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 C+V



※閱讀注意事項

*此故事為轉生PARO,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比較像是一半原作衍生、一半轉生PARO,彼此交錯進行的感覺。
*只是想用這個故事來傳達一些想說的話和團兵之間的情感拉扯,所以沒有設定轉生的細節,如果很在意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往下拉。
*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清新的故事,但最後失敗了,所以故事應該不清新(痛哭)大家自行斟酌。

※2015.02.16追記
*將內容更新為修稿後版本


以上,如果都沒有問題、可以接受,請下拉。






-關 於 複 製 貼 上 這 件 小 事 07.5-




  睜開眼的那一個瞬間,艾爾文輕輕地笑了。

  儘管思緒尚在睡意中流離失所,但那張逐漸從模糊的視線裡清晰起來的睡臉,卻毫無防備得讓他不自覺地勾動嘴角、稍稍收攏了抱著對方的手。

  那是久違的、讓人安心又滿足的溫度和重量。

  手臂上沉甸甸的、胸口的心跳頻率被規律的呼吸輕細地貼覆著,他的世界彷彿在這一刻被縮小成了最精緻的形貌,剛睡醒的感官、神經和細胞所能接收、感受到的,不多不少,剛剛好就是懷裡這個人的全部。

  看著里維熟睡的樣子,艾爾文輕緩地用指腹摩娑過里維的臉頰和眉眼,像在確認什麼、又像在回憶什麼。

  這樣的光景,他曾經以為不會再有了。

  兵團裡的生活一向規律而緊湊,接下團長的位子之後,他更是把僅有的休息時間都留給了工作,能像這樣不管時間、不管工作、只是兩個人待在一起的機會,少之又少、或者說幾乎沒有。就算難得相擁而眠,也是依循彼此的生理時鐘,在固定的時間起床、然後各歸各位,連在床上多待一秒都顯得奢侈,更何況是留給彼此一點溫存。

  他們從未針對這樣的關係、生活談過什麼,只是理所當然地度過每一天,直到牆內的混亂情況讓這一點僅有的日常都消逝殆盡,他們也不曾緬懷、說過什麼。

  但是,每一種情感和關係都注定擁有一些意義,愛情也是。

  那些看似灑脫的愛情,往往都是最放不下、忘不掉的。後來他才明白,蟄伏壓抑了太久的情感洶湧、翻騰起來,是足以掏空一切、讓人一夕間就一無所有的。

  他記得有一次,他和Mark一起到國外出差,那時Mark還是單身、閒來無事就喜歡往酒館、夜店之類的地方跑,有時還會半勸說半強迫地拉著他同行,那次出差也不例外,Mark一逮到空檔就拽著他到當地的酒館去喝酒,還說搞不好會有豔遇。但他一向對那種地方沒有興趣,每次都只是默默坐在一旁喝酒,順便盯著到處穿梭聊天的Mark、讓他不至於喝到不醒人事。儘管偶爾會有人來跟他搭話,但他也只是禮貌性地回幾句話,從沒真心理會過誰。

  然後那一天、在接近深夜的時候,有點醉意的Mark慢步走回他身邊,倚著桌緣、用手中的酒杯輕輕撞了下他掌中的杯子,「你啊,就像個把自己關在籠子裡的人,明明握著鑰匙、卻自己把鑰匙丟到籠子外撿不到的地方,而且還是那種身在外頭的人也不容易撿到的位置。我不知道你以前發生過什麼,也不知道你怎麼想這件事,但一直不讓別人對你好,值得嗎?」

  這麼對他說的Mark,眼神有些迷離,但語句裡直白的關心卻讓艾爾文忍不住挪開視線、對著杯中殘存的酒液沉默下來。

  Mark那一晚的有感而發最終不了了之,隔天他酒醒了之後也沒再提起這個話題,或許是長年合作所累積出的默契,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讓時間去淹沒那收不了尾的問句。可是,當他和里維在傢具店相遇後,他就知道那些話一直都像根刺、插在他心底,會痛的時候怎麼樣都閃躲、逃避不了。

  感覺到懷裡的人稍稍挪動了身體、將額頭抵上他的胸口,艾爾文的思緒便從遙遠的回憶回歸現實。看著里維雖然半睜著眼、卻明顯還沒睡醒的樣子,艾爾文也不急著立刻叫醒對方,他只是伸手輕輕撫摸里維的後頸,然後在里維本能地仰起頭的時候,在他的鼻樑、鼻尖和嘴唇留下細碎的親吻。

  他從來就沒有把籠子的鑰匙弄丟,只是把唯一的鑰匙交給了里維,所以他無法離開、從夢裡到現實都無法再愛上其他人。那些不能愛、不應該愛、無法擁有愛的理由,到了這輩子,就像是一條條的咒語,要他連著記憶裡那些無法忘懷和捨棄的犧牲、鮮血一起償還。

