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 C+V



※閱讀注意事項

*此故事為轉生PARO,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比較像是一半原作衍生、一半轉生PARO,彼此交錯進行的感覺。
*只是想用這個故事來傳達一些想說的話和團兵之間的情感拉扯,所以沒有設定轉生的細節,如果很在意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往下拉。
*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清新的故事,但最後失敗了,所以故事應該不清新(痛哭)大家自行斟酌。

※2015.02.16追記
*將內容更新為修稿後版本


以上,如果都沒有問題、可以接受,請下拉。






-關 於 複 製 貼 上 這 件 小 事 06-




  初次到訪的東京,是由寂寞填充而成的。




  那一年,22歲的里維,初生之犢不畏虎,只用一張機票和一場面試就擊退了上千名應屆畢業生,把對社會新鮮人來說絕對稱得上可觀的薪水和一只工作合約安穩地收進掌心。一切都順遂得令人羨慕,在難掩焦慮、努力在各場面試中奔波求生的待職者眼中,擺在里維眼前的,除了大好前途之外,還是只有大好前途。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只是第一步,微小得也許幾乎不可見的第一步。




  從朦朧模糊的睡眠中掙脫而出的里維,眨著乾澀的眼、按著額際緩緩坐起身,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更確切地說,是他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思緒像是翻不到頭、尋不到尾的一團毛線,唯有昏沉、蜇伏著疼痛的腦袋鮮明地壓迫著他的感官,讓他在床上坐了好一陣子才緩慢地向床頭伸出手、抓起自己的手機。

  點亮深黑色的螢幕、確認過時間後,里維解開螢幕上的手機鎖、點開了手機的網路。手指在屏幕上來回翻過信箱、新聞和幾個網站,但他的視線卻沒有真的停駐在哪個字或哪張圖上,只有網頁上紛雜卻沒有溫度的色彩短暫地自眼中閃過,最後,里維一口氣關上了在不知不覺間累積堆疊起來的20多個視窗、留下了靜待指令的Google首頁。

  仍被疲倦所佔據的眼眸在空白的搜尋欄上停頓了片刻,然後纖細的指節點開了鍵盤、在框線裡打上了錄取自己的那家公司和……Erwin Smith。

  6:08 p.m.,他想找的那個人在某場記者會中留下的身影,在越過了0.28秒的距離後、清晰地映入他的眼底。

  意外、巧合、命運,也許世界上還有更多詞彙可以用來形容他和這則新聞的相遇,但幾年前無意間搜尋到這篇報導的他,卻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這個。那時候,夜夜都被相同的夢境所糾纏的他,滿心滿腦只容得下一個無解的問題:那個不知從何時起開始反覆出現的荒唐夢境究竟是什麼?如果那只是夢,為什麼那個在夢裡和他並肩走過無數道路、分享過許多夜晚與秘密、一次又一次在絕望中掙扎前行的男人會走出夢境、和他一樣活著、呼吸著。

  夢境彷彿被剝開了小小的缺口,那些壓得最深、痛得最沉默的情感輕緩地流瀉而出,被塵封的那句「想見你」在渴望從失眠的夜裡掙脫、叛逃的心口找到了位置,親密地依靠著最柔軟卻也最脆弱的心臟。

  明亮的螢幕帶著至今仍未得到解答的疑惑,在里維的沉默中逐漸黯淡、最終歸於黑暗,房間裡依舊靜得不可思議,直到突兀的抽氣聲劃開了沉悶的空氣、引著里維的手指勾過床頭的小玻璃瓶,僵持不下的氣氛才尋到了出口。

  在止痛藥混著水滑入喉嚨後,里維按著頭、下了床,赤腳踏過乾淨得一塵不染的地板。




  在調查兵團,士兵們的生命價值是有先後順序、輕重緩急的,而明知這一點,卻還是走到一起的愚蠢軍隊,就是我們調查兵團了。




  「嘖……」

  真實得像是他曾擁有過、經歷過的一切,從他發現Erwin Smith和他一樣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後,就肆無忌憚、張狂放肆地包圍住他的全部,像在侵蝕他、又像在將錯位的骨骼硬生生地推回原位,痛得他撕心裂肺,卻又無法阻止全身上下的細胞和神經沉浸在那些情境裡,不可自拔、心醉神迷。

