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 C+V


※閱讀注意事項

*此故事為轉生PARO,不過雖然這樣說,但比較像是一半原作衍生、一半轉生PARO,彼此交錯進行的感覺。
*只是想用這個故事來傳達一些想說的話和團兵之間的情感拉扯,所以沒有設定轉生的細節,如果很在意的話,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往下拉。
*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清新的故事,但最後失敗了,所以故事應該不清新(痛哭)大家自行斟酌。

※2015.02.16追記
*將內容更新為修稿後版本


以上,如果都沒有問題、可以接受,請下拉。




-關 於 複 製 貼 上 這 件 小 事 01-




  這裡是沒有方向的地方。

  乾涸的荒地上沾染著些許濕潤,鮮紅色的枯草在風沙中搖曳著,親暱而柔和地磨蹭著散落的斷肢與殘骸。一雙又一雙手、一根又一根手指,失序而凌亂,誰都離不開、回不去,沒有人能從蠻荒中掙脫,僅能陷溺於狂亂的風中,逐漸冰冷、僵硬、消逝。

  日光被隱沒在流動的浮雲間,大片積雲沿著遙遠的山脈堆疊、侵壓,來勢洶洶,灰黑色的馬匹吐著氣、在鋪天蓋地的灰暗到來之前,依循著韁繩的指引靜靜地立於荒涼的土地上,一雙溫馴的眼瞳沉著地映照著正在遠方徘徊、尚未決定去向的巨人。

  「去回報。」

  里維扯動韁繩、將馬掉了頭,對著身後的艾魯多說了一句:「回收有困難。」

  馬蹄聲在乾燥、佈滿沙塵的地面輕巧地響起,隨後在悶熱的空氣中揚起陣陣塵埃,先後隱去了艾魯多和里維的身影。

  遠離城牆的荒蕪之地上,雜音一點一點消聲匿跡,只有遠遠的、在肉眼依稀可辨的地方,失去目標的巨人還歪著頭、張著嘴,或走或坐,迷失在廣大的平原裡。

  不需要再去哪裡、也沒有誰知道該去哪裡,方向在這裡被盡數抽離殆盡,失去了所有意義。

  在背著烏雲而去的同時,里維側頭瞥了身後一眼。一片乾枯貧瘠中,有一朵無名花正迎風搖曳著,脫俗得與不斷將悲傷和痛苦的嘶吼蠶食鯨吞的世界格格不入。


  ***


  一將隨身背包推上行李架,里維隨即拉了拉衣領、仰頭看向位於電車天花板的冷氣口。一瞬間,沁透心扉的涼氣竄出通風口、拂上面龐和脖頸,吹散了貼覆在肌膚上的熱度,讓里維輕輕朝空中抒了口氣。

  車窗外,奈良的陽光恣意地盛放著。停在對向鐵軌上的電車,白色的外漆被曬得刺眼明亮,無聲地反射著夏日的炎熱和乾淨澄澈的藍天。這幾日,西日本的天氣異常晴朗,連一點能稍微降溫的綿綿細雨都沒有,只有天氣預報上的灰雲和雨傘安靜地掛在網頁與新聞上,小巧可愛得讓人會心一笑。

  「好熱……」里維一邊低語著、一邊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接著毛巾的觸感就在他的頸間輕擦而過,帶走了上頭的薄汗,「還有十五分鐘發車。」

  身邊的男人在替他拭去頸子上的汗珠後,低頭看了下手錶、順勢拿起擱在腳上的行程表,似乎想確認接下來的安排。那理所當然的舉動讓里維忍不住挑起眉、伸手迅速而直接地抽走了對方掌中圖文並茂的行程表,一個翻身、就躺靠上對方的大腿,「艾爾文,我累了。」

  看著那一瞬間映入自己眼中的臉龐,艾爾文緩緩勾起了唇角、向後靠上椅背,放任對方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車廂裡毫不客氣地佔據他的大腿。

  空氣平靜地流轉著,溫度適中的冷氣一點一點散去了即使到了午後也不知收斂的悶熱,里維稍稍挪動了頸子、在對方腿上找到最舒服的位置,然後他勾著眼、仰視起車窗與屋簷的夾縫,在狹小的空間裡窺視著湛藍色的天空。

  如棉絮般的白雲掛在天際,動也不動、輕柔得沒有重量,像是被什麼所定格、捕捉,但在熟悉的鈴聲伴隨著鮮明的震動於耳邊響起時,短暫的停滯就在眨眼之間流逝而去──是艾爾文的手機鈴聲。

  「是我。」艾爾文隨即接起了電話,「韓吉?怎麼了嗎?」

  聽見熟悉的名字,里維收回了視線、看向男人的臉龐。感受到他的注視,男人的手指輕輕撫上他的臉龐、把玩起自己散落在耳畔的頭髮。

  「紀念品?」艾爾文笑了起來、隨手從一旁的袋子裡取出一隻能一手掌握的奈良鹿,「當然有,怎麼會忘記你的份。」

  看著艾爾文手中的絨毛玩偶,里維眨了眨眼,伸手將它納進掌中、翻弄起來。褐色的小鹿瞇著一雙眼、帶著兩坨紅暈,一臉幸福地和里維對視著,頭上兩只小巧的鹿角被做成愛心的形狀,看起來添了幾分可愛,卻讓里維忍不住皺起眉。當下,里維伸手拉了拉小鹿的尾巴,在從中拉出白色的細線後,他放開了手,讓暗藏機關的小鹿在尾巴歸位的過程中於掌中震動起來。

  會動的奈良鹿?觀光客的錢真好賺──里維在心中低喃著,一臉冷淡地玩起奈良鹿毛絨絨的白色尾巴。

  在玩偶斷續的震動中,艾爾文似乎和韓吉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里維沒有仔細聽,只是轉過頭、闔上眼,把臉頰貼上艾爾文的襯衫。

  你們兩位難道沒有身為人類該有的感情嗎──一瞬間,撕心裂肺的怒吼劃過他的腦海、刺痛了他的耳膜和神經,讓他皺緊了眉頭、本能地往艾爾文的體溫更靠近了些。

  腦袋沉甸甸的,裡頭裝的全是記憶的重量。

  而他從來都走避不及,只能狼狽地被記憶拖著、拉著,一路下沉,遊蕩、浮游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To be continued-




大家好,這裡是TAMA,久違的新坑讓我既期待又興奮(蹦跳)雖然我小清新失敗了(躺)其實這故事最一開始,我只是想把我在奈良回京都的JR上看見兩個外國帥哥在接吻、曬恩愛的意外插曲寫成團兵版而已,結果開始寫之後,團兵根本連吻都沒接到,對不起我去面壁,我之後會乖(?)

然後,文章裡提到的奈良鹿是這隻↓

IMG_1365.jpg

我那時候在架上看到兩隻價格不同、但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不同奈良鹿,還很認真地去問店員,兩隻有什麼不同,結果店員就颯爽地拉了這隻的尾巴給我看,他、會、震、動、所、以、比、較、貴wwwww

最後說說,這次想隨心所欲地寫點什麼,不算是要嘗試突破什麼,只是確實有想一邊修正一些表現方式,希望大家能食用愉快(?)歡迎跟我分享各式各樣的閱讀心得ww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關於複製貼上這件小事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