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 C+V



※閱讀注意事項

*此故事為轉生PARO,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比較像是一半原作衍生、一半轉生PARO,彼此交錯進行的感覺。
*只是想用這個故事來傳達一些想說的話和團兵之間的情感拉扯,所以沒有設定轉生的細節,如果很在意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往下拉。
*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清新的故事,但最後失敗了,所以故事應該不清新(痛哭)大家自行斟酌。

※2015.02.16追記
*將內容更新為修稿後版本


以上,如果都沒有問題、可以接受,請下拉。




-關 於 複 製 貼 上 這 件 小 事 02-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艾魯多的妻子。

  韓吉還在他耳邊口沫橫飛地說著,語氣裡的興奮完全藏不住,明明提案被艾爾文駁回了很多次、他也始終沒有答應要幫他說服艾爾文,但只要一提到巨人或者能進一步研究的部分,韓吉的口氣、眼神就像蒐羅了漫天星辰,世界上最深奧難解的秘密和未來彷彿都在其中。

  「所以說啊……」

  里維伸手推開韓吉湊過來的臉龐,定定地看著正在大門口和艾魯多說話的年輕女子。女子有著一頭柔順的褐色長髮,臉上的笑容輕淺柔軟,看著艾魯多的眼眸盈滿了笑意,兩人確切在說些什麼,隔著一段距離的里維聽不清楚,不過那樣的氛圍卻給人一種說什麼都無所謂、不重要的感覺,平靜得好像連他耳邊亂哄哄的噪音都減弱了不少。

  「我說里維,你有沒有在聽……」

  「很吵。」里維瞪了韓吉一眼、盡責地給了最後一次警告。

  不遠處,艾魯多和妻子的談話似乎已經告一段落,年輕女子轉身對里維點了個頭,而艾魯多則是抬手揮了揮、說道:「兵長,那我回家一趟,休假結束就回來。」

  里維隨口應了一聲、便轉身離去,順道把韓吉那依舊不願放棄的身影和嗓音一併帶了去。

  「我說,」走了一段路後,里維側頭看了韓吉一眼,「不是休假嗎?你不回家?」

  「忙完就回去,吶、聽我說。」

  「你剛已經說很久了。」

  「咦?什麼嘛、原來你有在聽。」韓吉笑嘻嘻地走到里維身前,像是被那句話勾起了更大的興致,但他才剛停下腳步,里維就趁隙從他身邊繞過、繼續往前走,「沒有,你怎麼會覺得我有認真聽。」

  「你從現在開始認真聽也不算晚。」韓吉轉身追上里維、繼續和對方並肩而行。

  「你應該知道艾爾文的個性,一旦決定要怎麼做就不會改變。」

  「我知道啦,只是……」

  在比平常還要安靜許多的長廊上,韓吉難得地頓了一下,靜默短暫地在空氣中飄浮徘徊,烘托著兩人的腳步聲。染紅天際的夕陽斜斜地照進室內,窗櫺的影子沿著走廊一路延伸,無意卻精準地框住了身在其中的他們。

  「說起來,你和艾爾文某些地方蠻像的。」

  里維轉頭看向韓吉、眉頭微皺,接著他就聽見韓吉用一種難以分辨出情緒的語氣說道:「你之前不是問我艾爾文到底有沒有回過家嗎?那時我說不知道,但我想是沒有,從我認識他以來就沒有看過他回去。目送他拿著簡單的行李回家幾天,那是連米可都沒有見過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有人有家歸不得、有人無家可歸,也有人假裝自己沒有家──那時韓吉是這麼說的。

  一直以來,除非工作或者必要,他都沒有打探別人過去的興趣。可是在那個大多數士兵都因為休假而離開、只留下部分值班士兵的寧靜空間裡,他卻沒有打斷韓吉或離開那裡的打算,他從不覺得韓吉是個好的敘事者,但這一次,他卻連一點煩躁都沒有感受到。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慶幸、還是任由心中某種難以言說的情感繼續蔓延,韓吉口中的艾爾文,是他所熟悉的,一舉一動都不讓他意外。

  把殘忍與溫柔彼此交錯雜揉,失去了它們最初的形貌,讓自己矛盾扭曲又可笑異常。

  有時候他會想,一個人活得面目全非,到底是因為他愛得太深,還是因為從很久遠的某一個時刻開始,他就脫去了一切、孑然一身。


  ***


  艾爾文的手機裡沒有任何遊戲,除了必要的APP程式以外,什麼也沒有,無聊、無趣卻又無法割捨。艾爾文說這樣沒什麼不好,不太耗電、不需要行動電源,空蕩蕩的記憶體可以在需要的時候存重要的文件。但他其實走到哪裡都會帶著他的隨身碟,手機裡用GB來計算的空間大概也不會有一展所長的時候。

  里維趴在榻榻米上,手指隨意在螢幕上滑動著,看著那些大概真的會數十年如一日的圖示,然後他伸手拉了拉艾爾文的袖子,在對方轉過身看向他的時候,按下了螢幕上的圓形按鈕。

  2.82MB,兩個人、一張照片,幫手機找點事做,他偶爾也會有想日行一善的念頭。

  還不賴──里維描了一眼螢幕上的照片、伸手將手機遞給艾爾文,「還你。」

  艾爾文笑著接下手機,卻沒有多看螢幕一眼,只是把轉回黑屏的手機收進口袋裡。黑亮的屏幕短暫地閃過灑落在迴廊上的天光,隨後空下來的掌心輕輕揉了揉他的頭髮,「我去走走。」

