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向故事
*主線時間點在漫畫51-53話之間,但故事有可能涉及到53話之後的內容,請注意



柏樹挺直了身軀、對手拿斧頭的樵夫說:「挖去我的年輪、刨去一切木屑,聆聽在僅存的空殼中迴盪不去的言語。」
若你能聽見,那麼你將懷抱富有、尋得歸所。


-寂寞盛放之時-







「每個人都有一些事,是永遠不可能交給別人去做的。」




第三章|目擊者


  水滴在馬車的前行、晃動中沿著玻璃蜿蜒滑下,然後在窗框上被雨過天晴後的陽光照成一條明亮耀眼的水痕。殘留的雨水所折射出的光芒,點亮了艾爾文眼中的湛藍,讓略微分神的艾爾文收回了視線、轉頭接下了里維手中整理、分類好的文件。

  「……艾爾文,」雖然艾爾文接下文件的動作流暢自然得看不見破綻,但里維還是敏銳地注意到了對方表情裡那對他而言太過刻意的細節,「不想休息、卻又想勞心勞力的人,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當下,里維伸手抽走了才剛遞到對方手中的文件,「這點事情我可以處理,也有一些事情,不用別人指示,米可和韓吉就可以處理得很好。可是每個人都有一些事,是永遠不可能交給別人去做的。」

  就像他不可能代替誰去思考一樣,他也不可能把應該屬於誰的休息時間用自己的去填充。世界上沒有那麼輕鬆簡單的事情,所以人類才會在複雜中發現自己的獨一無二和孤獨寂寞。

  「是啊……」

  艾爾文笑著用手捏了捏眉心、往後靠向柔軟的椅背,被刻意壓抑、忽略的倦意稍稍上浮、在僅有他和里維兩個人的馬車裡短暫地釋放。車輪轉動的聲響在耳邊滾出規律的節奏,因為輾壓過小石子而帶起的震動搖散了車內的凝滯與沉悶,隨之越過窗縫的空氣,則帶著被雨水洗刷過的味道、舒緩了緊繃的神經。

  只是長期堆疊累積的疲倦還沒來得及獲得消解,馬車便停了下來、打斷了片刻的寧靜,而後艾爾文便在馬車夫打開車門的那一刻直起了背脊。

  「但先讓我把今天該做的事完成吧。」

  看著艾爾文走下馬車、和一名站在人行道上迎接的老人邊攀談、邊向著茶具專賣店走去的身影,里維轉頭向站在一旁、等待指示的馬車夫交代了幾句,而後便利落地下了車、跟上了艾爾文先一步走進店裡的背影。

  那是一間位於住宅區邊緣、緊鄰城市主要道路的小店,招牌並不顯眼、店外裝飾也沒有同條街上的其他商店那樣鮮亮,但就他所知,這家店所製作出的茶具品質是內地數一數二的好,雖然他沒有實際用過,可是關於這家店的各種傳聞和評價卻沒有少聽。據說這裡的茶具能夠將茶葉的香氣發揮至極致,是愛茶者求之不得的極品。

  而這亦是艾爾文選中這裡的理由。支持調查兵團的革新派一直在極力拉攏中間派,試圖和在瑪利亞之牆陷落之後逐漸壯大的保守派取得分庭抗禮之勢,只是在局勢緊繃的現在,政治變得更加複雜難解,誰都不願輕易做出選擇,就怕自己所選的道路是條死路。而在這群中間派中,據說有一名視茶如命、且曾數次和革新派有過接觸的貴族,吃了這家店好幾次閉門羹,一直沒能成功委託這家店為其製作茶具。

  於是這裡的茶具便成了革新派進一步與之交好的突破點。不過,拒絕了內地貴族的委託、還能繼續安然無恙地做生意,就代表這家店的主人不僅是有個性而已。

  一推開店門,茶葉乾燥後的香味、就混著淡淡的果香佔據了里維的嗅覺,接著他便看見艾爾文和老人走過擺著許多茶具和罐子的木櫃、在櫃檯邊坐了下來。

  「抱歉,老師的午睡時間還沒結束,可能要請您稍等一下。」

  「不會,是我早到了。」

  老人笑了笑、轉身從手邊的櫃子裡拿下一只玻璃罐,「我替您沏壺茶吧,這是內地新栽植的紅茶品種,叫Cedar。」

  老人打開蓋子、將茶罐遞到艾爾文面前,示意他可以聞一下茶葉的味道。當下,艾爾文順著老人的動作、探頭對著瓶口輕吸了口氣,「Cedar、嗎……」

  艾爾文從罐子前退開後,老人便將罐子往里維的方向挪去。

  里維看了一眼老人手中的玻璃罐,隨後走近桌緣、用手掌輕輕揮過瓶口,將散出瓶子的香氣帶了點到鼻尖。那是一種讓人不知該怎麼形容的氣味,和好聞或者不討喜無關,而是彷彿在乾燥蜷縮的茶葉裡,還埋藏了更多味道,讓人單單只是聞著、就勾起了舌尖上的期待。

