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天穗日→天穗日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飛花成雪,點點盡是離人淚。
落雨打葉,聲聲皆為相思語。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伊賦夜坂篇〉







-第二十九章-






  「巫女大人。」

  「嗯?」

  女孩在依循著巫女的步伐,一步一步踩過石頭和草叢往上爬的時候,看著對方的背影輕聲說道:「昨天、我看見、一顆星星、從夜空劃過,那顆星星、很漂亮。」

  「這樣啊……」

  「是、很美麗的金色,讓人覺得、很溫暖。」

  在好不容易爬上山頂、得以將山下的景色盡收眼底的時候,女孩向巫女揚起了一抹天真無邪的燦爛笑容。

  「我想,小穗妳能夠看見,一定代表妳和這顆星星有某種緣分。」

  「真的嗎?」

  看著女孩開心的神情,巫女彎下身、輕輕摸了摸女孩的頭,「一顆星星代表了一個靈魂、或者一個神祇,也許將來的某一天,妳會在哪裡和這顆星星相遇也說不定。」

  「靈魂和神祇……」女孩歪著頭想了想、而後問道:「這樣、不是很、悲傷嗎?」

  「嗯?」

  「原本、高掛在、天空中,那麼美麗、漂亮、讓人憧憬,但是現在卻、從天際墜落,不知道去了、哪裡。」

  聽著女孩的稚嫩的嗓音,巫女沉默了片刻,而後她蹲下身、和女孩對視著:「那麼妳就在未來相遇的時候,讓那顆星星不再悲傷吧,如果是妳,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


  「這是……」

  在藤蔓叢生、黯淡無光、完全不見昔日之光彩奪目的景色映入眾人眼中之後,來到高天原入口的素盞鳴等人隨即停下了腳步、抬眼凝視著被藤蔓所糾結纏繞著的入口處。

  「看來主人被囚,對高天原的影響不小……」

  天叢雲伸手碰了碰那些四處纏繞、卻了無生氣、只是慵懶地汲取著殘餘生氣的藤蔓,「我們得加快腳步了。」

  「大人,天照殿下和十束大人的事就交給我們吧,我們一定會平安救出天照殿下、然後拿到神界金屬的。」

  天穗日在對天叢雲點了點頭之後,隨即架起了弓箭、俐落地射出一箭,瞬間就將苟延殘喘的藤蔓全數清除、開出一條寬廣的道路來。

  在箭矢凌空劃過所拉出的銀光、伴隨著煙塵一同散開消失之後,素盞鳴便伸手按了按天狗的肩膀,而後邁開步伐、向前走去。

  看著素盞鳴和天叢雲先行離去的身影,天狗不自覺地握緊了手掌,說道:「穗,走吧。」

  「嗯。」

  天穗日點了點頭,而後便和十束、天手力雄一起跟上了天狗和宗像的腳步,向著天照所在的天岩戶奔去。

  一路上,他們所經過的地方皆是一片死寂,既聽不見往常的仙樂飄飄、亦沒有神祇活動的痕跡,失去了天照和陽光的高天原正一點一點地失去生氣和光芒,雲朵、霧氣、植物、宮殿都逐漸失去了色彩、染上了一層暗灰色。這一刻,高天原所擁有的永恆正在崩解。

  「神祇們都去哪裡了?看到高天原變成這樣,祂們難道不會想起而對抗月讀嗎?」

  「只怕是因為天照殿下在他手上,其他神祇不敢輕舉妄動吧。」

  在出聲回答了天狗的問題之後,天穗日隨即注意到前方不遠處正站著幾名眉頭緊皺、神情凝重神祇,「天鈿女、石凝姥、玉祖。」

  在聽見天穗日的聲音之後,幾名神祇立即轉過頭來,而後他們一臉驚訝地看著天穗日等人。

  「你們……」

  「宗像大人、天穗日殿下!」

  「啊、這不是素盞鳴殿下的……」

  「先別說那麼多了,我們是來救天照殿下的。」

  一聽見天穗日那麼說,眾神祇立即露出了明亮的神情,他們對天穗日點了點頭、而後急切地說道:「我們剛剛也在想該怎麼營救天照殿下。天岩戶的外頭設下了結界,必須要用天照殿下的血脈來解,但天照殿下和天忍穗耳殿下他們都被囚在裡面,我們剛剛還在想該怎麼辦,現在可好了,有天穗日殿下在,一切都能解決了。」