  沒能實現的、想要相信的、注定失去的、說不出口的、不願放手的,都在那裡。

  里維握緊了手、用力地朝牆上落下一拳,但預期的撞擊聲卻在響起的同時帶來了清脆的手機鈴聲,不合時宜得讓里維在皺起眉之後鬆了口氣。

  清晰悅耳的女聲自電話裡傳來,里維靠在牆邊、靜靜地聽著對方說話,然後他的視線隨著話題瞥過房間角落的空位──搬來這裡之後,他就一直想要在那裡擺張桌子。

  「我現在過去一趟,你們最好能給我一個滿意的解決方案。」




  打電話給里維的,是他昨天碰巧經過、並留下了訂單的傢具店,那裡距離里維的租屋處並不遠,走過幾個街區就能看見店面的招牌。里維在整理好自己的衣著後,便抓起手機、皮夾和鑰匙出了門。11月底的東京街頭,已經能看見許多聖誕燈飾,商店的玻璃櫥窗和行道樹上,明亮耀眼的光點串連成不同的圖像與光景,有的攀著枝葉、玻璃蜿蜒而上,有的則以樹幹為中心圍出近似高腳玻璃杯的造型、在街上豎起一整排閃亮奪目的巨型杯子。以夜景聞名的六本木則已經在芝生廣場點亮了一片佔地兩千平方米的聖誕燈海,遍地燈光會隨著音樂的節奏律動、變換,宛如摘下了無垠宇宙中的一隅、短暫投影出數千光年的美夢。

  美麗的燈火在這一刻的東京,俯拾即是。

  里維穿過綿延的光點和來往的行人,在熱鬧的街角越過筆直延伸的斑馬線,向著傢具店的所在地而去。約莫十分鐘後,里維在緩下腳步的同時、按開了傢具店的自動門按鈕,接著他就在踏進店裡的那一刻,和不知在店門口等了多久的店經理、女店員對上視線。




  站在自己看上的那張木桌子旁、聽著經理和女店員你一言我一語地向他道歉、解釋,里維挑著眉、突然覺得不久前才剛生效的止痛藥好像瞬間退去了大半。

  「世界上哪有這麼巧的事……」里維逕自呢喃著。

  兩件訂單的成立時間可以精準到連幾分幾秒都毫無誤差、完全相同,這種事情真的可能存在嗎?他都不禁要懷疑整件事情背後是不是有什麼內幕。可是看著經理帶著昨天接待他的店員鞠躬道歉的樣子,他又覺得與其想這些,不如在焦點被模糊掉之前,先好好爭取自己的權益再說。

  「我不懂,既然沒辦法查出訂單上的『秒』到底是四捨五入還是無條件捨去,讓這種莫名其妙的訂單成立的你們,不就應該搬出兩張桌子來嗎?為什麼是下訂的人必須去承擔損失。」

  聽見他的話,經理隨即抬起頭、繼續說:「真的很抱歉,如果可以我們也非常想這麼做,不過這張桌子推出的時候量就很少了,現在又是停產的狀態,所以拿出第二張桌子這件事真的有困難,還請您諒解,我們會盡力做出補償的。」

  「……提出看似豐厚的補償,然後把協調的工作交給客人,讓客人來分散焦點,挺高明的手法不是嗎?」

  「啊、史密斯先生……」

  里維還想繼續說下去,但突然自不遠處傳來的叫喚卻不偏不倚地接上他的問句、硬生生中斷了他的話,「史密斯……」

  里維僵了一下,即使知道那並不是什麼少見的姓氏,他卻還是下意識地停頓了一秒、然後回過頭。

  清澈又深邃的藍一瞬間朝他襲捲而來,奪走了他的呼吸,然後在下一刻給了他足以填滿、燙傷胸口的氧氣。他像被剝奪了言語和反應的能力,只能在對方的視線裡將眼眸中的情緒和秘密傾倒而出、任由眼前的男人盡數搜刮而去。

  「里維……」

  夢境裡的聲音不絕於耳,在耳邊亂成一片,最後與現實世界的嗓音相接,收束成一道音軌,積壓了許多年的疑惑和內心的騷動頃刻間就得到了釋放。

  「艾爾文……」

  自他唇邊溢出的呢喃,讓男人輕輕笑了起來,嘴角勾起的弧度一如他所熟悉的那些片段,然後一張名片就帶著殘留的手心溫度壓進了他的掌心,不容拒絕、不顧一切。

  「我等一下還有事,本來就只是想先來看看情況而已,所以現在大概不是敘舊的好時間。里維,那張桌子的事我不打算讓步,我想你也是,想把它帶回家的話,就來找我吧。」

  留下名片後,男人伸手揉亂了他的頭髮、轉身揚長而去。




  初次到訪的東京,是由寂寞填充而成的,但他手中輕薄的名片卻填滿了他的掌心。

  不大不小,剛剛好就是一份尋回生命的記憶。


  ***


  小小地打了個呵欠之後,趴在榻榻米上的里維繼續俐落地滑著筆電的滑鼠板,快速翻看過資料的最後幾頁,接著他點開另一個視窗,把內容濃縮精簡為幾句話、打入筆記的最後一行。以句點作結後,里維往上翻了幾頁、稍微確認了一下筆記內容和標註的重點,然後他伸手戳了戳身旁的男人,讓專注在看另一份資料的男人回過頭。

