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向故事
*主線時間點在漫畫51-53話之間,但故事有可能涉及到53話之後的內容,請注意




柏樹挺直了身軀、對手拿斧頭的樵夫說:「挖去我的年輪、刨去一切木屑,聆聽在僅存的空殼中迴盪不去的言語。」
若你能聽見,那麼你將懷抱富有、尋得歸所。


-寂寞盛放之時-







「對我來說,裡面裝著什麼,比任何外在的、可見的東西都還要重要。因為只有這個才是真實的、才是我想得到的。」




第二章|捕夢者


  毫無預警地,衣服在肌膚上堆疊而出的悶熱觸感蒸散了朦朧的睡意、在艾爾文的眉眼間添上了些許躁動,接著昏暗而單調的天花板就映入那雙略微透著疲憊的眼眸中。算不上涼爽的夜風穿過未掩上的窗戶、挾帶著鮮綠的樹葉吹過被各種資料、書本、公文所淹沒辦公桌,而後在消逝之前,領著綠葉在明滅不定的油燈旁降落、沾染了筆尖上未乾的墨水。

  逐漸從短暫輕淺的睡眠中清醒的艾爾文,伸手按著額際、從椅背上直起背脊,而後他隨意掃過桌面上待處理的文件、以及方才看到一半的資料,似乎是在盤算該怎麼利用接下來的時間消化眼前的事情。而在他順手拿起擱在一旁的茶杯時,原本被杯子壓住一角的紙張便隨著另一陣竄入室內的風連吹帶翻地飄到他眼前。

  「嗯?」

  紙上的憲兵團紋章和那醒目的標題立即就吸引了艾爾文的注意,讓他忍不住低聲呢喃起那斗大標題中的一段,「連續縱火犯啊……」

  眼前那張被標上急件的通知除了提醒各單位提高戒備、隨時注意可疑人物之外,還附上了目擊證人們所提供的證詞,內容包括了縱火地點、時間、以及與縱火犯有關的線索,但雖然說是線索,描述卻模糊得讓人一點頭緒也沒有,甚至連犯人的影子都沒提到,讓人不禁懷疑到底是犯人的手法太出色,還是負責巡邏、警戒的士兵太鬆懈,才會讓火焰一路灼燒蔓延、卻沒燒出任何致命的把柄。大致瀏覽過紙上的資訊後,艾爾文晃了晃空蕩蕩的茶杯、緩緩站起身來。

  「那麼……」

  在將紙張壓入文件堆中、確保它不會再輕易被風吹動後,艾爾文便拿著杯子繞過辦公桌、往門邊走去,「倒杯熱茶再繼續吧。」

  深夜時分的長廊上,壁燈裡微小卻溫熱的火光照亮了無處壓抑、直往窗外掙脫而去的寂靜,然後迎來了褪去些許熱度的風,在輕柔而不惱人的腳步聲中吹動夏日裡揮之不去的悶熱。軍靴踏過一地柔軟的月色,短暫地把影子融進了自窗外投射而入的微弱光線中,模糊了彼此的界線。鞋子所踩出的規律聲響最終在走廊的末段停了下來,接著較為明亮的燈光便伴隨木門敞開的聲響、在地板上印出了門框方正、直挺的身影。

  一踏進廚房,瀰漫在空氣中的溫暖和淡淡的茶香,立即挾帶著一道目光、用精準的速度捕獲艾爾文的感官。

  「里維……」

  在看見里維坐在桌邊的身影時,艾爾文的語氣裡雖然瞬間閃過了一絲訝異,但他隨即拉開笑容、舉起手上的杯子晃了晃,示意對方自己的來意。

  什麼都沒盛裝的茶杯在兩人之間劃過一道弧度,接著艾爾文就看見里維向他伸出了手。

  「……杯子給我。」

  面對里維那不容質疑和提問的語氣,艾爾文不以為意、只是笑著遞出了杯子,而在杯子落入對方掌中的那一刻,被放置於桌面的白瓷茶壺和盛著茶水的瓷杯便映入他的眼中,「新買的?做得挺精緻的。」