  聞言,宗像立即轉頭對天穗日說道:「我們快去天岩戶。」

  「嗯。」

  天穗日點點頭,而後便在眾神祇的簇擁之下來到了天岩戶外頭。在來到那位於高聳入雲的巨岩下方的岩穴時,天穗日忍不住抬起頭仰望著那被雲霧所包圍的參天大石。那時,一切的命運就是在這裡產生分歧的,那場她未能參與到的戰役,那場讓她、天狗、素盞鳴和天叢雲的命運就此交錯的天岩戶之戰,就是在這裡發生的。而如今,她回到了這個地方,站在她的命運面前,一邊等待著未來、一邊祈求著未來。

  那一刻,天穗日輕輕用指甲在指腹劃開一道傷口,並用那滲著血的指頭劃過閃著虹光的洞穴入口,一瞬間,入口處那層結界就這麼被血液染紅、侵蝕,最終消散。而後,淡淡的光芒緩緩透出洞穴,接著,生長於岩穴旁的花朵、綠草就這麼恢復了生氣,輕緩地隨風搖曳著。

  「殿下!」

  眾神祇在目睹那陣光芒之後,隨即一擁而上、爭先恐後地衝進岩穴裡,想去確認天照和她的子神是否安好。

  「穗?」看著天穗日只是靜靜地站在洞穴口、一動也不動,既沒有說話、也沒有跟著大家進去,天狗便走到她身旁、拉住了她的手腕,「走吧。」

  「天狗……」

  「嗯?」

  「沒有,走吧。」

  天穗日笑了笑,而後和天狗一同走進了天岩戶。在踏進洞穴中的那一刻,天穗日隨即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氣息環繞在自己周圍,就像有一個人正溫柔地擁抱著她一樣。接著,在抬起眼的那一瞬間,她就發現一股溫熱緩緩地自眼角滑落。那並非難過的淚水,她只是,在見到那張溫暖的笑臉之後,就無法忍住淚水、無法不為那熟悉而溫暖的一切落淚。

  「天照、殿下……」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在伸手握住天照向自己伸出的手掌時,天穗日忍不住低垂下頭、將那略顯冰涼的手緊緊地收進手心。

  「讓殿下擔心了。」

  「抱歉……」

  感覺到天照正用另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頭,天穗日隨即搖了搖頭、答道:「該要道歉的人是我才對,我從來就沒有對殿下盡過一點點子神應盡的義務……」

  「現在不就是了嗎?」

  「殿、下?」

  天照用手輕輕抹去天穗日臉頰上的淚水,而後說道:「抱歉,我恐怕……但妳不用擔心我的事情,就放心去做吧,去保護妳的王、然後不要讓月讀一錯再錯。」

  「殿下……」

  「現在,妳的身分不是我的子神,而是素盞鳴的臣子。」

  「……謝謝您。」

  那一刻,天穗日俐落地站起身、而後快步朝洞口飛奔而去。

  「穗!」

  「天狗。」就在天狗想追上去的時候,天照突然出聲喊住了天狗、說道:「不要去追,那是屬於她的戰場。」


  ***


  「我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有誠意,親自帶著天叢雲之劍大駕光臨。」

  在素盞鳴和天叢雲踏進正殿的那一刻,月讀那異常平靜溫柔的嗓音就傳入了兩人耳中,讓兩人同時抬起眼、朝正高坐在金色雕花大椅上的身影看去。

  看著雖然坐在王座之上、神情和氣質卻和王位有些不太相襯的青年,天叢雲笑了笑、開口說道:「原來真正覬覦那個位子的人,是你嗎?」

  聽見天叢雲那麼說,月讀隨即伸手撫摸著把手,動作之輕柔、就像是在對待自己所珍視的寶物一樣,「我?這個位子,永遠都會是屬於皇姊的,我只是暫時替她坐著而已,免得有心人、把它給坐走了。」

  「喔?可我瞧著你擔心的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就有個有心人坐在上頭,你難道不做些什麼嗎?我怕……這個有心人坐久了,就捨不得起來了。」

  「你……」

  「怎麼、我說的不對嗎?」

  見月讀輕易地被自己激怒、露出了略顯猙獰的神情,天叢雲便繼續說道:「囚禁原來高天原的主神、擾亂了葦原中國的氣候、企圖破壞葦原中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切,任誰聽了,恐怕都很難相信你對高天原和葦原中國沒有野心吧。」

