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艾爾文生日賀文,團長生日快樂((o(´∀`)o))ワクワク
*原作衍生+轉生PARO屬性
*故事內容架在〈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的設定上,但沒看過應該也還是可以安心食用






-穿越千夜(下)-




  那只小小的菸灰缸裡總是會有一根菸。

  那根菸有時完好無缺,有時獨自燃燒、焚落一片灰沙。將它擱置在那裡的人,從來也不曾拾起它,只是放任它在原地等待或焚燒。有時候,當他在某個艾爾文趴在辦公桌上睡著的夜晚、悄悄踏進團長室時,他會盯著桌上或燃盡、或正飄著白煙的菸頭沉默數秒,想著這根菸對眼前的男人而言有什麼意義,為什麼一個不嗜菸的人、卻喜歡把菸點來放著,但在他真的理出什麼頭緒之前,一向淺眠的男人往往已經朝他看了過來,然後按著額際、重新拾起眼前的文件。

  一根菸到底燃出了什麼、帶走了什麼,他不懂,他從不擅長在艾爾文彎曲紛雜的思緒裡穿梭行走,但他卻可以從對方的眉眼間感覺到總是掩飾得太好的寂寞與掙扎。

  有些時候,他會選擇視而不見,有些時候,他會忍不住抓起菸、把它壓入菸灰缸中捻熄。

  例如現在。

  「里維?」

  注意到他的動作後,艾爾文抬起頭、對上他的視線,他們就這樣沉默地對峙了片刻,在無聲中角力、拉扯,直到艾爾文無奈地笑了笑、緩緩開了口:「有話就說。」

  「……你的安排我沒有意見。」

  「嗯。」

  「分開行動我也沒有意見。」

  「嗯。」

  「你要押下全部的籌碼我也沒有意見。」

  艾爾文靜靜地凝視著他,似乎想從他的神情裡捕捉住什麼。那樣的目光,讓他沒來由地感到焦躁,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破綻百出,越想掩飾、壓抑就越無法如願,那些他還沒說的、想說的,艾爾文大概都心知肚明。但他從來就不在意被對方看穿,他在意的只是對方滿腹心事卻選擇閉口不提的樣子。

  「里維。」

  艾爾文輕聲喊他,然後緩緩從椅子上站起身、朝他伸出僅存的左手。看著艾爾文的動作,他只是不發一語地站著,讓對方一點一點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最後把他攬進懷裡、輕輕在髮上落下親吻。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容易妥協的人,至少在遇見眼前這個人之前不是,可是只要面對這個男人,他就發現自己試圖堅持的一切都像被風席捲而過的散沙,一眨眼就消失無蹤、什麼都留不住。

  連對方說要去走萬劫不復的道路,他都會欣然接受。

  「我記得你不喜歡我點菸。」

  「因為你從來就不抽。」

  艾爾文輕輕笑了,聲音混著溫暖的氣息落在他的耳畔,清晰又朦朧,輕柔又堅定。

  「菸一旦點燃就再也不能回頭,不管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依賴它、有多少人厭惡它,沿著火焰的溫度一點一點往前燃燒,就是它唯一的夢想了。」

  他安靜地聽著那混雜嘆息的低沉嗓音在深夜的空氣裡浮沉,一個字一個字沁入肌膚、勾動最纖細的神經,在深不見底的地方隱隱作痛。他也只能這樣痛著,就像艾爾文一樣,說著無數漂亮又滿溢希望的話,卻麻痺不了心裡永遠也癒合不了的傷口。他們只能這樣痛著,痛得齜牙咧嘴、扭曲顫抖,在恐懼、勇敢、懷疑、果斷之間交錯前行,一次又一次忘卻自己最初的面貌。

  艾爾文曾經對他說過,人有一天會為了活著、為了前進而忘卻自己原來是什麼樣的人,所以那並不是什麼可怕的事。他和艾爾文有著截然不同的成長過程,但他卻完全可以理解這句話。可是,他從沒有對艾爾文說過,他在他們相遇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會做夢、還想做夢。