  收回罐子後,老人帶著笑、轉身走到調理台旁,準備開始泡製紅茶。

  櫃檯空下來之後,擱置在上頭的一份報紙隨即映入艾爾文眼中、留住了他的視線,那是一份以短期宵禁的公告作為頭條的民營報紙。

  「宵禁……」

  聽見艾爾文的喃喃自語,老人便開口說道:「雖然知道是因為最近連續縱火案鬧得風風雨雨的,憲兵團才會這麼做,不過這個夜間宵禁一實行,可就苦了整個商業區了,尤其是那些晚上才營業的店。」

  「我想只要抓到犯人,宵禁就會解除的。」

  對於艾爾文的回答,老人笑而不答,只是沉默地端著放有茶壺與杯子的托盤走回櫃檯邊,而後拿起茶壺、小心而緩慢地將色澤澄澈、冒著熱氣的紅茶倒入兩只茶杯中。

  「我回來了。」

  在老人將茶杯分別遞到兩人面前的時候,一個充滿朝氣的聲音便在門邊響起,而後一名穿著紅色洋裝的小女孩便提著一只竹籃、走進店裡。女孩一看見艾爾文和里維的身影,隨即低頭向兩人行了個禮,然後緩步走到老人身邊。

  「茶具已經送到客人家裡了。」

  「那就好。葛麗特,老師應該差不多醒了,妳能幫我去告訴他客人來了嗎?」

  「好。」

  女孩笑著點點頭、而後轉身走進了櫃檯旁的簾子裡。

  目送女孩離去後,艾爾文開口問道:「是孫女嗎?」

  「不是。」老人搖了搖頭,繼續說:「我只是因為不忍心看那孩子無依無靠的,所以才暫時收留她、讓她有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那孩子……唉、父母親在瑪利亞之牆奪還作戰中一去不回,唯一的哥哥不久前又被當作小偷、給憲兵團抓進了牢裡,不知道回不回得來。小孩子是無辜的,可惜命運不眷顧她。」

  說到這裡,老人似乎察覺自己說得有些多了,於是便勾起唇角、轉開了話題,「這些事就別說了,難得泡的好茶都要涼了。」

  面對老人的注視,艾爾文回以淡淡的微笑,然後伸手拿起了茶杯。甘醇而順口的味道、獨特卻又混雜著某些既有香氣的感受,在紅茶入口的那一刻,緩慢地在口鼻之間漫開。那確實是過去從來沒有嚐過的味道,但舌尖卻依稀能從中模糊地辨別出些什麼,只是那些微小的發現卻轉瞬即逝,除了在口中留下一片甘甜,就再也找不出一絲突兀。

  「今天有客人?」

  在艾爾文放下茶杯的時候,一個拄著拐杖、頂著一頭亂髮、下顎盡是鬍渣的男人便一拐一拐地在小女孩的陪伴下走出簾子。來到簾子外頭後,男人打了個呵欠、接著便用那睡眼惺忪的眼神毫不客氣地打量起艾爾文和里維,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態度和行為會給人什麼觀感。

  「你們是委託人?」

  「老師,這位是……」

  老人正準備開口替雙方做介紹,男人就擺了擺手、說道:「我討厭軍人。」

  聞言,艾爾文帶著笑說道:「言下之意是您不願意接下我的委託是嗎?」

  「我不接我不喜歡的工作,你另請高明吧。」

  男人說完後,便頭也不回地走回簾子裡,留下一臉歉意的老人不斷向艾爾文解釋、道歉,對此,艾爾文只是緩緩從椅子上站起身、說道:「沒事,我會再來的。」

  「呃、史密斯先生……」

  「還有什麼事嗎?」

  老人欲言又止地頓了頓、而後說道:「也許這話我不該說,但老師決定的事情很少會改變,所以您……」

  「真巧,」在里維先自己一步推開店門、將外頭的光線迎入眼前的時候,艾爾文側頭對著老人輕輕一笑,「我決定的事情也很少會改變。」

  門上的掛鈴響起清脆的聲響,用明亮的調子送走了艾爾文和里維的身影,連帶著勾起了老人無奈的微笑。

  「真是的……」

  「老闆……」

  這時,小女孩柔軟甜美的嗓音輕輕在老人身旁響起,讓老人忍不住低頭看向對方。小女孩在感受到老人的視線後,隨即舉起手中的竹籃、掀開了蓋子,讓躺在其中、一條腿上裹著繃帶的黑貓得以映入對方眼裡。

  「我可以養這隻貓嗎?」






NEXT→縱火者




-To be continued-




當初在寫大綱的時候,覺得寂寞應該是可以很順利完成的故事,不過實際上下去寫之後,才發現這個故事有它難寫和不好處理的地方,不過我覺得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一直以來比起小巧精緻的故事,可以讓我埋梗的長篇故事總是令我比較安心,雖然如此,但寂寞這個題材的故事我自己覺得不適合拉得太冗長,所以讓它在應有的篇幅裡、把所有素材發揮到最好是我現在正在努力的。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努力把喜歡的故事完成而已。

最後謝謝每一個留言和寫心得給我的讀者們,收到留言和心得真的很開心,我會繼續加油的。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寂寞盛放之時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