  里維擺了擺手、翻過身,在偌大的榻榻米上尋了個位子躺下,將艾爾文隱沒在榻榻米間的腳步聲拋在了身後,任由其遠去。

  艾爾文喜歡去一般觀光客不會去的地方,也喜歡走位於市區、卻遠離塵囂的道路。

  那不代表艾爾文特立獨行、從不去熱門景點,只是當他們兩個成為這個早上智積院唯二的訪客時,那沒有其他人打擾、獨佔了整個庭園、流水與山石的感覺卻讓他多少可以明白艾爾文在安排行程時的小小執著。儘管有時候他並不完全懂得艾爾文在看些什麼,可是……

  夏日的艷陽被木造建築阻隔在外,兩隻蜻蜓乘著庭院裡、迴廊上的涼爽微風滑翔而過,最後在池面來回盤旋。里維緩緩坐起身,看著越過花季之後、僅存一片翠綠的院子。四周誰都沒有,蟬聲隱約可聞,名勝庭園的空寂容納了他的身軀,卻沒解去他腦中的千絲萬縷,放不下的,即使走進了不可解的下一段人生,也終究沒能放下。

  里維站起身,沿著名勝庭園裡的標示、踏過艾爾文方才走過的迴廊。

  繞著庭園走了一大圈後,里維最後在名勝庭園入口處的隔間前找到了艾爾文。那一刻,男人正靜靜地凝視著鑲嵌於其中的障壁畫,彷彿想從細緻的工藝、勾畫中掘出什麼。位於隔間入口處的矮小立板上,墨黑色的字體寫下了隔間的名字──不二之間。

  「真是個好名字。」男人在他走到身邊的時候開了口,引著他的視線看向那金碧輝煌的障壁畫,低沉的聲線停頓了幾秒,然後在他耳畔擰出了壓抑而掙扎的語調:「有時候我會想,這到底是懲罰,還是上輩子根本就沒有真的放下什麼,所以這輩子才擁有了不該有的。」

  里維垂下眼、看向另一塊解說的立牌──不二代表了唯一,意味世界上不存在重複的事物。但也是在說,萬事萬物最終都將歸於一,就算是破壞和創造這樣極端的概念,終究也只是一件事的兩種面向而已。

  「可是我們相遇了。」艾爾文繼續說。

  「……所以?」里維轉頭看向艾爾文,眉眼之間隱隱壓著怒氣,「那些必須做的、不得已而做的事情,我從來就沒有比你少做。」

  命運從來沒有那麼複雜,要淹沒一個人、玩弄一個人,永遠都很直白。而有些傷痛是裡外都鑲著刺的荊棘,無論得到再多的安慰或無視都會覺得痛。這對身處其中的人來說,都是一樣的,沒有誰能夠幸免於難。

  「我寧願那些記憶就是詛咒、就是懲罰。」

  無論那到底會讓他們更像自己,或者更像兩個不知道該怎麼歸類、理解的個體。

  「不要擅自決定我的想法。」

  「里維。」

  在里維打算轉身離開的瞬間,艾爾文伸手抓握住他的手腕,硬是在掙動、拉扯中把他留了下來。看著眼前的身影最終放棄了掙扎,艾爾文輕輕拉過對方放鬆下來的手掌,把里維瘦削的肩和低垂的頭擁入了懷中。

  他其實很想放走里維,但他做不到,既希望對方不再和自己一同分擔責任與痛楚,卻又希望對方能和自己一起在沒有盡頭與出口的傷痛中徘徊,現在的他,也只能像這樣想著一些愚蠢又自私的事情,一面慶幸著、一面厭惡著,持續在過去與現在的迴圈中打轉。






-To be continued-




雖然七夕過了,但原本打算在七夕貼的這段、這種發展,真的沒問題嗎(垂死)我覺得我好像離我原本預期的小清新越來越遠了(躺)ㄒㄑ說我這根本是包著黑色不明物體的糖衣,雖然我很極力想反駁她(躺)

但我覺得因為是團兵,所以即使走到山窮水盡也一定會絕處逢生的T^T 我要相信這樣的他們繼續往下寫,我要繼續在逆境中求生(?)那麼,雖然不敢再說食用愉快,但依舊歡迎大家跟我分享各式各樣的心得~

最後,放一下文章裡提到的智積院官網→

智積院是我在京都遇見的意外驚喜,無論是她的幽靜、她的意境,都讓我十分喜愛,如果大家有機會去京都的話,請務必到那裡去看看,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引用:(0) 留言:(2)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兩邊同時進行的模式好喜歡>艸<
這篇也會集結成本嘛!?

伊瑟:2014/08/03(日) 23:54 | URL | [編輯]

謝謝喜歡~
寫的過程中有在擔心比例和平衡會不會抓不好XD
另外這篇目前沒有出本的打算,只是想把在心裡醞釀了一陣子的故事和大家分享而已ww

Tama:2014/08/04(月) 12:01 | URL | [編輯]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