  而里維和他一樣。

  但在他眼底,里維卻不該走進他的籠子裡、和他一起背負那些最沉重的疼痛和責任。

  「……你一大早皺什麼眉。」

  被里維用手輕彈了下額頭後,艾爾文搖了搖頭、笑著抓握住對方的手指,「沒事。」

  看著里維欲言又止的樣子,艾爾文收緊了手臂、把對方抱了個滿懷,接著他就聽見里維在他耳邊低聲說著:「你是不是又在想什麼莫名其妙的事……」

  近在耳畔的嗓音讓艾爾文沉默了片刻,才搖搖頭、對里維說:「沒事,我去弄早餐。」

  看著艾爾文說完後就起身、下了床,里維雖然對那句沒事心存疑慮,卻沒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對方換上衣服、離開房間,然後才緩緩從床上坐起身。

  艾爾文還是他記憶中的那個艾爾文。

  走下床、來到衣櫃前的里維在心裡這麼想著。微笑的弧度、若有所思的表情、太過深邃的眼神、習慣擱在心裡的事情,全都如出一轍,彷彿太過漫長的時間軸線從沒帶走什麼,彷彿與過去截然不同的生活、在快速和匆忙之間也有無法沖刷抹去的事物。

  他們都還是他們。

  里維伸手從衣櫃裡取出乾淨的襯衫、套在身上,不合身的衣服鬆垮垮地掛在肩膀上,下擺若隱若現地遮著大腿、在行走間輕柔晃蕩,但里維卻不以為意,只是伸手將過長的袖子捲上手肘,然後拿起擱在椅背上的衣物走到洗衣間,把必須手洗的衣服先用洗衣精泡著、剩下的則丟進洗衣機裡清洗。

  處理完手邊的工作後,里維緩步穿過走廊、踏進灑著柔和晨光的廚房。開放式的廚房正對著一整面的窗戶,得以在開闊的視野中迎入明亮的光線,打亮以白色為基底的櫃子和流理臺、以及正在電磁爐前烹煮料理的身影。誘人品嚐的食物香氣輕輕淡淡地散在空氣裡,遠遠地就勾住了里維的注意力,讓他忍不住走到艾爾文身邊。

  瞄了一眼鍋中的湯品後,里維轉身從架子上取下玻璃杯、替自己倒了半杯水,「我把衣服拿去洗了。」

  「嗯……」艾爾文在抬眼看向里維的那一瞬間愣了一下,而後他伸手順了順里維的領子、替對方調整了下寬鬆的領口,「我該說受寵若驚嗎?」

  里維好整以暇地喝著水,然後順著艾爾文將他攬進懷裡的動作、輕輕靠上對方的胸口,「調味了嗎?」

  「嗯,」艾爾文拿著湯瓢、小心地在碟子裡盛了一點湯,「嚐嚐味道?」

  溫暖的香氣順著遞到眼前的瓷碟撲鼻而來,不特別卻又帶點陌生的氣味,讓里維緩緩擱下了水杯、接過碟子,將冒著蒸騰熱氣的容器湊近唇邊,「嗯……」

  「如何?因為一個人住的關係,我很少下廚,希望味道沒有太糟。」

  艾爾文一邊說著,一邊從上方的櫃子裡拿出煎鍋、擱在另一個爐子上,但直到他做好前置工作、準備從一旁的冰箱裡取出其他食材為止,里維都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把碟子放回流理臺。這太過安靜的反應讓艾爾文忍不住停動作、輕輕喊了對方一聲:「里維?」

  「……很好喝。」

  「嗯?」

  發現艾爾文似乎沒聽清他的話後,里維隨即改了口:「還可以。」

  「……是嗎?那就好。」那一刻,艾爾文勾起唇角、收緊了摟在對方腰間的手,默默把里維口是心非之前的稱讚收進心裡,「對了,我剛剛收到一封e-mail……」

  艾爾文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在屏幕上滑了幾下,然後將手機遞到里維面前,「上頭要我負責帶一個剛進公司的新人。」

  映入眼中的信件內容讓里維一瞬間愣住了。

  好像,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從出發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只能停在艾爾文.史密斯這個人眼前,在失去自由的同時明白自由的甜美。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里維。」

  聽著貼附在耳邊的嗓音,里維回過頭、迎上對方的視線,「我等著。」

  他不知道,他還是他、他們都還是他們,到底是好是壞,可是在這一刻,在這個記憶中難以擁有的平靜時刻裡,他卻對自己所不相信的命運和緣分懷抱著感謝。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久別重逢已經是一種奢求。






 -To be continued-




希望我下次更新就是順利在團長生日的時候貼生賀踩線ww(許願)
另外在7.5的章節裡補了一點我塞不太進去主線的事情,順便讓團兵放閃(打滾)
好期待下個月的巨人啊(望眼欲穿)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