才不笨!」他反駁著。

  「噢……」松川敷衍地應了一聲,隨手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牛奶,悠哉地喝了起來,一點也沒認真理會他的意思。

  「你啊,怎麼就是這點事情老是看不清楚,」花卷嘆了口氣、自顧自地站起身,「先說好,我和松川這裡不是做慈善事業的,你今天要是還不想回去的話,就自己想辦法吧。」

  知道自己理虧,他沒再說什麼,只是伸手拿起擱在小桌子上的手機滑了開來。螢幕上,手機的內建程式和收納APP的資料夾安靜地堆置著,怎麼翻動都找不出一個提醒標示,要他去點開任何一個未讀訊息或是未接電話。

  他覺得岩泉是真的生氣了──一意識到這件事,他就忍不住關上了手機屏幕,想起自己在人與人的應對進退中從來都能洋洋灑灑地羅列出無數策略,卻唯獨不能對岩泉如法炮製,他們太靠近彼此,那樣的距離誰都毫無防備,一點點的幸福與疼痛都可以小題大作。


  ***


  熟悉而輕快的鈴聲在大衣口袋裡響起來的時候,岩泉剛在平板電腦上看完前幾天的練習賽錄影。儘管腦中還在整理歸納著方才的比賽內容,但他還是隨手擱下平板電腦,抬頭看向不遠處正依照工作人員和攝影師的指示拍照的及川徹,然後從口袋中摸出對方交給自己保管的手機。

  確認來電人是誰後,他按下了接聽鍵,「花卷,是我。」

  「岩泉?及川呢?」

  此刻,在他的視線裡,剛調整好圍巾位置的及川正從工作人員手中接過製作得十分精緻、綴滿了巧克力、水果與奶油的可麗餅,份量十足的甜點在交接過程中顯得有些搖搖欲墜,但及川一拿到要一同入鏡的可麗餅後,隨即露出明亮自然的笑容、在鏡頭前有技巧地吃掉幾欲滑落的草莓和掛在邊緣的奶油,為一旁面露驚慌的攝影助理解了圍,讓拍攝過程得以順利進行下去。見及川大概一時半刻走不開後,他便對花卷說:「他剛好在工作,應該還要再忙一陣子。」

  「工作?」

  「嗯,貼身採訪。」

  聽完他的話,電話另一頭的花卷輕輕笑了起來,「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算是吧。」注意到及川趁著拍攝空檔偷偷朝他比出勝利手勢後,他微微皺眉、擺了擺手,示意對方專心工作,但這不具任何威脅性的提醒似乎沒起到什麼效果,和他相隔一段距離的及川反而因此笑得更開心了。對此,他索性亮出拳頭,無聲地警告對方再玩鬧下去的後果,才讓及川鼓起臉頰、心不甘情不願地轉過頭,繼續投入拍攝工作。

  一直以來,他都不是太喜歡這種場面,但對高中時期就很受女生歡迎且擅於應對這種事情的及川來說,這並不是太意外的工作邀約,況且及川本人也挺樂在其中的,所以他也只是像現在這樣,在對方跑來煩他的時候半推半就地跟著對方一起前往工作地點,幫忙處理些雞毛蒜皮、一個人大概會應接不暇的小事,然後偶爾扮個黑臉,適度盯著對方、不讓對方玩得太放肆。

  不過……

  「那你們下個月有時間回去陪學弟們打幾場練習賽嗎?教練說想找畢業生回去嚇嚇剛入隊的小高一。」

  「如果不忙的話,他應該很樂意吧。」

  「樂於回去捉弄學弟嗎?」電話裡傳來松川的笑聲。

  「總之,麻煩你問一下偉大的及川學長有沒有空會會可愛的小高一。然後,我們四個也找時間聚一聚吧,雖然都在東京,但平常大家都各忙各的,我和松川也是很懷念你們兩個打情罵俏的樣子。」