  「今天整理儲藏室的時候翻出來的。」里維一邊回答、一邊拿起茶壺在杯裡倒入冒著蒸騰熱氣的茶液,漫開一陣撲鼻淡香,「那裡可真是個精彩的地方,可以把東西亂塞到那種程度,大概也是一種才能吧。」

  看著里維不自覺皺起的眉頭、艾爾文便接口說道:「不過也會發現這樣的精品不是嗎?」

  「髒亂是事實,跟裡面有什麼東西無關。」

  在里維把熱燙的茶杯擱在桌上、朝自己推過來後,艾爾文便伸手勾住杯子的把手,輕輕撫摸起在燈光下閃著光澤的白瓷,「對我來說,裡面裝著什麼,比任何外在的、可見的東西都還要重要。因為只有這個才是真實的、才是我想得到的。」

  勾握住把手後,艾爾文將杯緣湊近唇邊、輕啜了一口熱茶,「……很好喝。」

  男人垂下眼、認真品嚐的神情讓里維的視線難得多停留了片刻,而後他伸手拿起擱在眼前的杯子、繼續喝起自己親手泡製的紅茶。紅茶入口的那一刻,那未得到回應的話中有話彷彿沾上了嘴裡那不過分濃郁、卻在喉頭留下些許甘甜的味道,自然而然地透著不膩人的清甜。

  「對了,剛剛看到一件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

  艾爾文放下茶杯、繼續說:「你知道最近的連續縱火事件嗎?」

  「聽過。」

  「我剛剛看完了憲兵團送來的緊急通知,上頭不外乎就是要求各單位要提高戒備、注意可疑人物,避免縱火事件再發生,不過、也寫了一些關於縱火犯的事情。」指尖在飄著白煙的杯口畫了一圈後,艾爾文看向里維,「犯人連續在五個地方犯案,有軍團相關設施、也有再平常不過的住宅,亂無章法。而每一次縱火案發生,也總有目擊證人留下口供,可是除了起火時間和起火點之外,就沒有更進一步的資訊了。但是,證人卻都不約而同留下一句話:『在火災現場看見一隻瘸腿的貓。』而且那隻貓就像被火焰所吸引一樣,不時會朝著火的建築物發出叫聲。」

  嚥下最後一口茶後,里維站起身、拿起裝著茶壺和杯子的托盤,「是嗎。」

  「真冷淡,不有趣嗎?」

  「你不會想跟我說瘸腿貓是犯人、或者跟犯人脫不了關係之類的話吧。」

  看著里維捧著托盤、往門邊走去的身影,艾爾文輕輕笑了起來、拿起茶杯跟了上去,「你不想聽嗎?」

  「不,這個城市的都市傳說無奇不有,如果有先入為主的想法、就會看不見真相。只不過想從我這裡套話,麻煩再高明一點。」

  在里維伸手握住門把的瞬間,艾爾文用手壓住了門板、低頭湊近里維耳邊,「去辦公室?」

  「不然呢,再待在這裡閒聊,你就等著和公文一起看日出吧。」

  推開木門、和艾爾文一起踏入長廊後,乾燥的夜風便撲面而來、吹過頰邊的髮絲,然後里維就聽見艾爾文開口說道:「韓吉寫了報告書給我。」

  「巨人的事嗎?」

  「嗯,我打算批准捕捉巨人的行動。」

  「……嗯。」沒有對艾爾文的決定多加過問,里維只是應了一聲。

  「具體上該怎麼實行,我會再找時間和你們討論。」

  「那傢伙肯定會興奮到睡不著覺吧。」

  艾爾文笑了笑、而後他的視線不經意地落到了透著熱度的茶杯上,那一刻,倒映在水面的燈光正熱烈地晃動著,宛如炙熱燃燒的火焰。






NEXT→目擊者




-To be continued-




結果按照慣例,這個故事的走向好像又從平順的直線變成有點曲折的狀態了XD 不過因為烏鴉已經追過兇手了,所以這次沒打算再追一次犯人,可以的話,想從不同的角度來使用、敘寫看起來很像的素材,想試著去碰觸艾爾文和里維心裡最柔軟卻又隱晦的情感,然後去呈現我心裡想傳達的「可能性」。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寂寞盛放之時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