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6月團兵only場新刊內容
*內容涉及「無悔的選擇」出場人物
*為正經劇情向,當然也會有戀愛向(正色)
*4/1新增劇情,原有段落部分會被打散、挪到之後的章節中
*5/14將內容更換為修稿版本


如果以上都沒有問題的話,請下拉。




睜開雙眼,但不要被外表所矇騙。
側耳傾聽,但不要因言詞而動搖。
並肩而行,但不要視感情為食糧。
切記,溫暖的擁抱也會像暗藏利刃的劍鞘。


-倒映在烏鴉眼中的夜燈-







「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還原你最初的面貌。」




-CH 02-


  在陳舊的木門因為被推開而發出刺耳雜音的瞬間,帶著寒意的夜風輕輕拂過里維的臉龐、剎那間吹亂了微長的瀏海,讓里維忍不住瞇起眼、仰頭看向廣闊無垠的星空。

  由於天氣不錯的關係,此刻的夜空是一片澄澈,綴在天上的星子每一顆都清晰可辨,彼此或群聚、或四散地閃著明亮的光輝。

  里維在隨手帶上門扉之後,便拿著酒瓶走到頂樓的圍牆旁、一躍而上,輕鬆地踏上石牆。接近深夜時分的城市一片寂靜,能與星空相互輝映的燈光也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幾盞,僅在重要的建築物前和街角微弱地閃爍著。

  安靜地在牆上站了片刻之後,里維輕輕將尚未打開過的酒瓶擱在牆上,而後背對著酒瓶在牆上走了一小段,直到一扇透著光的窗子映入他的眼中,才停下了步伐。那一刻,他看見有著耀眼金髮的男人緩緩走過窗邊、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

  從過去的某個時刻開始,這好像就成了他的一種習慣。

  這是取男人性命最好的角度,亦是觀察男人最好的角度,同時也是他的人生開始和世界接軌的角度。

  只是……

  里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那裡有著細密的掌紋和經年累月在戰鬥中堆疊起來的厚繭,而後緊緊地握起手、彎身在石牆上坐了下來。

  他從來也沒能真的理解那個把染著玫瑰色的「自由」塞進他手中的男人。那個即使知道自由在被吞噬、渴望在被侵蝕、呼喊在被裝聾作啞的世界淹沒,也不曾在失去與犧牲的燒灼中退縮的男人。

  「找、到、了。」

  在被熟悉的輕盈語調打斷思緒的瞬間,坐在頂樓牆壁上的里維忍不住皺起眉頭、向後瞥了一眼。

  「呐、吶,里維,」一在頂樓發現里維的身影,韓吉隨即勾起唇角、開心地向對方走去,也不管里維臉上是不是正擺出生人勿近的表情,「之前說的捕捉巨人的事啊……」

  「你還在想這件事?放棄吧。」

  「哎?我什麼都還沒說就叫我放棄,你最少先聽我說完啊。」

  看著韓吉那一副就要開始長篇大論的樣子,里維沉下眼、決定先下手為強,「與其重複你那說來說去都差不多的理由,不如來說說今天那起命案,你想想,要是調查兵團因為這起命案而受到質疑、甚至有所動搖,你連向艾爾文提案的機會也沒有了。」

  聞言,韓吉眨了眨眼、開口說道:「里維,你今天沒有和艾爾文一起回來。」

  「……沒有人規定我一定要和他一起行動。」

  見里維逕自轉過頭去、再度背對著自己俯瞰那幾乎被一片漆黑所吞沒的城市,韓吉往前走到了牆邊、傾身往牆上一趴,「我記得你剛來調查兵團的時候,也很常摸黑跑上來,我到現在還是不太懂你在看什麼,可是你有你想看的東西,對吧?」

  「我只是想找個清靜的地方而已。」

  「結果就在這個清淨的地方揍了艾爾文一拳。」

  聽見對方突然提起以前的事,里維忍不住低聲問了句:「……你想說什麼?」

  「也沒什麼,」韓吉撐起身子、抬手伸了個懶腰,「我們都曾用或長或短的時間去理解艾爾文.史密斯這個人,但大概從來沒有人真正看透過他。可是儘管有不理解,我們還是留了下來,選擇去相信他。」

  那一刻,韓吉轉頭看向里維,以少見的認真語氣說道:「在瑪利亞之牆剛陷落的現在,對調查兵團和艾爾文來說,都是關鍵,新官上任、最怕因為一點閃失而被幹掉。」

  「韓吉,在親眼目睹巨人吞食人類之前,我已經看過太多跟巨人沒什麼兩樣的人類了。現在只要憲兵團一句話,法律就可以化作巨人的利牙,將無辜的人撕裂。」里維凝視著被高大的牆壁和黑夜所框限的景色,繼續說:「如果牆外的犧牲是為了生存和自由,那麼牆內的犧牲又代表了什麼?韓吉,我要用我的方式把兇手揪出來。」