  「……哼,那你們又如何,葦原中國本來就不是你們的領地,你們也只不過是佔地為王而已不是嗎?」

  「真要說起這個,我認為天津神最沒有資格過問這件事。在出雲地區發生八岐大蛇之亂的時候,天津神在哪裡?在葦原中國的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時候,是誰把爛攤子全數丟給國津神去處理?高天原的神祇顯然並沒有將出雲地區的人民放在眼裡,又有什麼資格指責哪一個人佔地為王、哪一個人領有葦原中國。」

  「閉嘴!」

  就在怒吼聲自月讀口中吐露而出的同時,飄浮在月讀身邊的八咫鏡亦射出一道雷電,直向著素盞鳴和天叢雲而去。但這道強勁的雷電卻被素盞鳴周遭的風輕易地阻擋下來,瞬間化為煙塵、消散於空氣中。

  「你明明知道,就是因為那該死的母神在那裡!那塊土地是被玷汙之地,這個世界上最汙穢的地方──伊賦夜坂,就在那個地方。因為背叛了高天原的母神在那裡,所以出雲地區是被詛咒的地方、是不受到父神眷顧的地方!」

  眼見被徹底激怒的月讀已經失去了理智、即將把一切全盤托出,天叢雲便問道:「所以你就操控八岐大蛇去破壞出雲地區嗎?」

  「對!私自把火焰帶下人間的母神,不應該這麼輕易地放過她,應該要讓她受到制裁!」

  月讀在大吼出聲的瞬間,亦拔出了腰間的銀色長劍,而後帶著八咫鏡向著素盞鳴直衝而來。見狀,天叢雲隨即握住素盞鳴的手、在他手中化作帶著金色光芒的長劍。

  鏘──

  在兩把劍撞擊出聲的瞬間,素盞鳴隨即透過劍柄上的刻紋將自己的力量注入劍體,讓劍身在閃過一串符號之後,應聲將月讀的銀色長劍彈開、讓其在空中碎裂成無數的殘片。

  「嘖……」

  自知雙方力量有段差距的月讀,隨即在長劍被擊碎之後,迅速地跳了開來、和素盞鳴保持了一段距離。然後他突然偏頭、揚起了歪斜而瘋狂的笑容,「呵、你確定和我起衝突好嗎?神界金屬現在可是在我手上。」

  那一刻,月讀晃了晃手上的銀褐色的礦石,說道:「神界金屬開採不易,幾千年都不見得能夠找到一塊堪用的,更何況是質地上好的。這塊神界金屬對我來說怎麼樣都沒關係,但對你來說卻很重要吧。素盞鳴,把天叢雲之劍交給我,我就讓你帶走神界金屬、去救十束劍。」

  「我拒絕。」

  聽見素盞鳴的回答,月讀隨即仰天大笑起來,而後他指著素盞鳴說道:「說到底,還是守護神重要,其他夥伴怎麼樣都沒關係是吧。」

  看著月讀那張狂的表情,素盞鳴只是冷著臉、俐落地將劍尖直指月讀,「我不會讓你從我這裡奪走任何東西,但我會從你手中拿走神界金屬。」

  素盞鳴那沉著冷靜的神情,讓月讀在稍稍收斂了笑容之後,隨即張大眼、在嘴角勾出讓人不寒而慄的弧度,「是嗎?那麼這樣呢?」

  月讀的手掌突然一個緊握、瞬間就讓神界金屬的其中一角碎裂成粉末,接著他一邊注視著素盞鳴的表情、一邊加重手上的力道,然後在素盞鳴對他出劍的同時,釋放出全部的力量,一把將神界金屬捏碎成一攤銀褐色的粉末。

  「有空隙!」

  那一刻,一道細若絲線的閃電突然自八咫鏡中竄出,而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不偏不倚地射入素盞鳴的右眼中,當場讓素盞鳴用手掌按住右眼、單膝著地。

  「尊!」

  天叢雲在素盞鳴遭受攻擊的那一刻,隨即回復為人形,而後他緊張地看向低垂著頭、不發一語的素盞鳴,試圖去確認對方的情況。而在他發現對方並沒有理會他的呼喚後,他立即想抬起被對方握著的手、去碰觸對方的臉頰,但他才剛有所動作,就被素盞鳴的手掌緊緊握住了指節,完全動彈不得。