  儘管他和艾爾文都無從分辨那個夢究竟是絕望、還是希望。

  「……艾爾文。」

  「嗯?」

  他抬眼凝視著艾爾文空蕩蕩的右袖口,「如果你沒有徹底用盡我的利用價值,我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

  菸一旦點燃了就無法停止,貿然熄去,只會留下焦黑又滿布皺褶的痕跡,唯有一路燃燒到盡頭,讓星火化作灰煙、融於空氣,從有形走到了無形,才算鞠躬盡瘁。但是,菸灰缸裡從來就鮮少擁有真正燃盡的菸頭。

  菸是如此,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傷痕、悔恨、被偏愛、被厭棄,菸所擁有的,人生也有。而艾爾文的人生太過筆直、決絕,所有曾經存在、渴望擁有的事物都注定要被無法止歇的火焰燃燒殆盡,誰都不能把它捻熄。到頭來,能夠留下醜陋的傷痕,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奢侈。

  但是停下腳步從來都不是一種任性,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不是嗎?

  他和艾爾文都是一樣的。想捻熄那根菸,想告訴對方,即使遠方的目的地滿溢光明,去到那裡就能安眠、就會感到幸福,也不要去。

  他和艾爾文都是一樣的。最後的最後,他們會一起撿拾四散碎裂的苦痛與孤獨,用堅決的眼神告訴對方:「走吧,該出發了。」

  然後把所有的任性留在彼此身上,相信能和自己走到最後的只會是彼此。

  「對不起,里維,」落在耳邊的呢喃平淡得和往常沒什麼不同,但只有他知道、也只有他會知道,落在背脊上的擁抱到底施加了多少力道,「跟我走。」

  在那句話出口的瞬間,他緩緩闔上眼、鬆開了被自己緊緊壓在菸灰缸裡、早已扭曲變形的菸頭,然後把額頭輕靠上對方的胸口。

  「……嗯。」

  呐、艾爾文、我啊……


  ***


  人一旦忙碌起來,總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距離里維到國外出差、和目標客戶接觸,已經過了一週。這期間,他除了偶爾和里維交換彼此的工作進度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了公司高層臨時交代下來的案子裡。這幾天,他們組的成員熬夜加班已經成了常態,每個人每天都被緊鑼密鼓的工作追著跑,連一點喘息偷閒的時間都沒有,他和米可、韓吉則幾乎沒有闔過眼。

  只是,他手邊這份上頭極度看重的工作固然要緊,但原本應該由他負責、卻硬是被里維接下來的工作,也讓他一直放心不下。他和里維相處了不算短的時間,里維的個性、工作方式和效率他都很清楚,如果是平常,他絕對有自信里維可以達到、甚至超出他的預期。但這一次,里維因為顧慮他們必須同時處理兩件重要的工作,所以選擇隻身前往、獨自去和客戶交涉,一個人扛下了整個案子的成敗,把所有的人力、資源全都留給了他,讓他可以盡快完成上層的指示。

  儘管他明白這個選擇或許是綜合了現況、考量了所有發展後,所得到的最佳答案,但這件事卻還是不偏不倚踩中了他最在意的點。這和他相不相信里維無關、也和里維本人的意願無關,在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再一次和里維相遇之後,他就做了決定,過去的那些不得已,都不再有必須存在的理由。

  而里維之於他,也只會擁有唯一的、最單純的意義。

  「艾爾文!」

  一聽見韓吉的呼喚,他隨即按掉了里維傳過來的訊息、從手機螢幕上抬起視線。

  「剛剛奈爾打電話過來說,總部那裡臨時有急事,要你過去一趟。他說他剛好在這附近,回公司的途中可以順道接你一起過去。」韓吉一推開辦公室的門,便直向著他走來,然後在桌面尋了個地方放下手中的文件夾,「這是整理好的文件,我和米可都確認過了,應該是沒有問題,剩下的資料莫布利特他們還在整理,我想晚一點就可以告一段落,至於企劃案的部分我和米可會繼續努力。」