  「里維……」看著里維翻身跳下牆壁、邁步離去,韓吉忍不住走上前、跟在他身後,「艾爾文也對你說了吧,不要輕舉妄動。」

  「放心,我不會再揍他一拳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唉、真是的,好啦、我幫你。」當下,韓吉跨步走到里維面前、攔住了他,「但你事後要幫我捕捉巨人。」

  「……我拒絕。」

  「哎?為什麼?你跟艾爾文和好的時候順便提一下,不好嗎?」

  「和好?我才沒空跟他吵架。」

  「里維!」

  見里維逕自繞過自己、走下階梯,不死心的韓吉隨即跟著跑下階梯,忽左忽右地在里維耳邊開始說起捕捉巨人並進行實驗,究竟能讓人類往前邁進多大的一步。

  「混帳眼鏡。」

  「嗯?被我說服了嗎?」

  在伸手推開韓吉湊過來的臉龐時,里維不著痕跡地朝走廊轉角處的陰影看了一眼,「……吵死了,給我滾一邊去。」

  「哇、不要動手動腳的,會痛、啊等等啦!」


  ***


  在被韓吉連拖帶拉地推進研究室的時候,里維才發現韓吉是有備而來的。韓吉一關上門,就隨即朝他遞來一份資料,那是不久前那起命案的被害人相關資訊。

  「消息一傳到兵團裡的時候,我就趁憲兵團封鎖資訊之前把能查到的東西都查過一次了,本來是打算直接給艾爾文的,不過艾爾文一回來就把米可找去辦公室討論事情了,所以……」韓吉推了下眼鏡,看向里維,「老實說最近牆裡的狀況真的很讓人煩躁,到處都是看得見、看不見的眼線,瑪利亞之牆的事情現在也不知道會怎麼發展,憲兵團和中央也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找調查兵團麻煩,而這起命案,恰好就是可以被拿來大做文章的材料。」

  「嗯……」

  「但現在這個情況,我們八成找不到兇手是誰,艾爾文下了不要輕舉妄動的指示,大概也是想將傷害降到最低吧。」

  不過,他肯定也比任何人都還清楚,調查兵團是一個絕對不會安於現狀的存在。從他把里維帶進調查兵團之後,不、也許還要更早,調查兵團就在不斷蛻變,因為總會有那麼一些人打從一開始就明白安分守己是無法改變現狀的。

  「他有他必須守護的事物和信念,我也有。」

  看著里維開始瀏覽起資料的樣子,韓吉勾起唇角、伸手指向資料的中段,「所以我們背負的才是自由之翼啊。」

  單翼的鳥兒是飛不起來的,這是自然界的定律,也是屬於艾爾文和里維的生存法則。

  「那個倒楣鬼,是巴魯多侯爵的管家之一。」

  順著韓吉的指尖,里維看見了對方所說的那條資訊,不過在把工作內容那一欄看完之前,里維的視線就忍不住飄向了紙張的最底端,「牆教?」

  「啊、那個啊……是個原先默默無聞,但在瑪利亞之牆陷落之後,突然竄起的宗教團體。他們把牆神格化,認為牆壁神聖不可侵犯,之前還對牆壁的強化工程發表過反對聲明。被害人似乎是最近剛入教的新教徒。」

  解釋完之後,韓吉從堆在桌上的一疊資料中抽出一份報紙,「比起他信什麼教,我倒覺得這個搞不好是這次事件的關鍵。」

  「牧場經營權……」

  「對,你看這裡。」在桌上將報紙攤開後,韓吉用手指敲了敲副標題上的兩個名字,「我們的新贊助人庫勞夫人和巴魯多侯爵,是目前最被看好能夠拿下牧場經營權的貴族。而不久前喪命的那個管家,除了負責打理巴魯多侯爵家的庭院外,平常也負責和那座牧場接觸,購買一些乳製品和肉類,因此巴魯多侯爵也讓他參與了這次爭奪經營權的交涉工作。」

