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向故事
*主線時間點在漫畫51-53話之間,但故事有可能涉及到53話之後的內容,請注意




柏樹挺直了身軀、對手拿斧頭的樵夫說:「挖去我的年輪、刨去一切木屑,聆聽在僅存的空殼中迴盪不去的言語。」
若你能聽見,那麼你將懷抱富有、尋得歸所。


-寂寞盛放之時-







在他的眼前,那擁抱著暗影的姿態,一如初見之時。




第一章|伐木者


  艾爾文踏出教室時,盛夏時節那越發狂亂而不知節制的日光正在走廊上拉開黃澄的色調,不知是想曬暖牆壁上的裂痕、還是想照亮窗櫺投射在地板上的灰黑影子。窗外的葡萄藤正瘋長著,翠綠的嫩葉在邊緣鑲上金黃的光芒,於支架上盤根錯節、爭相朝著明亮的天空上竄,一點也不畏懼暑熱,只願將陽光納入飽滿的果實中、化為一季的甜美。

  然後在不久後的收成季這份甘甜將由新釀的葡萄酒和新製的果醬承繼。

  在踏過長廊的轉角時,艾爾文緩下了腳步,沾染了陽光的視線筆直地投射向靠在窗邊、凝望著院子的男人。

  「父……老師。」

  習慣的稱謂在艾爾文意識到自己還在學校的時候、被其他辭彙所取代,而後他就看見戴著眼鏡、蓄著鬍子的男人轉過頭、對他笑了笑。歲月的積累在男人臉上留下了些許痕跡,細密的紋路在肌膚上或深或淺地刻畫著,像極了方才被男人所注視的樹木上所擁有的凹凸和起伏。

  窗邊的男人朝艾爾文招了招手,牽引著艾爾文一度停下的步伐繼續前行、來到他身旁。

  「今年的柏樹也長得很好。」

  被午後的暖陽烘烤過的空氣掀起一陣輕柔的風、自樹梢吹拂而過,帶著樹葉的香氣滲透男人的聲音、竄過艾爾文的鼻尖和耳畔。

  溫暖洋溢卻不燥熱滯悶。

  「我年紀跟你差不多大的時候,這裡還叫做Cedar,顧名思義,別的沒有、就是柏樹最多。可是隨著城鎮的開發、以及對燃料的需求,柏樹林就一點一點消失了。」

  艾爾文靜靜地站在男人身側、和男人一同看著窗外那棵從他還沒入學時就種在那裡的柏樹。那是男人口中那片柏樹林的遺留、亦或是某個居民隨手栽植的樹木,他不知道、也沒有去細想,他只是在男人的手掌撫摸過自己的頭頂時、仰頭看向男人挺拔的身姿。

  「Cedar有一個傳說,大概已經很少人知道了,我是從你爺爺那裡聽來的。作為常綠樹木的柏樹終年不凋,滿懷著世界上各式各樣的秘密與故事,有一天,一名到柏樹林裡尋找藥草、想為母親治病的樵夫,不小心迷了路,在林中尋找出路的時候偶然聽見了柏樹的耳語,它說:『挖去我的年輪、刨去一切木屑,聆聽在僅存的空殼中迴盪不去的言語。』樵夫雖然感到不可思議,卻還是依循聲音的指引、用手上的斧頭掏空了森林裡的一棵柏樹。之後,聽從柏樹之語的樵夫平安地走出了樹林,並在歸途中發現了自己所需要的藥草。」

  男人低頭迎上艾爾文有些不解、卻試圖從故事中挖掘出某種意義的眼神,「或許是因為這個故事的關係,在柏樹林還沒從這裡消失之前,每一年的年末慶典,城鎮裡的大人們都會讓在那一年成年的孩子們一起去刨空一棵柏樹,並從中獲取能安然生存於世的祝福。」