  「幫你把廢話省略了,直接看重點。」

  艾爾文接過里維向他遞來的筆電、視線快速地瀏覽起整理好的摘要,「里維,你覺得遠藤為什麼會回來?」

  里維瞄了對方的側臉一眼,自螢幕上穿透而出的冷光靜靜地映在他眼底,那樣專注的眼神里維並不陌生,暫時收起獠牙、靜待時機的狩獵者總是用這樣的視線在捕捉獵物的動靜。

  「……可以讓一直不願歸國、甚至連和日本有關的工作都全數推掉的人突然回來的理由,」里維從榻榻米上坐起身、向後靠上矮圓桌的邊緣,「不是這裡有他迫切想得到的東西,就是存在著他怎麼樣都放不下的事情。」

  艾爾文露出淺笑、將手中輕薄的筆電輕輕擱在桌子的空位上,隨後繼續在自己的電腦上敲擊出清脆的打字聲。看著艾爾文的微笑,里維若有所思地垂下視線、轉身趴靠上桌面。

  「你打算怎麼辦?顯然我們的合作案絕對不是會讓他茶不思飯不想的事情。」

  「遠藤這次回國雖然是私人行程,但有辦法掌握到消息的,絕對不止我們。儘管只要能見到本人,事情會怎麼發展很難說,但該做的準備一件都不能少。」

  「嗯……」

  里維抬眼看了看對方正在整理的企劃書,字裡行間有對方一貫的俐落和細膩。

  儘管這件案子一開始就困難重重、還沒接手就陷入幾乎看不見未來的狀態,艾爾文還是認真準備了不同思考方向的企劃書來應對。只是自從公司其他組的企劃案被遠藤的秘書退回來之後,接手的他們所寄出的信就像石沉大海一樣,只能偶爾得到「不好意思,遠藤老師因為工作規劃的關係,目前沒有在日本發展的打算,十分感謝您的來信,希望未來能有機會與您合作」這樣的回應。就算現在有機會直接面對本人,但什麼樣的企劃書才足以去面對多次在國際展覽和獎項中拿下好成績的新銳家具設計師──遠藤?

  里維還沒理出頭緒,溫暖的掌心就貼上他的後頸、輕輕摩娑起來,「去睡吧。」

  頸子上不輕不重的力道和流轉在身邊的低喃,讓里維用手撐起上半身、轉頭對上艾爾文不知從何時起自螢幕上挪開的視線。淡黃的燈光中,沉靜的湛藍色似曾相識,很久以前,也有一雙這樣的眼眸曾經孤注一擲地為自己所相信的、想守護的傾注所有色彩。

  「這或許是最後的機會。」

  「嗯,我知道。」艾爾文從一旁拿來便條紙和筆,隨手在紙上寫下幾行字,而後撕下白紙、遞到里維手中,「明天幫我個忙。」

  紙上的指令簡單明瞭,里維瞥了一眼就將它握進了掌心,「我知道了。」

  「……工作結束之後,把沒說完的都說完吧。」

  方才在脖頸上流連的指節輕緩地拂過額際和臉頰,勾起某些熟悉的畫面與現實重疊,里維欲言又止,最終只是放任那些參雜了太多色彩而混雜成一片灰的回憶沉入腦海。腦袋昏沉沉的,讓他忍不住轉頭趴伏在桌面上,將臉頰埋入手臂之間,靜靜地聽著規律的打字聲再度響起。

  想說的話,一直都是一樣的,只是永遠找不到好的時機和方法讓它變得更簡短、容易傳達。世界上的語言、詞彙何其多,但人跟人之間永遠都有模糊曖昧得無法單用語句界定的部分。越是在意、相信一個人,就越會發現再精巧繁複的詞彙都能被輕易瓦解、失去作用。

  待在艾爾文的身邊越久,他想要的就越單純,明明世界如此複雜難解,想得到的卻在時間的累積推移中逐漸化繁為簡。

  里維輕輕吐了口氣、闔上眼,想著停滯不前的案子可以圓滿收場、沒有遺憾就好。






-To be continued-




不知道會不會是開學前最後一次更新XD 不過我很努力在推稿子進度就是了XD 希望開學前最少可以寫到08~ 不過以我最近慢慢磨、慢慢修的狀態我還蠻擔心的(躺)

之前和桃子太太聊天的時候,太太做了這個真是太可愛了,決定來放一下↓

Ctrl C+V_2

那時候我們在聊如果在小事的背景下,大家使用估狗搜尋彼此會是什麼情況XD 我們一致認為韓吉絕對是最先用估狗去搜尋大家的人wwwww 至於團兵互搜的話,大概就是會看見艾爾文的豐功偉業、以及很多里維的同人本(喂)真心覺得團長看到這個會嚇壞啊wwwww

最後謝謝透過各式各樣的平台跟我分享各種感想的大家,每次收到大家的感想都很開心又滿足,覺得能讓這個故事和大家相遇真的太好了,謝謝大家的期待和喜歡!!!雖然開學之後大概會忙到昏天暗地,但可以的話,會努力繼續推著小事的進度往前走的~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