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月團兵only場新刊內容
*為正經劇情向,當然也會有戀愛向(正色)


如果以上都沒有問題的話,請下拉。



睜開雙眼,但不要被外表所矇騙。
側耳傾聽,但不要因言詞而動搖。
並肩而行,但不要視感情為食糧。
切記,溫暖的擁抱也會像暗藏利刃的劍鞘。


-倒映在烏鴉眼中的夜燈-







「思考不是我擅長的事,可是我知道什麼時候該扮演什麼角色、站上什麼位置,既然現在是在地下街,那麼……」里維在邁步踏上通道階梯的同時、側頭看了艾爾文一眼,那隱隱從眼中透出的銳利和殺伐之氣,一如兩人初遇的那一日,「我會用你想要的方式戰鬥。」




-CH 09-


  「艾爾文!」

  在藏於雪色之中的光點再度閃現之前,里維已經一個跨步、使勁把還坐在地上的男人給壓倒在地。兩人一陷入淺雪中,距離他們極近的冰面隨即被來自遠處的衝擊力一舉擊碎、濺起陣陣汙水。一聽到冰面破裂的聲音,里維隨即抬頭向艾爾文看去,當下,兩人快速地交換了視線,而後在下一波攻擊到來之前迅速站起身、朝最近的石柱奔去。

  「艾爾文你是腦袋撞壞了還是怎樣,這種情況根本就應該避免!」

  看著里維一邊跑、一邊朝自己狠瞪過來,艾爾文輕輕勾起唇角,里維說的沒錯,按照常理,他的確不該讓自己暴露在這種敵人能隨心所欲攻擊、操弄他們的環境,而且現在敵在暗、他們在明,這裡究竟架了多少槍一時半刻恐怕也估算不出來,情況大概是一面倒地對他們不利。

  「喂你……」看著艾爾文那不合時宜的笑容,里維愣了一下,而後咬牙嘖了一聲,一把將艾爾文拉近了石柱和石壁之間的陰暗處,「你這傢伙……這次又打算做什麼?」

  話聲剛落,兩人所在的石柱附近隨即被掃了幾槍,聲音之大,讓里維忍不住皺起眉、快速環視起四周的情況。

  糟透了──里維忍不住在心裡閃過這句話。如果有立體機動裝置的話,狀況可能會稍微好那麼一點,但現在他們幾乎可以算是手無寸鐵的狀態,他身上那把小刀根本就做不了什麼事。可是就算擺在他們面前的是這樣的困境,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卻仍舊面不改色,臉上依然帶著淺淺的笑意,彷彿眼前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那樣的神情,里維並不是第一次看見,壁外調查的時候、修正遠距離偵查陣型的時候、殺人案剛發生的時候,他都曾在艾爾文臉上看見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表情。可是對他而言,每當這樣的艾爾文映入他眼中的時候,他就會知道他該做些什麼、也會明白對方想要些什麼。

  確認他們身處的地方暫時安全之後,里維隨即轉過身開始在岩壁上摸索、尋找起什麼來。

  「早該想到你不會沒事跑到地下街來。」

  「把信交給你難道不算一件事嗎?」

  「對你來說……」里維在敲了敲岩石、確認那是自己要找的地方後,隨即手腳並用地推開了岩壁前的一塊大石,讓一條往下延伸的昏暗通道映入兩人眼中,「現在這個才是正事。」

  看著里維雖然不清楚他想做什麼、卻還是把他帶到藏有秘密通道的石柱後方,艾爾文突然覺得里維或許也多少看穿了他的心思。

  「你這樣說顯得我很無情。」

  在子彈打在岩石上的聲音開始斷續響起的時候,艾爾文走到里維身旁、凝視著那幽黑得宛如漩渦一般的地道入口。

  「艾爾文。」

  「嗯?」

  「思考不是我擅長的事,可是我知道什麼時候該扮演什麼角色、站上什麼位置,既然現在是在地下街,那麼……」里維在邁步踏上通道階梯的同時、側頭看了艾爾文一眼,那隱隱從眼中透出的銳利和殺伐之氣,一如兩人初遇的那一日,「我會用你想要的方式戰鬥。」


  ***


  那是一種鋪天蓋地而來、徹底剝奪了視覺卻放大其他感官的黑。

  在里維將大石推回原位、重新掩住入口的同時,艾爾文靜靜地站在石階上,居高臨下地看著融在純色之中的道路。周身的一切盡數被相同的色調所席捲、吞噬,連一點能將自己與他者區隔開來的微光都不被容許存在,方才鼓譟張狂的槍響正逐漸遠去,取而代之的刺耳寧靜開始一點一點搔刮著耳膜,潛伏在暗處的沉默則在無聲地狂吼,震動著被狹小與墨黑包覆的靈魂。