  「總部有急事?」一聽見韓吉的話,他立即皺起了眉頭,在這個時間點有急事,他本能地覺得不是什麼好事。

  「嗯,但他也沒說是什麼事。」

  「……我知道了,你們辛苦了,我盡量快去快回。」稍微整理了一下桌面後,他拿著外套站起身、往門邊走去,「對了……」

  「嗯?」

  在踏出辦公室之前,他轉頭對韓吉淡淡一笑,「雖然事情堆積如山,但不要太逞強了。」

  那一刻,韓吉愣了一下,然後笑著朝他擺了擺手,「用不著你操心,史密斯組長,趕快下去吧,奈爾那傢伙應該差不多到了。」

  「……嗯。」




  過了午餐時間的一樓大廳沒什麼人在走動,只有警衛在和負責打掃的阿姨閒話家常、還有忙裡偷閒的上班族安靜地窩在角落的沙發椅上打盹,讓他遠遠的就得以透過落地玻璃看見奈爾靠在車子上發呆、抽菸的身影。

  「奈爾。」

  在踏出辦公大樓的同時,他朝奈爾招了招手,然後他就看見奈爾一邊捻熄菸、一邊指了指對邊的車門,「上車吧。」

  和奈爾一起坐上車後,他笑著對正準備把車駛離辦公大樓的奈爾說:「心情不好?」

  奈爾瞥了他一眼,而後轉著方向盤、將車子駛上馬路,「下面的人辦事不力、把案子搞砸,結果要你們來收拾爛攤子,誰的心情會好?」

  「……奈爾。」

  「嗯?」

  「總部不是往這個方向走吧。」

  「嗯,我知道。」

  見奈爾回答得如此理所當然,他沉默了片刻、隨後笑著將視線投向窗外,「說吧,你們這次串通了什麼。」

  「……『讓他離辦公室越遠越好,工作我們會搞定』他們是這樣說的。」

  「……結果你還真的配合他們。」他淡淡地回了一句,接著向後靠上椅背、尋了個舒服的位置放鬆下來,「但我可以拒絕你們的好意嗎?雖然他們是我信任的工作夥伴,但這種緊要關頭,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全程參與。休息的話……現在這樣就足夠了。」

  車子在紅燈亮起的時候緩緩停了下來,原本在人行道上等待的行人開始湧入馬路中央,自車子前方穿梭而過。那一刻,奈爾稍稍鬆開方向盤、轉頭看了他一眼,臉上帶著些許無奈的笑容。

  「艾爾文,你老是把事情看得太清楚了。」奈爾說。

  他沒有回話,只是沉默地看著眼前的人潮逐漸散去、燈號由紅轉綠,然後車子再度動了起來,繼續以平穩的速度在都市裡前行著。

  「有些事,我自認就是看不明白,」片刻過後,奈爾再度開口說道:「例如我們到底為什麼要把上輩子的事帶到這輩子來。這或許有什麼意義吧,我猜你大概已經想了一大堆,就像你上輩子在做的事情一樣,可是就算清楚事情該怎麼做、什麼人應該在什麼位置上,你卻從來沒有放棄質疑自己的機會,想繼續前進、卻又害怕傷害其他人……但是艾爾文,對我來說,雖然這輩子還是一樣不會每件事都稱心如意,可是這裡既沒有牆壁、也沒有巨人,重要的人可以安穩平靜地生活,『意義』也就只是我們隨意穿鑿附會的東西罷了。」

  「我……」

  街景在他的眼前不斷流轉,五顏六色的店面、招牌、建築一個閃過一個,恣意地和記憶中某些相似、卻又不那麼相同的色彩相融又散去。那些珍視的、不那麼重要的片段交錯而行,亂無章法,但他卻出乎自己預料的,輕而易舉地捕捉住了自己想要的景色。

  相遇的那一天,他所看見的,也只不過是握進了手裡就再也不願放手的愛罷了。

  而此刻,在車子行駛而過的街角,那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身影,卻突然堂而皇之地從他的記憶中掙脫而出,鑲嵌進真實的街景裡。