  韓吉一邊說、一邊從桌上拿起白紙和筆,快速地在上頭列下幾行字,「我現在有幾個假設,第一是被關在地牢裡的嫌疑犯說謊,當然我認為這個假設幾乎可以直接劃掉;第二是我們的新贊助人已經急不可耐,極欲除掉阻礙自己的人,而如果是這樣事情就麻煩了,因為調查兵團隨時會成為她斷尾求生時捨棄的尾巴;第三,巴魯多侯爵藉由犧牲自己人、並把事情嫁禍給調查兵團或庫勞夫人,來拉低競爭對手的評價;至於其他……情殺、被討債,就先不考慮了,因為憲兵團馬上在案發現場出現這件事,就說明了這件事不單純。」

  看著韓吉寫在紙上的假設,里維的腦海緩緩浮現了今天在宴會上見到的那個女人。她的衣著並不像其他貴族那樣極度奢華,髮髻也只用湛藍色的單色飾品做固定,臉上的妝更是和濃豔沾不上邊,顯然外在的裝飾對她來說並不重要,因為她知道自己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質,就足以讓人把她的存在擱在心頭。她很清楚什麼東西最適合自己,也明白自己最適合以什麼方式生存。

  所以很危險。

  「里維?」

  「……沒什麼。」里維垂下眼,而後抽出其中一張寫有被害人近期行蹤的資料,「不管怎麼樣,被送上斷頭台的都不能是調查兵團。」

  聞言,韓吉愣了一下,而後他帶著笑開始收拾起桌面上散亂的資料,「看完就放這裡,我等一下要送去給艾爾文。」

  一年前,他大概無法想像這兩個人會先後說出一模一樣的話。一個是被寄予厚望的調查兵團分隊長,一個則是來自王都地下街、讓憲兵團頭痛萬分的小混混,如果沒有一年前的偶遇,如果這兩人沒有被捲入中央的鬥爭中,也許他們就不會有機會一起並肩作戰、走到今天。可是,現在想想,他們其實並沒有那麼不同,在這兩個人相遇之前,他們就各自在與憲兵團周旋、並面對這個世界的真實。

  誰都沒有說出口,但那卻是他們共有的秘密。對他們來說,過去那個沒有彼此的世界築成了一條能相互溝通、理解的道路。

  「里維。」在里維放下紙張、準備離開研究室的時候,韓吉出聲叫住了他,那一貫明亮輕快的語調精準無誤地讓里維皺起眉頭、瞪了他一眼,「其實我很喜歡你和艾爾文偶爾針鋒相對的相處模式。」


  ***


  看著辦公桌上的杯子從熱氣蒸騰到只是靜靜地盛著毫無雜質的紅茶,米可抬眼看向打從在辦公桌前坐下後、就一句話也沒說過的艾爾文。桌上的油燈正燃著所剩無幾的油料,無聲地點亮室內的寂靜,並在男人埋首處理公文的側臉上留下或深或淺的影子,而那雙湛藍色的眼眸,則在火光的映照下多了一絲殘火的餘溫。

  火焰總是很擅於在創造的同時,貪婪地吞噬其他色彩。

  「米可,注意一下里維的行動。」

  伴隨著艾爾文淡漠的聲調,竄入窗縫中的寒風擾亂了燈火、打散了室內安分守己的陰影,兩人倒映在牆上的身影開始忽大忽小,一如本能地在吹拂而過的風中翻動的紙張,亂無章法地騷動著。有什麼正在剝落、碎裂的寧靜中啞聲嘶吼著,誰都沒能聽見,耳膜卻都為之震動。

  「你擔心他會亂來嗎?」

  看著艾爾文在漫長的沉默之後,僅是拋出這句話、便再度動起筆來,絲毫不介意讓自己的問題獨自陷溺在一片空白中,米可緩緩站起身、走到擱著油燈的桌子旁,「你這次、又在打什麼主意?」

  艾爾文在公文的末頁簽上自己的名字後,拿著筆、輕輕在墨水瓶的邊緣點了點,「……你還記得嗎?里維最初的坐騎。」

  「……要賭博,也要把燈點亮,才能把牌看清楚。」米可指了指火光越漸微弱的油燈,而後緩步往門邊走去,「我去叫人送燈油過來。」

  聽見門扉被拉開又帶上的聲音後,艾爾文低頭拉出被壓在最下方的公文,那是和調查兵團的專用馬匹有關的報告。

  「把那匹馴服不了的野馬給他不正好,摔死他。」

  那一刻,艾爾文的思緒緩緩順著方才和米可的對話、以及眼前的文字陷入短暫的回憶中。

  里維最初的坐騎,完全是個意外的收獲。

  那天他經過訓練場的時候,正巧看見馴馬師要將馬匹分配給剛入團不久的里維、法蘭和伊莎貝爾。當時他只是隨意瞥了一眼,便打算離開去辦事,但他才剛收回視線,就聽見不遠處兩名負責管理馬匹的兵團成員在低聲討論著馬的事,而其中一個人的話讓他隨即停下腳步、轉頭往里維他們所在的地方看去,「把那匹馴服不了的野馬給他不正好,摔死他。」

