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5聖誕節限定無料收錄篇章
*無料資訊頁請點這裡→
*正經鬱向
死亡總是自由地在世界上叫囂著,而人們因為恐懼著這份自由,所以失去了自由,可是單純的勇敢卻無法為自己贏得徹底的解脫。




-餘溫(下)-







  里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必須面對一堆資料和瑣事的時候,雖然不是無法勝任,但臨時將一連串的事情攬到自己身上,總會無法避免地有些不適應,尤其往常這些事都是那個男人親手處理的。雖然會一口承擔下來也是因為不放心這些事交由旁人去做,但真的開始著手處理,他才發現男人平時做起來游刃有餘的事情,一件件都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的複雜。

  看著呈報上來的傷亡名單,里維垂下眼,從搖曳的桌燈旁取來一疊紙張。

  叩──

  「進來。」

  在門扉被推開的那一刻,里維抬眼瞄了一眼走進房裡的人、說了句:「韓吉,受了傷就不要到處走動。」

  「嘛……現在牆壁裡人心惶惶,兵團裡也士氣低迷,我實在沒有靜下來養傷的心情。」

  臉上、身上都還裹著繃帶的韓吉緩步走到桌邊,看了一眼散落於桌子上的各種文書,接著他隨手取了一份到手裡,似乎是想幫里維分擔工作。

  「真虧你還靜得下來。」

  「什麼?」

  「他今天回來之後,你還沒去看過他吧,我聽其他人說,醫護班在搶救的時候,你在跟皮克西斯司令談話。」

  說話的時候,韓吉有意無意地觀察著里維的神情,但里維的臉上一如既往地平靜,絲毫沒有因為這段話而有一點改變。這樣的里維讓韓吉忍不住在心裡嘆了口氣,雖然里維的情緒比起艾爾文來說絕對鮮明、好猜上許多,且里維本質上本來就跟艾爾文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可是當一個人和另一個人走得太近的時候,總會多少沾染上一些屬於對方的特質、也多少會被影響。對自我意識很強烈的里維來說,艾爾文對他的影響大概十分淡薄,可是像這種時候,里維專注在事情上的態度、不輕易被情緒牽引的樣子,總會讓他不自覺地想起艾爾文。

  那不是無情、而是他們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這一點,讓他們一路並肩走到現在。

  「嗯?怎麼了?」

  看著里維突然拿起一疊紙站起身、邁步向著門邊走去,韓吉便開口問道。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這個、我去他房間寫。」

  里維晃了晃手中的一疊信紙,而後拉開房門、走進昏暗的長廊中。看著木門被打開又闔上,韓吉緩緩轉過頭、將里維才剛處理好的公文拿了過來,在看了一眼之後,他忍不住勾起嘴角、輕笑出聲。

  「從來沒有看過艾爾文的簽名這麼彆扭的。」


  ***


  推開門扉的那一瞬間,滯悶的空氣就混著藥水的氣味襲向里維的鼻間,讓里維忍不住皺起眉頭、下意識地排斥著那揮之不去的刺鼻味道。但在他順著小油燈所照出的平穩光暈捕捉到正躺在床上的身影後,里維便垂下眼、邁步踏進了房中,讓擱在門把上的手輕輕帶上了門。

  房間裡很安靜,裡頭的擺設也因為要安置傷患的關係而特意整理得一塵不染,雖然不到無可挑剔,但也看得出來醫療班的用心。可是再怎麼盡心盡力,里維卻還是在那始終盤踞在房間裡的空氣中嗅到了一絲死亡的味道,那種始終如影隨形、貪婪又飢渴地在他們身上攀爬,從來不曾止歇的氣味。

  他並不畏懼死亡,但這不代表他喜歡那種曾經讓無數人絕望卻又瘋狂的滋味。人們總認為他和艾爾文為了達到目的、完成理想,可以不要性命,無論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那彷彿是他們的宿命、也是他們的勳章,可是人們都忘了,勇於赴死並不一定可以得到想要的。

