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 C+V



※閱讀注意事項

*此故事為轉生PARO,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比較像是一半原作衍生、一半轉生PARO,彼此交錯進行的感覺。
*只是想用這個故事來傳達一些想說的話和團兵之間的情感拉扯,所以沒有設定轉生的細節,如果很在意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往下拉。
*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清新的故事,但最後失敗了,所以故事應該不清新(痛哭)大家自行斟酌。

※2015.02.16追記
*將內容更新為修稿後版本


以上,如果都沒有問題、可以接受,請下拉。




-關 於 複 製 貼 上 這 件 小 事 03-




  韓吉說,有一陣子調查兵團很常收到寄給艾爾文的信。那是艾爾文還是分隊長、而他也還沒進入調查兵團時的事。

  從字跡和寄件人的地址很容易就能得知那是同一個人寄的信,一開始誰都沒有想太多,只是很自然地把信轉交到艾爾文手中。然後日子一天翻過一天,壁外調查繼續進行著,信件也仍舊帶著艾爾文.史密斯的名字一封一封地從遠方寄到兵團。

  直到有一天,韓吉無意間在垃圾桶裡瞥見了那一封封從未拆封過的信。韓吉說他那時覺得很疑惑,還以為那是兵團偶爾會收到的惡意恐嚇信,於是便抓著剛巧經過的米可問了起來。一開始米可不太搭理他,但最後不知是覺得煩了、還是認為告訴他沒關係,才把那些信的事告訴了他。米可說,那是從艾爾文的老家寄來的。

  這個回答,讓他突然有種霧裡看花的感覺,既然是家裡寄來的,為什麼看也不看就扔到了垃圾桶裡?莫非艾爾文跟家裡有什麼過節?

  儘管他的問題並沒有完全解決,但他多少感覺得到這件事或許並不適合追根究柢,於是他便繼續去忙自己的事、當作自己從來沒發現過這件事。

  可是命運有時候是很奇妙的事,如此說著的韓吉,臉上浮現出些許無奈。

  那一天,那個人來到兵團根據地的時候,天色就像他們現在所看見的一樣,夕照的橙紅染滿了天際,些許紫紅色在雲朵的邊緣攀爬、暈染。一個氣喘吁吁、看起來疲憊不堪的男人,手中緊握著皺巴巴的信封,也不管喘氣聲是否模糊了自己的話語,只是拚了命地對守門的士兵聲嘶力竭地說著話。那時候韓吉說他剛好經過門邊,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士兵半推半拉地請去幫忙。

  男人說他是史密斯家的鄰居,受人所託帶了信來這裡,想親自把信交到艾爾文手中。

  聽完男人的話,韓吉便對男人說,艾爾文現在剛好出去辦事,他可以代為轉交信件。畢竟這裡是軍隊設施,讓來路不明、難以確認身分的人出入,不符合規矩、也有風險。

  男人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將信交到了韓吉手中,然後用那虛弱、被黑眼圈框著的眼眸死命地盯著韓吉:「請他一定要回信,就算只是回信也好,拜託。」

  看著那幾乎要枯竭卻依舊執著的表情,韓吉說,他突然間就明白了,一個人再怎麼孤獨、寂寞,也終究是由無數的因果線串聯而成的,那之中有恨、有愛,然後人才終於成了人。

  說艾爾文不在是騙人的,那只是他想打發男人的理由,但看著手中那封佈滿皺褶的信,韓吉卻沒有把信連著男人一起打發掉的念頭。看著上頭的字跡,雖然有些顫抖,但他一眼就認出了寄件人是誰,這是從艾爾文的老家送來的信,男人並沒有說謊。可是如果是這樣,那麼艾爾文就不會看,這封信的命運也會和過去那些信件所擁有的一樣。

  韓吉說艾爾文看或不看根本不關他的事,但那時候他還是拆開了那封信。


  ***


  「我在京都住了大半輩子了,像今年這麼熱的天氣,還是第一次。」

  櫃台邊,頭髮半白的民宿老闆還在和艾爾文聊天,里維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隨意地翻著艾爾文製作的行程表,但來回翻了幾次,里維卻連一個字都沒看進去。

  「對了,你知道YASAKA TAXI嗎?」

  「YASAKA……啊、那個很有名的京都計程車公司?」艾爾文問道。

  「對、對,那你知道有四葉幸運草的計程車嗎?」

  民宿老闆的聲音開朗而明亮,但對心不在焉的里維來說,再明晰的嗓音聽起來都很模糊。手上的紙張在連續幾天的行程中磨出了毛邊,原先銳利的邊角只在指尖留下柔軟的觸感,似乎再用力也留不下傷痕。

  還剩下幾天?