  如果愛能夠被看見,是不是、也就只是這樣的……

  「最信任的朋友、最貼心最重要的那個人,現在都在你身邊,你也該有點自己其實很幸福的自覺了吧。」

  奈爾的話剛說完,被他擱置在大衣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在清脆的鈴聲中,里維的名字清晰地顯示在手機屏幕上。

  一瞬間從胸口滿溢而出的情緒,讓他忍不住在接起電話的同時、回頭朝著街口看去。

  「下車。」然後,里維的嗓音就混著城市獨有的嘈雜與熱鬧傳進耳裡。

  車子緩緩於路邊停下後,他隨即下了車,一步一步朝坐在行李箱上的里維走去,「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

  里維在他停下腳步的那一刻,抬眼看向他、把自己的手機遞到他眼前。

  「解決了。」

  「什麼?」

  「韓吉和米可他們今天早上就已經把所有工作都完成了,剛剛總部發信過來,說客戶很滿意這次的成果。另外……」在他低頭仔細確認起郵件內容的時候,里維突然朝他遞來一份文件,上頭的字樣和簽名瞬間就轉移了他的注意力,「合約書,順利讓對方簽下了。」

  「你們……」為什麼……

  「還有十小時,生日約會、現在邀不算晚吧、喂你做什……」

  被對方緊緊抱住的瞬間,里維愣了一下,他的世界就這樣短暫地停格了一秒,明亮的街景、雜亂的人聲全都變得遙不可及,只剩下艾爾文落在他耳畔的呼吸仍在流動。

  那一刻,只有艾爾文真實地活在他的世界裡。

  「喂……」回過神後,他伸手拉了拉對方的大衣,「我們還在街上……」

  「我知道。」

  見對方雖然這麼說卻一點放開他的意思也沒有,里維垂下眼、悄悄抓緊手中的衣料,用細不可聞的聲音呢喃著:「謝謝你……」

  「里維?」

  「沒什麼,」他搖了搖頭、伸手回抱住對方,「你到底有沒有好好休息啊,你的黑眼圈也太嚇人了吧。」

  他的話剛說完,艾爾文就稍稍鬆開了擁抱、用指腹輕輕撫過他的臉頰,「……那是我的台詞吧,你看起來累壞了。」

  「我沒事。」

  「還是回去吧。」

  「回去?」

  「嗯,我們回家吧,然後一起做晚餐、再好好睡一覺。」艾爾文伸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到面前,然後用另一手拉過他的行李箱,「這樣就好。」

  那是些再平凡不過,卻從很久以前開始就離他們很遠、很遠的事情。

  「里維,我想我還是會忍不住去思考有沒有能繼續前進、卻又不傷害別人的做法,就算知道不會有,也還是會去想。但是現在,我卻只想著一件事。」

  他靜靜地凝視著艾爾文,看著對方的神情逐漸放鬆下來、而後揚起淺淺的笑容。

  「你在這裡,就好。」


  呐、艾爾文、我啊……
  覺得你在這裡,就足夠了。



  有些話、有些念想,即使從未能說出口,卻注定要在越過千千萬萬個日子後、久別重逢。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也許比起過去的任何一刻都還要讓他覺得愚蠢也說不定,可是在對方拉著他、踏上回家的路時,他卻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艾爾文。」

  「嗯?」

  他往前多踏了幾步、走到艾爾文身邊,和他並肩而行,「冰箱裡有東西可以煮嗎?」

  「……我想我們先去一趟超市吧。」

  「我就知道……」






-The end-




太、好、了,我在團長生日月結束前踩線了。
(一點都不值得驕傲好嗎←)
不過因為我不小心爆字數、偷加戲、所以可以被原諒吧(*´∇`*)←

一開始我其實很擔心這篇生賀會變成什麼樣子,一度有想說是不是不要標生賀標題比較好,不過還好最後沒有發展出什麼太不得了的事,也有好好收尾,覺得心滿意足、艾爾文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拭淚)
請好好和里維一起幸福快樂下去吧ヽ(*´∀`)八(´∀`*)ノ

然後其實我最後有突然想起奈爾,嗯。(句點什麼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