  來到窗邊的里維,伸手朝窗框一推,將緊閉著的窗戶推開了一道縫隙,一時間,微涼的夜風輕柔地拂過他的指尖、吹亂了一室沉悶的空氣和安穩燃燒著的火光,讓映照在牆上的墨黑影子在一陣搖晃中,短暫地失去了原有的形貌。黑影雜揉著牆上經年累月留下的斑痕,在光源的變動中忽大、忽小,彷彿下一刻就會張牙舞爪地走出牆面。

  死亡總是自由地在世界上叫囂著,而人們因為恐懼著這份自由,所以失去了自由,可是單純的勇敢卻無法為自己贏得徹底的解脫。

  看著火光和陰影在床畔及艾爾文疲憊的臉上交錯晃動,里維緩步走到床邊,將手中的信紙擱在一旁的木桌上。空下雙手後,里維伸手為陷入沉睡中的男人拉了拉被子,他一邊小心地避開右臂上才剛處理、包紮好的傷口,一邊讓被子擱在合適的位置上。

  打點好被子之後,里維抬起眼,在這個對方平安歸來的日子裡、第一次專注而認真地凝視起對方的面容。一直以來,他們都沒有分開過太長的時間,雖然他們總會有分頭行事的任務、也不缺獨處的時間,可是他知道他們一直都並肩前行著。這一次,同樣也不是多長時間的分別,但他卻覺得此刻的男人累了、也憔悴了,彷彿從過去累積到現在的疲憊一下子全數上湧、來向男人索討預支出去的堅強。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正在走的道路上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可是這樣的念頭卻在落地生根之前就煙消雲散了。

  他很清楚,他的心裡存在著脆弱,那是人類無法完全割捨掉的一部份。可是,他和艾爾文一起走過多少時光,對方就把堅強和信念存放在他身上多少,然後在某個日子裡,它們會被提取、使用,讓一個人可以擁有兩人份的力量。

  「艾爾文……」

  里維輕聲呢喃著對方的名字,而後瞄了一眼被自己擱置在桌上的信紙,以及放在信紙之上的死亡名單。那些信紙最終會被寫上公式化的內容,一邊向喪生士兵致上最高的敬意,一邊用簡單的詞句寬慰家屬,哪怕一個人一生中的辛酸、苦楚、輝煌、燦爛不是用單薄的詞句可以道盡的,但他還是得將一切簡化成一封剝除了所有獨特性和情感的信。

  而這些,一直以來都是由艾爾文來寫的。

  他不知道不斷抄寫重複的字句是否可以麻痺一個人的心,是否可以讓那些飽含著許多回憶、記憶的名字跟著融在字裡行間,再也不要牽動書寫者的情緒。可是對他來說,他可以憑藉自己的意志為男人處理公文、代替男人和憲兵團、駐紮兵團進行交涉,但只有這件事,他想在這個人身邊完成。

  「艾爾文,你休假都這麼過的嗎?」

  在垂下眼的那一刻,里維想起了自己曾在某個假日的午後,問過艾爾文這個問題,而當時正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文的男人只是笑了笑、回了他一句:「如果你覺得無聊,要不要來幫我處理公文?」

  當下,他挑了挑眉、和帶著微笑的艾爾文對視了片刻,而後他翻身坐上了辦公桌、伸手從桌面上抽走了一份資料,瀏覽了起來。

  「兵團裡的人,休假的時候都會想回家去看一看吧。」

  「我偶爾……」

  「什麼?」

  「偶爾也會趁休假的時候睡晚一點、賴個床。」

  「那算什麼。」

  那時,背對著艾爾文坐在桌子上的他,雖然只能聽見對方輕淺的笑聲、以及筆尖在紙張上書寫的聲音,但他卻覺得,自己能夠想像午後的陽光如何穿透玻璃、落於對方臉上,在哪裡留下一絲溫柔、又在哪裡照出淡淡的影子。