  而在他還來不及出聲或有所動作之前,那匹被評為「野馬」的馬匹已經發狂似地掙脫馴馬師的手,仰天嘶鳴起來,眼看著就要將鐵蹄踩上馴馬師的身體。這時,一道身影快速地扯過凌空晃動的韁繩,一個翻身就躍上了馬的背脊。情緒正不穩定的馬匹一被人騎上馬背,立即掙動得更加厲害,拚了命想把背上的人給甩下來。

  「法蘭、伊莎貝爾!」

  一接收到里維的視線,法蘭和伊莎貝爾隨即點點頭、把跌坐在地的馴馬師從馬匹身邊拉離,安置在馬棚旁邊。

  周遭的人員都散開之後,里維隨即抓緊韁繩,和馬匹在寬闊的草地上展開拉鋸戰。只見馬蹄凌亂地蹬踏著,忽快忽慢,試圖擺脫韁繩的束縛和里維的操控。但里維只是沉著地應對馬匹的每個反應和動作,小心地拿捏著自己一進一退,並沒有強制馬匹停止活動的意思。

  「啊、分隊長!」

  這時,退到一旁的馴馬師在追著馬匹的動作看時,意外發現了艾爾文站在不遠處的身影,但在他大喊出聲的瞬間,載著里維的馬匹亦踩著強而有力的步伐朝著艾爾文奔去,眼看著就要迎面撞上艾爾文的身體。

  「分隊長,快──」

  那一刻,馴馬師的嘶吼在一聲拉長的馬鳴中被掩蓋,而後那匹不受控的馬就在艾爾文面前一個急轉彎,僅讓里維冷靜的眼神毫無遮掩地撞進艾爾文眼裡。接著,馬匹逐漸緩下腳步,最後安穩地立於草地上,任由里維伸手撫過牠的鬃毛。

  「喂你……」聽見自後方傳來的腳步聲,里維淡淡地說了一句:「想死嗎?剛剛。」

  「可惜沒死成。」在里維轉頭看向自己的同時,艾爾文笑著說道:「要是我躲開,或者你沒成功讓馬轉彎,那我們也就只是那樣而已。」

  那是一種帶著些許瘋狂的行徑,事後他給了自己這樣的評價,可是,在追逐他所想要的可能性時,他向來不覺得這些微的脫序需要被考慮進去。而里維所擁有的可能性和力量,是他想親自去確認的。

  在燈芯燃盡最後一點火光,被黑暗所包圍時,艾爾文緩緩闔上手中的公文、抬眼看向那片純粹得容不下其他存在的黑。

  在他眼裡,里維還像是那天那個不顧一切執起韁繩、彷彿沒有想過自己會失手的馴馬者。他相信自己的力量,而那份自信引領著他走到現在。可是,即使擁有力量,里維也從來不是個不去觀察和思考的人。儘管那並非他所擅長,可是里維從來不會允許任何錯誤、謊言、假象去蒙蔽他的雙眼,甚至為他尋得逃避的藉口。

  所以里維不會完全認同他,但是卻願意去感受。因此他從來不害怕和里維起衝突,那橫亙在他們之間的利劍和拳頭,總會讓他覺得自己不會忘記人類柔軟的面貌。

  「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會還原你最初的面貌。」

  艾爾文低聲呢喃著,而後隨手將擱在桌上的《烏鴉森林的魔王》放進了抽屜裡。






-To be continued-




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 因為手邊正在進行的稿子是烏鴉,所以就用烏鴉來祝大家和團兵今天都幸福快樂ww

另外,我很喜歡這一章最後面的團長ww 雖然為了寫那一段的團長,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咀嚼、思考、感受艾爾文這個人,以及我到底想傳達、表現什麼,最後我用那一句話作為總結、也是開始。我一直認為團長的愛情是很內斂、不著痕跡的,雖然這樣說,但我卻也認為並非是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也因為如此,團長的愛情讓我愛不釋手、卻又苦惱著那一點幽微的熱情該怎麼好好安置在團兵之間。但不管怎麼樣,我會努力讓這點小小的掙扎開花結果的ww

然後就是,關於主線劇情啊,希望大家能從中找到一點樂趣,我就會很開心了XD

最後,烏鴉的預定頁應該最近就會釋出了,到時候還請有興趣的大家多多指教了ww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倒映在烏鴉眼中的夜燈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