  生命中總會有如此詭異寂靜的時刻。

  但他還來不及去感受、品嘗,一股力量便扯住他的大衣袖口,拉著他一步一步走下階梯。里維沒有說話、只是自顧自地扯著他往前走,動作有些隨興卻並不粗魯,而那藏在步伐裡的沉穩、刻意收斂,則讓艾爾文在清楚認知到里維對四周的熟悉之餘,還感覺到了那不經意向他流瀉而來的溫柔。

  一路上,里維不時會停下來輕觸壁面、像是在確認記號,也不時會在踏過不平的路面或障礙物時出聲告知被他拽著前進的艾爾文,好讓兩人前進的速度不受影響。地下通道裡的氣味並不算太好,汙水散發出的混濁味道和帶有霉味的溼氣彼此交錯、瀰漫,讓地底長年不太流動的空氣增添了些重量,稍稍拖慢了兩人的呼吸。但在行走之間,艾爾文卻覺得周身的溫度、水氣輕柔得不可思議,連竄過鼻間的氣味彷彿都被提純過、抹去了所有令人皺眉的味道。

  此刻,他就像個失去視覺、卻還樂在其中的盲人,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焦躁、憂慮,他知道自己會繼續往前走,也確信施加在袖子上的力道會帶著他去到他們應該去的地方。

  「這是你以前的生活方式嗎?」

  「地下街有很多像這樣的地道,」里維在伸手敲了敲岩面之後,向右扯了扯袖口,示意艾爾文接著要往右轉,「有些不為人知、有些年久失修,我只是盡可能掌握活下去的武器而已。」

  里維的聲音在一片黑暗中響起,聽起來有些近、卻也有些遠,那讓人抓不準距離的黑就像那扇總把房間的陰暗反鎖的門板,始終靜靜地隔絕著從未被點亮的燈具和主人的秘密與故事。融在黑暗之中的里維就像回歸水池的游魚、也像浸沐在月色之下的野貓,多了些自在、少了點拘束,里維說燈對他而言是多餘的,這一刻,艾爾文覺得他多少明白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而此時此刻,他不再是一個人了,所以他伸手拉住了他、輕輕在他的袖口上點起了一盞幽微卻足以指明方向的燈。

  微小卻又溫暖,那是里維總是小心掩藏、永遠也捨不得熄滅的情感。

  「里維……」

  那個瞬間,艾爾文反手抓住了里維的手腕,他感覺到里維在被迫停下腳步的時候愣了一下,雖然看不見,但他想、里維大概正皺著眉吧。

  「做什麼?」

  「……沒什麼。」

  當下,艾爾文只是簡短地答了那麼一句。想說的太多、不想輕易說破的也依舊存在,讓他和里維最終殊途同歸,同樣在直面自己與對方的時候,選擇以這句什麼都沒說、卻也足夠傳達某些訊息的詞句收尾。

  如此狡猾、也如此合襯。

  聽著艾爾文的回應,里維緩緩轉過頭、動了動手腕,試圖從對方的掌中掙脫而出,但在對方順應他的意願鬆手的時候,他卻反過來勾住了對方的指節。

  「再囉哩叭唆的,就等著在這裡摔死好了。」

  見里維逕自拉著他的手往前走,並帶他越過一個足以讓人摔得四腳朝天的窟窿後,艾爾文忍不住笑出聲來,「我哪裡囉哩叭唆了?」

  「心裡。」

  越過窟窿之後,里維停下了步伐、拉著艾爾文的手去碰觸岩壁上刻意挖鑿出來的突起,「從這裡上去。」

  說完後,里維便先一步攀上石壁,一邊確認著岩石的負重程度、一邊熟捻而迅速地在一片漆黑中前進。片刻過後,他便來到了岩壁的盡頭。

  「嗯?」在里維伸手輕觸上方的岩壁、尋找著記憶中的岩縫時,一種預料之外的異樣濕潤感讓他本能地沉下眼、立即停止了探尋的動作,「等一下。」

  在低聲制止了艾爾文的行動後,里維緩緩收回撫過壁面的手指、在鼻間摩娑起來,接著,一股溫暖的鐵銹味便在他的吐息中擴散開來。

  「血……」


  ***


  「還是您有先見之明,先一步把侯爵的私人衛隊調了出來。」

  看著原先在四周待命的衛士陸續聚集到坑洞下的雪地上,並舉著刻有玫瑰花紋的槍、開始在被岩壁、石柱所包圍的空地上仔細地搜索起來,男人便繼續對走在自己前方、正悠哉地抽著菸的男子說道:「否則可就要錯過這個擊殺艾爾文.史密斯的大好機會了。」