  「誰跟他打情罵俏了……」最後一句話讓他本能地皺起眉,但花卷卻樂不可支地回了一句,「好啦,都同居了就不要口是心非了,先這樣吧,我和松川等一下還有課,之後再聊。」

  被昔日的隊友自顧自地掛斷電話後,他盯著逐漸轉暗的螢幕看了片刻,才無奈地把手機收回口袋裡。但他剛抽出手,熟悉的重量和溫度就混著些許甜食的香氣從身後貼覆上來。

  「小岩。」

  在對方自動自發地將下顎擱上他的肩頭,並伸手蹭過他的腰際、把一雙手往他的大衣口袋裡安置後,岩泉側頭看向那即使帶著淡妝卻依舊笑得毫無防備的臉龐,抬手輕彈了下對方的額頭,「你不是有手套嗎?」

  「嗚、好痛。」

  「痛個鬼,我明明沒用力。」

  「這樣比較方便嘛。」及川一臉理所當然地伸直手,在他的口袋裡撐出兩隻手掌的形狀。

  「你是笨蛋嗎?哪裡方便了……」

  「嘿嘿、」一接收到他的瞪視,及川隨即輕輕笑了起來,將帶著水果香氣的唇瓣貼上他的耳畔,「小岩現在不能打我喔,會弄亂我的衣服和頭髮。」

  「……回去你就知道了。」

  「好啊,」及川刻意放輕了語調,在他耳邊留下溫熱曖昧的聲音,「回去再讓你弄亂。」

  對方的話一出口,岩泉便挑起眉頭,轉頭捕捉住那雙正專注凝視著自己的眼眸、低聲回了句:「我會好好期待的。」而後他就在主動挑釁捉弄自己、卻不小心被反將一軍的及川徹臉上看見了些許紅潤。

  「嗚哇、這種話不要隨便說啊……」

  「你剛剛不是還很敢說嗎?」看著對方一邊呢喃著那不一樣、一邊把臉頰窩進他的肩頸之間,岩泉微微勾起唇角,伸手從一旁的背袋裡拿出保溫瓶,「要喝嗎?」

  「嗯。」及川輕輕應了聲、點了點擱在他肩上的頭,柔軟的髮絲輕輕拂過他的臉頰,摩娑出他所熟悉的、屬於及川的味道和些許平常不太會沾染在及川身上的化妝品氣味。

  「小心燙。」將不斷冒著蒸騰熱氣的杯子遞給對方的同時,他隨口叮嚀了一句,但對方卻只是維持著相同的姿勢、滿足地吸了口氣,「蜂蜜檸檬的味道好好聞……」

  「手。」立即明白對方的無動於衷是在打什麼算盤的他,隨即出聲示意對方把杯子拿走,但卻只換來及川徹一如往常得心應手的撒嬌,「好冷、不想拿出來,小岩餵我。」

  「不要得寸進尺,你這傢伙。」

  「我才沒有。」及川自顧自地說著,然後在唇邊漾開淡淡的、欲言又止的笑容。落入眼角的表情,讓他隱約感覺到對方有些不對勁,但他沒有點破,只是拿穩了杯子、讓杯緣靠近及川的唇瓣,然後他就聽見及川一邊對著杯中吹氣、一邊心滿意足地和他說起方才工作時的趣事,哪個工作人員說了什麼笑話、攝影助理鬧出什麼又好氣又好笑的烏龍、攝影師在拍攝空檔和大家炫耀起可愛女兒的照片等等。他安靜地聽著、偶爾回應幾句,而後在杯子空了的那一刻,伸手輕拍了那顆窩在自己肩上的腦袋。

  「不要太勉強自己了。」

  「……我沒有喔。」

  及川語帶猶豫地說著,隨後從他身邊退開,哼著歌、重新走回工作現場。當下,他突然覺得眼前的情景似曾相似,但下一秒,負責處理午餐的工作人員就拿著菜單走到他身邊,向他確認起及川有什麼不吃的食物,瞬間就打斷了他的思緒,讓他只能把突兀的熟悉感拋諸腦後。




-試閱結束-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HQ│短篇
Genre:漫畫卡通 Theme:ハイキュー!!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