  里維將行程表翻回艾爾文摺起來的那一頁,上頭有一張地圖,地圖上標示著東山三条這一站的公車站牌位置,以及地鐵東山站,而在地鐵站的下方,筆直的街道上,一顆用紅筆畫出的星號正安靜而突兀地存在於其上,那是他們現在的所在位置,這趟旅程中的短暫歸所。

  無論去到多遠,他們終究會回來的地方。而在每一天的行程裡,艾爾文都不厭其煩地放上了這張標著星號的地圖。四周什麼附加文字都沒有,但卻把什麼都說了。

  「里維?」

  在艾爾文結束和老闆的閒聊、走到他身邊的時候,里維伸手將行程表塞到對方手中,而後便握著房間鑰匙走上民宿的樓梯。

  里維的神情和過去幾天沒什麼不同,淡淡的、有時候會皺眉,民宿老闆一開始還會偷偷拉著他問你的旅伴是不是在生氣,但後來也見怪不怪了,甚至還會跟里維攀談幾句、說些無關緊要的話。但只有艾爾文知道,只有和里維走過了漫漫長路的他知道在那樣的表情裡,存在著某些從不願輕易示人的情緒和秘密。

  而他知道,里維也很清楚他心裡在想什麼,但他們現在光是要持平現況就耗費了大半精神,誰都不想稍有不慎、讓眼前脆弱的平衡歪斜、扭曲。他覺得這一切可笑異常,到底為什麼他們要把力氣花在僵持不下這件事上。

  艾爾文走進房間裡時,里維正從行李箱裡拿出換洗衣物,里維並沒有看他,只是在闔上行李箱的時候、轉頭把鑰匙拋給了他。

  「那時候,」看著里維站起身、向著門邊走來的身影,艾爾文開了口:「各自行動之後,憲兵團因為利布斯被殺而來找我。」

  「我去洗澡。」里維沒有回應艾爾文的話,只是平靜地告知對方自己要去做什麼。

  「跟憲兵團一起離開之後,我……」

  「夠了。」見艾爾文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里維在經過對方身邊的時候,抬頭瞪了對方一眼,毫不猶豫地撞進那同樣不打算退縮的眼神裡。

  「不夠。」

  艾爾文伸手扣住里維的手腕,在關上門的同時,一把將里維往房間裡扯,然後在誰也不打算認輸、放水的扭打之中,把里維推壓在早上才舖疊整理好的床舖上。

  發現自己短時間內難以從對方手中掙脫後,里維握緊了手、冷冷地說了一句:「你信不信我會殺了你。」

  「……信。」

  艾爾文低下頭、吻上了里維的唇,那脫去束縛的蠻橫、執著,一下子就在里維的反抗中化作妖豔盛放的鮮血,染紅了他和他的唇瓣。

  那樣的吻,就像被毫無防備地壓入深海中一樣。

  水中不存在方向,聲音和光線也無法在深層的海流中安然生存,一切好像都在沒收與侵蝕中流逝,一頭栽進去,被需索、被剝奪、被擁有,好像就失去了自我,里維幾乎以為自己要忘卻呼吸的本能。

  為什麼要呼吸,為什麼要掙扎,為什麼痛卻還是緊抓不放、不願放手?

  被死命地壓在床上親吻時,里維在那呲牙裂嘴的疼痛中抬起手、用同樣強烈的力道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像要還以顏色、又像是一種許諾。

  大不了,就是一起溺死而已。






-To be continued-




我上次連兩天更新是什麼時候的事啊wwwww 團兵的力量果然很偉大XD 不過應該是無法連三了(拭淚)因為接下來要去忙點事、加上場次快到了ww

來說說寫到這裡的一點感想,在寫原作向的時候,壓抑歸壓抑,但真的要比的話,轉生PARO的這種走向其實是我比較害怕的,就是一種走錯一步就會萬劫不復的感覺(這樣說其實原作也是,但我覺得原作已經那樣了←哪樣啦XD)但因為是團兵,所以我覺得即使是面臨這樣的現況、他們也是會放手一搏的T^T

最後,依舊歡迎大家告訴我各式各樣的感想~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