  「這樣、你也歸我管了。」

  當下,月讀踩著輕緩的步伐來到素盞鳴和天叢雲的身邊,而後他擺出相當困擾的神情、歪著頭說道:「不過這次該怎麼玩呢?只讓你去破壞葦原中國是不是太大才小用了,不如就先從你的同伴開始下手如何?先從天狗開始好呢、或者……對了,還是從天叢雲之劍開始吧,一點一點把你的力量抽離,那種力量逐漸流失、瀕臨死亡的感覺,一定會讓他露出很棒的表情吧。」

  那一刻,月讀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天叢雲向他投射而來的銳利視線,而後他輕盈地向後踏了幾個小碎步、歡快地在宮殿裡跳起舞來,「嘻、放心,我不會讓你死的,留著你當人質,我也好讓他為我辦事、唔、咦、為什麼……」

  突然,月讀停下了舞動著的腳步,整個人顫抖了一下,而後他痛苦地按著自己的頭、應聲跪倒在地上。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唔、不要、啊──」

  在月讀抱著自己的頭、痛苦地呻吟出聲時,素盞鳴緩緩抬起頭,一雙金色的眼眸奕奕生輝,絲毫不見受到月讀操控的痕跡。

  「只會耍這種小手段嗎?」

  素盞鳴勾起唇角、伸手打了一個響指,瞬間就用風束縛住了八咫鏡,讓原先飄浮在空中的鏡子瞬間墜落於地面,只能無力地左右翻動著。

  「殺了我……」

  這時,月讀突然氣若游絲地對素盞鳴呢喃著,那一刻,他的眼神裡絲毫不見一點瘋狂、只透著清澈的銀色流光。但瞬間,那純粹明亮的顏色又被深沉的灰色奪了去,而後月讀大吼道:「你不要、出來攪局,你忘了嗎?是他奪走了天照的視線、他才擁有和天照對等的力量,唔……」

  「殺了我……我沒辦法、撐太久、快……」在好不容易奪回意識的主導權後,月讀出聲對素盞鳴懇求著:「不要、再讓『我』傷害皇姊、你、還有葦原中國了……神世七代所遺留下的恨,不應該再延續下去了,不該有誰、再去承擔這份怨恨所造成的傷害。」

  「尊……」

  「素盞鳴、快……」

  凝視著月讀那瀰漫著痛苦和悲傷、並渴求著解脫的神情,素盞鳴沒來由地回想起八岐大蛇那一心求死的身影。那時,他以為自己能夠為八岐大蛇留下一線生機,但到了最後他才發現,活下去並非八岐大蛇想尋求的救贖,對八岐大蛇而言,在踏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時,就注定了死亡才會是最好的祝福。而如今,月讀用同樣的神情和姿態,向他傾訴這微小卻也巨大的願望。

  而那時,他沒得選,現在,他也同樣沒有退路。

  「出雲……」素盞鳴收緊了那被自己抓握在掌心的手,而後低喃著:「陪我到最後吧。」

  「……好。」

  那一刻,天叢雲在素盞鳴手中再度化為耀眼的金色長劍,然後,素盞鳴便提著劍、站起身,一步一步向著月讀而去。在來到月讀面前之後,素盞鳴毫不猶豫地舉起劍,將劍尖對準了月讀的胸口,接著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長劍刺入月讀的心口。而在鮮血飛濺而出的瞬間,他看見月讀無聲地對他呢喃了一句抱歉、以及一句謝謝。

  而後,月讀就這麼鬆開了始終緊握著的手、緩緩闔上了眼,在素盞鳴面前化作一點一點的銀白色光點,安靜地飄散於空中。但這份寧靜並沒有持續太久,下一刻,一陣電流就竄過素盞鳴的身體,讓他不得不鬆開手中的長劍。接著,挑高的宮殿屋頂就這麼應聲碎裂,而後八把古銅色的長劍便在空中浮現。

  抬頭仰望著那以自己為中心、形成一個圓圈的制裁之劍,素盞鳴低聲對化為人形的天叢雲說道:「出雲,抱歉在最後對你說了謊。」

  「尊……等一下!」

  「出雲,你比我更適合把故事寫下去。」

  天叢雲還來不及對素盞鳴伸出手,就被一陣自身旁席捲而過的狂風毫不留情地帶離地面、直向著宮殿外頭而去。

  「尊!」

  在看見那漂浮於空中的八把制裁之劍,正蓄勢待發地將劍尖指向素盞鳴之後,天叢雲就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和聲音。即使知道、自己的呼喊並不能改變什麼,但他還是忍不住對著天空大喊了那個在走過漫長的時間之後,被光輝、情感、期待所暈染的名字。

  「尊!」






-To be continued-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