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飛花成雪,點點盡是離人淚。
落雨打葉,聲聲皆為相思語。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伊賦夜坂篇〉







-第二十二章-






  一道道彩帶俐落地在漫著雲氣的空中飄來舞去,天鈿女纖細柔美的身軀輕盈地穿梭其中,並在躍動之間將手臂、雙腿勾勒出美麗動人的線條。純白的雲朵上坐著數位正唱著歌的女性神祇,他們一邊隨著天鈿女的舞蹈改變曲調、一邊隨音樂搖晃著身體,臉上盡是歡欣鼓舞的樣子。而列坐在兩旁的神祇們則一面欣賞著舞蹈和歌聲,一面品嚐著神食仙酒,氣氛好不熱鬧。

  但出席宴會的神祇們卻不是每一個都沉浸在歡愉的氣氛中。坐在副位的月讀,便在舉杯飲酒的同時,瞥見坐在主位的天照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而那樣滿懷心事的樣子,他已經看了好一陣子了,於是當下,月讀索性輕聲喊了天照一聲:「皇姊。」

  「嗯?」

  「您還好嗎?」

  「嗯……」

  「天照殿下、月讀殿下。」

  在聽見呼喚的那一刻,天照緩緩抬起眼、朝正對著她和月讀行禮地宗像看去,而後她擺了擺手、示意宗像走上前來。

  「怎麼了?」

  「我的手下來報,八岐大蛇一派宣稱他們找到了一件天界神器,而……」

  「而?」

  「而素盞鳴殿下正向八岐大蛇一派準備出兵。」

  聽見這句話,月讀隨即緊張地看向天照,「皇姊……」

  「宗像,能確定八岐大蛇一派手中的那件天界神器是什麼東西嗎?」

  「目前尚不清楚,不過傳聞是把劍。」

  「劍嗎……」

  那一刻,天照陷入了沉默之中。當初父神給予三個神子守護神的時候,守護神並不具有一定的形貌,一切端看神子的個性、以及給予守護神的力量來決定。於是最後她的守護神化為八尺瓊勾玉、月讀的則是八咫鏡。但因為素盞鳴的力量一直不穩定,或者說他還對自己的力量有疑惑、他還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為了什麼而存在,所以他的守護神遲遲未能成形、也未能覺醒。弱小的神祇或者未成形的守護神在被迫前往人間的時候,為了避免葦原中國各種不安定因素的威脅,會選擇拋棄自己的記憶或神性,來換取對自己有利的生存形式。但她卻不知道,有沒有一種例子是守護神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成形的……

  可是,的確不能排除守護神在受到某種力量的刺激下,為了保全自己而將原本就寄宿在體內的神子力量轉化為成長的力量。例如,八岐大蛇這個外在威脅。而且,劍的確是一樣跟素盞鳴的性格和力量很般配的神器。

  「宗像。」

  「是。」

  「我們也出兵吧,得去確認那件神器究竟是不是素盞鳴的守護神,如果是,我們就要先素盞鳴一步將祂帶回高天原。」

  「我立即就去準備。」

  「皇姊……」

  待宗像轉身離去之後,月讀隨即對著天照露出擔憂的神情。但感受到月讀視線的天照,只是轉頭對他笑了笑、說道:「放心,我沒事。這次你就留在高天原,素盞鳴的事我會處理。」

  「我相信皇姊,那麼……皇姊也相信我嗎?」

  「當然相信啊……」

  那一刻,天照傾身湊近月讀的臉龐、在他的額際印下一吻,而後她帶著那如太陽一般和煦溫暖的笑容站起身、緩步離開了座位。


  ***


  「為什麼是我留下來?」

  看著天狗那一邊目送素盞鳴等人離去、一邊低語著的模樣,天穗日笑了笑,伸手拉著天狗向後轉去。

  「做什麼?」

  「你看。」

  「看、什麼?」

  那一刻,天穗日舉起手、指著眼前那片盈滿著秋季陽光的景色。潺潺溪水在暖陽之下搖晃出一片波光粼粼,佈滿了一座座稻田的飽滿稻穗正隨風搖曳著,放眼望去、就像綿延不絕的金色浪濤。而在溪水和稻田之間,又一座座或聚或散的屋舍,屋舍或燃著炊煙、或依稀從屋裡傳來歡笑聲。在更遠一點的地方,是素盞鳴的宮殿,那裡有他們一起搬過的木頭建材、擺設,也有他們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

  「因為你、比誰都還要、喜歡這個地方,所以、才把、留守的工作、交給你。」

  「……這種話也只有妳才會說吧。」

  天穗日帶著微笑、低頭看了看印著輕淺腳印的泥地,說道:「我是在、和殿下、大人相遇之後,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我很謝謝、殿下和大人、對我說相信,他們、讓我有勇氣、往前走,也讓我知道,並不是每個人、都要像殿下和大人、那樣,才是了不起。」

  看著天穗日對自己揚起的微笑,天狗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勾起無奈的笑容。

  「我們、像這樣、在這裡留下、腳印,為了這片土地、而努力,也是、很了不起的。」

  「穗……」

  「嗯?」

  「等殿下凱旋而歸,這裡還會跟現在一樣美麗,穀倉也會堆得滿滿的。」

  天穗日點點頭,而後跟著天狗一起沿著來送行時所走的道路、一步一步往回走。


  ***


  「大人,神子已經發兵往這裡來了。」

  「我知道了。」

  長相看起來頗為年輕的黑髮男子點點頭,而後緩緩看向窗外那寸草不生、一眼望去僅見一片荒蕪殘破的景色。

  「大人,這樣真的好嗎?」

  「什麼意思?」

  「我們和神子殿下的人結盟,將那樣東西帶進這裡、讓塩津大人成為眾矢之的……」

  「不這麼做一切就不會改變。」男子淡淡地說了那麼一句,接著他抬起眼、看向一臉欲言又止的下屬,「那個人一心想恢復殿下過去的榮光,但打從殿下變成那個樣子之後,屬於我們的時代就已經過去了,一味緊抓著過去不放,就只會被時間所腐朽而已。」