  「里維。」

  「嗯?」

  「等到我為人類獻出生命的那一天,通知信、就寄到調查兵團吧。」

  沒料到對方會突然說出這種話,他愣了一下,視線雖沒離開手上的文件、但白紙上的字他卻一個字都沒辦法再看進眼裡,就像所有單字都被支解成一個又一個字母,雖然並肩而立,卻再也無法組合出任何意義。

  「至於收件人……」

  伴隨著這句未說完的話,里維看見一只信封經由艾爾文的手、被遞到自己眼前。柔軟的陽光在白色信封上留下淡淡的光暈、為寫在上頭的墨黑色字體鑲嵌上一彎金邊,那是艾爾文用一貫俐落、優美的字跡所寫下的名字──Levi。


  ***


  「唔……」

  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對光線的排斥和瀰漫於眼中乾澀感,讓艾爾文忍不住微微闔上眼,想稍微削減伴隨著甦醒而來的種種不適。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怎麼回到這裡的,他只覺得所有感官彷彿都陷在泥沼中,越掙扎、思考就會陷得越深。記憶好像被撕裂成一塊一塊待拼湊的碎片,稍一挪動就會用那鋒利的邊緣在他腦中劃開絲絲痛楚,而他的喉嚨則乾澀得像有火在燒,就像右臂上斷續傳來的疼痛正一點一點灼燙他的神經一樣。

  但在他試圖挪動左手時,手掌被一股溫暖所包覆、抓握的觸感,卻讓他短暫地忘卻了施加於身上的痛楚、忍不住向自己的左側看去。

  里維……

  在里維的身影映入眼中的瞬間,他忍不住想開口喊對方的名字,但他的聲音卻被卡在喉頭沒能順利流洩而出,只能任由對方繼續安穩地趴睡在床沿。看著里維那即使睡著卻還是微微皺起眉頭的睡顏、和散落在桌上、床沿的一張張信紙,明白對方代替自己做了些什麼的艾爾文,在凝視了對方片刻後,緩緩動了動僵硬的指節、輕輕回握住對方的手。但這輕柔的動作卻讓一向淺眠的里維緩緩睜開了眼、捕捉到了自己的視線。

  看見里維雖然醒了、卻只是和自己對視著,既沒有說些什麼、也沒有起身的意思,艾爾文便動了動嘴唇,無聲地問了句:「吵醒你了?」

  就像過去無數個他先醒來、卻因為貪戀對方的睡顏而不願叫醒對方的早晨一樣,他總會在里維睡醒的時候,帶著笑、輕聲問他那麼一句。那就像一句禱詞,只要如此低喃,他們就會迎來無數個相似卻又不同的平穩日子。

  「沒有。」

  里維低聲答了一句,而後將頭往艾爾文的肩頭靠、再度闔上了眼。






-The end-




大家聖誕快樂!!!!!兵長生日快樂!!!!!
今天我有即時送達的伊爾賽DVD陪伴、還有兵長的生日蛋糕陪伴,幸福又快樂ww 也謝謝娘娘今天跟我吃午餐,陪我聊了很多這樣又那樣的事情,整個覺得我有煥然一新的感覺,多想站在世界中心呼喊娘娘(快停止XD

總之,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送上CWT35的無料篇章之一,希望大家上下篇一起食用之後會喜歡這個故事,也歡迎大家跟我說說感想、或者一起喊喊兵長生日快樂or團兵快去結婚(快樂奔跑

那麼接下來我會在1/1的時候放上無料的另一篇,還請大家多多指教了。另外,當初印無料的時候,封面多出來了29張,所以之後會加印29份內頁、再搭上封面,於CWT36的時候發放。歡迎CWT35的時候沒有拿到無料,或者看完內容之後有興趣的大家,到時來攤位上帶走這份禮物~

最後,讓我再跟在聖誕節出生的兵長大人說一聲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明年也請你多多指教了,我會快樂又迷妹地期待著兵長之後的帥氣場面、以及和團長之間不用言說的默契(扭動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進擊的巨人|團兵|短篇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