  「您也在慶典上刨空過柏樹嗎?」

  「算是吧。」

  面對男人曖昧而模糊不清的回答,艾爾文雖然有些困惑,卻還是繼續問道:「那麼柏樹裡有聲音嗎?」

  「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男人輕輕笑了起來、收回了擱在艾爾文頭髮上的手掌,貼在窗邊的枝葉在搖曳間輕輕於男人臉上落下些許影子、但卻遮不去那自然流露的溫柔與堅定。

  在艾爾文的記憶裡,那一年的夏天比起過去的任何一個都還要鮮明而突兀。天空湛藍如昔,總在日正當中變得襖熱的空氣也一如往常,就連下課時間迴盪在街道上的嘻笑聲,遠遠聽著,也像是什麼都沒有改變一樣。但男人掛著眼鏡的面容、總是捧著書本的身影卻像被夏日躍動的氣溫所捕捉、定格,只能永遠伴隨著相同的熱度、氣味、景色活在他的記憶裡。

  那一年之後,他所走過的每一個夏季依然時不時會竄起彷彿能把人蒸發消融的溫度,但他知道,再悶熱、已經蒸散的生命也不會再有機會知道汗水附著在肌膚上的觸感,有多麼讓人難耐、卻又多麼讓人慶幸。


  ***


  在嗡嗡作響的寂靜裡,影子沿著里維的鞋緣向前延伸、直與門縫中的漆黑無光相連,掛在牆上的油燈輕緩地搖晃著,照亮了他的背脊,卻把他的身影投射在門板上,沒有眼睛、少了鼻子、看不見嘴巴,所有感官都被徹底剝奪,既是自己、也彷彿能被其他存在填充。

  如影隨形的恐懼。

  但他凝視著門板的沉默還沒來得及持續太久,一陣略微刺耳的開門聲就在耳邊響起,然後眼前那屬於他的墨黑色影子就在一瞬間融入了灰暗的色彩,接著浸染了燈火色調的襯衫、被披在肩上的長大衣、還有那在不知不覺間多了點刮痕的翠綠墜飾就在背光而生的影子中浮現。

  「為什麼不進來?」

  推開門板的艾爾文出聲問著,那理所當然的語氣讓里維忍不住暗自想著,難道不該是他詢問對方怎麼知道要在這個時間點開門嗎?

  「……該說的都說了。」里維在瞥過艾爾文被長大衣所遮掩的右臂傷口後,便轉開視線、看向剛巧閃過長廊底端的巡邏燈光。

  「既然都說完了,還特地跑過來?」

  參雜在語氣中的笑意讓里維在聽見的當下隨即皺起了眉、抬眼看向那在燈火中熠熠生輝、盈滿了生氣的眼眸,而後他勾起唇角、說道:「沒辦法,不小心又多管閒事了。」

  「閒事啊……」艾爾文低聲玩味著里維脫口而出的辭彙,而後問道:「那、喝茶嗎?」

  「這個時間?」

  提出邀約的男人逕自轉身走回房間裡,然後在里維眼前將他慣用的那組茶具從櫃子上取了下來。用白瓷製作而成的茶具,在桌面上透著熟悉而收斂的光澤,悄悄在里維眼中注入了幾乎不可見的光點。

  「嗯,現在、喝茶嗎?」

  「……你還是乖乖坐著吧、傷患。」

  在邁步踏入房間的同時,里維伸手拉過門把、讓一度敞開的門扉於自己身後闔上,隔絕了所有多餘的燈光。

  然後在他的眼前,那擁抱著暗影的姿態,一如初見之時。






NEXT→捕夢者




-To be continued-




隔了一段時間,終於能開始寫寂寞的稿子了ww 但其實我自己寫完第一章默默有覺得這故事好像有點電波,希望這是我的錯覺就好了XD 總之我會努力把故事寫得有趣又能傳達我想說的話的ww

另外,不知道有沒有說過,總之寂寞是一篇祈福文,因為最近團長和兵長的劇情實在太讓人緊張了,所以忍不住就打了這篇的大綱,希望這篇寫到最後能確實傳遞出我希望他們活下去、並獲得幸福的渴望。那麼接下來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如果有任何想法,都歡迎跟我交流討論>vO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寂寞盛放之時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