  「……大人認為,我們這麼做,就能夠跨出嶄新的一步嗎?大人既然也說,我們的時代過去了,那麼親手擊毀這一切的我們,又該如何自處?」

  他們失去了可以為他們指引方向的王,卻又不甘於待在這個腐敗的地方,他們渴望掙脫、渴望在變動的時代裡尋出一條可以繼續前進的路。但他們與神子結盟、親手毀去舊時代的一切,就真的能得到他們想要的嗎?還是,他們最終也只能面臨被時代所淘汰的命運。

  「……我只知道,繼續維持現狀,這個世界一定不會有我們的容身之處。至於改變之後,或許這麼說很奇怪,但我其實有那麼一點期待那位神子之後會做些什麼。」

  「我們難道、只剩下和敵人搖尾乞憐這條路可以走嗎?」

  面對下屬那有些激動的語氣和神情,黑髮男子只是搖了搖頭、說道:「或許,這已經不是誰是敵人、誰是同伴的問題了,就像一開始我沒有想過自己會跟塩津走到這一步一樣。我希望我們能以自己的方式走下去,如此而已。」

  「大人……」

  「如果你想走,現在還來得及,想去哪裡、我都不會阻止。」

  看著黑髮男子那再度向窗外看去的視線,始終握緊著拳頭的男人緩緩鬆開了手、答道:「我既然決定要追隨大人,就會一直跟著大人直到最後。」

  既然走到了這一步,那麼他們都有義務去見證八岐大蛇一派最後的結局是什麼。無論是就此被時代的洪流淹沒,還是能從絕望和腐敗之中生出新的枝枒。


  ***


  「殿下,高天原的軍隊已經快到達八岐大蛇的領地了,我們是否應該加快前進的速度?」

  「不用。」

  「可是……」

  看著天手力雄那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和素盞鳴一同坐在天斑駒之上的天叢雲隨即笑了笑、說道:「沒事沒事,就照著這個速度往前走吧,讓高天原的軍隊優先到達那裡,本來就是我們的目的。」

  「怎麼連大人您都這樣說……」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沒事的。」

  見素盞鳴沒打算再多說什麼、天叢雲臉上又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天手力雄雖然仍然感到不安和憂慮,卻還是點點頭、退了下去。

  「出雲。」

  「嗯?」

  「這件事之後……」

  雖然素盞鳴並沒有將句子說完,但天叢雲卻明白素盞鳴想說的是什麼,於是他緩緩朝著藍天吐了一口氣,「嗯,出雲地區的領土就完全收復了,不過……和高天原大概是長期抗戰吧,但至少,我想天照現在是不敢輕舉妄動了。」

  「嗯……」

  「對了有件事……」

  「怎麼了?」

  「我這次能順利把禮物送過去,是因為利用了八岐大蛇一派內部的分歧。簡單來說,八岐大蛇一派現在分為守舊和革新兩派,守舊派以塩津為首,主張維護八岐大蛇所樹立的傳統,革新派則是自八岐大蛇之亂開始之後,就不認同守舊派做法的一部份人。而我這次,是和革新派結成了暫時性同盟,才完成了這個佈局。」

  「所以?」

  當下,天叢雲笑了笑、輕聲說道:「事情結束之後,要不要過河拆橋,或者另有打算,我希望由你來決定。」

  見素盞鳴陷入了沉默,天叢雲便繼續說道:「若是以母神伊邪那美的角度來看,他們一直都是這塊土地的子民。但是對現今葦原中國的人們來說,他們是異端。夜刀神在葦原中國受到的待遇你應該清楚,這些蛇妖就更不用說了,如果什麼都不管,他們大概真的就會被時代所淘汰了。但基於私心,我希望你就這樣放著他們不管,既不用過河拆橋、也不要為他們謀劃什麼。」

  「……自保嗎?」

  「是,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去碰這些麻煩事。若他們沒有後續動作,就罷了,但如果他們重蹈覆轍,我們再出手就可以了。」

  「……無論是對高天原還是八岐大蛇一派,你真的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對於素盞鳴的評論,天叢雲輕笑說聲、說道:「怎麼、突然覺得我其實很心狠手辣嗎?」

  「不……這才是軍師該有的樣子。」

  那一刻,天叢雲靜靜地看著素盞鳴的背影、而後在心裡嘆了口氣,對他來說,素盞鳴就是這一點讓人又愛又恨吧。讓他不自覺地想著會不會有一日、他們可以不顧一切地拋下所有、可以去到任何他們憧憬嚮往的地方,但是,素盞鳴卻也讓他在那麼想的時候明白,人們總希望可以逃離身處的環境,以為那樣做就不用在面對痛苦、悲傷和束縛,但卻沒有進一步想到,自己在逃走的同時、也可能揭開了另一場悲劇的序幕。






-To be continued-




連載再開~ 讓大家久等了~
接下來會以每週五更新的速度一路奔向結局>vO
還請大家繼續指教了~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