  手指夾著菸、逕自沉浸在一個又一個菸圈之中的男子,笑了笑、偏頭看了滿臉笑意的男人一眼,「巴魯多那種人靠不住,我老早就說過了,他不過就是個穿金戴銀的空殼,沒有我為他出謀劃策,他根本不可能在牧場經營權的爭奪戰中生存到最後。」

  「您說的是,只是、這個男人值得您如此大費周章……」

  男子搖了搖拿著菸的手、阻止走在身後的男人繼續往下說,而後他用指尖點了點菸頭,讓多餘的菸灰從燃得火紅的菸芯上剝落、灑落在被汙泥和腳印所佔據的凌亂雪地上。

  「你知道尼可拉斯.羅波夫嗎?」

  見對方點了點頭之後,男子便繼續說:「身為議會核心人物的他,原本是相當反對壁外調查的。就我所知,一年前調查兵團就已經面臨了要被解散的困境,原因是議會不願再撥預算給調查兵團,而強烈主張這項提案的議員就是尼可拉斯.羅波夫。但這項提案最後卻沒有通過,反而是調查兵團現今採用的遠距離偵查陣型得到了議會的認可。」

  「難道……」

  「嗯,雖然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但把調查兵團從一團爛泥中挖出來的人,就是當時還只是個分隊長的艾爾文.史密斯。他不僅讓羅波夫點頭同意把新陣型投入實戰,就連現在開始被人們當作英雄來崇拜的『人類最強』也是那個人一手提拔上來的。」

  男子沉下眼、張嘴抽了口菸,「這個男人的眼光太精準、心思太細密,難保我們精心策畫的投毒計畫不會被發現,或是他突然就把兇手給繩之於法、來個大逆轉。所以,既然他自己擺脫了護衛、跑到這種地方來,我們不趁現在動手,就是我們不對了。」

  當下,男子隨手將菸蒂扔擲於雪地中、而後朝前來向他匯報的衛兵點了點頭。

  「報、報告,」前來報告情況的衛兵在頓了頓之後,開口說道:「人、不見了……」

  聞言,男子挑起了眉頭、朝眼前融在一片雪白中的景色環視了一圈,「再說一次。」

  「人不見了……」

  感覺到上司的語氣因為這句話而漸趨低沉後,衛兵的回答也越漸小聲起來,最終被冰涼得幾乎要奪走所有呼吸和生氣的寒風所隱沒。

  「你覺得這裡有多大?」

  「咦?呃……」

  「答案顯而易見是吧?」

  砰──

  突然間,一陣尖銳的槍響連續劃開了沉寂的空氣,催生出一朵又一朵噴灑於汙雪之中的燦爛血花。男子持著槍、冷著一張臉,絲毫不留情地朝衛兵開了一槍又一槍,把衛兵的錯愕、無助、驚恐、不甘全都用子彈一一貫穿,而後粉碎在一片鮮紅中。

  「你們看好了……」

  男子轉頭看向因為槍聲而停下搜索工作的衛隊,抬手用槍口指了指衛兵躺倒在地、不斷抽蓄顫抖的身體,「錯誤示範在這裡。」

  「……是!」

  「把人給我翻出來,就算把這裡掀了都要找出來,缺了手、斷了腳都無所謂。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

  就在男子氣急敗壞地向衛隊下達指令的時候,方在被擊倒的衛兵卻在掙扎、挪動之間不經意地移動了一塊本該密合在地的岩石,這一幕讓站在一旁的男子先是一愣、隨後勾起了唇角,舉著槍向衛兵所在的位置走去。

  「我就說人怎麼可能突然消失不見,想想也是,這裡畢竟是地下街啊……」

  用腳踹開衛兵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不再掙動的身體後,男子用手摸了摸染血的岩縫,而後一個用力、便徒手將鬆動的岩石一把翻起。那一刻,微亮的月光落進了岩塊所覆蓋的洞穴中,照亮了些許粉塵和一對模糊、晃動的羽翼,接著一顆從槍口掙脫而出的子彈就精準無誤地射穿了飄盪在月色中的翅膀,於尚未脫去黑暗的岩壁上打出一片鮮血。

  「不要動。」

  在溫熱的鮮血沿著壁面蜿蜒流下的同時,一把閃著銀光的刀刃突然自後方悄無聲息地壓上男子的脖頸、凍結了男子在開槍之後揚起的笑容。






-To be continued-




當初在寫烏鴉的大綱時,放進了很多自己想寫的、喜歡的劇情和元素,而帥團長和帥兵長也是其中之一,想著既然是壁內調查的故事,那麼讓他們盡情地帥一回也是很重要的ww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另外5/20是烏鴉的預定截止日,下面再放放工商↓

資訊頁→
預定頁→
宣傳噗→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倒映在烏鴉眼中的夜燈
Genre:漫畫卡通 Theme:進擊的巨人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